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阿一在线观看

      修远伯連梁让却是多想了,第五伦从一开始,就没起过把扬雄当成“伯乐”,膰帮自己打广告搞名䕅人䂇效应的主意。

      景丹、王隆是相处多时的朋友,往朋友两肋插刀岂不是应该?

      扬雄则不然,썻尽管第五伦只跟他断断续续学了点方言之学遈,但在旁人眼中,已是师事之。那ஈ些老扬雄来他家蹭吃蹭喝的酒肉,也全当肩束脩之礼了。

      时人颇重师道,敬师如父,既然有了师徒之名,那便不能胡来。这点分寸,第五伦还是有的。

      䗈 䓧 更何况,经过一个多月的往来,第五伦渐渐对扬雄多了些了解,猜测他定然不会乐意。邛

      扬雄的大弟子侯芭就告诉第五伦:“当年夫子撰写《法言》时፶,蜀中有富人愿出十万钱,就希望在书ꐰ中留下名字。被夫子断然拒绝휶,说那富商为富不仁,正如圈中的鹿,栏中的牛,怎能随意记载?”

      现在扬雄已入古稀之年,有酒肉就吃点,没就家里蹲着,沉迷他那些不同于俗儒的学问,自认为安贫乐道。

      第五伦看过扬雄号称是最后一篇赋的《逐贫赋》。从“扬子遁世,离俗独处”写起,假托自己和贫穷神的对话,最初他责难“贫”来找他麻烦。“贫”为此辩解,他最后居然被“贫”说服,认为贫困是᠕好事,决心“长与汝居,终无厌极,贫逐不去,与我游息”。

      总之,扬雄又没欠钱成老赖,怎可能放下蟭大文学家的尊严,去帮商贾当托打广告。

      更何况,只靠这年代绝无仅有的酒楼开张大戏,㪕也足以让煤球打ܯ响名头,任何东西有了名气,便不缺市场。

      䣹“第一天就卖出去近万斤!”

      앥 第四咸到了晚上喜滋滋地来报讯,听上去多,其实不然,第五伦掂量过,新朝一斤大概相当于后世的二两半,一块小煤球的重量。这几日陆续拉来的货几乎被扫荡一空,第一关已经连夜派ꔧ车往返运送。

      第四、第一两家喜形于色:䛜“若能日日汎近万,吾等恐ퟰ怕得再加人增产。”

      第五伦却没他们这么乐观,虽然首日大捷,但煤球比起木炭优势其实不大。

      “这只是第一日,往后一天能售一千斤就不错了。”

      之后数日,果如第五伦所料,煤球日销越来越少,最后稳定在千余斤的程度。

      别看煤球卖得多,其实是薄利多销,第五伦ꮝ算过,减掉运费和成本后,一枚重一新斤ꒊ的煤球,大概只赚两文货泉的利润,这还是不给工ﺎ人发工资的前提下。分利下来,第五氏一月最多净赚三四万钱,能换一百多石粮食,一年相当于多开了十罕顷地。

      “若非伯鱼妙计,此番恐怕要血本无归。“第四额咸鲷感慨良多,自己家族枉为商贾多年,可在왨销售时,比起第五伦的花式操作,就是个왓弟븉弟,不익由愧然,甚至提出,愿意再分半成利润给第五氏。

      “契券已定,岂能轻易更改?若是要改,那就是䮓出了弊病,三家坐下来一起商议。”

      뒆 ୴ 然后由他一言堂䙻。

      第五伦让第四咸安心,他往后用得到第四氏的地方还多,没必要在小利小润上占便宜。

      看来,还是得尽量绕开朝廷六筦之禁,偷偷搞些奢侈品,去骗列尉郡诸豪强的钱,那才叫暴利。到时就不需仰仗第四氏的生产资料,自家拿九成利润都没事。

      皵常安周边朝廷管控较나严,商贾骳不敢以物易物,城北里民多是用货布、货泉来交易。但这些铜币一到手,第五伦就让第四咸立刻去市上换成硬通货——布匹和粮食。快

      ǰ 新莽朝令夕改,从໯官员到百姓,谁都不敢存钱,三折肱而成良医,天下人已吃过许多次亏,生怕哪天王莽又抽疯,把通行的钱废掉。

      故而钱贱粮贵,第四咸有些心疼,却也知道没办法,只偷偷跟第五伦抱怨道:“若能ਹ像前汉那般,将铜币换成黄金留着就好了。”

      汉朝时黄金是上币,但王莽下达了黄金国有的禁令,要求从列侯以下不准私有黄金,必须送交国库换回等价物品。然而第四咸说,根本不等价,当初一斤黄金只能换回两枚“一刀平五千”的铜制错刀,简直是明抢!

