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潘金莲

      天道宗!

      对,没错쪽,凭借着风的力量,苏云已经感受到了那两个筑基境界修炼者所修炼的筑基靽功衋法,和自己当年曾经修炼过的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话苏云在这个时候却又不能说出来。 

      因为现在퀸的他扮演的一个只不过是马上就要突破达到金丹境界的假丹⁁境界修炼者。

       别说是神十了,就单单说自己的精神力量也不过是可以延伸至周围身体的一骀二米,根本不可能达到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这股强大的力量。

      所以说,为了自己能够继续走下去而不被别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实力,苏云在这ⷌ个时候选择了撒谎,也就是说她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似乎只是感受到了震动。

      但是毕竟现在的他并不只是一个合格的假丹境界修炼者。

      釄 所以在㯜这个时候,他将自己的目光放到鯦了旁边,也是筑基境界修炼者的长홊老弟子身上。ૃ

      毕竟这孩子却是真真实实的筑基境界修炼者。到时候这个孩子有什么反应,쩈速用⩎,只需要跟着这孩子做表情就可以了。而且由于自己的金丹境界还可以⾰使自己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灵敏。

      可以说为了㶻保证自己的境界不会被别人发现,苏云可以说是煞费苦心的经眓营焤着自己现在的修为。

      ᶆ 果不其然在感受到震动的第一ဖ时间。劒

      师傅和自己旁边的这位长老揖的脸色就发生了变化,要知道他们两个人可是老牌的金丹敗境界修炼者。େ

      他们两个人又怎能不知道地面所发生的这些㐙动荡呢聧?只不过由于旁边还有两个没有达到金丹境界的训练者,所以天说对于自家的徒弟的安全,这两个人还是比较关心的。

      师傅和这位长老彼此对视了一贊眼,多年的默契已经让他们明白了对方的想法,所以这个时候立马对着自己的徒弟说道。

      “苏云,阿浩,你们两个在这里待着,千万不要到处走动,若是出现了极为特殊危险的状况,就立马逃命。”

      ㆌ⨂苏멸云和那位被称为阿浩뼦的少年都点了点头。

      因为他们都明白这个时候不是什么意气用事的时候。

      而且更重要的时候,自家师傅现在这份谨慎,那就说明来的人肯定不是来帮忙的,竟然如此,他俩还这样执着出去送人头,那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苏云当然对于这件事情是喜闻乐见ႈ的,毕竟不用自己去ቿ出手处理掉这些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自家师傅的实力完全可以到外面去吊打这些人。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꺲,鐚自家师傅却在츋这个时候显得如此葹的谨慎。

      当然,ᮿ谨慎也可以理解为所毕竟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修炼者,在⇩这个时왍候却如此的猥琐,真的有点尴尬。但是毕竟修链接里面永远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权利去说下一件事情。

      或许和师傅对战的金丹境界修炼者会大骂师傅是个无耻老贼,不讲武德,但是那又怎样,反正ᖜ到头来要是没什么秘密武器的鹄话,这麳个人终究是难逃一劫。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帮人来势汹汹,看起来在这一场长途跋涉삤之中没有少消耗自己体内的法力。

      毕竟,就算当初那个自称是什么釜清传弟子家伙将消息传递了慖出去。

      从天道宗到这里,苏云都起码需要将近两天듹的时间,才可以这样安稳的度过一个平滑期,来到自Ⓗ家老东家那里。탱

      ქ由此可见,这帮人这么飞速的赶过来,在这一路上捁没有消耗自己体内的法力,就算是他们在附近做着任务。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赶到这里ퟄ,㡓但却如此的迅速。

      这就说明其中这家伙肯定是耗费了不少精力的。

      最遖最最重要的是他䋷苏宁趴在这굔里看戏,根䃪本鹬不需要有点什么动作,自己师傅ᒦ在这里感觉就是真的멀爽,如果可以的话。

      苏云只想安安静静的在旁边进行修炼,不断的提升䗵自己的境界,以此来减礎少自己所承受的事情。

      师傅和他旁边的长老两个人的速度非常快,等到那门近代中꾦期的修炼者来到灵石矿道的錣上面的时候,师傅他们两个人就已经站立在天╈空中,冷冷的看着来人。

      当然,打架是暂时不可能打架的,毕竟现在连这些人来这里是什ꇽ么意思还不知道呢。

      虽然师傅看的很真切,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脸色十分윯的臭,看起頤来是十分的生气。

      嗜 而且运动速度这么快来到鎆这里更多的还是因为一些特郡殊原因,但是受到老人家不知道啊,现在的他只知道这个人来到闶了这里,看样子是打算和自己这些人抢灵石矿藏。

      要知道这些东西价值可是上万功勋值要是这么轻易的就被人抢走,那自己以后该怎么搞谷?

      但是没有办法,天道宗和自己宗门的关系还是比较亲密的。

      鏛 当然这也是字面意뼥思而已,虽然亲密但去䶡也有这了一点点的冲突,毕竟大家都是修炼者,都在疯狂地橀掠夺着自己所能看到的嘡一切资源,尽可能的使自己的晻实力不断的增强。

      所以说,在这样的죻冲突加剧的时候,虽然明面上关系不错,但实际上关系也就差了很多。

      ꉭ“来者何人?”

      喛师傅旁边的这位长老的声音就如同天地间响起了一道惊雷,使得周围所有的空气都在嗡嗡作响。而原本天道宗旁边的那两位祝基金界的修炼者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一种想要捂住耳朵的冲动。

      攘这两位修炼者联盟使用灵力将自己的耳朵给包裹住쫶,以此来确保ώ自쏳己受到的损伤小一点。

      而那位金丹境界的修炼者,在这个时候㗳,虽然他现在只是凧一个金丹中期的徱修炼者。盹

      但是金丹境界的骄傲他是ž要保持着,毕竟自己好不容易䁐脱离了大部分人的范围,来Ȃ到了这个境界。

      那就要㌍保持着查自己的骄傲。当然㽒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要猥琐一点,ꇬ比如说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以此㱥来确保自己能够安全的活着。

      而旁边的那两位主席境界的修炼者⊩则是倒了大霉,毕竟现在他们还是捂着自己的耳朵。

      但问题是他们㏨都是坐着坐骑的。他们脚下的双脚,凶手在这个时候竟然忍不住斯敏了起来,然后一头栽ا到地上。

      要씬知道他们三个人还安安静静的坐在上面,什么事都没有做呢,就这样直接来了一波狗吃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