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狗2003之兽性陷阱

      风势似乎大了起来,少女繁复的祭服都吹得有些猎猎发响。她依然闭着眼,就像是感觉不到她面前的那道凌厉的目光。

      她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并不是什么推理能力,如果说前两次勉强还可以用这个借口搪塞一下的话,那刚刚的那个回答,真的是猜出来的么?

      焱是个理智的人,他知道一定不是简简单单的什么推理能力。他死死地盯着少女,却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你,认识她?”焱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明明有很多的疑问,但到了最后,也不过是这简单的四个字罢了。

      “为什么这么说?”少女平视着焱,此时明明比焱矮得多的少女,不知为何,却散发着淡淡的压迫感。

      少女的回答很显然激怒了焱,这样敷衍的回答,透露着深深地隐藏感。对方到底在瞒着自己什么。他们为什么会知道翡的名字。除非进行过什么侦查活动,那目的又是什么,把自己请进部落里又是为了什么。

      笍有些担心的看着焱,如果此时不能冷静的话,难保对方会做出什么。她同样也很震惊对方说的话,仔细想想的话,这已经不是人力可以做到得了,这更像是······神迹。

      “你说这种话,以为我会乖乖的跟你们走么。”焱强压怒火,挤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少女再说出什么不着边际的话的话,他可说不好自己会做出什么。

      少女平静的,就像是陈述的语气道:“您说的没错,我这么说,想必给阁下带来了不必要的烦恼吧。但我知道,阁下是个守信的人,既然已经说好了,自没有不履行的道理。此话,我可说的对么。”

      信用?这种东西在危机的时候可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自己确实不能在此时发作,对方知道的这么详细,难道是要有什么动作不成,至少要打探一些情报才是。对方没有着急动手,是要给自己留有余地,说明还有谈判的机会。

      焱收回了武器,深吸一口气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有言在先,此番落败,自然不能反悔,我跟你们走一趟便是。”

      笍和祸有些惊讶,没想到焱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不过这样也好,和平解决是现在的最佳选择。

      少女微微一笑,焱忽然愣了一下。既然她能猜出来自己刚刚在想些什么,那现在在想些什么肯定也被猜到了。但刚才自己可是把信用二字狠狠地踩了几脚,甚至想着怎么脱身啊,可她却说自己是个讲信用的人,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么。

      老者和少女不再多说什么,引领着三人离开。两旁的战士将五个人护在中间,就这么向着山下走去。一路上,焱并不想和这两个古怪的人多说些什么,少女和老者似乎也和焱想的一样,自顾自的在前方带路。

      回到刚才的那片山脚密林,之后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这时笍才知道,原来刚才自己确实是被他们引向了那条死路。

      穿过密林,焱很敏锐的发现了一些藏匿着的哨站,看这个规模确实是个大部落。可是走了这么久,前面的大山都已经接近了,但为什么连一个村落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呢?

      终于,少女和老者停了下来,周围的战士们也随着停下脚步,焱一行三人当然也不例外。倒也不是因为什么,而是他们确实不得不停下来。因为眼前已经没有路了,不远处是陡峭的、向上延伸的峭壁,周围也被山石环绕着,明显是条死路。

      焱暗自握紧了武器,冷冷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你们记错路了么?”

      焱尽管警惕了起来,但并没有十分的担心,在悬崖处杀也是杀,在这里杀也是杀,犯不着费这么多的周章。

      少女没有回答焱的提问,而是坐在了地上。周围其他的战士们一字排开,都对着这处峭壁做着祈祷。

      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使劲的眯着眼,似乎想要从这面石壁上看出些什么。他开始后退,再后退,直到再后退一步,就会被树林挡住视线为止。

      这是······

      焱突然感到,似乎有一股寒流,从自己的脊背向上流动,直冲脑海,这种感觉,到底是激动呢,还是恐惧?巨大的峭壁,从一开始,就有着巨大的违和感,突兀,就是突兀,是这里的唯一的感觉。

      “果然,这片石壁,不是天然形成的!”祸不知什么时候,也退到了焱的身边。和焱不一样的是,祸是见过这样的场景的要说和什么很像的话,就是太王殿里的倒塌的那些壁画了,这种蛮荒的气息,都分明是一模一样的。

      应该是两个人,又或者不是。总之,两个巨大的生物,在石壁上死斗着。明明只是简单地线条的刻画,但那种惨烈的气息,为何会如此的清晰?

      “这是神战。”焱囔囔道:“神的血,留在了这里。”

      二人不敢继续盯着,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他们就感到自己体内的什么东西开始动摇,本来没有意识到还好,一旦发现了其全貌,反而要承受排山倒海般的压力。

      老者不经意的看了焱一眼,并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就又转了回去,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火德水德齐聚,神灵也按捺不住了么,可这还是远远不够啊。”老者轻声低语,说这些听不懂的话。

      “大祭司,这壁画本无人可以察觉,他们能够做到,难道是留有古神的血脉么?”少女轻声询问着。

      老人摇了摇头,笑道:“古神?他们已经灭亡了啊,还在路上的,只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现在感到压力的是他们,那是因为古神已经预感到了未来的剧变。好了,闲话到此为止,要开始了!”

      低语逐渐响起,所有人的音律分毫不差,激荡着人的心灵,一股气息在逐渐升腾,从深深地地表之下,向着地面喷涌。地面在轻微的颤动,什么东西,就要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