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热线

      茯苓、茯神、竹沥、百部······

      里头有完整的丹方内容,但并不仅仅一种,而是有八种。

      丹方1:强血丹

      觨 丹方2:筋骨丹မ

      丹方3:壮息丹

      丹方·煬·····

      最璝让他感到欣喜的是,最后一种䁵丹方尤为特殊。

      名为蕴神丹。尡

      엋“蕴神?莫不是和精神力有关?”陆长生想起了自己那感知领域ᱱ,很大可能那就是精神力。

      他将竹简郑重地收好,放到一边,继续查看其他收获。

      墓主室内,拿到了三样东西꫘。

      丹方竹简一样,武学册子⒊一门龏、以及金属盒子一个。

      拿起武学册子,陆长生目光有些复杂。

      册子是一门内息武学,品级䛬不低,若ꇭ是按系统品级区分,在蓝级品质中也极品,名为《清风劲》。

      ᆡ 但他撂现在连气息都引导不来,哪怕有再好的武学,也难以修炼。

      其槖次,花费太多时间去入门这些品级的武学,并不值当。

      品级越高的武学,入门越难,有这时间,他早就入门了数门白级武学了,然后进化值伺候,直升蓝级,还能让自身实力获得一个极大程度的跨越。흐

      “李麻子的橫练倒是ꊑ属于蓝级的,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陆长生暗道。

      最后一个盒子,謊他没有立马打开,而是抓住柴刀,用刀尖一挑,吧嗒一声,金属盒子应声而开。

      臆想中的机关暗器没有出现斦,里面平平无奇,就连放着的东西也是,那是一面皮纸,看着似乎有些年月了,表层的角质榄层脱落了不少。

      陆长生拿到手上打开。 㡫

      “好像是▉一副地图!”

      上面有一些简写画,只퇧是缺失得厉害,根澓本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在哪。

      ┴ 陆长生摇了摇头,把一角地图放㳒了回去。앍

      这东西对他来说很是鸡肋,哪怕ԍ目的地是一处藏宝地,但缺失的地图充满着太多的变数,他不可能会把太多的时间消耗在舘上面,进化系统的的强大作用才是自己最大的财富,舍近求远并不符合自身的价值观。

      除此之外,其他多是一些银钱和准丹药。ﳝ

      렬 所谓的准丹药~就是生血丹那种,也可以称之为药丸,相比于丹药那是远远不如的,一名三河帮的正式帮众努力一下,每个月都能购买到一些。

      清算了一下,银钱约摸有五百两,其中多数是王员外一家子提供ᱱ的。

      不过,相对于王家䤅来说,这点钱并不值得一提,整个王家的家财,除却固定资产,恐怕有上万两詋。

      这种商贾,生意并不仅限于一镇,或ⷣ许在那府城中,都有生意交集。

      藏好东西,陆长生拿了些银子,到药库抓药,然后开始配置李麻子的东西。

      ······

      鏶翌日一大早,陆长生查看了一下新药輶童们做事的进度,然后等到了八点左右,药老出ꖺ现在了铺口。

      从陆长生口中得知进度情况后,他点了点头,쒝又安排一些事情揖,这才道:“这几天小心一点,听说昨晚有黑魔会的人在镇上动了手,杂役处那边首当其冲,死了好几个人!”

      陆长生脑ﺺ海中掠过被自己打死的那个年轻妇人的身影,𧻓暗道:不会是因为那个吧?

       “为什䉷么会动手?”

      “哼!”药老冷哼一声ᯛ,끩“黑魔会和我们三河帮本身就是仇敌,这些年来没少起冲突,这黑魔会行غ事向来肆无忌켁惮、无法无天,屠村灭族都是常事!当죆年黑魔会势大,触角甚至蔓延䔹至徐府䘱、冀府,颇有称霸三府之势,后来却其他两府联合打压,才由盛转衰,龟缩在青府之中!”

      “氂可惜,因为名声不行,现在也不得好过!”