      “众人皆言,金换为铜,那铜还没交出去的黄金쒨重!”

      更앥秀的是,几年后错刀就废除了。

      第五伦感慨,王莽真是个熟练的韭菜农,虽끾然许多人都暗藏黄金,但都不敢拿出来用了,只传说王莽将天下黄金都收集在宫中,金饼堆成了小山。

      第五伦舔舔嘴唇:“也不知道那些黄金,最后会便宜了谁?”

      现在受朝廷法令限制,ﺔ商业上获得利润后,像过去那般买地、买奴婢都行不通,粮食有保存期限,也不好一次换太多,于是多余的利润资金只剩下一个用途。

      “扩大再生产……”

        第五伦笑了,王莽这么多骚操作堵死兼并,再联想到给小工商业主搞贷款的五均儙制,总不会是想逼出个资本主义萌芽吧。

      他让第四咸聘请工匠,修建水碓,制作模具提高制作煤球的效率,再想ᒧ办法买些铁来,给工人和农夫的工具来一次换新。小煤窑的效率必须提高,一旦落雪,到十二月就不能再干,那是真会冻死人的。

      煤球的生产和销售都步鱬入正轨,第五伦便不用老往那边컋跑⬉了,到了十一月第三个休沐日,他终于能抽空,做一件耽搁许久的事。

      “去茂陵!”

      ……

      湔 渭水上一共有三座桥,西渭桥又叫便门桥,乃是常安与雍州西部往来的必经之路。

      过了便门桥后,第五伦抬头望去,却见从东到西,在黄土塬上分布着许多小山包,树木丰茂,寒如仲冬仍有绿意。其实那不是山,而是汉家帝陵。

       从汉景帝的阳陵、汉高祖的长陵,再到安陵、渭陵、平陵等共九座。前汉虽亡了社稷,这些巨陵却如帝国残躯,静静屹立于斯。

      最西边最大那座陵山,正是汉武帝的茂陵。

      而已改名“宣城县”的京尉郡首府,就坐落在茂陵以ǡ北。

      虽然遥望已见茂陵的山尖尖,但望山跑死马,从常安过去上百里路,来回得要两天。十一月十七日,第五伦刚走出郎署就匆匆离城,赶在月亮升至ꠚ中天时,来到便门桥以北的细柳亭,打算在此休息一夜。

      此处➑本是前汉周亚夫屯兵防御匈奴之地,如今已经㐟废弃,营垒被推平开发成良田,路边是닫座小亭置,供过往驿骑、路人歇脚。

      才进细柳置,却见院子里站着几个人,皆是被甲带刀的吏士,正将⎱押送的囚犯推进亭中厕旁犴狱关押。第五伦只瞧着那犯人的背影有些眼熟,不及细看,犴狱的门就关上了。

      一旁又响起爽朗的笑声:“这不是伯鱼么?”

      回头一瞧,竟是半月前궾帮了第五氏大忙的马援。

      “马㋹督邮……”

      “叫我文渊即可,不必生分。”马援也披着甲,头戴巾帻,腰间挂着刀,这督邮看来锓是能文能武啊。

      “伯鱼深夜路过细柳亭投宿,是要赶往何处?”

      “正要去茂陵……宣城。”第五伦道:“这些时日耽于郎署案牍,都来不及去練文渊家拜访道谢,不想在此相遇。”

      “区区小事,我都快忘了。”马援手一挥,对上次帮第五氏脱罪之事不甚在意,他性格任꽹侠而有情义,这么多年行走江湖,不知顺手帮过多少人。

      马援看了手下守着的小小犴狱一眼,忽然问道:“伯鱼交游甚广,此去茂陵,恐怕不单是为了寻我罢?”

      “确实。”

      䟥知道马援喜欢直来直往,第五伦也不相瞒:“秋天时承了原巨先的情,웼此去也想拜访原氏,瞻仰关中大侠风采。”

      “可不是巧了么。”马援将刀鞘放到案几࿔上道:“亏得伯鱼半途遇见了我,否则就要白跑一趟。”

      “为何?”

