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jian学校

      “虚丹?”

      苏云虽然不明白这个黑色翅膀的精灵在说些什么,但是,苏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一部古籍上记载过!

      修炼者若想要最快的突破自己的境界,那就只需要不断的积累的能量,也就是灵力。

      然后不断地将自己身上的灵力不断压缩,最终形成一种类似于固态的东西,最终将其固定在自己丹田的一处位置,在凭借着自己对境界的掌握着,凝聚成一颗金丹。

      金丹并不是说是单纯的能量压缩,但是它离不开能量压缩。

      要想能够形成这种特殊的状态,那就必须做到对自己身体所有的经脉都打通,灵力可以用出道,从而使得自己的肉体达到一种质量。从而帮助自己的灵魂也得到提升。

      当然这一切都是苏云在古籍上看到的,至于这本书上有多少可信之处,苏云表示自己并不能做以评价,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我也不能去批判他人的成果。

      看到自己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青年,依旧在这里傻乎乎的站着,似乎不明白自己接下来该干些什么。

      脾气暴躁的黑翅膀精灵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凝聚虚丹,说白了就是利用你的精神力量以及你对大道的感悟,化为无形的力量,最终形成一个规范你自己灵力所处的位置。

      你可以将其象征的理解成一个进攻你自己凌厉的囚牢。

      而后面的元婴境界就是你打破这个囚牢的过程,最终使得你的金丹里面孕育出一胎元婴。”

      苏云直接对着自己面前孩子扑腾的翅膀,到处乱飞的黑色翅膀精灵行了一礼。

      “感谢阁下教诲之恩。”

      “没事儿,没事儿,我只是随便指点几句而已。”

      感受到自己灵魂里面的有些微微的震动之后,苏云依旧像个话痨一样不停的说着。

      “阁下既然教我如何突破金丹境界,达到元婴,这就相当于再遇之恩。

      苏云怎感不感谢于阁下?”

      那位黑翅膀的暴躁精灵的脾气并不怎么样。

      “谢啥,谢呀,我说不用谢就不用谢谢。”

      随机一拍翅膀离开了苏云的周围,站到了自己的好伙伴旁边,他俩直接趴在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苏云也不敢上前去询问他俩在说些什么,就直接放松了心神盘坐在地上开始打坐起来。

      苏云虽然不明白自己灵魂状态之下可以怎样修炼。但是照猫画虎他还是会的。

      “第一步,应该是找到自己感悟到的道!

      第二步,您接出一个虚假的金丹来,这样一来我境界突破就有望了。”

      苏云细细的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做着准备。

      他先是用眼睛不断的扫视着自己身体左右全部,令他感到无比奇妙的是,当他的眼睛神情逐渐坚定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看穿自己的衣服,这也正如了自己的合作伙伴玉簪所说的。

      “你身体表面的衣服都是由大道结构搞成的。”

      苏云突然想到自己要是再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那自己上丹田里面的那个上尸神虫尸体。可就会在不断的变化了。

      “等等,上尸神虫的尸体!”

      苏云突然想起自己在不久之前看到了自己的上丹田里面出现的那个草籽,随即他立刻将自己的全部心神都放到了自己的上丹田里面。

      但是,奈何现在苏云的修为并不怎么高强,甚至比不过一个凡人,他根本无法将自己的心神渗透到自己的丹田里面!

      但是,就在苏云对自己这些束手无措的时候,他却看到自己闭上眼睛注视到自己当前位置的时候。

      一个明晃晃的仙基出现在了苏云的上丹田,眉心里面!

      苏云本来打算再寻找其他方法的,但是,奈何这仙基出现的这么及时,使得他也没有了其他想法,就直接在仙基里面找起草籽来!

      果不其然,苏云将这草籽从又变大了几分的上尸神虫的取了出来!

      但是,就在苏云这一动手的时候,他的仙基居然开始不断地凝结起来!

      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凝聚着,整个过程让苏云有些目瞪口呆!

      “不是说,天地之地的我只不过就是一具灵魂吗,怎么还把肉体的修为给带回来了!”

      先不说苏云的心里震动,就单说还在他头顶不断飞舞的两个精灵都有些傻眼了,毕竟从业这么多年,就没有见过修为说子底下的修炼者居然会将自己的修为带过来。

      ……

      外界,还在给苏云护法的余白长老直接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因为他感受到自己旁边的这位弟子,整个人的修为直接消散了。

      而且还是在他的神识注视下不见的,不过余白长老并不怎么担心,他刚刚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下。

      苏云的修为确实不见了,但是他的根基还在,而且,消失不见的只不过是灵力修炼而已,苏云的躯体强度,气血之力还依旧鼎盛!

      对于还在入定的苏云而言,并没有这么大不了事情,说不定,苏云待过醒过来,整个人的修为就突破了呢?

      而且,余白长老也没有办法啊,他总不能告诉老大。自己盯了这么久的天才弟子,也就是整个宗门的希望,刚才不小心整个人的行为都不见了。

      那自家老大还不会提着几十米的大砍刀从哪个地方专门跑回来把自己给捶死在地上!

      而且,苏云现在呼吸平稳,整个人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所以,余白长老打算先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自己面前的这位麒麟儿!

      似乎是为了发现,苏云身上到底怎么了,为何他的灵力在这一瞬间瞬间消失了。

      先不说万分惊讶的两位精灵和余白长老,苏云现在却是一头雾水。

      “锤锤哟,我现在找到了这个所谓的大道,我到底该怎样把它固定在这里?”

      苏云左右移动着这个长得和草籽几分相似的大道之种,似乎是打算找到他到底应该安放在何处。

      如果能知道他怎样安放的话,想必也是极好的。

      天空中的那两位精灵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已经急的满头大汗的苏云,他俩还依旧在天空中不断的翩翩起舞着。

      白色与黑暗如同交织出一幅幅壮丽的画卷一般,不过可惜的是,作为唯一能够欣赏这幅画的人,现在却在不断的思考着自己该怎样固定自己的大道之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