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坐摩托夏天真丝

      在服务쌱员的带领下,陈一航推ᱱ开了富贵厅包厢的大门,是一张20人的大圆桌,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精致的冷盘,在쏀控制器的作用仠下缓慢的旋转着,还有一些位置还空着,大概还有些人未到,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大概有10来个座位已经有人了,坐在椅子上分成三堆,界限分明。

      四个女生正靠在一起叽叽댱喳喳,大概在讨论着一些女生才感閾兴趣的话题,时不时掩嘴微笑,偶尔抬头看看男生那边。

      三个男生坐在包间角落的位置,低头玩着手机,好似手机有什么宝藏一般,沉默不语,偶尔回答一下女生那边的指名道姓的问뼚答。

      䯵还有三个男生坐在一起,中间那位穿着时尚的一看就是名贵的衣服,谈笑风生,偶尔抬抬手,展露着手上戴着的名贵手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一头中长的头发,大约是烫过,最新时尚的流行发型,和初中那会没啥子变化,依然是那么骚包,应该是宋泽刚没퉴错了。

      陈一航推门进来的动静让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一起抬头大概是想看看又是谁到了。

      “ᶁ陈一航?真的是诶!”几个女生咋咋乎乎的围上来,像看稀缺动物一样围着陈一航细细的打量着,还有个干脆动手动脚起来。

      ……

      “那个喕,能别一直揉㦤我胸쯬么?温月清,”陈一航微笑的尽量温柔的说。

      䮢“哦,手感不错,忍不住就多摸了几下。”温月清一脸花痴,“没想到你瘦弱的外表下隐藏着如此有力量的肌肉啊。几年没见,你变帅好多啊”

      魩“你让开让开,让我也摸摸媜看,”边上的王元玲也把手搭上来。

      椹 “好鶁了好了,赶紧矠让陈一航同学坐下来,你们这样成何体统。”以前的班长翁丽敏把陈一航从女人魔爪中解救出鄝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鬴

      “班长,你这样吃独食是不对的。”温月清,王元玲双双抗议。

      쁊 銭因为陈一航的到㰿来,女生们的话题全转到了他的身上,叽叽ㅸ喳喳的询问各种问题,毕竟好久未见了,陈一航也微笑着回答玎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小问题。

      而宋泽刚的眼神变得阴郁起来,看着一身地摊货却被女生围绕的陈一航,心里老大不痛快。

      陆陆续续的来人,偶尔几个初中关系密切的还会特意来到陈一航座位边上,问问近况,然后让他接သ下来每年都要过来云云。

      陈一航也是简单的回答几句,在海市发展,做做电商云云。

      大概是6.30,宋泽刚对服务员说开菜,表示还有几个要稍微晚点,临时有事,但是肯定会到。

      ᅎ酒椬宴就这样开始了。

      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热菜上桌,众人开始闹Ⲃ哄哄敬酒,喝酒,气氛就这样带鴨动起来。

      这种人多的交际,陈一航一般都比较低调,就这样默默的坐着吃菜,别人端起酒杯叫到他名字,说些好久不见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语,他也会把酒杯里的啤酒一干而尽。

      “陈一航同謿学毕业以后还是第一次来参加我们的同学会,我提议他要打个通关,大家有没有意见。”宋泽刚举起酒杯,大概酒喝的有点猛,脸很红,对着陈一航说。

      “好。”

      “必须的。”

      “走一圈。”

      起哄的不嫌事大,大家都看着陈一航。

      ︚ “那我就走一个吧,”经过丹药淬炼的身体,一点点啤酒对他影响根本不大◓,陈一航无所谓,既然来了,就当됄调节气氛了。

      一쎇圈下来十几个人,除了肚子喝的有点涨,倒是没什么醉的感觉。

      然后,宋泽刚那个团队的几훈人过来敬酒的频率明显就频繁起来,瞎扯一些理由,就和自己干一杯,这是灌醉我的意思?陈一航眯起眼。

      “这啤酒喝着胀气,要不换白的?”陈一航看着宋泽刚的啤酒建议。풄

      “行啊,服务员,来一箱飞天。”宋泽刚大喊,白的容易醉啊,内心窃喜。

      “今天这顿我请。”看到班长翁丽敏站起来想说点什么,宋泽刚豪气万丈。

      “谢谢老板。”

      ȇ

      “宋同学豪气。”

      听到宋泽刚要请客,同学们纷纷举杯要敬酒,他感觉往年同学会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现在大家都已经喝的差不多了,能喝掉多少?把ਭ陈一航同学干趴让他出丑,自己又是全场的焦点。长的帅了不起啊?

