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少到欢喜

      昨天晚上我就被他吓得不轻,因为他太诡异了,诇比王军和䦸那死女人还让人觉得阴森。

      之后张九两解释这老头是㰟找他的,我才稍微好了点儿。

      꾳 此刻他突然出现在院外,我就觉得他肯定不安好心!

      正准备去喊张九两,提醒他一下,结果一墚晃眼,院墙旁边空空荡荡,歪脖子树下头哪儿ꣷ有人?

      阳光刺眼的厉害,歪脖子树下只是一堆杂草。

      我又左右四看寻找了一下,的确周围都没人……

      难道是我精神不好,眼ꬎ花了?

      阳光照射在脸上鴤有些෴熨烫,我眯着眼睛抬头和太阳对视,

      鞎我定了定쾈神,阳光那么刺目,这大白天的又怎么可能白日见鬼呢?ࡪ

      圅没有再去给张九两添乱,我匆匆走上村路,快步的朝着村尾巴走去。

      路上不少刚干完农活儿回家䏏的村民,也有很多来回疯跑的孩傹子。

      有媮的小孩儿手里头捏着糖果,甚至还有一些拿着纸钱胡乱的抛洒。

      ⩹这些钱可都是冥纸혜……

      我心里头有些不自在。

      再到老郭家院子外头,我才瞅见,这院外热闹的惊人。

      老郭的棺材上头,搭了个花花绿绿的棚子,前面一张四四方方的大黑木桌。

      桌子上不仅仅立着老郭的灵位,还放着一张老大的遗照。

      照片里头老郭一张死人脸呆板无比,勉强睁开的眼皮,鱼泡一般的眼袋,更是透着死气。

      我妈的遗照带笑,是因为她尸体都没被找到,用的是正悖常照片改成了遗照。

      老郭这就是纯粹的死人照片了。

      除却了遗照灵位之外,桌案上还摆着牛头,猪头,以及羊头这三牲祭品。

      有些斑驳的血迹渗透在了木桌上,让人觉得很冰冷压抑。

      起码有十几个小孩儿,正围着郭得志的老婆,她一边派发着纸钱,崐手中还端着一个大篮子,里面满满当当的水果糖,巧୑克力一类的零食。

      一叠纸钱,一把零食,小孩儿兴高采烈的跑上村路,纸钱撒的漫天飞舞。 凵

      还有七八个艳丽的村妇,围着灵堂搔首弄姿,旁边用音响放着戏曲儿,ꜷ咿呀的唱曲儿声,当真是让热闹提升了几个层级。

      有男人便有女人,有穿着开放的村妇,就有六七十岁的펷老村夫,或是提着大茶঄壶,或是背着手,津津有味的看着。

      郭得志跪在灵晬堂前头烧纸,那虃小女孩儿,也就是她女儿,也和他Ꞇ一起跪着。

      至于他姑妈,就是那个老妇人,则是在路边拉着那些小孩儿,叮嘱他们撒完了纸钱,就回去告诉家里人,晚上来탿吃白席。

      我看的是一愣一愣的,这副“热闹”的架势,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也和张九两说的完ぞ全不同。

      老郭昨晚压根没闹祟?否则的话,这뾔丧事怎么办的起来?

      鎖 而且郭得志这一家都⚗完全没事人一样。鰆

      ᫽我还能瞅见,院子里头热火朝天的搭了锅灶,专门整农村坝坝宴流水席的大师傅正在做菜。떩

      我心里头那点儿不自在,变成了格外的不舒服。

      本来以为张九两被讹了三十万,郭得志不但花不上,还ᇥ得被老郭撞祟,吃不了兜着走。

      㓷 现在看来,他不但花的上那三十万,老郭这些遗产还都是ﳒ他的了……

      张九两算错了,白送出去了钱。

      我๘待不下去了,觉得这唱戏的岝声音太嘈杂,遗照的老郭也太让人压抑,藺转身就想走。

      灵堂前头的郭得志却站了起来,他跨着大步到了ᰒ我跟前。

      “来都来了,又走什么走。”停顿了一下,郭得志淡淡继续道:“就你一个人来?张九两不敢来?”

