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349

      林默早就在曹少钦想要撒这有毒的粉末时就注意到了,所以他立马收回了握拳的手,来了个斗转星移将这粉末全詅都送回来过去。

      ㏑ 曹少钦一惊,没想到林默居然还会这招。

      随后又拿出两个烟雾弹往地上一扔,一阵浓烟过后,他깊人就消失不见了。

      ꐖ柳若馨立马走过来抱住林默,带着哭腔的说道:“你刚刚吓死我了你知道嘛!”

      林默揉了揉她菄的头,柔声的说道:“好了,我知㢊道了,以后绝对不会让你担心的,行了吧。”

      皩“你ꠓ刚刚没受伤吧。”柳若馨问道。

      “没有,你夫君捣我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受伤?”林默得意的说道。

      柳若馨嘟着嘴没好气的说道:“就知道臭屁。”

      錐 说完,又柔声道:“以后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好吗?我真的好怕失去你,真뉨的。”说着说着语气里都带有哭腔。

      蹘鸺 林默感受道胸口有些湿润,想安慰走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将她抱的更紧一些。

      “那个,我知道打断你誔们是有些不对,但是我们已经来这有好一会ꦭ儿了,你们真的看不见我们三个大活人吗?”朱一品在一旁说道。

      柳若馨蠃听到朱一品的声音,立马离开了林默怀抱,还媹用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ㅋ林默假装往四周看了看,௣疑惑的对着柳若馨问道:“若馨,刚刚这里有人说话吗?我怎么没看到人?”

      柳若馨懂了他的意思,也跟着附和的说道:“对啊,我⻀也听见有人说话,但是就是没看阈到人。Ԏ”

      “喂,两蓻位,你们过分了哈。”朱一品无语냤的对这演技烂到家的两人说道。

      “行了,别废话了,正事要紧,刚刚那黑衣人的来历试探出来了吗?”杨宇轩问道。

      “没有,这人一直戴着帷帽,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逗林默窦说道,他现在还不想将曹少钦的事情说出去,⦪即使说出去,他们也不会相信。等以后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的时候,他才能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们。ꟹ 咜

      另一边,逃走的曹少钦捂着受伤的肩膀回到了东厂密室。

      还好他提前룉吃了那腸迷药的解药,不然他早就晕倒在那了。

      “想不到林默这么厉害,看来以后得多注意㮟点,不能像这次这么鲁莽了。”曹少钦捂着伤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

      죸 半ꁕ夜,京蔚城某处高楼房顶上,林默站在上面感受着徐徐微风,不知道在볠想什么。

      “参ⱺ见林总捕头。”这时一푒黑衣人来喡到了他身边行礼道。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林默看着前方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出了点뿹意外。”黑衣人继续道。

      “什么意外?”林默冷声问道。

      “那个ꐳ做烤鸭的老板说鸭子没了,就做了只烤鸡。”黑衣人从身后拿出一只用荷叶包好的烤鸡出来。 ⠎

      䮼 “额……算了,有总比没有好。”林默伸手拿货烤鸡,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黑衣人松了一口气,看着林默离开的方向,说道:“大人还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想吃烤鸡还弄得那么神秘。”

      林默拿着烤鸡,偷偷摸摸的쬝回到了医馆。

      윭刚撕下烤鸡的一只鸡腿准备吃,柳若馨和朱一品,杨宇轩三人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林默被吓了一跳,٧干笑道:“几位,你们퓚大半夜不睡觉是干嘛?”

      䀵三人双手抱在胸前,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几人对视了好一会,林默实在是受不了﷒他们的眼神,无奈道襋:“ෛ行,你们到底想干嘛说㉡吧。”

      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最终柳若馨上前问道:“字帖呢?”

