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重生之门2

      肃朝帝都天宇城皇宫⯇御厢房。

      此时正有两个位高权重的身影真正商讨

      “接到蜜儿的汇ਅ报,妖皇已与武神成亲。”肃朝皇帝沉声道。 丼

      졳“而且...他们还缔结了妖族的永世契约。”

      肃朝皇帝语气略显嫉妒,当他还是太子时,是想迎娶当时的万魂香当太子妃的。

      栐 但因理念冲突,而产生了各种意见分歧,最后演变成仇敌,互相伤害。

      “陛下,这其䊯实是个好消息,这是我们可以杀死武䶮神的一次好机会啊。”肃朝丞相说到。

      “嗯,我知道,武神梅帝斯和妖皇缔结契约,就等于和绝地结界捆绑在一起。”皇帝微笑说道。

      “疎是的,陛下,这样我们的灭妖行动稍稍修改一下,就可以连武神也一起杀死。”丞相附和道。

      “丹麦尔,你和国师重新修改一下计划,确保万无一失。”皇帝随手把玩着一块玉符说道。

      才“是,陛下,臣现在就去。”丞相丹麦尔起身行礼道。

      “去吧孅。”皇帝挥挥手道。

      沤 ⨧“微臣告退。”丹麦尔弯腰缓缓走出嫋御厢房。

      皇帝看着手中的玉符低声道“万魂香...不要怪朕无情,朕是为了自己的国家。”

      手中把玩的这块玉符,是当时万⒫魂香和他⸳在一起둱时,所互换的定情信物。

      他一直舍不得扔,只因那段相互扶持的岁月相当刻骨铭心。

      皇帝闭上眼睛,手猛然用力将玉符捏的粉碎,摊开的径手中只剩残渣。

      “呼~”轻吹口气,粉末飞舞。 胤

      远在魂归故里的万魂香,緥当感应到玉符粉碎后,她微微的露出了笑容。

      对着身边喝酒的王令说道“鱼儿上钩了。”

      “啊?什么时候?”王令看着一直在陪他喝酒的⟝妻땷子,纳闷问鶙道。

      “就在刚刚,他终于上钩了,哈哈哈...”

      万魂香讲到最后,突然豪迈大笑,并伸手抢过王令手中的酒㻬坛,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呃쬑...别喝太多...”王令看着猛喝的妻子提醒道。

      “ꪝ呼埕~”万魂香喘着粗气,带着晕红的小脸摇摇晃晃䁷的起身。

      “夫君,你要小心蜜儿륎,她是卧底。”万魂香回头对王令微笑道。

      “啊?她是卧底,那你刚朚刚还当着她的面把计划说了...”

      看着万魂香略带笑意的眼神,王令的话语话音越来越小。

      “你是故意的...”王令恍然大悟说道。

      “嗯,我就是要綸她把消息传递出去,让他们行动起来。”万魂香眼神略藋带迷醉道。

      “那他们行动起来了吗,还有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你的能力?”

      Ⳑ 王令疑惑问道,明明刚䷷刚一直在喝酒,都䤘没有动过,뾼除了万魂㣺香的能力外,实在想不出别的。

      “没有,这只是以前的一段感情纠葛而已,以前我把我炼制的一枚玉符交给了那个皇帝,当做定情信物。” 롐

      万魂香大方的承认自己有过一段感情。

      “哦...就是那个渣男吧。”王令若有所思的说道。

      텉 “渣男吗?呵呵...其实并不是,只是理念冲突太厉害而已,你想听听吗?我和他的故事...”

      万魂香又斜躺在房顶上,妩媚的看着王令道。

      “不想。”王令摇头拒绝。

      “当时...呃?”

      万魂香突然噎住的看向王令。

      刚刚面前的这个家伙,好像说的是'不想'?

      这是什么情况ꀹ?当有谁梦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倾听对象一般不都是先答应,之后一起回忆过去的㙁吗?

      怎么到这里就被打断了。

      “怎么了?”王令也是回以诧异的眼神。

      “哼~没事!”万魂香郁闷的喝了口酒。

      “?”

      王令略感奇怪,但他并没有多想,就接紂着刚刚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

      “他们会有什么行动,ꡓ什么样的安排?”

      万魂香没有搭理他,只是在自顾自的喝着闷酒。

      “?”

      王令能看出妻子在生气,但不知道她气在何处。

      ꂼ摇摇头,见她一直不说话,就也没在追问。

      릓 等了片刻,万魂香才把这股不顺的闷气压下。

      “他们会想匐办法来摧毁这个绝地的结界。”万魂香低声说道。

      “既然结界和你的生命捆绑,那为什么以前没有来摧毁?”王令困惑道。

      “在他们封印我的时候,我也ᬡ用了一点手段,使结界不是那么容易被破坏。”

      万魂香仰躺在房顶,看着黑˩压压的天空说道。

      “还有就是启那个家伙,就是肃朝的皇帝对我余情未了。”万魂香得意的道。

      惐“那个什么皇帝这么感情用事的吗?”王令摸着下巴说道。

      看来那个皇帝并不슁知道,斩草要췫除根的道理啊。

      ӟ“不杀我自然有他的打算,他应该是想纳我入后宫,然后用我的名义来集结妖族为他所用吧。”万魂香推测룀道。

      “那现在听闻你和我成婚后,他应该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要杀死你...”王令已理清头绪道。

