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影视网色

      此时,洪四海终于摆脱了钱晨的气机纠缠,平静的开口道:“龙䓒首,ށ赤尻神君,你们就想凭着这三只בּ猴演戏,陷害于洪某吗?这未免也太看不起武林同道了입吧。”

      “这等无凭无据的事情,就凭一个被偷走的同心结义?”

      “便텎指认洪某是龙首……”

      “真是荒诞可笑……谁来证明?藏头露尾的赤尻神君……你可愿一证?”

      彺 这时候钱晨终于开口了,他不再用乘雾神君本来的语气,而是用自己本来的声音道:“我能证明!”

      钱晨右手骤然掀开面具,露出自己的本来摸样。这时候,下方发现自己没有中毒还有些奇怪的康千灯,李千秋,乃至白元良都震惊的鳊站了起来。

      白元良惊恐的大叫道:“我就说……我就说他是龙首。”

      “我不是龙首!”钱晨平静道:“我才多少岁,又是什么身份,在昨日之前有多少人认识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怎么能当得起做下无数惊天大事,犯下无穷血案的龙首敩呢?龙首,必然有惊人的胆魄,遍布天下的势力,强大的武功,ག滔天的财富。” 꽇

      “这些我有什么……也就是武功还过得去而已。”

      “如果我是龙首,我抢掠那惊天的财富,难道就是为了继续孑然一身?靠着我一双拳头来打拼?”

      “若你这么说,洪某倒是真像龙首了。”洪四海摇头道:“可你只是推测,一点证㯐据也拿不出来。你在洪某眼前杀了洪某的手足屠北海,确㙫是人人所见,所以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无论你先前是不是与洪某一起对抗十二元辰之人。”

      “我们已经势不两立。”

      “而那赤尻神君ච,更是臭名昭著的十椳二元辰中人。”

      “你们所说的话,可有一点可信之处?”

      “贫僧倒是愿意听一听……”空明禅师突然抬头道:“贫僧的师弟笑弥勒潜入十二元ᔙ辰三年,对这一群恶徒有些了解。请恕贫僧直L言,钱施主所言,컏并非没有道理,龙首定然是武林中权势滔杼天之辈,根本不会籍籍无名。”

      “因为一个人,一个如龙首这般的绝世高手,想要籍籍无名三十年,太难了!”

      “若是龙首有这份耐心……他本就不用建立十二元辰。”

      洪四海笑了笑道:“那好,既然空明禅师认为可以,我倒是愿意听一听钱先生有什么高论。”

      “我第一次怀疑你的时候,是在为你检查伤口的时候。当时你所受薯的伤,根本没有表䥻现出来的那么严重쟄。甚至于你的实力,也远远超出你显﷋露出来的水准。”钱晨目光看向洪四海显露过威力的右拳。

      就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刚刚交手之时,洪四海右拳的力量依旧超乎了钱晨的预料。

      贀“十二元辰来袭在即,我若不藏一手。岂不是容易中了你们的算计?”洪四海负手道。

      钱晨笑道:挍“因此当邿时我只是怀疑。然而有一件事,加重了我的怀疑ꞵ……我先前在路上遇到了乘雾神君핦,一番苦战才杀了他。从他口中我得知了一些秘闻。比如本次十二礦元辰袭击四海堂,就是为了魔教千秋密宝。”

      “魔教⶷将教内积蓄——无数的神兵秘籍藏在一处密库之中。十二元辰上一次全数出手,就是为了∳劫杀魔教教主的亲眷,夺取密库的秘⮘密。맒他们得手了一部分隐秘之后,才知道密库的另一部分关键掌握在教主本人手中。而魔教教主被正道所杀后,他掌握的关键,自䚙然也就落入了正道之手。”

      “但十二元辰却十年来没有任何动静,仿佛忘了这回事,直到不久前龙首才传来消息说퉽……这一部分关键在武林盟主,也就是四海堂老堂主洪四海手中。所以才有了这一次十二元辰破四海的劫数。”

      空明神僧点头道:“却有此事。”

      “第一个问题是,敢于袭杀魔教教主家眷的十二元辰,为何十年来都没有撑对ᓻ魔教密库后续有任何动静。当年袭杀魔教教主的正道前辈,没有一个失踪遇害。若是说龙首一直在与世无争的秘密查探,这可不像十二元辰的作风ꡣ。”

      “而且如此秘密查探,还能查到东西在洪堂主手中,那说明龙首在正௢道一定有极大的权势。”

      “对此我有一个猜想……”

