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怪h文女

      前面她已经成功阻止了沈母摔倒的悲剧,也挽回了自己的声誉。

      而接下来最迫在彩眉睫的事还是沈母的病情횤!

      上辈子,沈母摔的这一跤花了许多的银子,把沈묣战这次带回来还了债仅剩的三两多银子也花完了,还又欠了债,病情也没有起色。

      三个月后,沈家人听说县城来了个妇科圣手可以治沈母这样的病,于是又求了上去。

      然而,那妇科圣手杨太医却告诉她们,她们来晚了一步。

      要是早两个月来,沈母的病情ና他还能治,但现在他却没有任何把握了。

      那唯一的希望便是找到那千年人参,兴许还能让沈茤母多活些日子。

      䁆 然而,百年人参尚且可以在市面上高价买到,但千年人参却是有市无价。

      为列了给沈母找到千年人参,在边关的沈战收到家书便参䁿加了那个最后让他失踪的任务。

      而有了千年人参的沈母,知道人参是怎么来的,她哪里能心安的活着。

      䰇后来再出了石头摔死的事,沈母终于受不住离世了。

      上辈子,沈见晚是在半个月后离开这里的,后面的那些是她再次回到清河村,杨二婶告诉她的。

      젼她知道,其↤实现在杨太医就已经辞官回了平阳县,她们现在就可以去县城找他医治沈母,不必等到三个月后。

      最晚她们也要在一个月内去,不然沈母又会像上辈子那样错过医⣁治锥的时机。

      而这一个月还是极为保守的끺时间,杨太医上辈子说的两个月也只是他ᴴ的猜测,人命关天,她们要更早去才更保险。

       沈母现在的情况是能早一天去看病,便多一分希望,㊏恢复得更好,所以她们最好能立马就带她去看杨太翌医。

      然,杨太医给人看诊的굗诊金得二十两银子起步。

      目前家里只有那剩下的三两多银子,根本不够。

      所以她目前必须得尽早赚到这二十两银子,然后带沈母去看病。

      至于沈见晚她为什么不亲自给沈母看病,是因为她上辈子学的并不是妇科,不擅长沈母此症。

      上辈子她虽然有天赋,但也只是跟着师傅他老人家学了三年多的医,医术还算不上很精湛。

      可以说对上沈母的病,沈见晚一朝一夕并没有把握能找到医治方法궈。

      然而,沈母却不能再等了!

      当然,她刚刚发现的泉水也可以让沈母试试,看能不能对她的病情有用。

      不过,沈母的病情已经极重,而她大概也对泉水的效果有些判断㘁,想来只喝泉水还是很难治好沈母的病的。

      ᆿ 当然了,她㓙还是可以给沈母喝一个试试,也许有意外的惊喜也不一定。

      Ჿ 一番思考,沈见晚她觉得自己还是得必须尽早赚到这笔银子送沈母去看杨太医。

      如此才能救沈母,还有避免沈战哥哥日后接那个那般凶险的任务。

      至于怎么赚,沈见晚不由数起了自己的本事。

      医몺术一途,她短时间内肯定赚不伮来银子,自己愿意治也没有人相信她。

      另外뵌,自己的绣艺还算不错,但要一下髛子赚到二十两银子也不合实际。

      除此之外,她比较擅长的便只剩厨艺了。

      用厨艺?

       一时,沈见晚不由考虑起这办法的可行性。

      然,也许是泉水来的效撸用太好了,在修复她虚弱的身体,还有刚重生回来精神力到底受损,正虚弱,所以没ზ一会儿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

      这一觉醒来,ﴜ沈见晚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

      蚘 出隖门看到晚霞满天,不由心情大好。

      只见金色的夕阳打在䬿院子里,整个沈家都笼䗆罩在余光之中,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地欣赏周围的美景了。

      而⣸这充满她回忆的沈家院子,上辈子她后来魂牵梦绕都想回到的地方,虽然破旧得不行,但此时在沈见晚的眼里却充满了温度。

      说来这院子是沈父在世的时候建的,那时候年富力强的沈父还是非常ꀲ能干的,所以这沈家院子在村里算是不错的青砖大瓦房,院墙也是非常气派的青砖。

      不过,这几年沈家陆续出了不少变故,屋顶的瓦片早就让她们都扒了卖了换钱,换了㺹现在的茅草屋顶。

      就是院墙鋱的青砖也拆了卖了不少,现在用覼的是一些篱笆重新砌的墙和大门那还剩一点青砖墙。

      于궏是,沈家的几间屋子ੰ换上了茅草顶,院墙换上篱笆后看起뵁来便萧条了不少。

      从院子Ѿ门口进来,ᨯ左手是水井,右手是一大块空地,角落里ồ牵着凉衣绳,平时拿来凉衣㠂裳。

      屋子一共有七间房,一间厨房,一间杂物㍤房,一间堂屋,其它的四间房子则住着贠人。

      看到她醒来,沈敏便给她端吃的。

      一碗浓稠香甜的白粥和一个水煮蛋,这简简单单的吃쵅食瞬间便俘虏了饥ࠬ肠辘辘的沈쌁见晚的胃口。

      吃过东西,沈뢤见晚见沈敏在厨房忙活便进去㳠帮銏忙,沈敏见之便让她帮鋆忙看火。

      犱 “二姐,你看我和杰堂哥抓了好多鱼。”没一会儿石头也回来了,刚进院子便高声喊道。

      进厨房看到沈见晚얄也在,不由有些局促,但又忍不住高兴道:“晚……晚姐姐你醒了,太好了。咲”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比他人小了一圈,补丁叠补丁的衣裳,拿着个小竹筒,手㳀脚不知道往哪放的瘦小男孩,沈见晚的眼眶不由有些热。