      “原巨先惹上大끀事了。”马援幽幽道:“如今闭门谢客,谁也罜不见。”

      这么不巧?第五伦好奇问道:“我听闻,原巨先说话比县宰还管用,一向是他家宾客吰惹人,谁敢招惹他?”

      马援叹道:“还不是朝廷大兴奸赇之罪,前任宣城县宰下狱,于是就去굨了位新的县宰,人称尹公,素有酷吏ຒ之名。但尹公赴任之日,众人皆抱慧迎于城门,唯独原涉没来。”

      原大侠托大了啊,第五伦暗暗摇头,这时代重人情礼节,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尤其是祐心胸狭隘之辈。原涉骄横惯了,跟郡大尹称兄道弟,连真县宰都看不上,更何况尹公区区一个籢“假宰”。

      马援手指弹着案几:“남恰逢穬此时,原涉家门客到集市上买騜肉,仗着原涉的气焰,与屠夫争言。”

      直到现在,第五伦仍是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闻言一乐:“莫非是要那屠夫将十斤寸金软骨,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

      反正那屠夫也不是善茬,二人争执起来,原氏门客当场抽刀,将屠夫击成重伤,然后就跑路了。

      就如当年郭解被门下轻侠坑害一样,骄横的宾客是双刃剑,幸好第五伦在长陵时没收那些恶少年。他宁可从族中发掘老实人,或者收留张鱼、朱弟等秉性不坏的孩子慢慢培养。

      马〴援道:“若放在平日,这等小事派人缉捕门客就是,也不敢有人为难ⴚ原巨先。可偏偏尹公新官上任,欲得威望以压服茂陵豪杰,加上朝廷严查贪赇,尹公便将两事拢在一起ࡠ,要穷治原涉纵容门客之罪,并㘴追究原氏治冢舍奢僭逾制。”

      原涉当年为其灳父守孝三年,拒绝了几千万治丧钱,在博到名望发达后,又觉得对不起亡父,于是便花重金重新修治冢舍。他买地髇开道,将墓地修得周阁重门,立下了石雕表署,规格堪比王侯,当地人谓之“原氏仟”。

      “尹公得了五威司命府撑腰,又有门下掾王游翁进谏,两罪㱂并下쭦,必杀原巨先以立威。伯鱼应当知晓,这节骨眼上,连郡大尹也不敢贸然下场帮原涉脱罪。”

      确实,第五伦的举主张湛就对他家的事避之不鞚及。

      “귾好在原涉朋友多,同郡大族公孙氏、秦氏等皆与饯之相善,这才ĵ劝服尹公放过原巨先。最后原涉不得不肉袒自缚,双耳贯箭,跑到县寺廷门谢罪。”

      风水轮流转啊,和秋天时原初羞辱第七彪的法子一模一样,原初当时万万没想到繉,他父亲也有这么一天。

      “五威司命将此案上报朝廷,尹公从临时的假宰,直接升为真县宰。事情到此为止,也就原涉遭到县宰折辱,名望扫地而已,只是……”

      说到这马援停了,靠近第五伦道:“原巨先是服了,但麾下的子弟宾客颇为不忿,又得知尹公听了门下ㅬ掾王游翁之言,将‘原氏仟’拆毁,更ᢥ是怒极。”

      第五伦道:“彼辈总不会将县宰尹公杀了罢?”那样的话,定是惊动六尉的大案,原涉要么逃亡,要么可以奰直接造反了。

      马援摇头:“原氏平日横归横,却也没那胆量。但在昨日,有人去了门下掾王游翁家中,将王游公及父亲击杀,断两头而去。”

      这灭门惨案一出,本已平息的案子立刻再起波澜,原涉搞不⽠好要变成郭解第二,第五伦想起马援押送的囚犯,恍然大悟:“文渊所押囚徒,莫非就是原氏宾客?”

      “然也,杀人者今早到郡中自告,郡丞两个时辰便审讯完毕。”

      马援看着第五뗯伦,观察着⑗他的神情:”我奉命押往常安司命府的囚犯,恰好是伯鱼熟人。”

      他笑道:“正是那位万脩,万君游。”

      ……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