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icello

      武当派断崖捰,一道剑光突然自山崖之下飞出,那剑光自顾自的旋转着,待悬停住之后看,原来是一柄착铁剑!

      铁剑只僵持了片刻,便无力的向下坠,坠落大概百米之后,铁剑像是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嗡嗡震动。 

      铁剑翻转,剑尖朝下,猛地往下飞,比坠落的速度还要快些!

      噌一声,铁剑扎在地上,柳航朝着石球畖上的火工头9陀抱拳鞠躬:“九重九阳神功已经大成쫭,多谢前辈!”

      他拔起武当铁剑렵,剑身之上布满了碎纹路,稍一动,顿时化作零碎铁片。

      “你那是什么剑法?”火工头ൾ陀问。

      “御剑龖术” 唂 ᙬ 柳航说道:“我之前曾买了一壶酒给一个酒鬼,那人喝了酒后传给我一套剑法,就是这套剑法”

      耄 火工头陀喃喃自语:“难道真的存在?”

      “什么存在軠?”柳航好奇问。

      ﺮ“传说有武侠宗师跭之上筎,还有先天之境,͖转全身먫内力为真气,武功更是进入不可测之化境,没想到,没ꋀ想到啊,你竟然遇见了先天高人,听䡜说他们已经踏入神仙境界了……”

      “先天之境?”

      柳℅航忽然心中有一种猜想,自己之所以不像李逍遥那样,可以轻松学会御剑术,是不是因为他并非本土人类,毕竟仙剑的人类与女娲有关,而现实世界的人ハ类则是经达尔文证实由猿沫猴进化来的。

      也许那个世界的人天生便是先天之境?不对李逍遥并不会武功,按照火工头衟陀的说法,先天之境,应该举手投足就有莫大的战斗力,但李䒘逍遥一开始的战斗力和柳航也差不多。

      ␎不管如何,柳航明确知道,自己想要拥有真气,必须突破先天,和李逍遥比是不行了。

      先天……这可是火工头陀都没达到的程度。

      “以眳后有机会再入武侠世界,说不定能学习《苬先天功》”

      他内力吐出,可御剑大概百米远,超出百米后剑虽然会因为惯性继续飞出,但已经很难再控制。ꋽ

      当剑进入百米范围之内后,便可重新被控制。

      即便以柳航九重九阳神功大成的境界,依靠内力使用御剑术,也有几分吃力,如果换成宋远桥等人,恐怕剑也御不起来。

      他本也是无法御剑的,毕䱅竟真气乃是先天之境才有的力量,而内力低了一个档次。

      只是柳航修炼九重九阳神功,内力浑厚,源源不断。

      质不够,量来凑。

      况且真气脱弗胎于内力,并非䟼毫无关系。

      学会九阳神功,柳航终于为自己安装上了蓝条。

      即便不会那些太极拳,降龙十八掌等武功,一招御剑术在这个世界里,也总算能探一探水ᶆ了。

       至于那些绝世武功,他自然想要。

      “张三丰,这次还赢不了你?”火工头陀大喜:“还有张无忌,就算你㷫也学会了九阳神骲功又怎么样,哈哈哈!!霿”

      “我徒弟曾经得到过先天高人췤的点拨,天下无敌,天下无敌啦Π!哈哈哈哈哈!”ồ他仰面朝天“哈哈㊰”着,九阳神功内力激荡,周遭乱石纷纷炸开。✼

      若不是同样有一身九阳神功内力,柳航估计也웙会被轰飞出去。

      柳航ⶐ虽然获一身浑厚쵑内㎜力,但也不是忘本的人:“前辈,我知道这世上有一种药,名为黑玉断续膏,即便是被搓成粉末좋的骨头,也能治愈,我必定将黑玉苢断续膏拿回来,为你疗伤。”

      不论火工头陀处于什么想法教自己武功,既然教了,柳航做不到像张无忌那般拍拍屁股就走。

      ︟“张无忌的武功,我也必定帮你夺回来。”

      “哈哈哈哈,好徒弟,好徒弟啊!”

      哺 柳航离开了断崖,有九阳劯神功在身,使出燸梯云纵,他ℐ脚步轻点墙壁&,两百多米高秕的悬崖,轻而易举的爬了上来。

      额头不见一蛶滴汗水。

      柳㪼航割断了云᫒梯飪,断绝其他人发现火工头陀的可能,然后又前往山下买了许多酒菜,靠着九阳哐神功的浑厚内力跻身一流高⋹手之巅的柳航,轻松躲过其ө他弟子的耳目᥈,将酒菜送到崖下。

      这一日,张三丰出关,同武当五侠一起接到霃了噩耗,绸张无忌与一明教妖女一同跳崖,生死未卜。蚜

      大殿中,宋青书的哭声凄惨:“师公,诸位师叔,是青书츶没用,没能保护好无忌师弟,让他失足落下山崖去!还请师公责쭊罚。”

       “当时情况紧急,唉!那可是翠山唯一的⧶骨肉”张三丰叹了口气,却也不忍责罚宋青书,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而且쑦以宋青书的说辞,当时的张无忌与魔教妖女一起,宋青书虽然激进了点,但也无错。

      “这个宋青书倒还真有两下子。”

      柳航没有进「大殿掺和,ﯬ他与门口的武当派弟子说了一声后,转身便离开。

      “有绝顶馺高手”张三丰忽然道。

      “高手?”

      宋远桥什么未察觉到,不过他相信张三丰,立刻冲出来。

      大殿之外一片空旷,周遭㒕无树,如果䓞有高手,除了躲在底下,绝不可能逃得出他的眼睛。

      对着门口弟子问:“刚줍才可有人来过繱?”

      “有,那位柳公扵子说,他已经学成,下山去了。”

      “柳公子?”宋远桥想起来,他曾教导一位赠百两黄金的公子学武䰼,只是对方年龄已大,而且资质悟性欠佳,根本不适合。

      没想到对方今天才走。

      至于师父张三丰ꯐ所说的绝顶高手,怎么可能是他呢?

      张三丰也走出来,运起内力问道:“何方朋友光临我武当派,可愿意现身一见?”端

      声音传出띰去댕老远。ヌ

      暉 走在半山腰벛石台럖阶上的柳航听见声音,奇怪的转过头去:“难道剧情变了,这个时间点为什么还有高人ᶳ来武当?”

      他摇一摇头:“剧情于我如云烟,还是想一想黑玉断续膏道的事吧,还有那个张无忌鋛,现在估计正带着小昭红尘作伴浪迹天涯吧。”

      再一想自己,柳航叹了口气뫄:“人家穿越䧗者来,要么是赵敏,要么是小昭,要么干脆全收了,我倒好,唯一关系好的是火工头陀。”

      籐他虽然叹气,但也不觉得遗憾,小昭ᯧ虽然好,但耐不住演的电影多啊,如果到镘时候进了那些䈜限制级的电影里,岂不是绿帽头上戴了一顶又一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