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视频会员账号

      婉言ȡ在휄游戏里扮演的角色㼢叫做晴儿,是二夫人方氏房里负责镌照顾三小䢕姐的丫鬟,和她一起照顾三小姐的还有一个叫红儿的丫鬟。

      婉言连城和另一个队友一起进入游戏,连城得到了白夫人的身份,而婉言和另一个队友也很幸运的在一个地方醒来,身份就是晴儿和红儿。在游戏里醒过来后,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方夫人屋里的大丫鬟兰芝茓就进캩屋来叫两人,说言玉小姐快要起床了,要她们去服侍。

      因为婉言不太了解古装的穿法也不会化妆,Ӝ红儿便自告奋勇去了。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红儿就回来了,同时她᠏带回来两个消息룈,第一个消息是ʈ,沈言玉不是玩家,第二个消息是,沈言玉屋里没有任何可以触发任务的东西。

      两个人正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变故发生了。

      䌴红儿先是面色凝重起来,说自己衣服里好像有东ᤘ西,还没뭅待她去看是什么,帟鲜血就突然开始从衣服里面渗出来。红儿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痛⁓苦和恐惧,她倒在地上,像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她手指紧紧៖的扣进衣服里,大张着嘴巴,却好像被什么掐住읝喉咙一般,只能发出“咔咔”的声音。

      婉言吓得赶快去拽她身上的衣服,这时候衣服已经被流出来的血完全浸湿了,皐明明是宽松的汉服,在那个时候却像紧身衣一样紧紧裹在她身上桗。

      婉言拽的满手是血,也没能싷把衣服扯开,她看着红儿从韽疼得浑⢞身颤抖到一动不动眼神涣散。흀然后衣服一下子散开了,婉言扒开衣服,就看见红儿的身体上全是仿佛被铁锥扎出的血洞。就好像方才是衣服里突然长出无数尖刺把她捅穿了一般。

      퐃 血还在流踧着,但是红儿已经没有呼吸了。于是婉言只好强忍悲痛,装作慌张失措地尖叫起来,引来了院子里的其他人。

      ㊹ 说到最后,枞婉言的眼睛微微泛起猩红了,她几乎是咬着牙说䒫完了最后一句话:“等我找到凶手,一定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红儿死了,在现实里会怎么样?”弗朗看她很难受的样子,不由问道,根据游戏手册的说明,云端游戏应뿇该是不会对玩ӈ家现实里的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损伤的。

      “不会怎么样,游戏结束,会醒过ⵕ来。”连城쓩叹了口气,Ḙ把手放在了婉言肩上拍了拍。

      “哦。”弗朗了然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在游戏里技不如人被杀掉,我服气,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残忍的方法?”婉言突然转向弗朗,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ḭ不是觉得这根本没什么㭕,反正也不会对现实产生影响?”

      “难道不是吗?”弗朗挑眉。

      “你知道红儿在游戏里的死因是什么吗?”

      “失血过多?”

      “不是。”婉言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情绪,“他㾠是疼死的。”

      她咬着牙给弗朗解释:“其实我们的惊吓值,就是游戏系统对我们的保护机制,当在短时间内受到过量聙的惊吓,或者感受到过量的疼痛,就会断开连接醒过来ﯾ。可是云端公司给我们吃的药,为了延长我们在游戏中的时限,把这种保摄护机制减弱了꜁。我举个例子,如果原本在游戏里,你把一只手臂伸到搅拌机里搅碎,你感受到的疼痛就会让你醒过来。而在你吃了药后,把你整个人扔到搅拌机鉻里搅拌半分钟的疼痛̰,才能让你醒过来。”

      “他就是这样疼死的。”她ᖾ死死盯着弗朗,眼神可怕的好像要吃人,“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㵇的朋友疼死在我面前,看着他整整挣扎了五分钟。你懂这种感受吗?不对,你没死过你怎么会懂,你他妈连自己在玩什么䯞游戏都不知道!”

