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撸

      西藏ユ,多㣴么遥远的名字...对这片雪域秘境的憧憬在我儿时已经䔓扎根在脑海。

      “一阵震颤,一声汽笛窈,原来是火车在西宁更换高原专用火车头。我揉了ﭧ揉我滣惺忪的睡眼抬头望了望窗外...”这段往事还是历历在目,也是我最难以忘记和不愿提起的那几年。

      我叫䣖东方曵元,复姓东撱方总是让人很容易记住。我出生在元旦那天,爷爷燥就给我起了一个“元”字。那几年还䰧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QQ,贴吧,豆瓣,校内쬝网这些平台也被各路大神三分天下,我也是在那时候选择下海创业,“元妈”这个拥有百万粉丝的过气췛网红,那个时候在驴友圈也是叱咤过一阵儿。是的,我曾是一个疯狂的旅行爱好者,在北京上大学那阵儿我就经常翘课出去旅行,每个月500元生活费的我就梦想走遍中国,环游世界了。毕业之后在社会摸爬滚打了两年,最终受不了职场潜规则炒了老板鱿鱼。

      在上班这两年里,我真的可以说是365天全年无休,周一至周五上班,周六日我带团周謑边游,小长假带国内外长线旅游,几年下来国内基本都謞走遍了。

      玩也玩궠到了,第一桶金慢慢也攒到了,就在我事얥业有成,逍遥自在的时候。2013年带团去西藏,一次鲁莽的逞强让我终身后悔不已,并彻底改变了我今后的命运。

      “从这开始就要爬坡쟎啦!”我下铺的臭脚大哥闭着眼睛嘟囔着。我在中铺望着他那快要滴出黄汤儿的白色袜子,翻了翻白眼猫进了被窝继续䳛睡。半夜不知道几点,反正列车灯已经灭了,在巨大呼噜声里隐约有一个女人的呻吟声,我去了趟厕所回来发现这声音来至我上铺的随团女队员小王,我爬上梯子摇了摇并问她怎么了?她带着哭腔说:“我难受,想吐,൅喘不过来气。”我感觉她身上有点发热而且脸色乃至嘴唇一点血色没有。我爰知道这是有点高原反应了,虽说这是我第一次来西藏,可是我之前带过很多次川西高原,青海高原的团,这方面早有应对经验。

      但此时午夜时分正值青藏铁路海拔最高的唐古拉山口段,5072的海拔气压很쉴低再加车厢内人多物杂更显똧憋闷。小王此时坐在卧铺旁的座位上,手扶着胸口低头艰难的喘着粗气。我也在旁边不停的问她感觉如何,但她除了摇头一个字都挤不出来。情急之下我只能叫醒正在打盹儿的值班列车员要来了氧气管,插好之后安排小王刟在我的中铺躺下吸氧。

      ⵊ漆黑的车厢里只有首尾的过道和座位下的藸座位号在亮着,火车与铁轨有节奏的“咣当”声盖过了阵阵的呼噜声。看了下手机,凌晨3点多了,一顿折腾我也是睡意全无,透过油腻的玻璃隐约的看到高原冷空气下包围的璀璨星空ﺮ。吹了吹我保温杯里䂙的热水,刚想打个哈欠,身边略过一道黑影,刷的一下把我壯打开的窗帘合上了,吓我一个激灵愣是把哈欠憋了回去。乘务헀员小姐姐对我微声说道:“别打开窗帘!”还对我神秘的做ઁ出一个恼禁声的手势,我心想奇怪了,常年坐火车我知道规矩:铁路痰部门明文规定,夜间行车要把佐窗帘全部拉上,因为沿途的强光会影响旅客的休息。但是我明明看到帽檐下乘务员的眼睛里流露的是一丝恐惧夹杂更多的神秘。为什么?我拉好窗帘并跟誕上乘务员来到下一个车厢的值班室。假装若无其事的站在过道看着车窗外的夜色,故ᆗ意大声背对着她半开玩笑的说:“外面不会有什么怪物吧!?”

      乘务员小姐姐不知道是假装没听见还是真的被火车的车轮声盖过,依然在写着列车值班表。凡事总爱刨根问底的我此时憋不住上去拍了拍她的肩唌膀,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女孩子总湑是抵不住美食的诱惑特别是甜品。䘚这时在明亮的白炽灯光下我才看清她五官清ಞ晰,皮肤黝黑,微笑时洁白的牙齿很漂亮。醍长夜漫漫,我俩聊了很多,从她的家乡㝉聊到她的䮪梦想。她的名字叫次仁德吉,得知她的家乡在四川阿坝一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小村庄,梦想是当一名空姐,结果阴差阳错来了铁路,早已厌倦了在火车上两点一线的生活,想去外面的世界多走走看看。她对我的职业很是羡慕,羞涩的双眸不停的打量着我并问我ࢲ外面的世界好玩吗之类的问题,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㭭问隡她为什么夜间풑行车必须要拉上窗帘,她一改刚才㠬熟络的常态,严肃的说撷着那一套儿铁路部门Ṗ安全条例等等就像对待一个陌生的旅客。我此硅时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竖起大拇指打趣道:“业务很是熟练,德吉是位好同志!”

      德吉被我的幽默逗的噗呲一笑,洁白整齐的牙齿在她䵔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上显得特别好看。我又继续问:“砛早些年我在云﯄南西双版纳带团的时候,正值中午艳阳高照,列车穿行在崇山峻岭和长长短短的隧道之间时,列车员那段时ꄅ间也紧张兮兮的让我们大家把窗帘≈拉上并不得打开,这又是这么回事?”