      “字帖不是在老朱那儿吗?”林默装傻卖楞的说道。

      “那字帖是王怀古的假字帖,真的字帖被你拿去了。”朱一品夺过林默手里的鸡腿咬了一口说道。

      “好吧,我交代,真的字帖已经被我送给皇上了。”林默无奈檧的㭥解释道,说着撕下另一只鸡ᖽ腿递给了柳若馨。

      “我们还没从卷轴上找到线索,你怎么就上交了?”柳若馨拍掉林默递鸡腿过来的䌋手,生气的对他说道。

      “那上面没有关于同舟会的线索,就一普通卷轴,要是有线索的话,老朱早就发现了。”林默说道。境

      柳若馨和杨宇轩闻言对视了一眼,都曾对方眼中看出来失望之色。

      第二天,天刚微亮,几人一大早就被陈安安给叫了起来。

      林默睡眼鼜惺忪的对陈安安说道:“表嫂,你这么一大早叫我㌥们起来干嘛?天都还没亮呢!”

      쫢“我不是让你们写的医馆改革建议书嘛,我觉得朱哥哥写的是最好的,尤其是他写的“岔大早看云雾”非常的有见地,ᩌ我们医馆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早起!”陈安安跟他解释道。

      几人听后,立马向朱一品投去杀人的目光。

      “那个,我写的是“大旱望云霓”,你们要相信我。”朱一品解释道。

      좒 “不管写的是什么,反正我们医馆以后不仅今天早起,明天也早起,以郠后的每一天都得早起!老话说的好,早起的鸟儿有虫豺吃,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爹娘在世时候,他们经常教导我要早起……”陈安安一边挥着棍子一边说道。

      朱一品听쥙后反驳道:“不可能啊?师父不都是快要륭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才起来嘛。”

      ⦪ 陈安安听他这样反驳於她,立马双眼一红,带着哭腔说道:“朱哥哥,你在说我爹的不对吗?我爹他含辛茹苦的将我们拉扯长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如今你居然不听他老人家鷀的话了。爹啊!快来管管你这个未过门的女婿吧!”

      朱一品听她说的越来越离谱,打断道:“安安,女婿哪有过门不过门的,又不ᬏ是娶媳妇。”

      “表哥,虽然说女婿是叫倒插门,但都是一样的藧道理。”林默坏笑的说道。

      他这一说逗得连旁边갽的杨宇轩都笑了一下,朱一品瞪了眼林默。

      赵布祝螤听后忽然哭了出来:“紫衣啊,我的紫衣姑娘啊。”

      ੤林默见他这样有些懵逼,这赵布祝干嘛一下子哭了起来,嘴里还念着聂紫衣的名字,他疑惑ﰵ道的看向柳若馨。

      柳若馨懂了他的意思,解释道:“昨晚你出去的时候㊺聂紫衣走了,离开的理由是回家成亲。”

      “……”

      쭤林默无语走过去拍了拍赵布祝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老赵,你不是还有你的翠娥嘛。”

      赵布祝听后先是一笑,然后又哭道:“在我心里ส只有紫衣姑娘一人,容不下他人了。”

      林默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Ŏ这聂紫衣走也不能编个好点的理由嘛,非要说回家成亲。

      쭊 㝣“行了,你们别给我扯远了䴉,穆还是Ꝝ说۞正事吧。自从对面开了个济世堂,我们医馆的营业额㒲下쀏降了三成,之前本来就不赚,再这样下去我们医馆早晚会休业关张。”

      ꓳ “那我们中午开张不就行了。”林默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陈安鍙安瞪着眼睛看着林默。

      “没,你继续,继续。”林默摆手说道。

      “所以,为了我们医馆,为了你们能够吃上饭,你们的工作量都得增加,不然ᮃ我们都得散伙。”陈安安说道。

      说完,陈安安用棍子指着他们说道:“难道你们想散伙吗?”

      众都人都低下了头,没䪘有说话。

      陈安安见他们这样,将目光投在了站在她一旁的朱一品身上。

      朱一品此时正打着瞌睡,陈安安以为他也想䀁散伙,乪一下子跑到一边哭了起来。

      几人见陈安櫴安哭了出来,眼神交汇了一下,最后都看訨向了朱一品。

      “干嘛?都看我干什么?”朱一品疑쟻惑道。

      “好你个朱没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安安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个狠心人!”赵布祝指着朱一品怒道。

      说完,跑过去安慰起陈安安。

      朱一品站在原地,伸出手指数着数:“1,2,3。”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