      “那就是魔教密库早已落在龙首的手中,十年来他一直在消侫化密库桗的收获,直到他认为武功大成了。才又开始策划起阴谋来,他认为自己权势已经滔天,不需要再借助十二元辰这帮人了。他已经可以名正言顺的称霸江湖。”

      “而这一次召集十二元辰,或许只是为了清除后患,杀掉所有知情人。”

      “也为了借助这些人的人头,声望更上一层!同时除去一些他称霸武林路上的绊脚石。”

      “也因为他觉得᮲三十年来,应该已经有元辰猜到了他的真实身闬份,所以他决定做一次试探。试探是否有元辰知道洪四海便是龙首,察觉到这次任务的蹊跷。”

      “他果真钓出了那么一条鱼……”

      钱晨指着台上的猴戏道:“那就是闹梁神君,这只机灵,狡猾的老鼠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结果被有心留意的龙首你发现。你果断的杀了闹梁神君,这也是这次闹梁神君没有出现的缘故……但你不知道,你的举动再次揌惊动了另一个狡猾的元辰——赤尻神君!”

      “赤尻神君出手调查了闹梁神君的死因,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귨了闹梁神君藏起来的线索,并确定了你的身份。他立刻远遁,只在最后安排꜍了这一出≲猴戏。我相信后面还有他对付你的招数,只是赤尻神君太机警,他知道自己若是出现,必遭你所害。所以只能躲在幕后,远远的操纵局势来对付你。”

      空明神僧突然补䲿充道:“闹梁神君应该是江湖第一神偷——司摘心。刚뀁刚代表鼠相的那只븥猴子偷走代表龙首那只猴身上的同心结的时候,所用的就是司摘心独门手法——妙手空空。”

      钱晨继续道:“当然这些都是事后䜨所想,有几分强说之味。真正让我针怀疑上你的,还是黄玉函的死!黄玉函办事滴水不漏,纵然是去灵堂,陷入了十二元辰预设的阴谋,也不该如此轻易的死去。除非安排他去灵堂的人,他十分信任,也十分敬重……只有一个人能保证灵堂会成为黄玉函防御的唯一破绽。”

      “那就是你这个四海堂主人,黄玉函的恩主。”

      “而且有一件事,可能很少有人知道。黄玉函的武功早已不在任何宗师之下,就算是被人偷袭,他也不会来不及警示,就怵然死去。除非他是自愿的……他是自杀。”

      “想必当灵堂中逐日뎠神君出手䵅的时候,黄玉函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切前因后果。”

      “他想的最明白的,便是要杀自己的主谋是谁。就是你……洪四海。黄玉函太聪明了!他也离你太近了,最重要的是他虽然鏀忠诚于你,但也有一副侠义心肠……你知道自己未来图谋武林霸主的许多事情瞒不过他。又知道他不会与你同流合污……

      “所以这一次借十二元辰之手,你就要杀了他!”

      ጝ 䣚“黄玉函在知道这一点之后,内心必然有一番冲突,忠诚和正义相互违背,让他ᬫ选择了自杀。他主动放任逐日神君杀死自己。“

      ”所以,我看到他的遗体的时候,发现他如此坦然。当即便心下了然,对你有了真正的怀疑……”

      “黄玉函是如何发现自己的恩主,有可能是龙首的刜呢?”

      “因为他知道一件隐秘……十年前,魔教教主有一个至交好友,此人身份特殊,虽然是魔教教主的知己,身份却不为魔教除㪧了教主以外任何人所知。一日魔教教主获得一奇宝,为此人所知,几天后,便发生了洪堂主率领正醕道围攻魔教,魔教教主遣家人出逃之事。”

      “那位截杀魔教教主家人的人,便是他的至交好友,率领十二元辰的龙首。”

      “那么以十二元元辰的臭名,魔教教主怎么可能会引龙首为至交?又是什么人⏤让他如此信任,却要为其保密身份?要知道即便是魔教交朋友,也讲究一个忠义……所以这人极有可能是名声很好,却立场不同的大人物,也就是未来的武林盟主——洪四海堂主。”

      ሣ“大家若是能回忆当年围杀魔教一役,魔教教主在最后关头,是不是已经接近疯狂,与洪ᠠ四海的交手,삕又有谁曾见?”

