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仙途

      一行人来到了派出所,所长接到通报,已经准备了一间会议室,众人纷纷落座。

      看到陈夏走进来,一副欲言又止想哭不敢哭的样子,顾伟一掌拍在桌子上,

      “像什么样子?你是军人的儿子,就要像个男子汉大丈夫,如果犯错了就端正态度,如果被冤枉了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哭鼻子像什么话?”

      旁边的葛军和杨奇听了一脸惊讶,哪有一个单位领导说话这么赤果果的?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

      其实陈夏哪里是真想哭?他只是做好了一个演员应该具备的基本演技和修养,怎么也得博取一点同情分不是,顺便给葛军杨奇上上眼药水。

      跟当兵的斗,哼。

      斯新良充当了“审判”的角色,问道:“陈夏,你承不承认自己在村里收粮,进行投机倒把行为?”

      “我没有投机倒把,是葛副主任和杨站长冤枉好人。”

      葛军和杨奇一阵牙疼,四院的几个领导则怒目而视他们。

      斯新良又转头问杨奇:“杨站长,你是怎么知道陈夏在进行投机倒把?”

      “我,我那啥,是有群众举报。”

      “是哪位群众,现在请你指出来,我们公社马上派人去核实。”斯新良问得很快。

      杨奇只是道听途说,哪里真有什么举报者?现在让他交人,那不就要了他的命了,“我们的政策对举报者都要保护的,所以我不能提供。”

      顾伟他们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气得葛军狠狠瞪了自己连襟一眼。

      “那么杨站长,你们今天去村里调查,调查结果如何?”

      “咳咳,这个陈夏的确收粮了,而且一收就是2000斤左右,这个我们基本认定是投机倒把。”

      这时候陈夏举手了,斯新良示意他说话,“我想问一下杨站长,2000斤稻谷辗成大米,可以得到多少斤?”

      “嗯,这,大概可能是1400斤左右。”

      “那么请问杨站长,我家里有三个人,一天的口粮应该是多少?”

      任元非赶紧神助攻,“一天1斤,三个人就是3斤,一个月要大米90斤,一年12个月刚好需要1200斤左右。”

      杨奇是聪明人,马上想通了其中关节,不禁汗如雨下。

      陈夏感激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未来师父,继续说道:

      “我是四院的职工,我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们家三口人现在已经不种田了,那么一年的口粮怎么办?我不买难道准备饿死?”

      顾伟这时候听出来了,道理绝对在陈夏这边,口气马上强硬了:

      “买点口粮都要抓起来坐牢,怎么西浦公社的天下不是我们***的天下了?哪怕是GMD时期也没有这么狠的吧?”

      这话说得葛军都要吐血,这就上纲上线了,把西浦公社的领导比喻得比旧社会还不如。

      张执中作为陈夏单位领导,马上开口帮道:“陈夏,那你收了这些粮食后,有没有出售过?”

      “没有,我都堆在家里,如果我要出售粮食,我用什么途径运输出去?又卖给谁?我一个刚参加工作的高中生有什么能力去联系到粮商?再说现在还有粮商吗?”

      杨奇脑子duang一下,他漏掉了最关键一点,如果陈夏要去卖粮食,那么大量的粮食是怎么运输的?

      他又没车没船,靠他一个人手提肩扛从西浦运出去,可能吗?

      还有一个关键点,1980年或许在大城市有些黑市,但越州这边明目张胆的粮商根本不存在,国家政策就不允许这些人存在,那么谁是收购者呢?

      但他们谁又能想到,陈夏有那逆天的金手指,也是他敢到贩卖粮食最大的资本,外人永远也查不到。没证据还不是随便他狡辩?

      要怪也怪葛军和杨奇立功心切,当然也跟这个时代个别领导不注重证据有关系。

      尤其是农村干部,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杨奇不就说他的话就是法律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要继续调查什么?陈夏家里不种田了,买点口粮储备合情合理,也合法。

      那么做为反派的葛军和杨奇今天的所做所为,就成一桩诬陷无辜群众的丑闻。

      显然四院的领导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杀鸡儆猴的好机会的,这年头单位领导都护犊子得厉害,否则一个领导根本不可能在单位服众。

      张执中回头问斯新良,“老斯,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陈夏可以走了吗?”