      挥手示意,一杯酒和一桌子的人喝畩了个大团员,宋泽刚有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味道。

      不䏏一会儿服务员就拿了一箱飞天过来,宋泽刚笑眯眯的给陈一航倒满一杯,大概三两多的样子,“你打Ꟃ算怎么喝呢?”

      “感情深,一口闷啊!”陈一航一副理所当然,碰了下宋泽刚的杯子,仰头一口喝完。

      看着陈一航一口干完,一副见鬼了的宋泽刚也不甘示弱的也一口喝完,脸更衳红了。

      我要休息一下,缓一缓再来干死这个瘪三,宋泽刚想想自己的酒量,无所畏惧!自己现在给家里打理生意,也经常会有应酬,所以白酒他喝个两斤ረ没问题。

      回到彣座位上,示意边上的跟班继续上,一ﭧ副三英战吕布的架势。

      杯来酒往……

      中途有一次宋泽刚看陈一ꐗ航连续干了两个䥽满大杯,摇摇缓缓퀕要去厕所,怕他是过去吐,ퟛ还쮹示意一个跟班悄悄跟着过去,棈结果发现人家就只是放了个水。自己倒是去挖过两次了,白酒喝的这么猛他见过,但是持续这么久,这是开顪挂了吧?自己就算喝进去就吐出来了酮,但是酒脜精过胃,还是有点醉意了。

      ᏶两个跟班有一个已经倒了,另一个正被ꅗ陈一航拉着不让回来,说要继续连干三杯,那可是一瓶白酒啊。

      ꕠ神经病吧?喝욈酒有这样喝的?宋泽܉刚看看边上睡的正香的跟班,明智的选择趴在桌上装醉ꈢ。

      궕 “老宋?老宋?”耳﯋边好像传来陈一航的声音,ᰐ“起来继续띜喝啊,赶紧묋滴,麻利的。”

      宋泽刚一动不动듚。

      㸛“这么快醉了?唉,老宋醉了啊?不尽兴誣啊!来来来,我们继续。”陈一航拉着唯一清醒ꞯ着的跟班不依不饶。

      过了一会会ሪ,单打独斗的跟班也英勇就义了。

      “这酒味道不错啊,”陈一航嘀嘀咕咕,“服务员再儧来一箱。”

      TMD你酒鬼转世啊?宋泽刚肉疼的想着,喝吧喝吧,喝死你。

      ㇱ ……

      “哎呀,我栘们的班的大美女悦悦同学来了,”几ݼ个女生的声音传入宋泽刚的耳朵中削,“迟到了쩦必须线先自罚三杯。”

      濓 宋泽刚觉得自己是时候该醒了,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揉揉眼睛。

      看到因为自己醒过来,端起酒就要过来的陈一航,宋泽刚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摇手说:“不喝了,不喝了。”

      諌“那这酒咋办?”陈一航示意﫾酒管够。

      “没事ꦼ你慢慢喝,喝不完,볨带回去继续喝都行。”看着陈一航同学又做下去自斟自饮,宋泽刚傿的心放下去了,刚想过去找林悦悦献殷勤,就看到林悦悦快步走到陈一航边上的空位坐下去了。想想过去,怕래一航误会ᢧ拉着自己喝酒,又闷闷的坐下。⠅

      整个晚上宋泽刚就看着林悦悦不停地没话找话和陈一航聊天,郁闷的阤扒拉着眼前的菜,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吃在嘴里也是如同嚼蜡。

      ……

      “你好,总共消费46000,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服务员礼貌的对着宋泽刚露出微笑。

      “刷卡吧。”宋䚖泽刚看着手里拿着两ꬱ瓶说要带回去喝的陈㝞一航,嘴角抽了抽。

      结完帐的宋泽刚不动声色的站在林悦悦边上。他的两个跟班现在也有点醒酒了,ɚ其中一个提绉议道:“要不大家去泽刚家别墅ᐠ唱歌烧烤,那边设备齐全!”

      宋泽刚满意的看了一眼跟班,掏出手ʶ机说,“等我打个电话,我问问我家老头子今天有没有带客户过去。謯”

      扔“不用那么麻烦,陈一航今天刚买了别墅,大家一起过去闹闹,一航有没有意见?”林悦悦看着陈一航,狡ⲝ黠的开口。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