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脱狱者在线播放

      ẋ烈火熊熊。

      燃烧的枯木䋛堆叠在一起,发陁出炙热的光芒。

      在热流冲击下,木屑、火星漫天飞舞,쇼遇冷化成了白灰纷扬下落,如雪,落在了人们的头发、眉尖、胡须上,短暂停ﳦ留之后,又被᥅风ᣝ吹得了无踪迹。如同一个人心底不愿触及的留白,难言欢乐亦说不出哀愁,渐渐将悲伤掩埋。

      一个个的身影,戴着五彩斑斓的鬼怪面具,头뽫顶插着艳丽的禽鸟羽毛,手⸡拿梭镖或弓箭,伴随木棒敲击石鼓的声响,手脚同步抬起又放下,却是在跳着一支古老相传쵅的傩蹈。此舞原始而粗犷,頔祭神跳鬼,娱神避祸,以期逝者的亡灵洗脱罪孽,早得超脱,得入轮回。跳舞的都是灰石寨内的成年男性,女人们围着篝火席地而坐,孩童们则排成两排规规矩矩跪在一张草席前。

      ₆ 草席上躺着的是妘姓精壮汉子,作为逝者,这场隆重的祭祀活动就是为他举办的。精壮汉子虽是长石部人,但只要来篸了灰石部,就是灰石部的一份子,这是氏族人必须遵循的传统礼仪。这场为他举办的丧祭之礼将持续一整夜,直至天光,所有族人皆须参加,不得缺席。

      精壮汉子的妻子及几名老妇人在给精壮汉子擦拭身体,洗去泥污和血迹,并换上崭新的遮羞兽皮。他生前战斗、狩猎时使用的梭镖、石刀、石锤、藤索等物摆放在一䔴旁,作为其下葬时的陪葬品。

      老嬷嬷唱起了挽歌,嗓音嘶哑且艰涩,如老树在风中呜咽,却有一股苍凉且肃杀的气息在并不婉转的腔调中流传。

      待歌声停止时,坐在蒲곰草团上的鸠面老妪喊道:“上丧宴!”薊

      在氏族人长期与恶劣自然㬸环境搏斗中,死于ዑ凶兽者常有人ﮢ在,螫但无不是导致人死亡的豺狼虎豹,从未出现过如此巨大的䬳鲶鱼。那条鲶鱼早就被分解了,퍌灰石部男女老幼全体出瀭动,背了一个多时辰才将其从渔场扛到了食堂,㼂肉块几乎将整个食堂盛放食物的干草地都铺满了,在老妪깾的吩咐下,又一节节一片片的用竹棍叉繇住,将整堆篝火围了个水泄不通才罢。平素众人进食是按照人头分配ㇵ的,但丧宴不同,摆出来的食物可以敞开了肚皮ǐ吃,如阜此多肉食自然吃不完,余下部分将制成干肉储藏。

      灰袍人送给老妪的肉干,添入野菜,真被做成了一大瓦罐子肉汤。两名年迈汉子抬着热气腾腾的Ѝ热汤,依次舀一勺放뾤进各自盛食物的竹筒中。对于从桖未知咸味为何滋味的氏族人来说,这不下于上天的厚赐,姬阳一点点品尝的样子,可谓陶醉万嘔分꛶。可那一丁丁几乎感觉不到的咸味,对于姬兴而言就有些索然寡味了,远不如纯粹的肉干来得酣畅淋漓,而他对于获ꎮ得食盐的欲望,也更加浓烈了。

      当然,腾他之前按照灰袍人的吩咐,将剩⿚余鱼皮和鱼血首先收集了起来。鱼皮按照两尺见方一块分成了若干份堆叠在一起,收集来的鱼血同样用竹筒装了,一应物品全摆在姬ᬑ兴面前。按照氏族内规矩,这些东西他完全可以据为己有,但他并不想这么⿙做。

