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劫

      【破界之念:可让意念突破地窟界限阻拦,延伸至现实世界,探查周围一切,但消耗加倍。】

      看清技能的描述,刘阳眉头紧皱,随又舒展开来。

      当看到名字时,他是非常期待的。

      “破界”二字,一听就是高级货。

      只是当了解具体实情后,却有些大失所望。

      但仔细一想,这技能还是很不错的。

      有了它,正好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于是,刘阳立即将其学了。

      接收完技能信息,意念之力以独特的频率鼓动。

      突然间。

      刘阳感觉到自己的意念挣脱了束缚,穿过一道无形的屏障走向新世界。

      霎时间。

      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出现在刘阳眼前。

      明媚的阳光,和熙的微风,空气的香甜......刘阳全都能感觉到。

      甚至隐约间能感觉到被阳光照射时的温暖。

      闻到飘散在空气中的万物芬芳。

      久违的感觉一波波传递到脑海深处。

      这一刻,刘阳有了流泪的冲动。

      虽是这么想,但他却无法做到。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道意念体罢了。

      流泪?

      借用一句熟悉的台词,臣妾做不到啊!

      可当他收敛心神仔细体会一番后,眉头再次皱起。

      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能探查到周身半径十来米内的一切。

      再远就变得一片模糊,看不真切。

      “这范围也太小了吧。”

      就在这时,嘈杂的哭闹声传来。

      “师娘,阿远半小时不到就死了,悠悠进去一个小时左右也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对啊李姨,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还是个孩子啊!”

      “李香萍,我劝你还是早点收手吧,你这样做不过是害人害己罢了,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匡叔想想吧。”

      “你们还跟她说什么,我看她就是个疯子,不就是一死吗,劳资不怕。”

      ......

      李香萍听着众人的叫骂,完全不为所动。

      “呵呵呵,其实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好,表面上看你们是死了,可实际上却是与*****相融,这是属于你们,属于我,属于我老公的荣耀。”

      “放心吧,我老公已经先一步去了,等你们全部进去,我也会进去的,不会让你们寂寞的。”

      看着李香萍说话时那癫狂的样子,让刘阳都感到一阵愕然。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匡进财做了什么手脚?”

      这么一想,刘阳觉得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除了匡进财,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数了数车里此时的人数,刘阳很是期待。

      23人。

      如果全部拿下,那他绝对直接原地起飞。

      李香萍简单的说了几句就不再多说,抓起身旁一人就要往地窟里去。

      看到此,刘阳准备回家主持工作。

      可还没等他行动,远处一声爆喝响起。

      “找死,此间地窟也是你们能沾染的?”

      声音刚到,一道金光凝聚的手掌紧随其后从天而降,直奔巴士而来。

      轰轰轰!

      轰鸣声起,烟雾弥漫。

      当微风吹走烟尘,再往巴士处看。

      只见那豪华巴士被一掌排成了铁饼。

      鲜红的血液犹如番茄酱一样涂抹在铁饼上,格外显眼。

      随后,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稳稳落在地窟编号牌上。

      看着那有些熟悉的身影。

      再看着车内被压成肉泥的几十号人。

      一声凄厉的叫喊从刘阳心间响起。

      “我的经验......”

      那声音,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然后刘阳看向人影时,双目中一片赤红,恨意滔天。

      就在这时,一道犀利的目光扫来。

      刘阳一惊,吓得瞬间躲进地窟里。

      “奇怪,刚刚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怎么这会儿又没有了,难道是错觉?”

      “算了,可能是这两天精神太过紧张了。”

      “现在得赶紧将现场处理干净,然后再想办法谋取这初级地窟。”

      “综合手上所有的情报,这地窟应该就是变异地窟无疑。”

      “看之前那人的做法,似乎是想逼迫别人进去探索,想坐收渔翁之利。”

      “可他哪知道,这样不过是给地窟送菜罢了。”

      “除了让地窟变强,不会有一丝好处。”

      ......

      地窟内。

      刘阳惊慌失措的瘫坐在地。

      “握草,这就是人类的强者吗?只是目光强烈点他都能感觉到?”

      “那碰到其他强者,我这虚无的意念体是不是也能看到呢?”

      “说得再简单点,是不是有人能直接攻击到自己呢?”

      想到此,刘阳有些怕了。

      原本仗着自己是虚无状态,倚仗的是别人看不到自己,就算被人看到也打不到自己,他才敢大摇大摆的出到外界。

      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自己能杀几个人不算什么。

      能到自己这地窟来的,想想就知道是什么货色。

      同时也明白自己脑海里接收到的那点信息太过简单。

      他觉得自己需要找个机会,想个办法对这个世界做个全面的了解。

      只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如果没有特殊的道具或技能,那就只能盼望着有人进来自己说了。

      可是可能吗?

      几率渺渺。

      ......

      约莫一小时后。

      刘阳已恢复了正常。

      回想起之前看到的那道人影。

      对比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再结合匡进财当初所言,他大致猜到了来人身份。

      “这人应该就是那纪云剑的哥哥。”

      “那么他现在来,也是把自己当初变异地窟了吗?”

      “如果是这样,他又会怎样做呢?”

      想到这里,刘阳心烦意乱。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施展破界之念,将意念再次延伸至现实世界。

      有了之前的教训,他不敢将目光停落在纪老哥身上。

      偷偷打量一番,现场已全部清理干净。

      甚至,在他的周围,道道围墙堆砌,将他围困在里。

      “握草,这是干嘛?不让人进?”

      “这跟游戏里占地盘的行为有啥区别。”

      “可你这么一搞,我怎么升级,怎么涨血量啊?”

      ......

      当然,刘阳想到的不止这些。

      从对方的动作来看,明显要有大动作。

      “那以我现在的实力能抵挡得住吗?”

      翻了翻仓库里的道具存货,刘阳心里很没底。

      但知道又如何,现在的局面,他无力改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