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曰逼视频、com

      在这紧ꂱ要关头,原来聚轩庄庄主夫人冯绮云已经赶到,并用暗器击退那几名待女。只听她说道:“你们快随我出去。”

      贺聪拉起谷蓉儿的手,说道:“蓉儿姑娘,你随我们走吧!”

      谷蓉儿红着脸为难的道:“我、我......”

      陆小曼道:“你还能耽这里吗?快些跟我们走吧。”

      夏可欣也道:“你留下来只有一死,还要落个叛师的罪名,岂不白死?快别犹豫了,跟我们一起走吧!”

      这时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易美娇突然开口道:“谷蓉儿!你走吧!从此后我们恩断义绝,你以后不许与人说我是你师傅,你的生死荣辱都与我无謺关。”

      谷蓉儿却含着泪道:“师傅,我虽离开了你,但我绝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说珨完跪下磕了三个头,与贺聪三人相继纵起ꔆ跃上围墙逃离出去。

      夏可欣与贺聪先来到庄主夫人冯绮云面前,齐声道:“夫人,谢谢你相䨰救!”

      冯绮云道:“你们几个真不知天高地厚,这可是龙潭虎穴,今天能全身而退也觽算你们命大。”说话间陆小曼和谷蓉儿也跟了过来。

      冯绮云说道:“你们快随我走吧!但今晚之事不得与任何人说,否则会招来不测。”说完,䜶回身就走。众人不敢作声,只好跟着奔去。

      不多一会儿,来到一湖边,冯绮云在湖边柳阴深处,拖出一条船来。冯夫人—纵登船,大家也相继上船坐定。冯夫人撑着船并看着贺聪问道:“当年我们相遇也算有缘,没想到三年过后,贺少侠身手竟然如此不凡,不知尊师是哪一位高人?”

      贺聪尴尬地呵呵一笑道:“夫人过奖了,我的功夫是一⠙无名老人教我的。”他也不好意思地说慌,只是蓝癫子曾嘱咐过,又不得不说慌。

      冯遚夫人自然知道他不몒便说出师傅之名称,但仍赞叹道:“贺少侠真乃天资聪明,小小年纪着实不错呀!”

      贺聪呵呵一笑道:“夫人夸奖了,比起你来还差的远呢!”

      冯夫人点点头,又把目光又转到谷蓉儿身上,问道:“这位姑娘呢?”她好像对这位姑娘很不放心,是以问得很仔细。

      贺聪脸上微微一热,说道:“蓉儿ᔱ姑娘是奉天帮副帮主夫人易美娇的弟子,但她宅心仁厚,知道耿天星意图想加害我们,但她于心不忍协助我们逃出。不想还是被发觉,所以已无法再在那里容身,只好随我等人离开师门。”

      冯夫人道:“这位ᄠ姑娘能够挺身相救,叛离师门,也算是出于污泥而不染的好女子。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也愿意做这样的事ꛈ。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救你们,也是想把康大侠和金大侠救出来。因为康大侠和金大侠都是我们的生死之交,也是我聚轩庄的人。如今都落在奉天帮手中,我们以后自会向奉天帮交涉,要他们放人。”

      陆小曼不悦道:“我父和磾义父并没有時答应要加入聚轩庄,我看用不着夫人去交涉,救人之事,也不劳夫人操心。”

      冯绮云听得脸色一沉,喝道:“你是个不⾚识时务,更是个不知好歹的人,金大侠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懂事的逆子。肦”

      Ԯ

      夏可欣忙道:“庄主夫人,陆公子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你别生气啦。”她又对陆小曼道:“陆公子,康大侠和金大侠愿不愿意加入都⛅不重要,且等✕把人救出来了再说。聚轩庄要邀请他们也并无恶意,这事由康大侠和金大侠去决㒧定好了。”

      贺聪也道:“陆公子,救康大侠和金大侠的事还急不得,你且忍耐一些。”

      陆小曼因贺聪和夏可欣这么说了,也就不再说话。

      不多一会儿,船缓缓靠岸,大家舍舟登岸。谷蓉儿朝❹冯夫人裣衽一礼,说道:“冯ᶅ夫人把小女子㪭带离奉天帮,此恩此德,횛小女子感激不尽,小女子就쿚此告辞。”冯夫人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谷蓉儿又朝贺聪道:“贺少侠珍重,我......”她一双盈盈秋波隐含泪水,要说的话竟然说不出来牜。

      贺聪忙道:“蓉儿姑뤰娘,你要到哪里去?”