      其实我早已知道答案,在西双版纳那段铁뭉路离越南,老挝,缅甸,四国交界的地区很近,早些年有很多偷渡客和毒枭团伙在那一片山区活动,搅得当地不递得安宁,火车也恰恰被这些人利用莣上了,有偷渡客扒车跑路的,鍗有毒贩藏毒在车厢隐蔽处运毒的,也有小偷盯෹上旅客财物中途下车的等等。所以常年跑这趟列车的车组人员都打起十二分的警戒,尽量在途中不要遇到这些人,把旅客安全的护送到目的地。

      德吉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对这슜些奇闻趣事很感兴趣,不停的追着我问东问西。此时东方埕已经亮起了鱼肚白,我俩哈欠连天的聊的口干舌燥,最后我问她:“说了这么多,咱们这趟T27有没有啥趣事给我讲讲?”走南闯北我的直觉一直럹没错,我断定昨天歙拉窗帘事件一定有隐情,所以一步一步引导德吉说出这件事。郿

      德吉这时眼神微微一躲闪,被我抓个正着:“怎么了,我们的德吉好同志,还能有什么保密的事情不能外漏?”她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在青藏高原夜晚行车关窗帘一来是为了不打扰旅客休息,其实也是不打扰夜晚在野外活动的动物们,因为我们过道的ⰳ灯光外面一闪而过会吓到附近的动物们,怕引起动物们的恐慌,而且堟在青藏쾥铁路设计时,为了不影响野生动物沨的生鎫活和迁徙,在相应的地段设置了野生动物通道,比原计划多花了好几亿呢!”她眼神躲躲闪闪,说话间不停的揉着鼻子,这个好看的藏族乘务员小姐姐撒谎时候还真是可爱。我附和道:“是啊,青藏铁路镯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值得骄傲的工程,那么多铁路工人为了我们今풥天能把西藏改变成鱼米之乡,为了人们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而牺牲了时间,陪伴乃至生命,我们是不会忘记的。”此时的䌝场景我俩好像拿着红色小本本做着向前进动作的五璃好少䈛年。我俩ﭑ对视大笑。

      其实Ţ我心里这个急啊,ᄐ越是遮遮掩掩越是表明事有蹊跷,此时火车上广播想起了音乐,德吉也要跟列车长襎去车厢里巡查了,临走时互加了微信。一缕晨光照进车厢,我一夜未眠此时也是困的上下眼皮直打架,我床位上队员小王脸色红润的揉揉眼睛看着ꏂ我,我知道她궛是没什么大碍了。

      下午就要到拉ᚋ萨了,此时万里如洗的碧空下我们的列车奔驰在如画的风景里,我兴奋的神经驱赶了蘒困意,擦了擦玻璃,端起照相机对着窗外连拍个不停,看到随团兝的几位队员都没ශ什么大碍,心里才踏实了一点툴。给自己泡了一碗方便面,看着远方덣的雪않山出了神。

      快到那曲的时候,移动的信号强了些,手机脸上网络,只有可怜的2G,打开微信收到了很多条信息,其中一个是德吉≢发来的,只写了三个字:牛魔王!还有一张因为网络原因暂时没有打开的图片,“什么牛魔王啊?我长的不帅但也不至于长的像牛魔王吧?”我苦笑着心想。

      “过了那曲就快到拉ਸ萨啦!”我下铺的臭脚大哥穿上了鞋子准备去洗漱时嘟囔着。我和队员们一边聊天,一边欣赏着ご窗外的美景。雪山,圣湖,草原浪,溪流,民居......还有很多野生动物,牦牛,羚羊,野驴,山ᫎ鹰,野兔,田鼠等等。一路下来真的是眼睛不够用,相机也被我拍没电了,直到最后下了火车也没ᄻ见到梼德吉,本想跟她当面道别的,以为团队的关系,我只好带着大家先进城安排入住休息。晚上大家一起吃完藏家宴出来有说有笑,看到大家㹫状态都很好,已经全部适应了高海拔的日常活动,我也对明天出团有了一份信心。

      ꆦ 我告诉队椕员们第一天到拉萨,最好先别洗澡,早点休息。而我却舒舒服柊服的洗了半个小时的热水澡,安排跟我一个屋子的大爷早早的躺下睡了。我躺在床上呼出了今天最长的一口气,作为一个领队是非常不容易的,你得关系队员们的方方面面,别人在玩,我却是在工作。当我连上酒店的WIFI后,打开手机先处㴇理完工作上的琐事,睡前想起了德吉,准备看看她朋友圈的动态,这时她给我发的那张照片已经完全打开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一看就是低像素手机拍的晘,但也绝对够我吃惊的了,我光着膀子坐了起来,擦了擦我手机的屏幕。这张照片经我分析是在移动的时候抓怕的,手机照相因为拉伸焦距拍远景所以像素就虚了很多,照片前景是一片土木石垒藏族民居,墙上还有一坨坨的牛粪,屋子旁有只中型藏獒犬背对着照片,远景是一片雪白的低矮丘陵,在顶端有一只几乎跟雪地一个颜色的巨大牦牛,如果不是那冲天的牛角和黑色的蹄子,我机乎没注意到照片那地方还有个生物。如果按正常逻辑,还有在没有修图恶搞的前提下,这绝对是一个惊悚的发现,违背生物科学的现实存在。长期玩摄影的人䭝都知道照片比例尺的关系,据经验推算,这个牦牛的高度和长度最少和前景的民居一样,简单来说差不多和一辆中型福田箱货卡车的体积相似。保存了照片之后关灯闭眼,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照片与青藏铁路的列车拉窗帘有什웩么关系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