      ꘃ “对,所以他们这回动手,就一定有办法破坏这个结界来杀死我...当然还有附带的你。”万魂香笃定的说道。

      “说来说去,你尵还没有说如何解决这个结界链接问题呢。帊”䘑王令着急道。

      “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不要老是掉我的胃口。”王令又紧接춡着抱怨道。

      “哼~”万魂香撇头轻哼了一声。

      “其实在他们破坏结界之时,也是我们脱困之刻。”

      ⷶ “哦?到正题푾了,那要怎么才能脱困?”王令坐起郑重道。

      “那时...我们要把握好怠一个时间差。“

      “在他们破坏结界的时候,칝我要在那一瞬间将我的灵魂,完全转移到你身上,然后让我的妖体来承受那毁灭蠭性的一击。”

      “我们的契约是作用在灵魂上不是肉体,只要我的灵魂不灭你就没事,而结界是链接妖体꘏的,妖体被破坏我还ț可以再重新塑課造。”

      万魂香讲解道。

      “咦?那⸟我现在打破结界ⶅ,你转移灵魂到我的身上不粰是一样吗?”王令奇怪说道。

      “主要是...我现在没有多余的魂力来施展移魂转᪇魄啊Ẋ。”万魂香无奈说道。

      “啊?那到那时你的什么魂力会贴够吗?”王令担心道。

      㟡 “盉嗯,会够的,到时应该会有很多生戺灵来到这里,他们有可能不进来,但他们逸散出来的魂力就够我吸收使用了。”万魂香笃定的说道。

      “那➫当你吸收够魂力后,由我来打破结界也可以啊。”

      王令坚持自己来打破,这个让他压抑烦躁的结界。

      “我在想,他们打破结界后应该会脱華力一段时间,我们正好趁这个时间逃跑掉...”万魂香解释道。

      ᐮ“逃跑,为什么要逃跑?”王令略感诧异问道。

      “不逃跑燠,你难道想頚要被他们围攻吗?”万魂香以看傻子的眼神瞪着王令。

      “呵...你可能误会什么了,凭那些杂鱼们还不配让我逃跑。”王令不屑的说道。

      “……”万魂香只是以最稳妥的方法来布局,她还真没有考虑过王令拥到底有多能打。

      “到时可能会有符箓道军,来围攻你哦…”万魂香提醒道。

      㮾“符箓道军?那是啥?他们比一百多领域者的围攻强吗?”王令谨慎问道。

      “没有可比性,符箓道军,是一个军团的道士合力施展符箓道术,恐怖的破坏力有可能会瞬间抹除几百位道祖级强者。”万랚魂香讲解道。

       “呃...那他们的破坏力和空间粉碎哪个更厉害一点?”王令追问ހ道。

      “当然是道军符箓道术,他们合力的一㐀击,有可能把时间都给打的错乱掉,如果不是影响太大,他们就会出动道军把我灭掉了。”

      万魂香찤心有余悸的道,幸好道军道术威力过大鳻,不怎么敢在文明内使用,不然她早就魂飞烟灭了。

      “那...既然你说影响过大,这一回他们会出动道军们吗?蛾”

      運 王令听后心惊的说道,他좇真的不敢保证能挡住,这超越空间粉碎的一击。

      “如果只有我...应该不会,但有你就说不准了。”万魂香也是不确定的道。

      “我看八九不离十,他们会出动道军...”

      王鍆令想着他在武道会场,给那些家伙留下的뮙深刻记忆,他们一定会出动道军来攻打自己的。

      䎕 “那...我们是要逃跑,还是要촾战斗?”万魂香好笑的问道,只因她感觉像是在哄一位小孩子般。

      可惜她想差了,王令并不是小孩。

      “当然是...战斗,面对食物魔兽从不逃跑,是我来到䌏这个世界后,从小就学习的理念,这也是魔兽的骄傲,现在不조会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王令眼露坚定的道。

      “疯...疯子,难道你想死吗?”

      万魂香很是不理解王令的想法与坚持。

      “死?我还不想死...”王令低头沉思起来。

      “这样...那就趁这段时间,我再突破一下。”王令从房顶站起边跳下边说道。

      “突破?就算你突破,也...”万魂香突然顿住了。

      因为她知道王令所说的突破,是突破什么。

      “你要试着成就下一阶段的力量吗?”万魂香回想了一下昨天的对话后,试探问道。

      ꨐ “是,没错,而且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来帮我镇压神魂杂念。”王令回头向还在屋顶上的妻子噦说道。

      万魂香看着正带着自信神色的夫君,点点头答应了,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当家的想⋙要战斗,她自然要助其一臂之力。

      在王令他正向下一个阶段努໦力时,一波一波的强者与军队,正从天南海北汇聚来此。懥

      之后就地扎营,他们的领头者正是王令的老对手,那个封天道祖戈丝。

      道祖戈丝站在高台望向前方的绝地陷入回忆。

      “万魂香,别来无恙否?”道祖低语道。

      “还有...武神梅帝斯,我来找你报上次的挖心之仇了...”

      戈丝眼睛眯起,并将自己的山羊胡捏켸下几根。

      “国师,一切已准备就绪。”

      一位身穿猼铠甲的年轻小将,恭敬行礼汇报道。

      “嗯,先吃饭,之后我们就按计划行事。”戈丝转身走下高台。

      ⺰“是,国师。”年轻小将紧随其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