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儿子去抢婚

      吃饭的时候,柳政委告诉얞陈营长,小丘庄伪军正在那里駹设立据点,严重影响了大田庄的祤侧翼安全,让东安,仲口两个村的区小队感扆觉压力比较大。

      县委准备拔掉小丘庄伪军的据点,퀓同时也᫺向地委军分区请求主力部队配合。如果可以批下来的话,多半就是驻在这람里的䪛1连担任ﻡ这个任务。

      陈营长一听,心里想着部队也需要打一仗补軒充后勤了,再说,伪军的战斗力也就那么ဳ回事,不会费大劲。

      他对柳Ύ政委说:

      “这个ﻢ事情好办,命令到了我们샍再研究怎么个打法。”

      顺便对小陈连长说:

      “你什么时候带几个人过去看看地形。配合地方政府的俙仗,可不能打砸了。”

      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可真的是比较舒服,部队也相对稳定。שּׂ地方政府的情报工作䙍也做的非ᄽ常到位,

      什么地짃方的敌人出动了,干什么?来了多少ⷾ人?都清清楚楚。

      学员区队在这难귐得的空隙,加强了军事理论的学习,系统淌的Ꙙ学习了“论持久战”等军事理ᱼ论著作。结合全国的战场情况,大家㌔都清楚的认识到,虽然日本鬼子仍然在疯狂的对根据地进行扫荡,可是明显的失去了正面沞战场的抗衡첾能力。

      他们뢱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彻底消灭八路军,新四军,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抽出几乎是一半以上的兵力对付正面战场,改变双方兵力的对等,尽可能的快速结束淮在中国的战फ争,把兵力抽调到其他战悕场,达到他们霸占世屪界的野心。

      걱可⊑是,八路军,新四军就莒像是牛皮糖,紧紧的把衎鬼子粘住了,鬼子也发现拳头打跳蚤,有劲没有地方用,一拳砸下去,手砸Ȥ痛了不说,往往是一个空!

      鬼子也不得不犯兵家之忌,把兵力分的一小股一小股的,疲于奔鄓命䲹的对付体到处都是的八路军,新四军,游击队。

      中国可不是日本,㲼她太大了!大的就象没有边界,一百多万鬼子抓起来还是把豆,可是一朝这个大地撒出去,就什么都不顡是了!

      经常是一不留神,就被不知道从那里集中的八路军,新四军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吃掉一股颪。

      ▟ 他们遇到的是人民战争,今穎天虽然倒힩下去一批,可是明天又站起⺖来一批,犹如雨茸后的春笋,越发越多!߆ ᳽  涞 졻通过学习,他们都坚定踛了胜利的信心,天亮以前的天ࣾ空虽然是最黑昚暗的,可是越接近黎明。

      颋苏北军区的命令下来了,同意淮海三支队九团一连配合地方政府拔掉丘庄伪军的据点,同时命令,此次륝战斗结束以后,再进行薛庄,张庄计划。

      根据情况进쩰行围点打援和据点攻坚的教学观摩,퀞但是必须计划周密貜,做到万无一失。

      ᢠ 计划亞做好以后报抗战分校怎领导批准以后方可实施。

      陈ṝ营长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做沙盘。

      他有他的土办法,在木板上⳶打好格子,先把地图复制上去,再在复制的地图上用竹签找好山头的位置,高度也根据比例。

      驾譩比如山高95嫅0米,他就会把固定在那里的竹厊签控ႏ制在9。5寸,依次类推。

      山顶出来了,山沟自然也出来了,河流用的是蓝布条。不敢说完全一致,基本也差不多。

      这次做的非常认真,因为᷆战前要进行沙盘讲解,战后也要做沙盘总结。

      他明白学员观摩对战斗的要求,更明白这些学员都是八路军的宝贝疙瘩,一旦有什么闪失,你有多少头也不够砍的!绗

      丘庄驻守的是才调过来긜的伪军一个大队,400人左右,这个大队也是拼酟凑起来的,什么样的人都有,部分是餎游兵散勇,这些人都是兵빂油䷵子,单兵还过的去,整体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只有大约100⽻人是由白军正规军队成建制叛变过来的。丘庄西北十二里的大桥镇驻守着鬼子一个小队,大约五十人左右,主要任务是守卫夏梽家崖和柳子沟的铁矿,把采集的铁ퟰ矿通过河流运输到Ẕ铁路边的平安庄车站,运回日本斾。

      由于铁矿石对日本极其重要,才专门派驻了这个全部由日本履士兵组成的小队。 ﶥ

      并且在它的北面丘庄新派了伪军一个大队,避免大桥镇来自北面๶新四军根据地的威胁獗。

      由于战前的许多准备工作,最近这段时间,柳金华政委和一连的接触比较多,特别是和陈营长。

      女人区别于男人的就是心里细,她们观察事情的时候,仫往往带着自己的㗛感彩,也是用这样的观察结果来衡量一个人,特⇓别是她注意的男人。

      弦 她发现,陈营长粗旷之下,透着的是细腻,透着心细如丝。考虑问题的时候,他会顺着主枝把每一个细枝乃至树叶都搞的清清楚楚。

      而且从来都不会光是䅋耳朵听了就算,稍微重要一点的地方,都必须自己亲自现场。

      她明白了,一连的指战员对陈营长的绝对服从,不仅仅是纪律和命令,而是绝对的信任,这是可以托付生命信任。

      这也是一连战斗㎥力这么强悍的重要原因之一。柳政委已经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在她心里有血有肉的男人了。

      丘庄驻守伪军里成建制的那一百多人,原来是㢑白军主力部队的一个连溊,连长高明秋竟然是黄埔军鞦校的二期生,他的同期同学最少现在也混到了旅长,还有不少师长,军长。

      这个人打仗非常有一套,最大的毛病就是谁也瞧不起,你说打东,我就非要打␌西,也不会拍马溜屁,从来不走个路子,什么事情都不会转弯,更不会考虑什么长官的颜面。

      几次提到了团长,又几次被撤了下来。最后一次居然是和师长争抢一个女人,从团长掳到了连长,一嚗气之下,去他妈的﹭,老子不伺候了,拉了那个他当过好几次暬连长的那个连,投了伪军。

      到了这里,他发现日子也不好过。资丘庄是一个大队,自儊己的膞人虽然在这里最有战斗力,ꇮ可是毕竟人数上只有三分之一不到,上面有大队长大队副不说,就是军饷经常拖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