      这个小弟一如记忆中的那样쫨,就是上辈子她不爱与人说话,他还是会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ᦇ她身后,一口一个的晚姐姐,一点都不藡嫌弃她无趣。

      沈见晚也不知道,她前世何德何能能讨他那般的喜欢她这个晚姐姐。

      强压下眼里的热意,沈见晚笑答,“嗯,晚姐姐已经好了,石头不用担心。”

      看到沈䐺见晚竟然对他笑了,还语气这般温柔,石头一时不傉由惊喜万分。

      他挠了挠头,完了觉得这动作太傻又赶紧放下,接着听到沈见晚又噗嗤一声笑了也不生气,反而觉得现在的沈见晚更好亲近了。

      忍不住的他把手里的小竹筒放在地上,然后指着里面几条最大只有巴掌大的小河鱼兴致勃勃地和沈见晚道:

      “晚姐姐,二姐,你们看,这些鱼大吧,我们煮着吃肯定能吃上好几顿……”

      接着又噼里啪啦的说起傍晚他和二房的堂哥沈杰洌去ﻴ河里抓鱼的“丰功伟绩”。

      뉘看着眼前活泼的石头,因为抓到了几条巴掌大的鱼能让家૭里吃上点荤腥便如此兴奋,沈见晚的眼眶又热了。

      上辈子明年二月,他就是גּ为了摘点榆钱给那会儿快要断顿的家加点吃的才被老刘家二房的刘宝寿从树上推下㡎来摔死的。

      콴 听说人ﰬ都ᙊ要不行了,送去医馆的时候他手里还死死抓着那把榆钱不肯不放,没到医馆便断了气。

      想到这里,沈见晚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盷怕沈敏和石头她们发现,影响到她们的心情,她不由暗暗擦掉,然后低头装作看鱼。

      刘宝寿是吧,她记住了,想到这里沈见晚的眼里带上了戾气!

      这辈子,她一定会让眼前如此喜欢她的石头健健康康长大!

      接ጴ着石头告诉她们,王雪梅已经救过来了,只是还留在镇上医治。

      而她奶朱氏还想来找沈胉见晚算账,最后被村粩长喝住了,说她要是敢闹閙事,他现在就处理他孙女,最后朱氏才没敢来。

      沈二婶为此还跟她们婆媳打了一架。

      “二婶打架可厉害了,朱氏婆媳都打不过她,最后被二婶她打到趴在地上求饶,面子里子都丢了个精关。晚姐姐可惜你没看到,可痛快⏺了。”石头说到这兴奋极了。

      听朱氏还敢来闹,沈敏眼睛都瞪圆了,等听到她们被沈二婶打趴才稍稍解气,“哼,活该,再让我碰到他们王家人,我也修理他们,二婶太威风៸了。”

      “对了,村长爷爷说明天就放塘抓鱼,让大家伙回去都好好准备。”完了石头才想起要回来通知的正事。

      沈玓敏一听异常惊喜,“真的,那太好了,只要明天分到鱼我们卖了便有钱回二婶他们的礼了。”

      原来今天沈见晚晕倒后,跟냅着村里去县城交税帾粮的沈二婶他们便也回ღ来了。

      听说了事情的经过,沈二婶他们气愤不已,当时便拿了五ᤡ斤精米和十个鸡蛋来给沈见晚补身体,沈见晚之肾前吃的白粥和蛋Ⴌ就是她送来的。

      沈见晚这时才知道原来今天是村里去县城交税粮的日子,王雪梅就是趁着村长和村里大部分켵的人都去护送税粮和趁机跟去逛县城才敢趁机对她下手的。

      싓不得不说,对方挺聪明的,不过✎她一䯡点也不惧。

      上辈子她是被所谓的亲情蒙骗才看不清楚,这辈子㌜嘛,呵,只有她讨回来的份了!

      而说到放塘抓鱼这事,沈见晚知道村里有一口公共的鱼塘,每年都会捕一皓次鱼,然后分到各家。 뛡

      可惜,这个时候她们这里还不会樇做鱼,做的鱼很腥,没有油不好吃。

      再加上村里捕鱼,很多人都拿去镇上卖,뻭所以更是踗卖不上ܩ价钱,所以沈敏想靠卖鱼还上二房的礼还是有些困难的。

      不过,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