      斯新良内心一阵狂喜,表面上还是一脸歉意,“可以走可以走,不好意思几位领导,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冤枉了陈夏同志。”

      顾伟很生气,指着葛军和杨奇骂道:

      “我再告诉你们,陈夏的父亲几个月前为了抢救国家财产英勇牺牲,刚刚被评为了烈士,今天你们这样对待一个烈士子女,是觉得他一个孤儿好欺负?

      等着,这事我一定会向地区,向你们县里汇报,一定要替烈士讨回一个公道。”

      这下葛军再也硬气不起来了,这事哪怕他是地区书记的儿子恐怕也不敢包庇,而杨奇已经吓傻了,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审判”结束,陈夏直接被四院的吉普车接走了。

      事后顾伟的确去越州地委反映了西浦公社个别领导联全起来对烈士子女制造冤假错案的事情。

      1980年社会的秩序刚在恢复正常,刚上台没多久的老领导们,对于冤假错案有天然的敏感和憎恨,

      处理结果很快下来了,杨奇双开,发回原籍继续去修地球。

      葛军作为分管领导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撤销革委会副主任一职,降为普通科员,可惜工作地点还是在西浦乡。

      陈夏在西浦一战成名,当然这个名声是陈夏并不想要的,人怕出名猪怕壮,经过今天的这个风波,陈夏以后再也不能在农村里大量收购粮食了。

      不是人人都有正义感的,西浦公社和粮站,从此有不少人会盯着陈夏,尤其是被降职的葛军,只要被他抓到一次就可以洗脱他的“冤屈”。

      陈夏想要继续做“粮商”,以后不得不想其他法子了,这么大的利润他可舍不得丢掉。

      不过眼前对他来说,最大的事情就是正式去越州四院报到。

      顾伟他们经过这次事件,对这小子的惹事本领心有余悸,为了省心,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带回单位套上缰绳。

      陈夏一进家门,陈秋和陈冬就扑了上来,死死抱住他不放,陈冬又一次哇哇大哭起来。

      上午陈夏跟公社的人走的时候,是被警察押走的,很多小朋友都在跟陈冬说他大哥要去坐牢了,这把陈冬吓得不知所措。

      陈秋自己还是个孩子,哪里懂得安慰他,两个人就在家里发愁。

      陈夏蹲下来抱着两个孩子,心里也说不出的感动,重生以来,他都是一种局外人的感觉,但现在慢慢的,他也把陈春、陈秋、陈冬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家人。

      好好保护自己的家人,是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

      天己经暗下来了,陈秋还没有烧晚饭,陈冬在被安慰过后也终于慢慢露出了笑脸。这时候陈夏神秘兮兮地对陈秋说道:

      “老三,快去把大门关上。”

      关上院门,再关上大门,陈夏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个盆子,一盆卤肉,一盆肉包子,那诱人的香味,让两个孩子都看傻了。

      “老二,这是什么,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小声点,别说别人听到”,陈夏把盆子放在桌子上,“赶紧吃吧,不要多问,注意保密,千万不要说出去。”

      两个小屁孩马上坐在自己位置上,伸手拿起一个包子就张嘴要咬,一边吃一边还不敢相信,家里居然会有香喷喷的肉包子,还卤肉,这简直太幸福了。

      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两个小朋友都躺在椅子上,摸着小肚肚表示自己吃撑了。

      陈夏又像变戏法一样,从厨房拿出一个西瓜,一刀下去,汁水四溢。

      “哇,老二,我们家哪来的西瓜!”

      “嗯,我知道你们吃不下了,这西瓜就归我了。”

      陈冬一手撑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没事,我还能坚持吃下去的,爸爸教育我们不能浪费食物的。”

      陈秋和陈夏都笑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陈夏打开收音机,陈秋和陈冬一左一右都抱着他的手臂。

      陈秋对着天空的星星说道:“大哥,你说爸爸妈妈知道我们今天晚饭能吃到肉包子,会不会很高兴?”

      “会的,爸爸妈妈会在天上保佑我们,相信哥,以后想吃什么哥就给你们准备什么,不会让你们再受到一点委屈。”

      “哥,我有点想爸爸妈妈了。”

      “我也想了。”旁边的秋冬轻轻说道。

      “不要难过,来,哥给你们唱首歌吧,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