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凹凸色啪

      “这种话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是没想到的。”瓦格兰特轻笑一声,这滑稽的一幕着实讽刺,一个日夜企图毁灭世界的恶徒竟然口口声声的说着维护宇宙的安全?

      “我的意思是,黑暗支配者只能封印,不能消灭。”弗朗斯特静静地说道。

      “......”瓦格兰特陷入沉默,照弗朗斯特的说法,迪迦在三千万年前明明已经战胜了黑暗支配者,却选择将其封印起来,留着这个定时炸弹在未来重新出来为害苍生,也没有将他彻底消灭,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或许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吧,你根本没可能战胜黑暗支配者。”弗朗斯特摆摆手,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瓦格兰特发生,叫住了弗朗斯特。

      “怎么?你还要跟我叙叙旧吗?”弗朗斯特转过头来,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总有一天,我会消灭你,还有你幕后的那些主子。”瓦格兰特坚毅的眼神中燃烧着斗志。

      “拭目以待咯。”弗朗斯特挥挥手,身形开始模糊,逐渐消失在漆黑的深渊尽头。

      “得赶紧离开这里了...再不走,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混沌力量又该不受控制了。”瓦格兰特感受着体内乱窜的混沌之力,意识到不能再在深渊中待下去了,于是开始寻找着出口,上次自己逃出深渊,就是因为找到了对应的出口,但从出口出去,就不知道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了。

      而另一边,从深渊中逃出的科索诺斯却悄悄来到了南部大陆的降神之地,他用黑暗能量托着迪迦的石像,一瘸一拐地来到了整个达克莱斯上迪迦之光最浓郁的地方。

      “黑暗源泉已经到手了,石像也有了,再加上这里的光明力量...”科索诺斯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废墟中,搜寻着祭坛的位置。

      在与瓦格兰特的战斗中,他亲眼目睹了瓦格兰特吸收了黑暗源泉的力量,并成功与光明力量相结合,诞生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既然这种方法可行,那么自己也可以借助将光暗之力融合,激活迪迦的石像,再由自己控制,这样即便黑暗支配者已经复苏,自己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毕竟强如黑暗支配者也败在了这尊石像真身的手下。

      “沙沙鲁,弗耶塔,昆达!”科索诺斯念动着咒语,周围的废墟开始逐渐剥落,碎石瓦砾不断掉落,扬起漫天尘土,但在废墟被清理开后,一座古老的祭坛赫然出现在了科索诺斯的眼前。

      “瞧啊...多么古老而强大的光明力量。”科索诺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手指微动,操控着能量将迪迦石像缓缓放在祭坛之中,而当石像接触到祭坛的一瞬间,两股同源的力量产生了剧烈的共鸣,整个降神之地所蕴涵的光芒纷纷开始向石像胸前的能量计时器汇聚,这尊尘封了三千万年的石像开始重新绽放出新的光彩。

      “就是现在!”科索诺斯抓紧时机,转变为了灵魂形态,化作缕缕黑雾随着光芒一起涌入了石像的体内,原本稳定的融合过程,在科索诺斯的灵魂进入后,两股水火不容的力量发生了剧烈的碰撞,石像也对科索诺斯产生了排斥现象。

      “屈服于我吧!”科索诺斯的灵魂力量陡然爆发,一个海螺法阵瞬间出现在石像头顶,释放出诡异的黑光,将整个祭坛笼罩在其中,加强着自己对石像的控制。

      “哈哈哈,果然光明与黑暗的力量能够产生独特的反应!光明与黑暗本是一体,正如宇宙传说所说的那样!”科索诺斯感受着自己的灵魂逐渐开始与石像融合,放肆地狂笑着。

      “科索诺斯...”远在邪神王座的黑暗支配者感受着一股不平凡的能量波动,似乎也察觉到了科索诺斯的所作所为。

      “哼,果然他还是选择了背叛。”黑暗支配者似乎早有预料,对科索诺斯的背叛并没有感到意外。

      “水之黑暗支配者加坦杰厄,看来你现在的处境很不乐观呢。”一个阴森的声音在邪神王座的天空响起,顿时乌云滚滚,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霎时间,电闪雷鸣,凄厉的闪电将云层撕裂,一位黑色的奥特曼缓缓从云层中落下,血色的邪魅双瞳,狰狞的金色铠甲,霸道的黑色纹路,正是弗朗斯特。

      随着弗朗斯特缓缓降落在邪神王座之上,黑暗支配者的低语也从封印中响起。

      “你的力量,源于亚扎特斯...你究竟是谁?”