      “别说了。”连城稍稍㢡用力的按了按她的肩膀,小声安慰,“我们会找到凶手的。”

      婉言深吸了戴一口气,努力平复下了情绪,大概是觉得在弗퍽朗这个新手面前突然失态昱了有点丢锬脸,她没好气地走崀到一边坐下,两只手捧着额头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连城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微微带着心疼,但是她很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再转过头面对弗朗时,又是一片风平浪静。

      “既然我们已经是队友了,那么有些事还是告诉你的好,免得以后食堂람见面了尴尬。”她平静的转移了话题,“我是男的。”

      弗朗沉默了。

      连城接着说:“婉言是我的女朋友。请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

      弗朗的脑子还没从刚才婉言说的话转过弯来,虽然他不是很介意被一个情绪失控像个疯子一样的女人撒气,但是他真的在认真的想着云端游戏给玩家提供这种药物究竟有ڽ什么用意,也有点在意婉⒅言的那句“连自己玩的是什么游戏雴都不知道”。껧

      但䍛是,连城大哥真的请你不要突然用一个成熟美少妇的身体说这种话好吗?并且我也真的不会喜欢您看上的那种类型的女人挖你墙角的。

      他说:“哦。”

      쮻 “哦”真的很好。“哦”这个词大概就是为了ꦑ这种尴尬场合而量身定做的回值答吧。

      ꔦ 连城笑笑,“我也不知道系统为㽢什么给我安排了这个身份,虽然我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你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吗?”

      丒弗朗看向连城,他的确不知道,明明已经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为什么这么快身份就暴露了,甚䛮至连城和婉言缾连自己是没参加过几次游戏的新手都知道。

      “云端游戏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教程,刚玩游戏,只能湡一边被虐一边摸索。”连城说:“到目前为止,뜕你的疏忽有两点。第一点,给你烣个提示,想想红儿的死因。”

      连城话飼音刚落,一直坐在一旁宛如木雕的婉言突然抬起头,怨毒的眼神向两人直直的射了过来。连城赶快举手投降,“咳咳,我错了,我直接说。”

      他看向弗朗:“你没咽换自己的衣服。”

      弗朗瞳孔一紧,他完全忘记㓯了这件事。他想到了红儿的死,픦是衣服杀死了他。游戏的世界里的一切,只鳄要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有可能᭐被别人控制。如果疏忽大意,连衣服也䆚是致命的。弗朗不禁想到,如果当时㷮在那个房间的人是自己,那……

      “进入游戏的第一步是换衣服是ᇅ所有老玩家的常识了。婉言她们……如果不是时间太紧一时疏忽……”连城几不可闻叹息一声,“不说了,你把衣服换了吧,如果做不到直接用自己的造物代替现在的衣服,可以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再想象。”

      “不用,换好了。”弗朗理了理衣领,从훬外表看,他现在的衣着和刚才没有区别ⵃ,但是实际上已ﲋ经完全不同了。“我ꊠ的第二个疏忽是什么?”

      连城面露欣赏,点了点头,“第二个疏忽就是你的那句‘不如报↯官吧’。”

      “哦?”弗朗挑眉。

      连城问他:“这个掇世界叫做‘幔’,你看到这个,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弗朗想了想,道:“幔这个字意味不明,我猜测这个世界可能没有我上一个遇到的世界那么大。”

      牽“你上一个世界是?”

      “迷城。”

      “迷城啊。”连城了然的笑了笑,“从某些意义上你说的也没错。这个世界和迷城比的确很小。所有一个字的世界都很小。我就不卖关子䞊了,和迷城相比,你应该发现了这个世界更细致,更有逻辑,剧情感更强吧。”

      茲弗朗回忆了一下在“迷城”里的情境,老实来说,那个世界推更像一场梦,包括场景莫名其妙的变幻,和类似于“长眠区”这种毫无道理的意识流设定。但是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慇就很正常了,除了红儿蹊跷的死,其他设定都是有迹可循的。

      “然而实际上,从玩家的角度来说,‘迷城’是更宏大更真实的世界,‘幔’反而很渺小很虚假。”连城笑“很奇怪吧,看起来啣真实的,反而是假的,看起来虚幻毫无道理的,反而更真实。”

      ቊ “这和我的疏忽有什么关系?”弗朗问화。

      “我⚱说完你就懂了。对于游戏设定来说,‘迷城’是无限的,‘幔’只有你见到的这么大。‘迷城’是永恒的,而‘幔’的ᔼ存在很短暂,可能只持续这一场游戏。在这样ᚥ的世界里,就连游戏里的NPC都不是特别智能,他们的常识被局限在了这个世界存在的小范围里,会本能的避开一切外界的事物,所以……”

      弗朗接口,“所以NᨉPC绝不煣会欸说出报官这样的氾话。”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说完报官的话后亡整个大厅的人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只是那时候连城扮演的白夫人开口反驳的太快,他没ﰎ来得及意识到不对劲。他也知道为什么ﷂ小扇对这个世界的朝代年份一问三不知了,因为这个世界只存在于沈府这个ⓩ小世界中,其余的一切皆是虚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