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丝瓜香蕉草莓向日葵芭乐

      自从那天从善德村回来之后女乡长就一直有点烦,这得从周一那天开会说起。

      繞九点一到,会议正式开始。

      讲了几句开场蹖白之后,女乡长切入正题:“今年我们乡的经济发展情况非常乐观,与去年同期相比……”

      女乡长说了一大堆话,给出了第一个发展目标:小河村熊猫文化建设要夫加强。

      这点都没有异议,小河村村支书还很激动。

      ঊ第二个发展目标:给小엙河村翻修一下道路和地皮。

      쐎 这条大家都同意,小河村作为乡上的旅游金字招牌,路和地皮已经完全跟不上需求。

      얟得到了大家的同意她又提了第三个目标:给小河村修5G。

      会议室也不是没讨论过4G,最后女乡长觉得现在修4G已经有点晚了。直接来最好的,说不定以后还能发展发展比较新兴的经济模式。

      頫 这个想法非常高端,财务办的乐主任“蹭”一下站了起来,跟弹簧一样快:“给小河村修路的钱已经要节衣缩食,还得等到年底!修5G……没钱!”

      鴼肖云馨一听钱就有点头疼,咬着牙硬气筛道:“想办法再削减一下开支。”

      뱜乐主任顿时急了,这不是再削减开支횤就能解决的问题:“5G需要大量的电力。现在乡上电力已经吃紧,要是再修个5G郸乡上还不得三天两头停电?擄”

      肖云馨沉默了一会儿,揉着太阳穴缓缓道:“你坐下说……电力问题有办栮法解决一下吗?”

      乐主任缓缓坐下:“有!只要钱到位,再修两个水电站。”

      见肖云馨有点意动的样子,乐主任立马“蹭”一下又站了起来:“目前咱们手里的钱加起来也就勉勉强强够修条路到小河村的祵……修ᭊ路、修地皮、修5G、修电站,您自己选一个吧!”

      情 肖云馨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他脸上……5G看来是暂时没戏。

      “你给我坐下,没让你发表意见不准再说话!”

      乐抪主任委屈巴巴坐了下去,看了眼自己身上打着补丁的T恤,心里疯狂吐槽:

      咱们啥家庭啊,你这个乡长就想着怎么大手大脚花钱,咋不想想怎么赚钱?

      要是钱够花,乡上方릓方面面建孩设哪里找不到地方花,需要ꘘ老肖专门把你弄过来花?

      老领导把你弄过来不是让你ڮ想着法花钱的,是让你来想办法赚钱的!

      年轻!气盛!럀不靠谱!

      肖云馨好像从乐主任脸上读出了他的内心活动,还给了他一个白眼。

      她提的三个建设项目对于穷得叮当响的乡上来说都算是大륂项目淯,需要大把大把的钞票。

      没钱就应该努力挣钱,女乡长想了一下:“要不咱想办法搞点啥‘招商引资’的项目?”

      这句话一出会上所有人都乐了。

      这穷乡僻壤又是自然保护区,矿不让挖木不让伐,要商业没商业,要农业没农业。 ⯪

      地⸖理位置偏僻又不是什么重要交通枢纽୴,哪个大老财主脑子抽了愿意跑过来投资。

      要是能招到商引到资,还用等袽到现在?

      没见乡上那f家鸽子银行都快饿成麻雀银行了吗?要不是担着一份责任,咱们乡上连个存取钱的地方都找不到!

      烃 见众人一副无语的表情没人说话,女乡尦长直接点名:“吴主任?”

      吴主任就知道女乡长会把自己当台阶下䋵,缓缓站起来挠了挠头反问道:“咱们乡上拿得出手的锅好像只剩大熊猫这个噱头了,咱们用什么项目招商引睨资?呃……卖大熊猫?”

      吴主任说完会上都笑了起来,女乡长俏ᖰ脸頱一黑:“你ﱢ也给我坐下,点了你名字也不准说话!”

      沉默了一下,女乡长突然又쨡想到了办⌱法。

      只是看样子这个办法有点难以启齿,她还没说出来自己脸上已经羞愧了几分:“那个……不行再跟上面申请点财政拨款。支主任,这事儿……”

      “我不去!”乡建办支主任见女乡长又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拒绝得非常干脆,“打死我也不去了!”

      这事儿也不袋怪支主任态度不好컉,主要人家受尽了委屈。

      得从县上新修到乡上的那条路说起。

      为跳了这事儿支主任是求爹爹告奶奶,一天往县政府跑十几趟,最后把县政府的人都弄❖烦了全躲着他。

      这头新乡长给他施压,那头县上的人躲着他不见。

      瑅他也是够豁得出去老脸的,ﰶ最后心一横直接抱着被子堵县政府大门。愣是三般天三夜没洗澡刷牙刮胡子,看起来跟个叫花子一样。

      最䫅后实在搞得县政府没办法,这才咬牙取消了三个项目,拨下了款。

      这件事发生之前,县̊政府没几个人知道隐岳乡有个主任叫“支立仁”。

      这件事发生之后,县政府没有人不知道隐岳乡有个主任叫“支要饭”。

      肖云馨也知道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要不是就明明白白欺负人家了。

      这就很尴尬了,本艜来信心满满,结果兜里空空如也。

      好像能落实下去只有修路这一条……

      Ꙧ 反正IJ要修路,不如修长一点。

      思索一下道:“꒝小河村是咱们乡上最富的村,善德村是咋们乡上最穷的村,两个村居然还挨着!下一步也要考虑给善德村修条路……”

      女乡长这想法简直是天马行空、羚羊挂角:跟实际情况一点都不沾边!

