日本电影中文字幕

      忖 自从那个輈周日后,裡周强跟赵晗约会总是有些小心翼翼,周强也没说啥,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真的,周强想要跟赵晗一起度过一万年。硨

      半个月过去了,徐征和果金林每周六下午会给周强和赵ᛶ晗上课,主要是台词和表演。

      台词的基本ﵽ功,气、声、字,让赵晗与周强体会胸式呼吸法和腹式燰呼谚吸法,ᓨ然后是长绕口令《十八愁》练习,快口《说马》练习。

      뗔于是周强左右邻居多了不ʑ少抱怨声,什么早上还没睡醒就吵醒了,周强没法,只能早上正常练武,下午放学后,跟赵晗一起找个公园,在周围众人的诧异中,自顾自的开始了㪷。

      要么是“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ᔮ会,大闹天宫孙猴蘒又把那个仙桃偷。五月初五是端阳ꛮ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七传说是天河짲配,牛郎织女泪交流。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了忧愁。要说愁,咱们净说愁,唱一会儿绕口令㰓的十八愁。狼也愁,虎也是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猪也愁,狗也是愁,牛也愁㭩,羊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䪒,蛤蜊愁,乌龟愁,鱼愁虾愁个个都愁。虎愁不敢把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늠厚,鹿愁长了一对大犄角。马愁鞴鞍就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羊ᨈ愁从小它把胡子长,牛愁本是犯过牛轴。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它臭水沟。鸭子愁扁了它的嘴,鹅愁脑瓜门筼儿上长了一个‘锛뭨儿喽’头。蛤蟆퓺愁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本是净横搂。蛤蜊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胆小尽缩訕头,륛鱼愁离开水不能够走,虾愁空枪乱扎没准头。”

      葾 要么就是“臣说쫾道,真正的好马,马头就是‘王’,要正要方;眼睛是‘丞相’,要神要亮;ᖈ脊背骨是“将军Ɒ”,要硬要强;肚子是‘城池’,要宽要张;四条垬腿是‘王的命令’,要快要长,两耳像劈开的竹管,尖而Ꚅ刚;皮毛像太阳下的缎ⴋ子,闪㻫亮光。这样的马,不乱吃,不乱动,骑上去,它不狂奔、不乱跑.但是在宽阔无边的草原上,它驰骋起来,千里万里,像风也似的๙飞过.在它眼里,没有不能到的地方.这才真是生死可以相托的好㉪马。”

      你别说,这么半ꌤ个月练下来dz,周强感觉自己口齿都伶俐多깶了,说话吐字也浑厚了。

      ગ然后,就是表演,徐征跟뢛周强说表演先要解放天性,额,怎么说,周强自己对此持保留意见₥,睎就跳过了,之后无实物表演,本来没有门,쌤怎么做敲门,推龖门ᘥ,关门的动作,周强印象比较深的是前世看到的小品《吃面条》,里面陈佩斯的表演,周强前世看的时候,就惊了,一个空碗,表现出了刚开始知道吃面的惊喜,到后面吃撑衹了的叄厌恶。

      난徐征先是让周强和赵晗注意观察生活꧖,然后譗从比较小的事情入手,比如打扫房间,洗讋菜ן,切菜等入手,先是正常的体验,然后没有工具表演,有时候他俩演着演着就自己笑了,感觉跟个二傻子似的。

      这种情况如果让徐征看到,他就会“训斥”教育他们俩人,说表演是神圣的,让他俩认真对待,周强和赵晗的态鬳度也开始变得认真了。

      儽... ⨉

      半个月过去,♦《十八岁的天空》漫画的事还괽没有消息,周强几乎֢以为没什么希望了,所以一直构思着一部适合香江市场的漫画。

      本来都没什么想法的,直到玓上周末跟赵晗一起去录像厅泴看了《喋血双雄》,才想到一部适合的漫画,而且后来还改编成电影了,影响긩还蛮大的,特别是对青少年有些负面影响。

      찒 这部漫画就是《古惑仔》,周强最近几天在构ꐕ思,然后还想着怎么优化决里面某些可屴能对青少年产生不好影响的内容。

      询这天放学⟹后,周쟵强跟赵晗准备去公軩园练台词,才出校门就看到뇺徐征等在校门口,赶忙上前到,开口打招呼道:“徐哥,你怎么来了?”

      徐征见是周强,赶忙上前┄拉着周强就要똏走,周强赶忙问道:“徐哥,什么事这么急急忙忙的啊!”

      ᐅ“能不急吗?这不是你之前给我们的漫画有消息了嘛!”徐征这才解释起来:“我跟果焨子拿到你的漫画之后第二天就找了我们表演课老师舒ﭪ荣,然后她看了一下,也没说什么,让我们先回去等消息,然后直到昨下午上完课后,她才找到我们,说让我们今天找你吃个饭,还说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  周强听到这里,心里一阵欢喜,但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转身拉住赵晗的手道:“我先送你回去!”

      徐征急道:“我的哥哥诶,ⱙ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儿女情长的锉,赶罒紧走浿吧,舒老师可还等着呢,弟妹,抱歉了,借强子一晚上!”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

      ﲁ 赵晗不是不懂事的人,反而劝说周强道:“强子,正事要紧,䰜你们去吧,我先回家了。”

      说쑧着就要走,似乎是想起什么,复又担忧的说道:“不要喝…ji…太多!”赵晗本来是想要说不要喝酒的,但是知道不喝酒是不现实的乌,所以话说一半改口了,然后还有些怕周强不听话,对徐征说道:“徐大哥,麻烦你看着强子点,ታ别让他喝醉了!”

      徐征也不知道舒老师引荐的人是个什么脾性,不敢大包大揽,只是面带真诚的说道:“我尽量!”

      ᱠ 㘈 赵晗也知道情况,只道了声煗谢,然后自己回家了。

      徐征拦了辆出租车,告诉师傅要去的餐馆,周强跟着上了车,一路到了目的地—Ὰ—뙠沪上老饭店,沪上老饭店原名“荣顺馆”,始创于清光绪年间,是沪上菜蜓的发源地。

      牍一看这架势,怕是舒老师请的人来头不小。ẜ

      ᯆ周强跟在徐征后面,很快到了一个包ꤥ间,里面正坐着一个40岁上下,气质娴静,带着一股雍容华贵气质的中年女子,旁边的是一个看年纪快50岁的,看着有些清瘦,戴副银边眼镜,有股子书卷气的男人。果金林则在一边给两人添水。

      两人正有说有笑,见有人进来,停止了交谈,目光集中到门口周强的身上,周强䎒顿␔时感觉到一股压ፌ力,大概是两人的气场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