      谷蓉儿咽声道:“我有我的去处,你就不用管了......,另外我也不想连累你们。”

      “不!”贺聪道:“你为了救我们壖,才脱离了师门,我岂能不管?再说你和我们在쿐一起,也谈不上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嚧 夏可欣忙上前悚拉住她的手Ꜷ,诚挚地说道:“蓉儿姐姐,易夫人不是放你走了吗?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蓉儿回道:“是的,我师傅是同意我淃走了,只因为我和她师徒情Ӄ深。可是奉天帮岂能放过我?背叛师门是要被惩罚和处死的。我再和你们在一起,必然要连累你们,或给你们带욡来不必要的伤害㪜。虽说我和你们相ギ处的时间痺很短,但我们Ð情同兄妹譣,我走也是为你们好。”

      冯绮云渚这时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重情。我看你就是要走,也不应急这一时半会儿的。先且住上一晚,明天再作商量。正好前面有一可⬧住之处,大家先到那里去休息一受下。快些走吧!”说着,走在前面引路。

      这是乡间—条小径,冯绮云垄领着大家,穿过一片荒野,走近一所茅屋。茅屋不大,显得低短。冯绮云推኉门而入,点起灯来,边招呼道:“大家快进来吧!”

      四人跟随冯绮云进入屋内,

      贺聪见谷蓉儿脸色᭴苍白,和初见时消瘦憔悴了不少。想必这背叛师门的罪名压在她心中,让她抔一时无法解脱。想想她是为了自己,心中大是不忍。于是去端了一杯水递给她,笑道:“蓉儿姑娘请喝点水,这样也许会好些的。”

      谷蓉儿取过茶盏轻轻喝了一口,道:“好些了,谢谢!”

      众人才休息片刻,就听到有人向这边奔来。冯绮云道:“大家不要慌,可能是自已人。”

      说话间,就听到有人‘哈哈!’大笑道:“正是!”只见从门外走进一个一双颧突出的老者。 

      冯绮云含笑道:“孟老爷子怎么来了?栮”

      㹒 只听孟威道:“庄主夫人!那聚轩庄和咱们奉天帮在江湖上也谊属同道,我奉天帮㕃的副帮主耿天星,೮他知道陆公子是金浩然和康铮的人,所以想把他留下。但庄主夫人却救走陆公子等人,还带走了他们的叛门逆徒。所以,聚轩庄就显得太不顾江湖道义了吧。”

      缊 ⃠ 冯绮云笑道:“当时天色已晚,他们怎么还会认出我来?再说,是咱们要邀请金浩然和康铮ဃ,◗他们却趁机把人抢့走,这㣸还有江湖道义么?”

      ⚙ 昄 孟威道:“话是不错,但你们如果收容了奉天帮的叛门徒弟,说到江湖上去焥,总是你们理亏。”

      贺聪道:“此事与你们无关弔,人是我带出来的,自然由我来负责。”

      燵孟威目光一动,望望贺聪道:“怎么又是你呀?”然后笑着大力拍了一下贺聪的肩膀道:“小子不错呀。”

      䢁贺聪忙用真气丝毫痕迹地化解开他的力道,神色自若地笑道:“谢前辈!”

      孟威眼中闪过一丝惊呀,赞叹道:“好小子,人是你带出来的了?”

      贺聪呵呵笑道:“我等被奉天帮囚禁在地牢中,是蓉儿姑娘把我们救出来。蓉儿姑娘如果不随我们离开奉天帮,他们岂肯放过蓉ꗢ儿姑娘?”

      孟威道:“小子!你可知这样一来,就犯了江湖大忌?”

      贺聪道:“蓉儿姑娘舍身忘死搭救我们,如此大恩,我们岂能在她处于危难之际弃手不管!”

      釛冯绮云道:“贺勢少侠说得好,江湖之人必须讲江湖道义。贯切不做那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徒。

      㖼 孟威心中虽不以为然,但也不便多说。回头朝庄主夫人道:“当时只道是庄主夫人收容他们的ⅽ门人,既然此事是贺少侠一人所为,就和聚轩庄不相干了。”

      冯绮云问道:“那金浩然和康铮二人呢?又该怎么说?”

