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之王漫画

      “啊啊啊啊——!”

      “肮脏的虫豸!䆻卑劣的豺狗!本座发誓,一定要将你的灵魂抽出永世折磨,将你的骨骼练成最低贱的虫豸!胆敢冒犯本座之人,从来都璚——” 鴨

      缓过一口气来,怒不可遏的邪܄魔立时咆哮如雷! 猭

      骶那滔天的恨意,即便괓隔着这么远也能清晰感受덝到。毫无疑问,若封亦此时出现在他面前,那邪魔定然不管不顾地与他拼命!

      呖——!

      然而,没等邪魔发泄完结,半空里一럿声熟悉且忌惮的清越锐鸣,宛如穿金裂石,霎时便至!邪魔心中一跳,双眼处窟窿里那赤红的光芒都不禁一闪,完全是遵循下意识本能,猛地将自己的头颅偏开了一个角度。

      随即,巨大的利爪落下,一把抓空,却顺势抓住了邪魔骷髅之躯的肩骨。“朱雀之相”灵动的双眼中,人性化般闪过遗憾。显然它方才的目标,的确是骷髅那颗白骨森森的头颅!

      不过如是也好。

      那“朱雀”周身红赤,散放金光,双翼一展,上望城的天空便暗下了一半!

      而后,便见“朱雀”往半空一纵,邪魔的白骨之躯竟生生被拖得离地,全然显出了那一副宛如山岳的躯体!邪魔的白骨之躯委实太过沉重,即便离地,一路拖行,它那双脚仍自在城中划下两条显眼的痕迹,路上建筑尽皆被那沉重躯体撞得碎裂!

      待ꐥ到邪魔从被突袭中反应,剧烈挣扎时,那朱雀也不强求,顺势用劲⥲一抛。邪魔庞大的身躯“轰”的一声撞开上望北面的城墙,跌倒在城郊原野之上,砸出了一个巨大而不规整的坑洞。

      셕“又是你这女人!”井

      三㚟番两次被此人所阻,邪魔訝早就怒不可遏。然而幽姬更加干脆利落,自“朱雀之相”中脱离,托起法宝“朱雀印”便是狠狠一砸,将那邪魔未尽之言又让他全数吞了回去。

      赹旬封亦只略作调息,便欲御剑跟ᯡ过去。

      ꈡ碧瑶有些不解,道:“簷你都这幅模样了,还过去做什么?既然幽姨出手,那邪物定无侥幸,倒不如好好儿呆着,你已经把自己能做的,做得足ﺐ够好了!᲼”

      封亦摇摇头,道:“既然是除魔卫道,那我这青云弟子,又怎能旁观呢?”

      碧瑶ꩰ皱眉,忍不住道:“按照约定,那邪物伏诛之᮫后,一应法宝器穃物、秘法术诀皆归于我们。你就算拼尽性命,又能得到什么?呵~,难不成当真是为了那什么‘正义’么?”

      封亦虽知此刻的她心结未解,看待世事有所偏激,自己便是说了,她也療定会不以为然。然而他还鋸是说了理由,既是讲给她,何尝有不是讲给自己?

      에 “姑娘,”他正色地道,“世间正道,并非全是虚伪;道义二字,也从来不是虚妄。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铮~!

      青蒙蒙的仙光,嗖地一下遁去。

      碧瑶目光闪烁,不೫屑袨地嗤笑:“真是可笑的愚蠢!”

      不过,片ࢥ刻之后。

      那做善蜼堂忽地白光充盈,“伤心花”飞旋而起。

      城外,激战犹酣。

      那邪魔终究凝出了白骨真身,ト修为大涨,一举一动之竾间皆有万钧之力,威不可挡!

      然而遗憾的是,他面对的却是以身法诡秘飘忽著称的蛮茍荒圣使,再大的力量,再强的修为,若打不中敌人,那便无济于事了。相反,邪魔巨大的骷髅身躯对于幽姬而言,她的随意一招都能落到实处,若是祭起“朱雀印”ו,쌭更是一砸一个准,打得骷髅真身百孔千ᔞ疮!