      我抬头和郭得志对视了一眼,㒋郭得志面色平淡,眼底深盅处却有চ几分得意和猖狂ᯄ似的。

      쐐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们丧事办的有没有问题,看完了不就得走么?”我对郭得志实在无感,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呵呵,听你这话,是应该出点儿什么问题?不縵过还真让你和张九两失望了,我大伯⒧毕竟是我大伯,我是来给他送终的,能出什么问题ﺋ?得亏我뒮没让你们带走尸体。”郭得志又冷笑了一声。

      他这话简直是刻굔薄尖酸,我听不下去了,直接拔腿就走。

      郭得志却在我身后头笑,说着什么下三滥的神棍骗子,骗得了其它人,骗不了他。

      我极力将他的话从脑中抛却出去,下一刻却ᶨ听到了一声惨叫。

      猛地回过头,前一刻还得意满满的郭得志轜。

      现在却面色煞白铭无比的捂着自ꩱ己的腰头和肚子,他战栗颤抖,嘴巴也不停的哆嗦着喊疼。

      他那࿂蜷缩弯腰的表情,一瞬间让我觉得,怎么和当时老郭被撞在墙上,车挪开之后尸体倒下来的那一瞬间,那么相似?!

      尤其是他捂着的地方,和老郭被撞伤的地方差不多…⽫…

      鬼귴使神差的,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脱口而出道:“你们想要老郭的钱,老郭不和你们闹,是想安安稳稳的走,可你们不让他缝尸,他也痛。要是你不找张九两,这丧事肯定办不下去的。”

      我这话说完,坜忽然咚的一声!

      院外头的灵堂那边,本来架在三张长条凳子上的大黑棺材,竟然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佧 갻 最当芳头的那一张长条凳子直接被压断了……

      차 这忽然的一幕吓坏了不少人。

      搔首弄姿的那些妇女,更是尖叫着跑进了老郭家院子。

      小孩儿也是四散跑了。

      窗 那老妇人却一边叫骂着乌鸦嘴,丧门星,一边๠从地上ᗼ捡起来石头要砸我脑袋。

      我一溜烟儿的朝着路另一头跑,躲开了一颗鹅卵石。

      这一幕把我也吓€得不轻,可我莫名的觉得,我这直觉肯定是对的……

      ꢀ 老郭拉了一辈子尸体,肯定也晓得死㼟了闹祟是啥结果,他不闹,就代表想安稳走,即便是将一些东西给出去也无所谓。

      可安稳走还有一个前提,除了有亲人哭丧办白事之外,还得体面!

      佺破破烂烂的尸体,又算什么体面?

      我来了,郭得志直接腰腹疼的直不起身体。

      庄我说了那话,老郭的棺材就掉地上了!

      不就说明了一切?!

      张九两算错了一ᭃ点,他呐觉⭄得老郭一辈子不愿意吃亏,家产要是被占了肯定좴得闹祟。

      现在明显老郭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想要一个全尸。

      ㇇ 思绪瞬间回过神来,那老妇人又捡起一块鹅卵石要来砸我。

      郭뗾得志勉强直起来了身体,他也骂着脏话往前走,作势要抽我的模样。

      我又喊了一句,让他不要冥顽不灵,不然肯⧦定得自讨苦吃。

      说完,我掉头就跑了!

      身后郭得志咒荏骂连连,说我是从粪坑里头出鼹来的,嘴巴那么臭气熏天。

      甚至还有一块石头的残片从地上溅射到我后脑勺,疼的我也嘶了一声。

      我跑远了之后才敢停下来。

      那老妇人和郭得志并没有追过来了。

      我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붂 我也顾不上回去ଥ告诉张九两这事儿,赶紧先摸出来手机,给他打了电话。

      迅速将刚才老郭院外벫发生的事情说了,也讲了肯定老郭会闹,郭得志会来求他。

      结果张九两声音却变了,道:“坏了,棺材全落地亣上了?”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说:“怎么坏了?棺材是掉下来了一픘截,那不是老郭表示自己不满意么?”

      沉默了几秒钟,张九两才说道:“不,棺材要全落쏴地,那就是在说他不走,无论什么情况,肯ꎛ定都不走。”

      ᰠ “那不只是要我缝尸,还告诉郭得志钱是他的,房子是젊他的,他鬐的财붫产谁都别想要!”

      停貺顿了一下,张九两继亡续道:“还好只是掉下来一截棺材,还有点儿机会。”

      “那郭得志简直是乱搞,老郭一辈子光棍,他䖙临了弄一堆女人来扭秧歌,老郭就算不念及钱财,也贪这几个女人,哪儿能甘心去下葬?!”

      괽 “፤今晚上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得给老郭缝了尸体,还得送寒他上山埋了,不然他히肯定舍不得走。到时候棺材落在家门口,成了老鬼守屋的凶宅,整个村都不得安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