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freseex18一19

      “怎么了啊?”慕容嫣然追问道。

      “他是想说你刚才的那个是什么鬼东西。”秦殇说道。

      “啊,什么鬼东西。你敢说那是鬼东西?哼,姐姐,你听听,你听听。”慕容嫣然不满的说道。

      “额,这个……”楚青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嘻嘻,行了,嫣然不要说了,听他们的吧,以后在阵营中就不要画了。”凌凤舞当然知道为什么了,就慕容嫣然刚才画的妆容,这个有点像是太平间躺着的那种感觉,这众人看起来确实是不怎么舒服,甚至有些渗人的感觉。

      “好吧,那我回帝都再画吧!”慕容嫣然轻声的嘀咕道。

      “噗……”秦殇噗嗤一声,紧接着其他两人也噗嗤起来。

      “你们干嘛?”慕容嫣然斜着眼看着三人。

      “没什么,没什么,嫣然,你到时候好好的画画,然后突然出现在你爷爷身边,看看他老人家认识你不?”秦焕故意说道。

      “咦,秦焕,你这个想法不错,嘻嘻!好,我回去一定试试看。”慕容嫣然点了点头。

      “额,那个,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说的。”秦焕缩了缩脑袋。

      “为什么?这本来就是你出的主意啊!”慕容嫣然问道。

      “这个,你应该说是你自己想的,这样才能显示出你的聪明啊!”秦焕拍着小马屁,让的旁边的两人差点笑出声来,不知道到时候慕容镇海老爷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三人心中开始期盼起来。

      “你们三个过来,除了这个事还有其他事没?”凌凤舞问道。

      “齐明轩刚刚来过了。”秦殇说道。

      “我知道。”凌凤舞点了点头。

      “那……”秦殇想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没事的,过去了,而且在战场上什么都可能发生,他们是为了保家卫国。”凌凤舞说着低下了头。

      “行吧,那我们也不说什么了,你们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回去了。”看着凌凤舞的表情,几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姐姐,你不要难过了。你这样让我也有点想哭了。”慕容嫣然对着凌凤舞说道。

      “嗯,呵呵,没事的,我只是想起了他们,为他们觉得不值。凌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付出着,可是结局呢?”凌凤舞有些悲戚的说道。

      “姐姐说的是,真是老天不开眼,哼,这个破老天。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慕容嫣然不平的说道。凌凤舞笑了笑,如果这个真是天意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人为在背后捣的鬼。

      慕容嫣然看着凌凤舞心情好点了,就继续陪着瞎聊起来。入夜十分,营地外面响起了一阵骚动,不过这个声音好像来自于齐国阵营的方向。

      “呵呵,齐兄,你们这速度可以啊。”一个声音对着齐明轩说道。

      “还好,还好,你们这也还算好,总算是赶到了。”齐明轩客气的说着。这来的人吗不是别人,正是那东兵阁。

      “呵呵,齐兄,客气了,这次来的有的唐突,所以晚到了点,还请不要见意。”东兵阁的一位少年说道,看样子是东兵阁领头的。

      “令狐兄客气了,还有时间,我们之间就不需要真的客气了。”齐明轩笑着说道。

      “行,既然齐兄这么说了,那我也不矫情了,对了,那个她来了吗?”被称作令狐兄的东兵阁少年问道。

      “没有,令狐兄看来也很牵挂她啊!”齐明轩苦笑的摇了摇头。

      “唉,还以为这次可以看到呢,看来又要错过了。”这位被齐明轩称作令狐兄的人所指的当然也是凌凤舞了。

      “算了吧,有缘终究是会再见的。”齐明轩安慰了一句。

      “嗯,也是。”被齐明轩唤作令狐兄的就是这次东兵阁带队之人,名叫令狐伤,是当代东兵阁阁主的儿子,东兵阁历代以来是以令狐家族为首的,而药王谷则是以楚家为首。

      “行了,你们刚到先歇息一番吃点东西,我晚些时候再来找你,我们商量下进入风皇墓址的事宜。”齐明轩对着令狐伤说道。

      “嗯,可以,你不说还好,一说的话,我的这肚子还真有点饿了。”令狐伤微微一笑。

      秦国大营中,秦殇的营帐,此时秦殇,秦焕,楚青还有一众世家子弟领头人都距离在这里。

      “那东兵阁今天已经到了,接下去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势力会过来了吧!”秦焕说道。

      “嗯,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不会了,我们两国地处在皓月大陆的西北,这边也难得会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想必这次主要的还是西北之地的这些势力吧!”楚青摇了摇羽扇。

      “如果只是西北之地的话,那我们应该还可以,至于那齐国和东兵阁两方势力,想必他们也不会太过嚣张。”秦殇眯着眼说道。

      “呵呵,反正这次进入墓址,主要的还是历练,能有什么好的东西那是最好了。”刘昊然说着。

      “对,历练为主,冲突肯定是少不了的,不过就看是谁挑起的了。”欧阳晨风看了看众人。

      “大家尽量避免争端吧,虽说各大势力间有着间隙,但是真要有什么争端,影响了大局,最后吃苦的还是民众。”秦殇对着各家子弟说道。

      “顺其自然吧,我们不挑事,但是也不怕事。”秦焕跟着说道,众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很快便是深夜了。

      “好了,先这样吧,明天看看形式再说。”最后秦殇说道,众人也随即散去。

      “姐姐,明天不知道墓址会不会开启?”这边营帐中,慕容嫣然问着凌凤舞。

      “呵呵,怎么了,你就这么急着进墓址入看看啊!”凌凤舞笑了笑。

      “没有啦,我也是好奇。你说像风皇那样的奇女子。怎么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慕容嫣然看着凌凤舞。

      “这个,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不过这风皇也确实是我们女子中少有的楷模。说句实在的我挺敬佩她的。”凌凤舞的眼神中透露着些许光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