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岛永久子黑人解禁

      听着陆瑾将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比如九人中浉有些死了,有些再没匭有出现在人眼前。

      见张楚岚沉默坐在那,陆瑾问道:“怎㜥么了㴔?”

      “냊突然听到这么多,原来在甲申之乱之前就有这么神奇的手段!对了,吕家的明묉魂术也怪邪乎的!我就挨过……听说能加工人的灵魂记忆……您能给我说说吗?”张楚岚来询问信息,自然是要把自己要问的都准备好。

       ῃ ࢻ “你小子准备怪充分!”陆瑾严肃说道:“你最好不要插上吕家的事,吕慈那家伙就是条疯狗!可我不告诉你的话,你肯定又会去瞎打听,传到吕慈耳朵里,就危险了!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保嵨证别出去乱说。一,四四年之⨖前吕家从来没有什么묊明魂术!二,明魂术确实是先天异能,不是后天的,这我们确认过!”

      ……

      张楚岚他们在陆瑾那喝了几杯之后,开着车离开。

      “无根生……灍无根生……这家伙的来历跟某人很像啊……”张楚岚回想陆瑾所说无根生볞的来历,脑子里出现一个ú相似的身影。

      匪夷所鿤思的能力,无门无派,自成一家的手段……很难不让张楚岚联想到林景身上。

      “回去问问老林,他或许会知道些陆老爷子不知道的……”张楚岚在路上时䶜候想着。

      而此刻的林景难得出来放松一下,在房间准备修炼,但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安静不下来。不是有任务,那蛰就是有危险!

      换上一身休闲打扮,来到热闹的夜市。不愧是一线城市,夜晚这商业街是灯火阑珊的。 冝

      至于林景为什么会来这,因为这里普通人多啊!如果是危险,有可能便是有人暗自算计他。在这里天大地大不如国家大!这里这些普通人的存在自然可以让那些人投鼠忌器。

      鈗“哇!好帅的小哥哥!快过去要张合影吧!”

      “小哥哥,能加个vx吗?”

       “加个VX吧!”

      林景已经婉拒了好几波前来要合影,要vxЩ的小姑娘。他是看着才十六七岁,但在鮯林景眼里,这些䨻都是小姑娘。

      “怎么回事!”林景眼前恍惚了一下,再看着周围,没有变化。但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脱节了一样。

      “奇门遁甲……谁?”林景心中的警惕已经ᩥ提到最高。连掌握风后奇门的王也都无法做到让他毫无察觉的进入局中,但现在他好像却是陷入一个未知的局!

      “换地方……”一道飘忽的쭸声音传入林景耳中。

      飯“儼呵嗸呵,还是顾及这些峽人吗!”林景感觉自己是来对了,顾及着街上这些普通人쀌,没有直接出手。有脦本事就直接动手,反正只要他不伤到其他人,死的人都会算在袭击者头上!

      林景挪地方了,移ϓ动到一个人流更加密集的地方,这的挡箭牌比较茐多!

      “呵呵……”

      随着一声轻笑传入林景耳中,眼前又是一瞬间恍惚,发现自己视线是白茫茫的一៉片,其中掺着些蓝色。

      “幻术?”林景调动空窍内真元,依旧存在。这不是好事,而是更加麻烦,这说明面前的场景不是幻术。

      叼早已经说过,空窍是人体秘藏,ᨖ蛊师之外的人是不知道其存在,真元也不是在身躯内运转,也就是施展幻术㦡的人是无法模拟出真元以鸨及空窍的存在。

      林景察觉这不是简单的幻术后,在孁其中走动几步,根据他的经验,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空间,就像蛊仙的福地一样,独立于主世界댸之外,自成一膏界。

      ෌但这个蜁空间显然쌫有些不稳定,就像失去主人줄,濒临绝境的福地。

      ჹ“那是……”林景ﮢ看向远处,有两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只能大概判断是一男一女。

      뽊“吼!”

      林景刚想往那个方向走去,白雾之中扑出了一个五米多༳高,人形,但又奇形怪状的怪物。

      䞆 林景狼狈的一个滚地躲开这个怪物︰的袭击,拉开距离后看清。一只眼球,缠着几块白䑛色绷带,身上是红绿相间的花纹。

      “这家伙……”林景在这只眼睛中看到的是怨气,就像恶灵一般。林景感觉手臂踲不对劲,一看已经青톬了一块,还在扩散。侳

      化剑蛊!长剑入手,林景毫不犹豫地将这块肉削去,同时催动复元蛊쵅治揄疗自己。⑋

      那只恶灵又再次朝林景扑来,这次林景看清了。这畡只恶灵周围缠绕着一层弰薄薄的绿雾。 䴄

      “瘟病……”林景欺身而上,躲开恶灵伸出的大手㍻,一道剑气削过去,但缺从中穿过,对方没有任何事。

      感觉肩头不对劲,老样子!削去那块肉,在使用治疗蛊复原。

      林景使用묬剑光蛊,远遁而去,不打ﵞ算和这个恶灵交手了,方向正是那一男一女的位置。

      “我这િ丫还没找上呢!你这倒是先找上我了!”林景刚才边打边思考,算是想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太虚幻境!准确的说应该是其中一部分,虚幻的那一部分。真实的太虚幻境像一个小世界,有树有怪!那一男一女如果不出意外就是后来被诸葛亮设计控制的吕布貂蝉,他们那个位置应该就是入口处。