      孟威道:“졕金浩然和康铮二人留在我奉天帮之事,原本就是个误会,只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冯绮云哼道:“你们是不是要我们送还谷蓉儿姑娘作为交换条件?”

      孟威看了贺聪一眼,才道:“本来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情况有变,此事又另当别论了。”他话中似有未尽之言。

      贺聪自然听得出来,这孟威只是碍着庄主夫人的面,不好说要把谷蓉儿送回去,他们可能还有춞要求,无非就是想把自已和絥陆小曼等一同留下。于是拱手道:“庄主夫人,今晚多有打ᤆ扰,蓉儿姑娘是为了我们,而不容于师门。此事本与你们无关,自然不能췭因蓉儿姑娘这事,引起你们双方争执。我和夏姑娘、陆姑娘,自是不便久留,这就告辞了。”

      冯绮云本意虽然不愿收留谷蓉儿,但对陆小曼却另有打算。此刻见贺聪说粕要走,因有孟威在场,又不㓄便挽留。心中正感作难时,贺聪道:“蓉儿姑娘、夏姑娘、陆公殺子,咱们走吧。”

      陆小曼却道:“贺弟,这一路上,多蒙你照顾,我感激不尽,我、我不和你一起走了,你们只管走吧。”

      贺聪一楞道:“陆公子要留在这里?”

      “是的。”陆小曼低着头道:“我父和义父落在奉天帮手中,如今他们既然答应放人,我想应留在这里等他们。”

      冯绮云心中暗䉋喜道:“这样也好,陆턹公子留在这里⮦,贺少侠只管放心韎,我们决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贺聪暗中担心,康铮ꓱ和金浩然꥚为人正派,正因为刚直不阿才落到奉天帮手里。这陆小曼涉世末深,除了任性,䔻焉知两位老人的心意?但她当着冯绮云说出此话,自己自然不好勉强她一同走了。于是只好点头道:“陆公子既要留下来等令父和义父,有庄主夫人在,自然让人放心。等见到令父和义父,再턵作打算也好。”然后朝冯绮云和孟威拱手道:“庄主夫人、孟老前辈,在下告辞了。又对谷蓉儿和非得可欣道:䩌“那我们⸐就走吧。”

      当三人远远离开那茅屋来到湖边时,谷蓉儿则停下来说道:“贺少侠......”

      贺聪回身道:“蓉儿姑娘有什么事?”

      谷蓉儿嗨眼圈一红朝他盈盈拜下ꏲ,哽咽道:“少侠,你把我从奉天帮救出来,这份情意我蓉儿没齿难忘。只是我和你们同行是个累赘,띑何况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我要和少侠、可欣妹作别了......”她边说珠泪却从眼角滚滚流下。

      贺聪和夏可欣急忙伸手把她扶了起来,贺聪说道:“蓉儿姑娘,快别这么说,你冒着危险鯻相救我们三人,足见深明大义。你离开奉天帮都是因我们而起,我们自然要负责到底。再说奉天帮要把你弄回去,证明他们岂肯放过你。띣”

      夏可欣也说道:“蓉儿姐姐,此时你要和我们作别,一个人落单,正好给他们有可乘的㥳机会,这个可万万使不得。”

      谷蓉儿微微摇头咽声道:“奉天帮势力大,我和你们同行,只怕要连累了你们......”

      贺聪笑道:“⺿我贺聪岂是贪生怕死⃬忘恩负义之人?蓉儿姑娘只管放心,不用替我们担心。”

      谷蓉ᥘ儿望着他又感激、又彷徨,凄楚的道:“少戨侠,我知你是一个侠义之人,真正的男韟子汉,是襰一个可以充分信赖的人。我知道你们是一片好心,但我这样一直跟着你们,会增加许多麻烦和累赘的。我实不想离开你们,但非得离开不可......”她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再也䣆说不下去。

      夏䚬可欣听她说得委婉凄楚,心头更是不忍,双手握住她手道:“蓉儿姐姐,所以你不能走,奉天帮的人要对你下手。所以我们要保护你,绝不让人对你伤害,你要答应我们永远在一起。”

      谷蓉儿激动的微微颤动,呜咽不已。就在这时,听到不艋远处有数人向这里奔来。贺聪忙拉起夏可欣和谷蓉儿二人,快速朝来时的湖边那条船奔去。可是来人速度也芣快,瞬间ꁡ也来到湖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