      政府上的人还没发表意见,在坐的各村村支书全不干了。

      一下子呼啦啦站起来一堆人,神情很是激动。윓

      也是,这贾里这么穷,大家都嗷嗷待哺諨的,善德村又小又偏又没啥值得开发的,有这钱还不如开딴发一下自己的村子。

      等一票支书们平息下来,乐主任忍不住“蹭”一下站起来偦继续补刀:“从小河村修허条路到善德村少不了开山架桥,这笔预算应该比修路、修地皮、修5G、修水电站加起来还高……没钱!”

      췀“我没说马上修,这是规划!”肖云馨见反响这么激烈知道这事短期之ᓏ内都否想,“还有……你给我坐下,没点你名字!”

      乐主任还有点小情绪,坐下前还嘀咕了句:“我坐下也还是这句话:没钱!”

      虽然乐主任说的是实话,但一点都不好听。

      肖云馨选择性无视他:“我就是告诉你们这个事要开始纳入规划,没说现在就修……”

      ㊤支主任见女乡长郁闷的样子,出了个好主意:“现在隒善德村就剩下二十个人,可以考略让他们搬迁。”

      女乡长一听这个顿时眼睛一亮,搬૙迁可比修条路上去划算多了!

      她还没开口,王副乡长淡淡问道:“谁能搞定岳老头?”

      一想到老支书肖云馨顿时俏脸飙有点黑,她可是昨天才被老人家暴쒳击过。

      的确,岳老头年纪大级别高,在座所⚽有人去了都不够看,甚至王副乡长去了多半都没戏。

      王副乡长比肖云馨她老爹小两岁,二人可谓黄金搭档,一干就是近40年。

      他今年年底也该退了,平日基本不说话任由肖云馨自己发挥,他在会议室里面完全就是个透明䜃人一样的存在。

      ⁃问完这一句他老人家就不说话,一时间会议室很安静。

      䨩“咳咳!”女乡长咳嗽两声缓解尴尬,“那乡上下一步就先落实小河村道路问题。也不用等到年底,先把其他预算削减削减,最好赶在放暑假前修好……那个茈支主任,回头拟一份招标文件。”

      一看是靠谱的正事,以支主任也不跟她杠:“招标方案有啥具体要求没?”

      肖云馨早就有了想法,要修就要修最好的:“工期一个月,质量按国道,保修过五年……친可以提前给他们小小透露下,价格要低低低低!”

      䖀支主任无奈了,这个要求好天真!

      要满足你这么多要求,能有乙方公司主动来投标那都鬼了:䲹“这恐怕没有郜哪家公司会主动ꯩ来竞标吧?”

      肖云馨给了他一个你好笨的眼神:“你不会主动去找?”

      我……!

      我这是主动去找的事情吗,我这又是去求爹爹告忆奶奶的吧?!

      “好了,散会!”

      㢘 完了,跟着女乡长混,我“支要饭”的名号是一辈子鴗都洗刷不了了。

      会后只花了一天时间,支主任就已经写好了招标方案,送到了肖云馨的办公桌上。

      끒肖云馨拿起来详细看了一遍,她拿起笔二话不说把“水泥公路”划掉,换成了“沥青公路”,这个项目就正式确定下来。

      支要饭……哦,不对!

      支主任再一次发挥他独一无二的长处,从网上找了一大串工程公司名单,厚着脸皮挨个打电话过去。

      好说歹说,最后终于有几家公司可能把这个项目当成“公益事业”来看,表示会考虑一下。

      一晃过了10多天糦,最后来投标的一共有五춓家公司,最低一家报Ь价850W。

      现在乡政府手上缩衣减食只有830万,女乡长就该为剩下的20万发愁。

      回到家看见院子里自己刚买没几天的摩托车……

      一咬牙,火速出售。被买家压了一半的价格,还差10万。

      她又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老爹身上。

      反正我是女儿,紐不就干点胳膊肘往外拐的쿢事情吗,一点愧疚心里都没有!

      二话不说摸出电话打了回去:“喂,老肖啊,吃了吗?咱妈你夫人吃了徨吗?咱姥姥你丈母趻娘吃了깽吗?”

      老肖一点都不惯着她:“不用故意装傻犯二,要钱不给!”

      “不是不是……这回不是我要钱!是䋁这么着……㵏咱乡上准备蠭修条路!您也知道的,要想富先修路嘛!就差、只差、微微差个十万块的样子,您少측出去旅游一圈……”

      “哼!你这个乡长就这么当的?公私都分不清楚了?作添为公职人员,别把公家的变成私家的就行,拔苗助长?要是乡上发展靠乡长自己掏钱就行,我用你?”

      在老肖一通无情反问之下,肖云馨自尊心极度受挫,气哼哼挂了电话。

      鑨没有你这个肖屠夫,我还吃不了뾖带毛猪了?

      不行,必须从哪里弄十万过来,不嚻然还真是:女乡长提案未行而项目统统将要崩殂。

      女乡长有一百种把隐岳乡建设的美丽富饶极具特色的想法,可惜她只有一种不成功的可能。

      哎呀,钱钱钱,你就是个混蛋,可你长得真好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