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血色浪漫

      在场的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现在正面临着女鬼的威胁。

      由于女鬼无法接近杨恒,所以她把目标对准了在外围观看杨恒做法的那些家丁。

      如果是前几天,这个女鬼虽然是有些能耐,但是对上正是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的这些家丁,还真是进不得身。

      但是今天不比往常,乃是这个女鬼的头七,也是她能耐最强的时候。

      因此这女鬼向前一扑,一个家丁就被她抱了个满怀。

      这家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一股阴风过处,接着就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这家丁一昏倒,立刻就把其他人惊的是心惊胆战。

      特别是那个刘管家,一见加他身旁的家丁昏倒了,立刻向旁边连续蹦了几下。

      而其他的围观者也是一哄而散,躲得远远的。

      这时在场中刚刚做完法,将八片瓦片全部戳烂的杨恒,准备马上就收摊了。

      结果看到在旁边有个家丁昏倒,其他的人像躲瘟神一样躲得老远。

      这让杨恒有些感慨,谁说在古代就民风淳朴了?这不,自己的同事得了疾病,晕倒在地,旁边的那些人躲得远远的,生怕被粘到。

      而这时在远处的刘管家,对着杨恒喊起来了,“那个道士,你倒是行不行啊?要是不行我们就请别人了。”

      杨恒听了有些纳闷,不就是做个白事法事吗?这有什么行不行的,反正是糊弄死人的。

      难道自己的仪式有什么漏洞,让这个管家看出来了?

      杨恒这么一想,回忆了自己做法的过程,突然一拍脑袋。

      我说那个管家怎么那么不客气,原来自己真的忘了一道程序,这要是就这么结束了,还不被别人看轻。

      于是杨恒赶紧重新回到供桌前,拿起了那张他早就写好的表文。

      然后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最后把表文在一旁的蜡烛上点燃,手中的桃木剑突然向前一刺,正好将这表文刺在中间。

      接着杨恒就拿着这把桃木剑,在院儿里开始装神弄鬼,直到这张表文烧干净。

      在场的这些人,包括杨恒在内都是肉体凡胎,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这张表文在烧尽之后,并没有变成灰烬,而是有一团金光从表文中溢了出来。

      这金光在半空之中停留了一下,就形成了一张金光闪闪的文书。

      在文书的下角有一枚印章,闪着别样的红光。

      随着这金色文书出现,在虚空之中突然像是打开了一道通道,一个黑色的气旋慢慢的形成。

      接着这金色的文书一闪,便消失在了这通道之中。

      而不知道发生这一切的杨恒,认为他的法事已经做完了。

      于是把桃木剑放在了供桌上,转过身来对那个刘管家说:“刘管家,我的法事做完了,你看接下来怎么办?”

      那意思是说我的活完了,你赶紧给钱吧。

      刘管家站的远远的,看着还好意思舔脸要钱的杨恒,真想啐他一脸。

      这道士刚开始的时候打的包票说没有问题,结果法事做到一半,手下的一个家丁就被鬼魂迷了心窍。

      现在舔着脸要钱,他的脸怎么这么大呀?

      正在刘管家在那儿运气,准备怼杨恒一顿的时候,在场上发生了变化。

      原来,现在那黑洞处竟然飘出了朵朵的黑烟,最后黑烟散开,其中显出了两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这两个人影向院子中一看,发现这院中都是些肉体凡胎,这让这两个人影有些疑惑。

      要知道刚才的那道表章,直接递到了城隍爷的面前,看来发表章的人应该地位不低,怎么在眼前的都是些普通人。

      正在两个人疑惑的时候,刘恒见到那管家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行动,以为对方不想付钱。

      这怎么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做这次法事赚几个钱,要是让对方眯下了,自己以后可怎么生活。

      于是杨恒也不管其他了,直接就向那管家走去。

      在杨恒路过那个生病的家丁时,那已经被鬼魂附体的家丁,竟然有了重新复苏的迹象。

      原来这是被杨恒怀中那放出的红光所扫到,因此鬼气有些不稳。

      别人不了解情况,那黑洞前的两个黑影却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两个人影互相看了看,然后点点头,对着杨恒拱拱手,也不说话,接着其中一个黑影一抖袍袖,就有一个黑色的铁链从他的袖子中飞出,直奔那一个家丁。