      “主母,兴有话说。”姬兴对老妪躬身说道。

      “有话就说吧,我的勇士。”老妪露出难得的笑容。在此之鄥前,她从未以“勇蓭士”之名称呼过任何人,㇯这无疑是在全族面前给予姬兴最高的褒奖。

      坐在姬兴ꇪ不远处的姚猛闻言,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䙷

      “主母,那位前辈离去前有言ﹹ,此ꈳ精怪的鱼皮可做上等防具,鱼血可健体,我想分给族内精壮之人。”姬兴说。对于此等皆大欢喜的事情,鸠面老妪自ᘥ然乐见其成,于是姬兴以主导者的身份离席而起,姬阳抱着一应物品跟随帮忙。凡受到姬兴赠物者,必起身致谢。当姬兴将鱼皮递到姚猛饊身前时,他似乎有些诧异又有些犹疑,一张脸阴晴不定。

      “辷快拿着!雄鹰始终翱翔于蓝天,山雀才盯着地上的几只虫子!”姚猛舅舅䃚推了外甥一把,冲姬兴笑道,“兴,你就是那只雄鹰,注定翱翔千里㰇,莫要跟姚猛这只小山雀一般见识。”

      皑 姬兴只是証一笑。

      “谢了!”姚猛不得不低头,接过鱼皮鱼血,一屁股坐在地௞上。在他看来,今日风头全被姬兴抢了,他自认ഢ一身本䡘事৒绝不逊色于姬兴,只是对方运气太好,碰到巨鲶的不是自己,否则定骪可将此所谓精譹怪宰杀当场。

      쪈 ⅝ 姬兴无意多逗留,转身往下一人走去,不一会,他就在姬云面前停下身来,说道:“二舅,这是给你的。”

      姬云有片刻错愕,作为一个失去了一只手的人,无异于老虎失去了牙齿,他有太久无人关注了。猛虎从来横行于山野,而不是迟暮忤时其它猛兽㴠牙缝里的施舍。他慬望뚭着姬兴认真的面孔,脸릔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徟哈哈说道폯:“好곳,뛫好,我收下了!”忽然,他又瞟了姚猛亲舅一眼,压低녫嗓音,“那只老狐狸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你即便是雄鹰,也是灰石部的雄鹰삋!”

      “二舅,主母已经同意我出远门为族内谋一桩大好处檽,此事若成,必㙔将振兴我部,不过此行甚远,福祸难料,二舅熟谙兽迹辨识之道袄,跟我一起去吧。”

      姬兴没有正面回应,反而说出了邀请㳗的话语。

      “好!几年没有跟你一起狩猎了,正好让矖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我的本事不臆都是二舅教的。”

      휛 “那⯥不࿋一样!今日之前你叫我跟你去狩猎,我肯定不会去,怕拖了大家伙的后腿,但有此物在手,我定可助你一ব臂之䋓力!”姬云显得很兴奋,忽想到什么,从坐席底下拿出把晶莹剔透、长约三尺的骨质刀具来,随手对着一段木头剁去,碗口粗的实木一刀两断,而刀刃完好无损。

      笕 姬兴恍然大悟,㧐喜道:“这莫非是用鱼骨做成쥌的?”

      霴 “正是你杀的那头精怪的骨头!夫君尝试磨制了一把刀,又绑了一杆梭镖,非常合用앿。”姜鹊笑盈盈插话,“所有鱼骨都存在仓库,你们若需要,自己去取。”

      “甚好,甚好……”姬兴不敢看向姜鹊,客套两句,便走开了。

      对此,姜鹊自然不满,对其背影白了一眼。

      关于巨鲶鱼骨쉖的功能那位神秘灰袍人自然知晓,之所以先前不向姬兴提薈及,实在是以其眼光此等物品太低级了,压根不屑一顾。

      丧宴就在篝火摇曳鳓中缓缓进行,有人大快朵颐,有人席地㷕而眠,有人跑到仓库拿出精怪骨头霍霍地磨制趁手的工具ᷕ。期间,姬兴欲将那颗精怪内丹送给鸠面老妪,她却不肯收,此内丹固然珍贵,一则是她不知此物究竟有何用途,셤二则此物是灰袍人递给姬兴的,ꢜ她不敢指染,并当众言明,춧此物归姬兴毵所有,任岈何人뮠不得索取。于是,姬兴只好朅将此物用一块兔皮包裹了,挂在腰带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