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大片1区

      叶长生的金色肉身,站在王观天的灵识领域内,一脚狠狠踏下。

      这一脚,差点将王观天灵识领域踏蹦了,让王观天如遭雷击,狂喷三口血。

      这让王观天惊惧的同时,也被叶长生手段吓到了。

      怎么会这样的?

      这个叶长生,到底为什么能闯进他的灵识领域,还能在这方领域发起攻势,说好的灵识压制呢?

      “你只能压制灵识,我灵识和肉身各为一体,各自为战。”似看出王观天心中所想,叶长生缓声道。

      说着,叶长生又是一脚跺下。

      砰!

      这一脚像是一重白斤重的巨山砸下,狠狠坐落在这方灵识领域。

      顿时,这方灵识领域又一次犹如地震般震颤,在叶长生两次踩踏之下,出现了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痕,且向四面八方快速弥漫而去。

      天字号房间内。

      失明老者自然又受到重创,喷血的同时,不断咳嗽,似要将体内的五脏六腑都给咳出

      来。

      “你这方领域还算不错,上次有一方领域,我只是进去逛了一圈,便整个崩塌了。”叶长生目光朝周围扫了扫,咋舌道。

      王观天非常虚弱,无论是天字号房的失明老者,还是灵识凝聚出的那道人影,脸色也很不好看。

      他拿叶长生没有办法,毫无办法。

      灵识压制,只是针对灵识,哪怕是以灵识编制梦境,强行进入别人梦里,那也是压制别人的灵识。

      照理来说,只要压制了灵识,就算对方再强大,也只能任他宰割。

      可这个叶长生,他居然说他灵识肉身合为一体,各自为战,也就是说,他的灵识和肉身是可以分离开的。

      就算分离了,肉身仍旧拥有自己的神智。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王观天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手段没见识过,偏偏像叶长生这样的怪才,真真是第一次见。

      还刚刚好给他碰见了。

      “此事有误会。”

      “我只是奉命行事,大可不必闹的这样收不了场。”王观天深深吸了口气,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道。

      闻言,叶长生叹息。

      你那灵识刀片杀气冲天,仿佛要将灵识海都给搅碎掉,可不像是有误会的样子。

      “奉谁的命?”叶长生问道。

      “景阳宫宫主--萧印。”王观天很听话,有问必答。

      他害怕叶长生再这么踩上一脚,那他整个灵识海恐怕都会炸掉。

      “!??”叶长生眼睛一眯。

      “我与景阳宫宫主素不相识,更不用说深仇大恨,你奉他的命?”叶长生目光带着几分审视,本能不信这个王观天说的话。

      “他说与你有深仇大恨,你叶长生虽然修为境界不高,但一身实力强的可怕,连他也没把握,所以便找上我入梦杀人,要报这血海深仇。”王观天沉吟了下,道。

      叶长生心思涌动。

      景阳宫宫主?

      自己与他毫无瓜葛,怎么可能会有深仇大恨?要么,是这王观天在胡言乱语,要么…

      那景阳宫宫主不对劲,与魔修有勾结。

      如果是前种可能,倒也罢了,若是后种,这景阳宫宫主确实有问题的话,那么他们的形式将更加严峻。

      一个魔窟,一个魔翼,再加上一个景阳宫宫主,还不知道景阳宫内是否藏着其他魔头。

      叶长生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掉魔窟了?

      “天魔飞鹰那四缕魔气其中一缕,是不是定位给了你?”叶长生盯着王观天。

      “不错。”王观天点头。

      “其他三缕,你可知道分别传给何人?”叶长生又问道。

      便在这时,王观天忽的冷笑一声,他那道灵识所化的躯体直接消失了,有阴冷声音传来。

      “你以为我放弃了?”

      “叶长生你还是太年轻,不知江湖的险恶,方才与你说话,只是转移你注意力罢了,尝尝灵识领域爆炸的滋味吧。”

      “灵识压制针对灵识,伤不了你肉身,但领域爆炸,这是神通级灵识手段,直接针对灵识海,死死。”

      叶长生脸色微变。

      下意识的,大造化术已然运转了起来,一重重金色内力,向四面八方弥漫而去。

      143重内力的特异性,让金色内力连绵不断,在这方灵识领域中扩散。

      但凡被波及到的领域,全部都泛起了金色光华。

      本来,这方灵识领域是要针对则长生灵识海发生爆炸的。

      灵识海是什么地方?

      是装有灵识的地方,就如装有内力的地方叫丹田一样,装有灵识的地方,则叫灵识海。

      丹田爆炸,便再无法修行,沦为废人一个。

      而灵识海爆炸,则神智炸裂,无法再思考问题,也就是常说的白痴。

      具有特异性质的内力波动,在此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它们将灵识海与王观天的灵识领域完全隔绝开,让灵识海无法被锁定,同时,143重内力波动,太浑厚强大了。

      哪怕是即将发生爆炸的灵识领域,居然硬生生被这一重接一重的内力波动禁锢住。

      禁锢在叶长生的灵识海中。

      而实际上,所谓的入梦,也就是王观天以灵识手段,强行闯进叶长生灵识海中,在叶长生的灵识海,以灵识勾勒出一方领域。

      也就是说。

      方才两人无论是交手,还是谈话,都是处于叶长生的灵识海,哪怕是王观天以灵识神通勾勒出的灵识领域,也处于叶长生灵识海中。

      但此刻,属于王观天的这方灵识领域,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被囚禁在叶长生灵识海中。

      “内力浑厚了,居然还能有这种作用。”叶长生目光怪异。

      一方灵识领域,被生生囚禁在灵识海中,这说出去根本没人会信,但却真真切切发生了。

      天字号房内。

      王观天盘腿而坐,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笑意。

      一旦灵识领域在叶长生灵识海中发生大爆炸,叶长生就会立马变成白痴一个,到时候,便能任他宰割了。

      “谁说叶长生厉害?”

      “他再厉害,不也还是要死在我手上,死在我手上的二品小宗师,看来又要多一位了,哦,对了,这叶长生他只是个炼气境。”王观天阴冷一笑。

      就在这时---

      砰砰砰!

      门被敲响了,很有节奏感,一连响了三下。

      王观天眉头一皱。

      “谁?”他耳朵动了动,一道灵识直接散发出去,门外的景象便被他尽收眼底。

      这一看之下,他大惊失色,脸色都变得惨白起来。

      是叶长生!

      脸上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敲响了他的房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