      这铁链似实似虚,对于拦阻他的实物是一穿而过,好像是不存在一样。

      但是来到那家丁面前时,往下一扑,就将家丁捆了个结实,接着那黑影一抖,手就从家丁身上拉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鬼影。

      这被拉出的鬼影,十分的不甘心,虽然被捆的结实,仍然是在不停的挣扎,同时脸上的黑气和怨气越来越重。

      而拉着他的那个黑影见此情景,好像也怒了,对着这女鬼喝道:“孽障,有道家高人给你疏通,还不老老实实的随我前去城隍爷面前报道,再敢胡闹,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女鬼被这一吓,好像是定住魂的一样,竟然不再挣扎。

      那黑影外一抖铁链,这铁链好像是活的蛇一样,卷着女鬼,回到了他的身旁。

      接着两个人影,再次向杨恒的方向行了一礼,便隐没在了黑洞之中。

      紧接着那黑色的气旋也慢慢的消失,好像是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这个时候的杨恒正拽着那个刘管家要钱呢。

      “咱们可是说好了,五两白银,你不能说做了法事,就翻脸就不认人吧?”

      “你做的这是什么法事啊?根本就不管用,我看你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

      杨恒听了这话有些心虚,虽然他在现代社会有度牒,但是到了这个古代,可是没有度牒那一套东西,要说起来还真的是个假道士。

      不过这种事情绝不能认的。

      “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官府认证的真道士,有度牒的,你要是想赖钱,咱们就到官府里走一趟。”

      正在这时候,那个被鬼迷的家丁,终于是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

      他向四周一看,只见到自己平常的伙计们,都躲得远远的,把自己一个人晾在了当地。

      “怎么回事?你们干嘛躲那么远?”

      而远处的另外一个仆役,看着这人醒了,但是仍然不敢向前,只是远远的问道:“你是老侯?还是女鬼?”

      那家丁现在正要摇摇摆摆的站起来,听了这话有些怒了。

      “说什么呢?谁是女鬼,你全家都是女鬼?”

      那个仆役见到这家丁语气和原先的一样,这才放下一些心来,慢慢的挪到家丁身旁,一摸他的手,发现是温热的,这才肯定这家丁已经没事了。

      而远处和杨恒争执的刘管家,见到这情景,也不和杨恒吵了,甩开他就来到这家丁的面前。

      “小侯,你没事吧?”

      “刘管家,我没事呀?刚才到底怎么了?”

      刘管家现在也没有功夫和他解释,只是张口先把他打发了,“没事就好,你刚才突然晕倒了。先让他们把你扶回去歇一歇,这件事以后再说。”

      接下来刘管家对其他的仆役使了个眼色,这些人只能是硬着头皮过来,扶着这位侯家丁,离开了前院。

      刘管家这一回确定了,这道士确实有些本事。

      刚开始做法的时候,这院子里又是阴风又是鬼叫。

      甚至半中间,还把一个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的家庭给迷昏了。

      结果这法事一做完,一切都平静了。

      原先还是一股股刮的阴风,现在已经无影无踪。

      那时断时续的鬼啸声,现在也没影了。

      看来不是这道士没本事,而是法师没做完法事,这不,一做完,一切都平静了。

      因此,这一回这个刘管家也换了笑脸。

      “希昙道长,刚才是我见识短,你别生气,钱的问题没得说,我再给你加二两,总共是七两白银。”

      杨恒见对方认了错,并且答应再给多给二两银子,马上就把刚才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

      杨恒在这一个陌生的世界,十分的缺乏安全感,他现在就是觉得银子在手里,他才心里能平静些。

      刘管家见杨恒已经消了气,急忙命还在场的一个小厮,把杨恒送到一处客房中休息,并且让人再次准备的宵夜。

      等到杨恒走了之后,这管家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可把他们闹得家宅不宁。

      管家叹了口气,然后就向后方着他们老爷王大善人去了。

      而这时候的王大善人,仍然是没有休息,正在堂屋里等着管家呢。

      管家一进来,王大善人便急不可耐的问道:“怎么样?”

      “老爷,这道士还有些本事,现在院子里已经听不到巧云姨娘的哭声了。”

      这王大善人听到这句话,一直蹦蹦跳的心,总算是平静下来。

      “嗨,家门不幸呀,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站在他身旁的刘管家,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其实他心中也是有些不舒服,因为这一次巧云姨娘死得实在是惨。

      如果不是自己端着王大善人的饭碗,其实也不想管这件事情,毕竟这回做的有些亏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