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人比输了任意处置男的输了

      줺炼药大会的举办地在药王谷内的一处巨大平台,由一块块뗓极其耐热的黑青石铺就而成。䖑

      平台之夲上每隔五咋米的距离就放置着一座丹炉,为了确保比赛的公正性,比✀赛用的丹炉以及炼药材料都寭由药王谷统一准备。

      离炼药大会正式开始还有一个时辰,上百位炼药师们此时都待在休息区。

      곶 很多䔶人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炼药大⚭会了,캚在看到一些熟悉的홁老面孔后,都뙁彼此寒暄了起来。

      “张老头,你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来参加炼药大会?”

      㰪“或征许这뜕是老夫最后一次参加炼药大会了,能来见见你们这些炼药界的后起之秀﵏,那也是值得的。”

      “对了,上次和你一起参加炼药大会的那个ሾ颇有天赋的小友,怎么没和你一퍑起来?”

      “你说子齐啊!他在上次炼药大会后,就被邀请加入了正一门,现在应该已经是正一门的内门长老了。”

      与此类似的对话还有很多。

      事实上很多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并不是为了争夺第一的位置䫢。

      毕竟加入药王谷的名额只有一个,想要在这么多的霃炼药师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不仅需要炼药上的天赋和经验上的积累,᧲还需要一定的蕜运气。

      炼药大会每次比赛炼制的丹药,都是在च比赛开始时才会公布,根本就无法提前做准备。

      若是比赛炼制的丹ఊ药碰巧是自己平日里经常炼制的丹药,那把握性自然非常大。

      可如果比赛炼制的丹药自己从댟来就没有炼制过,那就非常不走运了。᫈

      윩 因此想要在炼药大会上夺得第一,是非常难的。

      所以곚很多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们,他们쿤的目的并不是来争夺冠军,而是展现自己的଀炼药实力给那些来ា观摩的宗门势力看。

      有门派归属皡的톯炼药师是不会来参加炼药大会的,他们这些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基本上都是散修。

      散修想在修仙界生存是极其艰难谴的,为了一点资源都要拼劲全力,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若是能在炼药大会上被一些宗门势力看上,邀请加入宗门,那未来的资源也就不用愁了。

      若非炼药大会的最低的门槛必须得是五品炼药∘师,那来参加炼药大会的人数恐怕将翻十倍还不止。

      毕竟炼药师的品级提升,除了一些天赋异禀的人ᆡ以外,都需要无数次的炼药经验积累,这将耗费海量的资源。

      不是每一个散修都能耗费的起这么多的资源。

      每ꖫ一个ꚑ能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之前都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生活嫹,他们每一个人都迫切的想要展现自己多年来所付出的成果。

      炼药大ꆇ会上一举蛻成名,成为众多宗门势力争抢的对象,这是大部分人憧憬的想法。

      当然也有人不是这ᙱ样的想法,那就是此时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南宫凝雪。

      她与那些散修不同,她在炼药上的天赋哪怕是活了三千多年的前师尊风妙依见了,럑都感到惊讶。

      也正是因为她在炼药上的天赋,她才会被风娪妙依收为徒偌弟ꁸ。

      至少她自钭己是这么认为的。

      但她实际上最喜欢的不ྖ是炼药,而是炼毒。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先给人下毒,然后再给人炼药解毒。

      但前师尊风妙依却并不赞힨同她的这个爱好,训诫她说㳿:虽然我们是魔道,但也不能玩弄人性,否则容易滋生心魔,对于看不惯的녞人直接一巴掌拍死就行了。

      她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师尊否定了,因此他与师尊产生了争执和隔阂⑏,最终她被师尊关了禁闭。藃

      或许渗是真的如师尊所说,在长时间的玩弄人性后,她的内心滋生了心魔,她对师尊产生了不满和逆反的情绪。

      一个可ꓥ怕的念头在她心里形成。 ⴻ

      在表面上跟师尊和解后馮,她偷偷的给师尊下了毒,想着等师尊能理解她的爱好后,再给师尊解毒。 Ꟃ ㌶

      可谁承想,一直以来都沉默寡言,看起来冷冰冰的大师姐陆青衫,竟然突然就背叛了师门,跟师尊动了手。

      那一战,打的是天昏地暗,惊动了无数正魔两道的势力。

      最终,在几乎是整个修仙界的见证下鰎,师尊败了。

      修为大降,根基被毁,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她一直认为师尊之所以会败的这么뻪惨,都是因为泲她下的毒,否则蛘以师尊这三千多年的积累,哪怕不敌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凄㬞惨的田地。

      杮 之后,她实ᘩ在是没脸再回去见师尊了。

      不过,为了给师尊抮报仇,她愤섑愤不平的找上了叛徒陆青衫创立的玄女宫,与陆青衫当面对质。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那叛徒陆青衫竟然뫽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用那冷冰冰的语气叫着她师妹。

      随后她出手了,各种手段齐出,不管用剑用掌还是她最擅长的鴭毒也好,叛徒陆薢青衫都没有还手,但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偂势,完全无视她的攻击。

      藀她实在是太弱ᎉ了,如果叛徒陆青衫愿傾意,㱩甚至只要吹口气就能杀了她。

      她不甘心,明瘈明她这⾘个帮凶每天都活在对㚖师尊的愧疚里,为ʉ什么陆青衫这个罪魁祸首就能过的安心理得。

      她要为师尊报仇。

      报仇第一竅步ꏪ就是提升修쒵为。

      如今她的修为是蠸大乘圆满,下一境界便是渡劫境。

      渡劫境总共需要渡过九次天劫,渡过九❯次天劫后便能登上仙台境。

      虽然听起来好像挺简殡单的,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䇯就是虽然她炼药天赋旷古绝今,但修炼天赋就比较一般了。

      跒 她能用蔹两百多年就将修为提⊑升到大乘圆满境界,主要靠的是唓丹药堆积,所ᚲ以她的根基并不稳固,所会的手段也⻛不多。

      哪怕只是第一次天劫,对缏于她而言都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但是如果能有渡厄丹的话,她渡过天劫的概率就能大大提升。

      渡厄丹乃是九品之上的半仙丹,修行者服用后,可在渡劫时⍅屏蔽部分天机,降低天劫的威砓能。崙

      至于能降低天劫多大的威能,那就要看服用的渡厄丹的品质如何了。

      渡厄丹乃是袆药王谷的药王尝百草所创,丹方自然掌握在药王谷手里。

      鲐修仙界流通的只有成品渡厄丹,而且还是品质不高的,每次出现品质高的渡厄丹时,都会被那些大势力争夺去。

      她想要获得一썦枚低品质的渡厄丹都极难。

      蟏因此,为了获得渡厄丹,她选择参加퇂这꿣次的炼药大会。

      以她九品炼药师的天赋和实力,想要夺得这次炼药大会的第一名,几乎没有丝毫悬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