      솗 至于这只恶灵,结合刚才的试探来看,无视了他的剑气,同时还会引发瘟病感染,其所携带的应该是八诈神之一值符的力量,算是值符的分身。

      谁把他扯到这太虚幻境里来的,那已鉃经是不言而喻了。能办到的除了诸葛孔明,也没谁了!

      “什么情况?”

      “太虚幻境的空间产ꗐ生波动……好像是有人被拉进去了!”

      “又是一个샃被……万一最初的玉石被这人夺走……”

      “放心,并不是真正进入幻境中,他正在被当初的那种怪物追杀!”

      林景穿行了⠌一段时间,꽔感觉距离ၽ两个人影还是那么远,就知道裃没有那么简单ꑡ,转身杀向恶灵。

      “我记得值符免疫的是物理攻击之外的攻击……”林景思索着,这八诈神的特性是肐道家学说中有记载的,在灵宝派阅读典籍时有印象。

      㓞 这次剑气只是包裹在剑身上用于保护,剑刃成功伤到恶灵。但林景持剑的手臂也泛起青色。林景只能将剑换到左手,削肉᷅治疗。

      “麻烦的能力……”这自带风邪病瘟的特性很是麻烦。

      林景뚉当即从系统商城中花了三百积⯆分兑换了一只蛊虫。系统商城中兑换瘳出的蛊都是能瞬间炼化的。

      緛二转游僵蛊!林景的身躯壮大,变为青色,同时也变得青面獠牙。

      “速战速决!”林景持剑杀向恶灵,值符特性风邪和病瘟对于变为游僵的林景已经毫无效果。

      林景灵动的游走在高大的恶灵䈝周围攻击,渐渐将恶灵打散。븅

      恢复原样后,林景又将游僵蛊卖给商城,回了一百积分。

       䏅 “这比攻击⩵董卓的那个八诈神分身差远了!”林景正츹想探索太虚幻境,突然周围的空间变换,白色쑲调退去,林景已经身处一⫖处偏僻角落,看向不远处闪灯的大楼,距离他被拉进太虚幻境前的位置没多远。

      身上被自己削肉时流血染红的衣服,还因为化为游僵撑的破烂不堪,都在提醒着林景刚才确实不是幻术。

      “不日登门拜访……”觰同样的声音,同꡼样飘忽,传入林景耳中。

      林景皱起眉头,没有限制对方的手段,覜与一个比自己实力高出很多的人见面随时都会有危险。而且对方千年前就是多智如妖麒!

      “回ᜩ阁皂山……슬不行,没用!这是因为我准备接触大乔……应该不至于。那就是全性那边有动静,还影响到他的布局!占卜到我应该不是,系统没有提醒,那就是龚庆……”林景靠在旁边的墙上,大概猜到为啥会被人找上门了。

      ˶第一想法是回阁皂山,但␹这ᕀ没啥用!现在关键点在于限制对方的手段,或者说是保证对方不会出手的手段!限制也好,威胁也罢!

      “先回去!需要用些蛊虫把关于这群武将的记忆都回忆起来!”林景打算真正接触他们时候再用蛊虫回忆,计划中这会应该把积分用在提高修为上ᮜ。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到两万的积分,再怎么用舍利蛊,顶天就到三转巅峰,运气好的话可能可以短时间突破到四转。

      不说积分不够购置四转蛊虫,就算够买,四转修为还不够应对。所以最佳选择就是从记忆中找到限制……或者是威胁到这位Boss的点。

      벽 “怎么没看到老林?쑪”从陆瑾那回来的张楚岚找”了一圈,发现林景并没有在屋子里。

      徐四答道:“不清楚,先前看他换了身衣服就出去了。”

      “还想问他点东西呢!”

      张楚岚刚说完,就看到一身血迹,衣服破烂的林ฤ景从屋外进来。

      “靠!老林,你不会杀人去了吧?”张㿸楚岚见状喊道。

      林景回答道:“这是我的血!有事待会说,我缓缓!”

      说罢林景便进屋,将自己身上染血的衣服换掉。

      “他这是被人盯上좛了?可是是谁…⃱…”张楚岚不解,是什么人有实力把林景折腾成这幅模样,最次也得是十佬级别的人物吧!这种人物会亲自动手吗?

      “明天再问他吧,对了四﷡哥,⸺帮我们定一下这两天到西南那边的票,有些事得再查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