      “你只知道我是神明派来的使者,就足够了。”弗朗斯特微微一笑,神秘的说道。

      “神明的使者...看你的样子,似乎是那些该死的光之一族。”黑暗支配者的语气有些怀疑。

      “的确,曾经的我也是维护宇宙和平的光之战士,但是在见识到这个宇宙的冰冷与残酷后,我背叛了那些自诩正义的一方,幸运的是,走投无路的我得到了伟大的亚扎特斯大人的青睐,得到了这份至高无上的力量。”弗朗斯特的指尖流动着浓郁的黑暗之力,微笑着说道。

      “亚扎特斯大人派你专程过来,不会就是说几句话这么简单吧?”尽管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奥特曼十分厌恶,甚至想要将他碾碎,但顾忌到那位传说中黑暗之神的化身,黑暗支配者之主亚扎特斯,强如自己,也要忌惮三分,甚至要俯首称臣,表示尊重,亚扎特斯的意志即是神明的意志,作为神明的造物,黑暗支配者必须无条件服从亚扎特斯的指示。

      “当然,如今四大黑暗支配者,只有你有了率先突破封印的迹象,亚扎特斯大人对你可是格外上心呢。”弗朗斯特笑着说道。

      “其他黑暗支配者现在怎么样了?”

      “风和土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动静,至于火嘛...前段时间也有突破封印的迹象,但是被一位我从未见过的奥特曼阻止了,并重新加固了封印,我试图与他交手,战至正酣,没想到又来了一队人增援,为首的那个穿着一套银色的铠甲,虽然年轻但实力非常强悍,似乎还是来自我的故乡呢,于是乎我只能选择撤退,现在,唯一有希望冲破封印重返世间的,就只有你了,亚扎特斯大人自然是非常重视。”弗朗斯特玩弄着手指,将关于其他三位支配者的现状告诉了加坦杰厄。

      “我离冲破封印还差最后一道程序。”加坦杰厄的低语缓缓传入弗朗斯特耳中。

      “哦?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已经不需要了...我那自以为是的部下,已经帮我解开了最后一道封印了呢。”加坦杰厄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突然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而后一道光芒缓缓从封印上浮现,开始剧烈抖动,然后轰然破碎,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磅礴黑暗从封印中喷薄而出,直冲云霄,将整个达克莱斯的天空都浸染为一片漆黑。

      “呵,那我还真是来得巧啊。”看着眼前宛如末日般的场景,弗朗斯特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哈哈哈,成功了,我成功了!”随着一阵能量波动,周围的废墟被尽数掀飞,石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原貌,但皮肤和能量指示灯的颜色却都被科索诺斯的力量浸染成了黑暗。

      科索诺斯缓缓抬起手,适应着这幅强大的新身体,没想到这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难题,竟然就这么解开了,光明与黑暗的结合竟能诞生出更加强大力量,这种颠覆性的推想,换做以前,自己根本不敢想,但在亲眼见识到瓦格兰特的成功后,科索诺斯才铤而走险,做出了这个赌上性命的实验。

      “整个达克莱斯都将落入我手,哈哈哈哈,不,不止是达克莱斯,是整个星系!甚至...”科索诺斯刚开始准备规划自己的将来,却被乌云笼罩的天空所吸引了注意力。

      “天怎么会突然....不对,这些黑云不对劲,好强的黑暗能量!”科索诺斯忽然反应过来,三千万年前,当黑暗支配者入侵达克莱斯时,就是眼前这幅场景,那足以笼罩星球的庞大黑暗,令人窒息,令人屈服。

      “难道说...”科索诺斯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去,看着已经支离破碎的祭坛,眼中充满了恐惧。

      “降神之地的祭坛就是镇压我的最后一道封印,还真是谢谢你啊,科索诺斯,你那愚蠢的野心为我打开了封印的大门!也为你那蝼蚁般短暂的人生画上了句号。”黑暗支配者的声音如雷贯耳,直接在科索诺斯的脑海中炸开。

      “你竟然一直在利用我!”科索诺斯只感觉两腿有些发软,颤抖着问道。

      “你认为你的那些伎俩,能够瞒过我吗?我明知道你早有反骨,对黑暗源泉觊觎已久,可我还是将它交给了你,你就不想想,为什么?凭什么吗?”黑暗支配者无情地嘲笑着科索诺斯,令他恼羞成怒。

      “加坦杰厄!我已经受够了那些被你压迫,利用,使唤的奴隶日子了,我现在已经得到了迪迦的身体与力量,那个曾经将你击败的光之巨人!我已经非昔比,我现在就来邪神王座宰了你!”科索诺斯鼓起勇气,愤怒地吼道。

      “勇气可嘉呢。”就在科索诺斯身后,一道深渊之门缓缓开启,弗朗斯特从中慢步走出,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刃。

      “你是谁!”科索诺斯慌忙转头,死死盯着眼前的弗朗斯特质问道。

      “初次见面,我叫弗朗斯特,怎么说呢?姑且算作你的死神吧。”弗朗斯特话锋一转,气势变得凌厉,手中的戈沙拉赫猛然出手,朝着科索诺斯的脖子径直砍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