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综合

      (十点还有一章!求推荐和收藏!)

      这样的手段震惊了所有考生。

      就连方子平都没有想到,儒家竟然真的可以言出法随,可以运用浩然正气做出很多事情。

      除了刚才这位大儒之外,又有两位大儒取出一卷宣纸,运用同样的手段,将宣纸发了下来。

      直到所有考生的桌子上都有三张宣纸之后,邱老夫子才抬起手来朝着身侧一挥,出现了卷轴。

      随着他的手指微微一动,漂浮在空中的卷轴整个展开。

      “第一门为策问,题目为:大道之行也!”

      漂浮在前方空中的卷轴,正是这五个大字。

      方子平看到这个题目,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这句话出自《礼记·礼运》礼运大同篇,原文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可以说,就连方子平原来的世界,也从未达到过大同境界。

      甚至是,这个目标除非是未来共产主义真正实现的时候,才有可能初步达到。

      这本身便是儒家的最终目标!

      其中还有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的理念,不是单纯经济上实现,在教化上也要实现才可以。

      这种思想,按照方子平原世界的说法,就是乌托邦。

      不过以上只是儒家的大同思想!

      另外还有农家的“并耕而食”理想,道家的“小国寡民”理想,加上儒家的天下为公思想才是三种主要大同思想类型。

      当然农家和道家的两种,跟儒家的相比,任何人都知道优劣。

      农家的“并耕而食”的理想人人劳动,没有剥削;道家的“小国寡民”的理想人类分成许多互相隔绝的“小国”,老死不相往来,避世为主,例子可以借鉴《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

      方子平一时间想了很多,最后才猜测书院为何考这个题目。

      “老皇帝想要长生,应该是得到了儒家支持,毕竟朝堂百官三成是儒家之人,光是四品大儒便足有二三十位,显然也是认为有一位长生的帝王,对大同世界有帮助。”

      “莫非这次的策问,是因为老皇帝身死的原因吗?”

      他心中静思,足足思考了一炷香时间,才终于提笔开始书写。

      他先是肯定了大同世界一定会到来,别看这样做是废话,但是你若是不肯定,那就等于是否定所有儒家的理想。

      随后他便开始根据原世界的历史和这个世界的历史,一步步述说大同世界现如今暂时是无法达到的,嗯,这也是废话。

      然后,他根据前世的历史和经验,开始书写想要达到大同世界需要做的事情,首先是经济方面,人人有衣穿、有饭吃需要什么条件,如何达到这样的条件,吃饱之后如何吃好,随后按照衣、食、住、行一步步写了下来,甚至还提到让百家合作,打造为民服务的一些超凡工具。

      不过因为这个世界有很多的超凡力量,他因为见识浅薄,不知道其他百家职业的能力,也不敢太过于多说。

      只是提到了帮助物质流通和人员流动帮助极大的钢铁巨车、飞空巨舟;帮助增加农业产量方面的小型机关兽帮助种地、灌溉土地需要用到的工具和种子方面的改良等。

      等他将想法写完,三张宣纸已经被他快要写满了。

      他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才在最后关于皇帝若是真能长生对天下大同的影响。

      基本上写的都是正面的,至于负面的一点都没写。

      他可以肯定自己写的这篇策论,最后有意无意间一定会被朝堂上的人看到,毕竟书院和朝堂并不是完全分割的,书院中的大儒若想要为官是很简单的事情。

      万一说了皇帝长生对天下不利的话,恐怕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老皇帝死后,新皇帝肯定会找出这样的人活剐掉,以震慑最近这段时间里,天下关于“天命师不可长生”的猜测。

      祭天大典发生的事情,被人称之为天倾之变。

      如今关于天倾之变的话题,不管是在那儿,都是禁忌。

      不过大夏不以言入罪,所以虽然是禁忌,但是天下谈论之人却不少。

      若是他真的在书院大考上写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朝廷一定会将他当作儆猴的那只鸡杀掉。

      至于他心中真实所想,就不足为外人道耳。

      写完之后,他在自己座位上闭目养神,直到第一门策问结束,听到休息一炷香时间后,才站起身来舒展筋骨。

      ……

      就在第一门考试结束的时候,距离考场不远的一处大堂内,有两位大儒正在对弈,旁边还有三位大儒围观。

      几人都保持着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品性,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直到几个青年各自双手托着一卷宣纸进来,那三位观棋的大儒才站起身来。

      其中一人身上的浩然正气微微一个引动,几名青年手上的所有宣纸便飞了起来,各自落到了房中几张桌子上。

      “先看一看那名作出【人怜直节生来瘦,自许高材老更刚】的方子平,看看他的策论如何?”

      那两位对弈的大儒听了这句话,也不再管桌子上的棋子,连忙站起身来。

      “哈哈,我可是听陈如镜这老鬼将他这位弟子夸出花来,现在看一看他的策论如何。”刚才执白棋的大儒开口笑道。

      另一名执黑棋的大儒却是脾气微微有些着急的样子,开口说道:“方子平的策论答卷,入我手中!”

      他身上的浩然正气化作一股清流,卷着其中一卷宣纸中的三张飞了出来,落到了他的手上。

      正准备用手翻找的几名大儒,看到这一幕不由无奈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们动用浩然正气的时候不会太多,小事都是身体力行,不过此时也全都围了上来。

      以他们的学识,不管是正看还是反看宣纸上的字,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五位大儒围着三张宣纸,几乎是同时看完,眼神之中露出的情绪都少有震动之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