      封亦御剑而来时,见到的便是这番模样。

      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激斗,被他一击由内而外重创的邪魔,此刻更不是魔教圣使的对手,完全单方面吊打而已。

      庶 封亦放下心来。

      依理而샃言,既然祸幽姬一人便足以镇压邪¨魔,按照道义——不赶紧乘胜追击还待如何?

      于是他便仙剑一抖ﶱ,酣愉快地加入其中。ꇷ

      욞封亦的修为自是不如幽姬ꉏ,又真元耗费甚多,此时只能使些寻常剑诀,对邪魔瘬造成的伤损不大。可再是不大,也架不住一直在增加啊。那邪魔也算有屟骨气,即便被两人打得遍体鳞伤,仍自不愿崩解白骨真身。

      大概是因为,解除白骨真身,重归魂体,他当然能获得无与伦比的速度甡,却也会鹾死得更快了。何去何从,自有抉择。

      碧瑶落在坍塌毁弃的城楼砖石之上,远远望着。

      닉她本来打算冷뜗眼旁观的,可观着观着,难得见到如此一个绝佳的靶子넂,碧戵瑶也不由ế手痒难耐。几经挣扎,终是咬了咬牙,催动着“伤心花”也参与其中。

      三人围攻邪濊魔,当真是——剑光霍霍诛邪魔,花影纷纷葬恶灵。剑影飞花凭借力,朱雀啼鸣镇乾坤!

      这三人,修为精深,术诀神通高超,与那邪魔斗起法来,可谓天崩地裂,飞沙走石。那邪魔也淹不弱,巨大的白骨之躯,哪怕只是随便动一下,便有古树断裂,巨䯿石横飞!一脚落则陷地深深,一脚起则泥土迸溅,威能无匹!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几乎难以打中他眼里的三个小点葳。

      封亦三人神通迭出,邪魔咆哮不止,如是往复,局势分明。

      于是乎——

      轰隆!

      邪魔伴随着他的白骨真身,轰然倒地,带着几位屈辱,几分仇鳙恨,设也有着几分解脱那般获得了永恒的安宁。便是他那魔魂,也在最后泯灭于“朱雀印”之下。一切开始得那般突然,结束得鿁也极为意外。

      其实,他的命运,早蘳从뺯邪阵被破之时便已经注定。所以碧瑶才会对封亦说,“你已经做完了自己应该做的”。封亦,ꉿ是破阵的关键,也是为邪魔埋下葬送命运种子之人。

      然而他并不满足,故此还成为了邪魔崩解真身的关键。

      他以“气剑决”,使出了犹如“万剑归宗”的威势,一柄ᕹ柄锋刃如火的“少阳剑气”汇聚如龙。平日里他凝聚三四把都极为耗费心神,可这一次,䌆他却一气耗尽真元,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壮观景象——

      漫天密密麻麻的剑气,侵掠如火,汇聚如龙,在法诀牵引下,那密集犹如剑阵的“少阳剑气꤅”并射而去。只一击≱,便将邪魔的头颅射成了筛子,逼得邪魔不得不放弃真身,再度回顾魂体。

      而回归魂体的瞬间,幽姬“朱雀印”砸落䳻,殑霎时泯灭了他在世间最后的迹象,正应了那“Վ死得更快”的自我判断。

      遗憾的是,封亦至今还不知道这位喜欢大放厥词㿫,又狠辣到全无人性的邪魔到底叫什么名字。更别楼说对方的传承与来历了。

      封亦一配叹。

      心中好似,有些微微的遗憾,也有些空荡荡的感觉——随即,他立马发现原来“空荡荡”的感觉并非错觉!

      他一身法力已然耗尽了!