      ͙ 왞 “不过,我们也不能小瞧黑뜰魔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往虽然有不少的冲突,但大体上还是克制的,就是今年开始,黑魔会的动作就越来越大,这是个不뻁好的征兆!ằ”

      “我⁀担心,这里会成为双方厮杀的校场!”

      陆长生静静地听着。

      药老似乎在犹豫什么,片刻后,似做了决定,道:“丹法在柜⠦子里,你自己拿出来看就是!”

      “好的!”

      陆长燌生进了屋子,药㰭老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只是没有在堂前停留,而是穿过走道,转身进了恣一个独立的小园子里。

      园子种满了药材,和葖药铺那里不同,这里的药材䩏更加珍贵,如山参、灵芝这些大药也有不少,甚至还能看到一些体型颇大的上了年份的䩓药材。

      渙空叱气中弥漫着药香味。

      边上有个铁笼子,锁住一个白色信鸽。

      他找来纸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然后绑在信鸽脚下。

      松开手,扑腾扑腾地几下,信鸽顿时飞向了高空,迅速远去。 켬

      ······

      青府有三河。

      一河‘玉项’,如美人脖颈,两头偏宽,中部稍狭,因地处广袤平地,时长看到月光洒落,因此有美人如玉,玉项河之称。

      一河‘䵴济水’,取人才济济之‘济’字,被称为青府⯩命脉,商贾떦大船,经由此河道,前往大宋各府,将青府特产送出,各地珍稀之物运回。

      还有一河,为‘东源’。

      三河交汇处,便是青府巨头三河帮总舵所在。

      水光潋滟,船坞连成一片,一艘艘巨大的船横亘在水面上,有一些船甚至打上了厚厚的金属防护层,尖锐的船首能够直￷接将大多数හ的商船撕成碎片。

      딱 熠 赤着膀子的汉子吆喝声不断响起。

      不时间有巨船裹挟着大小不一的船只脱离这个巨大的船坞,驶向远处,留下巨大的波澜,久久不消。뫢

      又有大量持刀汉子行走在船坞之中,一个洽个皆是气息不俗。

      整个一片热闹的景象。

      三河帮,掌控青府水路命脉,甚至连官船都要顾及三分。

      青府河道繁荣,起码뎓有七成和三河帮息息相关。

      船坞深处,有阁楼水榭。

      此时,一座充满药香的偏院中,几名身着药童服饰的少年正给笼子里的信鸽投食。

      忽然,有信鸽落在不远处垂挂的‘信巢’괻上。

      所谓┄的‘信巢’是信鸽归位之地,用一茖根木棍撑起的圆盘,上面留着送每一个信鸽最喜欢的气味和过往记忆,当它们从远地返回,会自主寻到自己印象最深的‘信巢’上。

      一名药童走了过去,从信鸽脚上解下훷信纸,然后馗匆匆地离去ェ,不多时就找到了此地的负责人。

      ⨉“24号信巢来的信?”负责人一身埫黑衣,右肩上停뱊着一只尖喙雄鹰,目光锐嶙利。

      “你先退下!”

      药童退开。

      黑衣中年沉思了泩一下,起身转入不远处的一处院子内,到了一座丹房前。

      ⸲ “余嚱师!”

      “何事?”

      “24号信巢来消息쇠了!”

      “24号?”丹房内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好一会才道:“是白仲么?”

      “是的!”

      “从丹房带出的信鸽,便是可以提一个要求,他想要什么?”

      “举荐!”

      屋内传来声音ꖻ,“荆山那边,有谁在的?”

      黑衣中年道:“甲等学徒,方剑!”

      䳜“让他去吧!”

      黑衣中年犹豫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但见到丹房内传来一声轰鸣,知道是㘯炼丹开炉的声音,顿时憋了下去,转ꈶ身回了居所。

      “那方剑虽是甲等学徒,但傲气自生,在余师面前还会压制一下,到了外头也不知会是怎样!不过——白师兄为人慎微,应该能够应付得来!问题想来是不大的!”想到这,他拟了一封信,让人绑在信鸽上,送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