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k-097

      퍡 这个出声的老师姓章,是4班班主任,教地理的。她刚刚在赵英看陆绪批的试卷的时候和赵英聊了几句,明白了陆◗绪批卷的水平很高。

      陆绪瀑汗,‘䐗用一下’,搞得自己好像是东西一下,自己可不是东西,呸呸,自己是东西,呸呸ꭤ呸,自己是。。。。。学霸。

      “陆绪,行不?”赵英开口询问馾了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对于多出的一份批卷任务,陆绪还能怎么办,只能答应下来。

      还是恑刚刚那个桌子,只不过这次批改的试䮩卷换成了地理。陆绪照样看了一遍标准答案,僋然后刷㙼刷刷。地理试卷的批阅比历史还简单,最起码历史还要有一些题目需要写一大串文字,而地理之类的题目很少。

      黄道、赤道、北纬、东经,地理的试卷倒是有不少填空和计算题。

      ‘咦,这是林薇薇的试卷。’批改到一半,陆绪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那位章老师教的⥒是4 5 6班的地理,林薇薇在6班,陆绪倒也不奇怪,只是看到林薇薇的试卷,陆绪还是特别留意了一下。

      30分钟后,地理搞定,不过还没쩔结束,又一个老师出口“借”陆绪了,这回是数学老师。

      骼 行吧,数学比地蟀理还简单。

      整个两个多⿾小时的ꑒ晚自习,陆绪一直在办公室,他一共批了6个班级涉及历史、地理、政治、数学、英语뫙、物理等7门功课,흀共计14个班级的试卷。

      原䐛本陆绪批改赵英的试卷还是慢悠悠的,到后面陆绪加快了速度,基本一个班级10分钟的时间。

      在办公室里老师的一致称赞下,陆绪获得了一个籺称号,人肉阅卷机,以及下次继续帮忙阅卷的邀约。

      ࿊这丝毫没有出陆绪意料,在刚刚批地理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成为老师们的阅卷鸡的准备。

      只不过出了办公室门的陆绪有一个想法,他是不是应该和仁英要一份工资?

      出了办公室,陆绪松了一口气。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十分钟벱前就响起了,此时一班的教室内已经没人了,连最爱学习的戴伟强都走了。

      估计是考试考了一天,大家都乏了。

      慢悠悠؎的走下楼梯,高一6班正好在一楼东面的楼뱮梯口,正巧两个身影曖正从教室内出来。

      “陆绪,你还没走啊。”

      ᚜林㐣薇薇和室友刚刚走出教室,发现一个身影,手插着口袋优哉游哉的走下来,定睛一看,不是陆绪么。

      “林大校花ꌙ,这么努力啊。”陆绪⯌笑着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哪有,我只是忘了点东西,回来拿而已。倒是你,大学霸,这閾么晚下来,不会又是被老师抓壮丁去批试卷了吧。”

      林薇薇对初中陆绪经常被叫去批考卷的事,一清二楚,今天正好有事摸底考试考完,看陆绪一个人下来,便有了这么个猜测。

      “诶,没想到高中还是逃不过,批到现在没停过。”陆绪无奈的耸了耸肩。

      “呵呵”陆绪这一副样子令林薇薇忍俊不禁,也令林薇薇一旁的室友Ⴁ心理好奇,问:“陆大学霸,你有没有批到我们6班的试卷?”

      “6班的考卷啊。”陆绪摸了摸下巴,嘴里嘟囔着故意买起了关子。

      本来林薇薇倒是没想到陆绪能批到自己班的试卷,不뮾过看陆绪没有否认的样子,惊奇的出声问道:“陆绪你真的批到我们班的试卷了啊?”

      “你啊,你历史92Ⴓ、地理87、数学118、英语122,五门功课合计41挈9,其他的功课我没看到.”

      陆绪直接报出了林薇薇的成绩,反正明天也会下发试卷,他在办公室听到老师们聊天的时候说了,所以现在直接告诉林薇薇她的成绩也没什么。

      “뼑哇,那我呢,那我的成绩呢”林薇薇的室友陈燕在一旁大呼斕小叫。

      陆绪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咋咋呼呼的女同学,心想‘你名字我都不知道,你叫我怎么说。’

      簑 看到陆绪没说话,陈燕也没再问,只是语㴭气略带吃味的问道:“陆学霸,你把薇薇的成绩记得这么清楚,不会是喜欢薇薇吧?”

      ╮听到室友的话,뾗林薇薇心里一阵异样,难道陆绪是真的特ݰ意记住她的成绩么險?

      陆绪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三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ᵌ纠缠,边说边聊,一路走回宿舍。

      三秔个人的队伍虽然不至于让别人以为是孤男寡女在谈情说爱,但是有林薇薇在,陆绪䧀感觉注视自己的目光并不少。

      “陆绪,我们到了,明天见。”女生宿舍先楼前,林薇薇双手握在身前,笑着和陆绪告쏣别。

      䝅슅“提前说一句,晚安”陆绪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宿舍,也不远了。

      “学霸,拜拜”这是陈燕。

      回应她的只有陆绪的背影饊和挥手。

      刚刚走到宿舍楼门口的林薇薇,突然停下,回过朽身看着远去的背影,心里头不由有中莫名的情愫。

      大漮概是女生最了解女生的心思,陈燕碰了碰林薇薇趼,一脸八卦的问道:“我们的林大校花在看什么啊,怎么大夏天有种春意盎然的感觉。”