      嘭地一下,他甚至来不及反应,立时便摔落野地,扬起了一阵尘土。碧瑶与幽姬二人,几乎都看得呆了,走上前来,古怪地盯着他。

      封亦疼得头脑晕眩。

      方才站得有多高,此刻他便摔得有多惨。无需别人来说,封亦就感觉到自己身㰐上好几根骨头已经断裂。若非他最后强行运转“太极玄清道”掩护周身,此刻或许他便要追随那邪魔而去了。

      “咯咯~”碧瑶巧笑嫣然,水灵灵的大眼里满是笑意,“喂,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封亦苦笑:“在下、嘶!在下是法力耗尽,脱力罢了。”

      不必틳他说,碧瑶自也能够看出来。

      她心情古怪而又复杂,便是因为先前那一式“少阳剑气”,惊着她了。不过她也没想到,方才圫惊艳于人的某人,下一瞬竟耗尽法力,连御剑也做不到,直接跌落到泥土里去了。

      “喂,你说,我若现在杀你,岂非易如反掌?”

      碧瑶笑嘻嘻地,嘴里却说着叫人害怕的言辞。封亦鳀这家伙,也是心大,只动了动脖子,也道:骟“尔为刀俎,我为鱼肉,在下又能奈何?”

      没等碧瑶再说,一个人影闪过,来到身前。

      “碧瑶。”那人自是幽姬,“这邪魔身上既没有传承,也没有法宝,只有一块这般骨头,以及一个青铜腰牌,像是法器。”

      碧瑶接过那骨头与腰牌,封亦先认了出来,那骨头仿似正是最初为邪魔渴求之物,名字叫做“圣骨”。本来那骨片上应是布满裂痕的,不过经由祭炼邪阵修复,裂痕已只剩微不可查的少许。

      至于那青铜腰牌,封亦便认不得了。

      而且看此时碧瑶皱眉的情形,㦜她大抵也没能认出那꽳腰牌的来历。

      半晌,碧瑶收起骨片与錭腰牌,道:“这邪魔匆匆离开山庄,为的是上望城中的邪阵。若再要寻找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恐怕还得去飞鹤山庄!”

      뢆 㨩 幽姬点点鎏头,道:“不错——”话未落音,她似觉察到什么,猛地抬头远远眺望了一眼,目光一沉,冷意渐露。

      嗾“怎么了,幽姨?”碧瑶奇道,“可是有什么人来了吗?”

      幽姬拉住碧瑶的手,飞身便走:“一个讨厌的家伙,趁他们没反应过来,我们先去飞鹤山庄!”两人速度不慢艫,又是御物飞行,没多久,便再度回到了飞鹤山庄。

      碧瑶脸上因为除掉邪魔的轻松,早便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一种看了便能让人冰冷以及好不掩饰的杀意——“幽姨,你明明知道——你不该如此的!”幽姬心疼地看着她,柔声道:“来的不是那‘四大神僧’,而且我ⵅ们昨夜战至今日,法力耗费极大鏀,再同他们争斗会吃亏。‘天音寺’距离益州,可比텢我们近太多了!”

      久久,久久。

      碧瑶生↟硬地开口:“您说得对,幽姨。——那便在山庄逛一逛吧,想必駌定会有收获的。”

      浅——

      封亦慢慢地从泥土里瀂爬起来,周身疼痛,不知有几处骨裂。

      他望向远处,天已柩然大亮,连阴雨都停了,今日似㉰乎是个晴朗温暖的好天气。——可惜,那个他已然有些熟悉的人,却离去了。

      走了么?

      已经走了啊。

      封亦失笑,拍了粽拍自己⎤的脸颊,使自己的精神更清醒一些:ƙ“也是,走了便走了罢。毕竟,你ḯ有你的命运,我有我的使곞命。也许下一薿次会面,덌才是应了之前说的‘见面即是敌人’吧。”

      他如是想着。

      浑然没注意有一道人影缓缓地走着,脚步悄无声息,却又并未遮掩那般,来到了他的身后——“渦阿弥陀佛,施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