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心 徐若瑄

      刘ꗬ铭将手机拿在手中,假意找信号,却感觉到小楼里偶尔路过的办事人员莫名的关注他的囪一举一动,记忆力超强他甚至依稀认出一个背影与前天在泵房里碰到的人极其相似。

      䂩刘铭心中一寒,原来让自己䝓统领群贼只是幌子,那个厂里的内鬼定已经发出通知了!

      녎刘铭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退回会议室,而这퐚时正看到王兴瀩国在门口低声斥↽责一个会议记录员。

      짔“这么重ﺾ要的会议,你还带了个坏的电脑,工作都是怎么做的?还不赶紧去换一个!”

      说完一挥手,记录员小伙子听到指令后,蔄唯唯诺诺地芵抱着电脑跑了出去。毁

      궆 而席尔瓦ᅣ这边的图纸展示也已经进入尾声,直至老头儿将那U盘重新装回了口袋,站在一边的卡瓦略这才砾收回目光,重新娒回到座位。

      梁志宏十分兴་奋,这几套图纸确实是隧道机的详细ぇ图纸,而且各种参数以及采꺮用标准都记录明确。

      他低声同身边的华明轩商量了一阵之后,便起身走出会议室,准备向魏总汇报。

      接下ĉ来会议的气氛果然轻松了很多,直到中午,双方已经开始商讨一个初步的收购框僫架协议。

      刘铭靠在墙边看着眼前这一片和谐气氛,十ꐺ分好奇这桩生意是如何搞砸的,就凭门外那群进不来会议刨室的破坏分姗子么?

      就在这时,席尔瓦面色惨白的跟卡瓦略低声说了几句话。

      “刘,跟我出来!”卡瓦略面色严肃地对刘铭低声道。

      “什么?U盘丢了?”站在会议室门口的刘铭惊讶道。

      “是!”

      “这不可能啊,一上午老头都没有出会议室,而会议室也没有生人进屋子ቨ啊……”ꥬ刘铭对泵毖房那几个货的ⓔ长相记得一清二楚,他们根本没有进过屋子,难不成U盘自己飞出去的?

      刘铭颋大脑飞速闪过了最近一个小时,曾靠近席尔愾瓦老头的面孔。

      梁志宏?排왺除。华明轩?排除。……女人?咦?

      就在五分钟之前,一个身穿套装的女服务员,拎着水壶给倳会议室众人添过热水。魝这间会议室经둞常有重要客人,厂里一直安排这种会议服务,푸华ݳ明轩与王兴国等人都习以为常。 䙳

      턋那几个外宾面前虽然摆着茶杯ﮌ,由于不习惯喝华夏绿茶,喝的都是쐲瓶装纯净水。那女服务员仍然礼貌ꍥ性质的查看了一遍外宾的茶杯ⷦ,刘铭依稀记得就在席尔瓦与梁志宏讨论图纸的时候,她靠近了一次桌边!

      “女服务员!”刘铭肯定道,两天下来,接近过席尔瓦的只有这一个캰生面孔芫,他暗忖,看来还真不能小看这帮子江湖人士。

      “什么?”

      “那个倒水的女服务员是个假冒的,偷走了U盘!还没走远,赶紧唚追!”刘铭拔腿۸便朝楼梯口跑꽮去,卡瓦略紧随其后。

      刘铭边跑边计算,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小奝红楼距离最近的南大门走路需要三十分钟,完全来得及在出厂前截住她。

      他边跑边扬手掏出手机,给那几个号发短信,“慰货被劫走,走南门!”他就不信,那些贪心的贼人看到自己通知会忍得住。萝

      果然,等刘铭二人拐到一条通往南大门的主路上,依稀可以看到前方一个穿着女式套⋇装的背影在人行道上疾行。

      冷不丁一个声音从刘铭身后传来:“呦!这不是刘家小子吗?”

      쪧 掜刘铭回头疑惑地望着眼前这四位穿着工作服的‘工人’不怀好意地围了过来,他只好停下脚步问道:“你们认识我?”

      而卡瓦ㅧ略急得也顾不上刘铭,低头便ಧ朝前追了出去。

      当头那位疤脸汉子笑道:“咋了?䦥失忆啦?我是你魏大哥!那天在网吧我远远看着好像是你,一进城换身皮差点儿没认出来。”

      ᄈ 刘铭目光一闪间,锁定了这姓魏的身旁一人,是被内鬼召集的八人中的一个!刘铭心下已经明白,ۨ他们几个这是要黑吃黑地明抢啊。

      “哎呀,魏大哥是吧,快跟兄弟去抓人,货被人弄掉了,抢回ㄪ来领奖ʒ金大家一起分!”刘铭试探道。

      “怎么回事?”魏老大顿时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望向小军。 

      瀛 小军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忙道:“老大鿢,刚才没看到,他确实在短信上说货已经被切了……”

      “我濾艹,疞那人呢!핤?ᛛ”魏老大瞪眼问回刘铭。

      “往大门那边跑呢,你不拦ﭤ着沑,我都要追上了。”刘铭心下痞已然清楚这些被暗花召集过来的神偷们,互相禘之间根本就不认识。

      “还等什么?赶紧追鈽啊!”于是,四人ꬾ组在刘铭这个带路党的引导下朝卡瓦略追去。

      걔午休铃声响起,工人们开始夹着饭盒子웩去食堂打饭,人行路顿时变得有些拥挤,卡瓦略依仗身高ꃩ优势紧霍咬目标,眼看还有几十米便能追上墿时,他发现那穿套装的女人并未继续沿着主路向大门走,而是脱离人流转向一个比较僻静的车间厂房,闪身钻进了小门,卡瓦略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跑在最后面的刘铭发现人群中有几个熟悉的身影也随着卡瓦略改变了路线。

      경 刘铭眼珠一转,指着前面道靣:“魏哥,看见前面那几个人了么,U盘就在那几个人手里,咱怎么办?”

      뒳 魏老大瞟了眼前面那6-7人瘦不拉几的样子,嗤笑道:“怎么办㍁?当然是全办了!哥几个,一个也不要放跑!䛀”

      雷子在那闲的早已将☤手烬骨节捏得咯吱作响了,一听老大发话,窖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

      乕几组小偷本已经跟到厂房门口,在这当口耽搁了些功夫,原䑸来这行业内都忌讳当出头ꠍ鸟,讲究个闷声发财,再加上这几位互相提防,便都相住了。

      这时再看身后,杀气腾腾冲上来的五位,明显这就是冲他们来的,尤其还有两个在泵房里碰过面的“同行”。

      两组人不由分说地打成一团,而刘铭则趁机溜进小门准备跟熤卡瓦略櫞汇合。

      䞄஌ 可刘铭万没想到,这车间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这车间里的机床全被用苫布蒙着,落了厚厚一层灰,显然是空置已久。偌大空场当中,卡瓦略一个人被二十几㉭个穿着工作服手持钢管扳手的家伙包围,而那女“服务员”则好整以暇地领着几个跟班站在不远处旁观,刘铭仅凭这些人的面相,便知道这也是一群江湖人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