      “可惜魔教教主认为你背叛了你们的友谊,但却是正邪之分査,虽然因为亲人遇害伤心欲绝,却始终没有怀疑潃你这个至交就是劫쁴杀他家人的攬龙首,他至死还在为蕔你保密。”

      这时候,一众正道宿老,才真正对洪四海有了怀疑。

      当日洪四海与魔教教主一战,确实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两人有一种奇怪Ἂ的默契,到了最后魔教教主绝死之时,看着洪四海的眼神也太过奇怪了。

      陇其中輤似乎不仅仅有仇恨……芒

      洪四海依Ԋ旧平静道:“这些都是你的猜想,更有赤尻神君的一面之辞……听上去仿佛理所当然,究其内容,还是牵强居多。”

      “我也能证明!”

      这时候,一个人推着轮椅从堂后缓缓㺓转出,来人披头散发,脸上有极其狰狞的鏕伤痕ᘋ,但依旧有名宿仔细辨认后,惊ඇ呼:“剑绝柳独行……你是四绝一君的老四,剑绝柳独行。”

      柳ܷ独行悲声笑道:“大家是没想到,当年风流倜傥的蔘柳独行,成了如今这副摸样了吗?”

      “因为二十年前我被十二元辰追杀,多次重伤濒死,才落到了如今这步尊荣。还是十二元辰中的鼠相司摘心,觉得我可能奇货可居,身上有关系龙首身份的大秘密。才把我从死亡中偷了出来,藏在了一处隐秘的地方。“

      柳独行一身阴沉之气,仅剩下的独眼中流露춰出刻骨的仇恨,看着洪四海。

      ”二十年来我时时反思,虽然有所菠感觉,但是还是没能确认那人的身份。”

      “直到赤尻神君找到了我,我们᯵才肯定了龙首的真实身份,以及当年我大哥死亡的真相。”

      “大哥死的诡异啊!当年大哥获得一件奇宝,炼制神兵有望。我们四绝一君非常为大哥屈寒君高兴,连夜痛饮,︽那一日酒醉过后,大哥莫名失踪。“

      ”在那时候,我就不相信大哥会因为区区一件神兵,弃我们而去……我一直觉得是有人害死了大哥!”

      “而且就是旞我们几个兄弟之一!”

      চ“四十年来,大哥了无音讯,我终于能确认这一点。有人害死了大哥!而那个人就㶑是你,所以这些睶年来你不敢显露神兵;所以你在我们几个之中ꎿ,唯一能闯下偌大盛名;所以……你想杀我!”

      “因为那大概是你第一次作恶,留下了许多破绽。”

      ଉ 柳独行抓着一只陈旧的同心结道:“这就是证据!” 줮

      “这就是当年结义时,属于大哥的同心结……你转移了大哥的尸体,却万万没有想到无意间把同心结遗落在了大哥的故居!”

      真相大白!

      柳独行的独眼中,狠意是如此的炽烈,几乎要把洪四海掰开了,揉碎了!这一刻,洪四海义薄云天的形象终于轰然坍塌,他苦心营造的兄弟义气,却成了钉死他的致命一击。

      洪盘四海依旧负手,淡淡道:“我原本不准备以绝对的武力称霸江湖,因为我知道,必然会有无数人起来反对我。我觉得以我的声望,或许可以减弱这些反对,让武林在我手中真正的团结起来。“

      ”但是你们的执迷不悟,浪费了我的LJ好意!”

      他深深叹息一声,似乎在为此惋惜:“这一次……武林必ƒ将血流成河!”

      “没ᓋ有人能阻止我,而为此流下的血,也将是之前计划的数十倍!”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쯕洪四海握紧双拳,霸气长笑:“拳,就是权!强拳即是强权!我的拳下,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匹敌者,我早已超越了大宗师,达到了武林至尊的境界!”

      “你们为什么非要违逆我的宬好意?被继续骗下去,不好吗?”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洪四海终于显露自己的真面目,他声若雷霆,气势带着惊人的霸道之意,横扫四方!

      洪四海愤怒之下,一拳击空。

      瞬间整个五湖厅被激荡的拳风撕裂成粉碎,强大的气魄将所有人扫退,而直面洪四海这一拳之威的一众宗师,更是纷纷吐血飞退,就连大宗师也彻底色变。

      这已经本质匀上超越了大宗师的界限,达到了一个神乎其神的境界。

      空明쌥禅师拔起九环锡杖,朝洪四海捅去。

      却被洪四海一拳抬起打在锡杖上,九环叮当,无数铜环破碎飞溅,空明神僧吐血飞退,一连退出数十步都停不下来。

      双脚在坚硬的花岗岩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这时候洪四海才显露自己真正的实力,他的拳,果真犹如苍天的霸权一윍般,如天如渊,深不可测……几位大宗师纷纷色变,露出惊怒之色。

      这一刻的洪四海,真萐的如武林神话一般!

      无可匹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