      “什么春意盎然啊,我才不是看陆绪,我.Ṏ.我就随便看看。走了,走了,回宿舍了啦。”林薇薇被陈燕说的脸一红,忍不住解释道。

      不过陈燕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林薇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也没说你看的是陆绪啊。

      陆绪一个人也没有吃夜宵的爱好,直接回了宿舍。宿舍门开着,刚刚走入的陆绪被蒋书杰一把抱住。蒋书杰和宋鸣都在,不知道他们只是来串门,还是特地等着陆绪。

      “绪哥,我的数学考卷你批到了吗?成绩怎么样?有没有及格。”语数外是分数最高的两门功课,也是大部分同学学习时间最长的功课。

      㮽陆绪看着抱住他的怎蒋书杰,故意装出一脸你没及格,成绩完蛋了的表情,最后磨磨蹭蹭的说道:“你数錵学96。”

      瞪大着眼睛,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等待着陆绪宣判自己死刑的蒋书杰。听到陆绪最后的分数,顿时明白了过来,刚刚陆⮚绪是在耍自己。

      “啊啊,绪哥,吓死我了。”蒋书杰十分开心的摇晃着ܱ陆绪的身体,还没等他摇够,就被一旁的人拉开。

      “那我呢。”宋鸣和徐立东一起拉开蒋书杰问道。

      “쭤送命,你及格了,比老蒋稍微差一点。老徐么,啧啧、差点及格。”陆绪边说,边走到位子上,拿起水杯倒了杯水,他批卷到现在都没喝过水。

      比蒋书杰差点,但是也是及格了,那么分数涺区间也就是90-95,宋鸣虽缫然数学不是很好但是基础还是有퟼的,差不多及格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徐立东就不开心了,虽然没及格也在他意料之溒中。

      쵭“张朝,你不问问成绩么?”内心安定的蒋书杰关心起张朝来了,拍了拍张朝繸的肩膀,提醒着。

      ᚘ 这会张朝也有点忍不住⋑了,很有自知之明的问道:“绪哥,嘿嘿,我数学及格了吗?” 

      “我去,原来你数学和我一样啊,看你这么淡定,我还以为你考的很好。”蒋书杰又在大呼小叫ᒳ的。

      “你好歹还渲及格了,他啊,数学成ꖾ绩都没及格,和老徐差不多。”对于볼张朝,陆绪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由出言打击道。

      张朝一脸尴尬,他能感受到陆绪的失望,开学第一天就쀇遭受这么ᬸ一个打击ஃ,Գ激发了他的自尊心,心下决定以后学习要用心一点了。

      或许这也是仁英中学的目的之一

      鏌 陆绪被几个人围着,戴伟强挤不进去,他也想问问自己的成绩,对于仅次于陆绪的学霸,大概唯一的爱好就是考试,唯一的好奇就是成绩了。

      “围墙,你数学142。”陆绪看到了在里面犹豫的戴伟强,说了一句。戴伟强看둵了陆绪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又准备回座位,却不想被蒋书杰,一把拉住。

      “戴哥,强哥,你数学考的这么好,以后数学能不能互帮互助一下,你帮我数学,我帮你,嗯……”

      ﷫ 顿了顿,蒋书杰猥琐的对着戴伟强笑了笑,说道:“追女孩子,怎么样?”

      戴伟强疑惑的看着蒋书杰,心想‘你会追女生么趁?’,嘴上却是说:バ“学习成绩的话,᭎好像陆त绪最好吧。”

      ‘嗯哼?我好想下意思的忘记了什么。’戴伟强的话让蒋书杰一愣,对哦,好像还有一个最牛学霸在。

      蒋书杰立马抛弃戴伟强,跑到陆绪떴面前:“绪哥,你数学考了多少分?”

      “等等,我復们赌一把怎么样?绪哥数学满分1돸陪1.5,数学不满分1陪10”张朝大喊打断。

      除了陆绪,在场的其他5个人里,就是张朝对陆绪最了֬解,抢在陆绪回答놟前,开了个盘口。

      転看到这熟悉的一幕,陆绪一阵好笑,张朝这小子又在拿他赚钱。于是说道:“好,我出1000,压满分。”

      “哈?”张朝石化的看着陆绪,压满分不等于送钱了㚈么,1万的赔15000,要ꎘ输5000呢,自己半年的零花钱啊。

      㻅 “我压100”“我压1万”“哈哈,绪哥都这么说了,我压我全部身위家,哈哈”这还没结束,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不停的开口,连戴伟强都摸了摸自己的钱包。

      寝室内大家都哈哈大笑,气氛大好,只有张朝炜耸拉着脑袋。

      这也就是一个小玩笑,谁也没有当回事。

      翌日清晨教室内

      一阵阵整齐的朗读声迎着夏末初秋的和煦微风,飘扰着落叶徘,徊在班级、教学楼之间。

      早读之后就是早操,ヶ已经做了9年,不过大部分同ⶏ学太长时间没做都忘了只能慢慢熟悉。好在早操只是活动䘏一下筋骨而已,没有要求动作十分标准。

      上午,随着一门课,一门课的进行,同学们正式的认识了各个科目的任课老师,每一位任皸课老师都带了昨天摸底考试的试卷。

      摸底考试的试䜮卷发下来,老师们并没有急着讲解㉒,只是让同学们放起来,以后等知识点讲到了再做一遍。现在有些知识点还没讲到,现在讲以后还要做重复劳动。

      침高一上课的第一天,也是陆绪上课的第一天,

      新的人生、新的高中生活,虽然不是熟悉的班级、同学、老师、地方。但是以一种成年人的灵魂,从来这一次,感染的不只是青春的色彩,还有年轻的热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