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长门有希本子同人

      想想杨家将即将面临揸的险恶局面侚,杨文青就是一阵头疼。

      读过鉍这一段历史的杨文青知道,杨家将这㭽一次出事,除了东路军曹彬方面除出了昏쉺招之外,杨业这边西路军也出了问题。

      西路军的统帅是潘美,就是后来小说里边的那个潘仁美,而杨业是副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监军,是一个叫做王侁的太监。

      潘美本来是赵家釶老大赵匡胤的嫡系,但是赵光义即位后,对潘美依然重用,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十分重用的。

      晲至于潘美心里边怎么想둚的,谁也不知道。如果单纯的比高端战力的话,潘美和耶律斜轸两个人的战力是在伯仲之间。

      ꧼ 但问题是,不管曹彬ত也好ﹶ,潘美也好,他们对于赵家老二心里边还是有戒备的,毕竟这位可是挃为了皇位和个人修为,连自家大哥都能够下手的人。

      也正是这个原因,曹彬才不敢全力放手一搏,他得防止皇帝给他来一个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而杨业和王侁可以说都是赵家老二的人,按理说他们两个应该团结一致吧?但是,杨文青却是知道,王侁这个鸀死太监才是造成杨业父子战死的罪魁祸首!

      究其根本鋙,还是因为太监的争宠心理。他把皇权所在,看成了自己的后花园,皇帝攫对朝中的文武大臣越是重用,那么,太监的存在感就越弱。

      王侁自然是不甘于没Ჭ有存在感,坅他的偶像,就是朝中的大太监王继恩。 ं

      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王侁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最后把老令公逼上了绝路。

      而潘美,其实只能算是帮凶,对王侁没有阻止,对杨业溯见死不救。作为前朝遗留,他巴不得赵老二的力量被削弱。 

      ὣ可以说,三个人三条心,这支军队在前期还可以,到了危险的时候,那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所以,要解决杨业的问题䓑,﷔关键还是要对付稒王侁。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王侁和杨业、潘美,都在北方的一线战场,距离汴梁一千多里路,先不说他有ⵤ没有办法,即便是有办法,那么远锹,他也够㢅不到。

      再Ꮷ说了,他现在还是一个武学小白,连铜皮境都没有到,綜就他这实力,跑到战场上去算计一个六品的太监,被战斗的余波所波及,恐怕别说小命不保,尸骨无存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在这个遍地高手的大宋,一般的普通人根本是单独无法远行的὎,更何况现在还是战争时期,要穿越道道封锁墯的战场,抵达前线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还没有穿过战场就已经被轰成渣渣了。

      好在这个时候,军中的通讯依然是畅通的氎,虽然没有无线电,但是军中的⻯书信却依然通行不断,如果自己在后方折腾出点事情来,闹得王侁在前线也无法安心打仗,更无法折腾杨业,如此一来,金刀老令公也就安全了。

      둊当然这样做肯定是有弊端的,一旦꫱王侁知道自己在这里给他添堵,一旦从前线回来,第一个一巴掌拍死的肯定就是他杨文青。

      所以,这件事若必须还要另外找一㸶个人去做,并且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驱使这个人去给王侁添堵。

      说穿了,就是要找一个背黑锅的,而且,这个背锅的人身上,还不能有自己驱使的证据。

      蓢 听起来,这似乎덹是一个技术懒活,但实际上,对ꟻ于曾经在商场搞过多年营销的杨文青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无非就是把一个想法,想办法植入给某个背锅侠而已。

      䚎 他曾经搞过连锁性的营销,美其名曰直销,做ꌽ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后来剪,因为据说֬和传销有点类似,怕风险솏太大,才金盆洗手,正正规规的做传统的商品营销。

      下一步,就应该是选择一个合适ᮗ的人了。

      当然这熯个人不能乱选,必须要选择一个和自己关系比较熟,能搭上휸话,但同时又和王萞侁的家人也能搭上话的。

      王侁虽然是一个太监,但并不是说他鑆就没有家人。毕竟太监并不是遗传的,也是父母生出来的,王橽侁还没有孙猴子的囈那个能耐,可以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

      王侁有一㹃个哥哥,和王侁的感情极尅好,这些年,借着王侁的权䅔势,在汴梁城里边也置下了一些家业룁,也算得上സ一个富商了。

      王侁的哥哥生了四个儿子,也算得上人丁兴旺,甚至繘弥补了王크侁当太监给家族传宗接代造成的损失。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使得王侁对他哥哥也是十祲分照顾,他哥哥也是理解弟弟的心㛭思,将一个儿子过继到了王侁的名下,也算是为他这짓一门顶门立户。

      这个操作让王侁十分感动,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他这一支没有绝后。

      虽然说当太监,就意味着与自己的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的一切都只与皇帝有关。然而,૪一刀劈断꙳子孙路,캤到底是断子绝孙的活,对于老祖宗心里肯定是有愧疚的。

      而㠟王侁的㖛这个侄子,借着自己特殊的身份,在汴梁城里边,也是一个衙内级别的人物,不仅仅是一个富二代,而且还是太监二代,整天斗鸡遛狗,无恶不作,居然没有人管他。

      㸠 而杨文青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也是一个斗鸡遛狗的主,不过和王侁的侄子王宗比起来,却要好得多了。至少他不敢到街上去调戏人家的姑娘,否则,他爷爷和他父亲憼、他왛大伯,都会把他的腿打断。

      而䣴这一点,也正是王宗看不ɴ起杨文青的地方,他一般很少和杨文青一起玩。 ၓ

      他有他的儔玩伴,他一起玩讗的,自然是那些不怕家里管教的人。

      驃 其中,쎆潘퓇豹便是他最好的玩伴,不过,由于两家实际上分属于不同的阵䨄营,所以虽然玩的来,但是彼此之间还是有争斗的郉。

      在汴梁街⇓上的这些混混里边,潘豹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縷在。这㛸家伙虽然也是一个混混,但是和其他的混混不同,籉这家伙是一个二品铁骨境的武者。

      뫗杨文青思来想去,觉得背锅的人没有比潘豹最合适的了。

      首先,潘豹的身份特殊,一旦潘豹当了这个背锅侠,欺负了王宗,王宗即便是心里边再不高兴,也绝对讨不了便宜的。以王宗那跋扈的性子,能够息事宁人,那復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这蘓两个家伙能够闹腾一场,前方的㚿潘美和喩王侁之间的矛盾,只骱怕会进一步加深,到那时候,王侁忙于㵣和潘羘美闹腾,也暙就没时间折腾杨业了时。

      虽胦然潘美的廜怒火他同样承搉受不起ई,䧓但是只要操作的好,即便潘美变成了戏文里边的大奸臣潘仁美,他也找不到自己的问题。

      而自己,只需要看戏就好了。

      怎么样把欺负人的本事教给潘豹,这事还得练习一下,别到时候弄穿帮了,弄巧成拙,那样就对潘豹没有吸引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