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苞被强开了

      连续击溃多轮黄巾攻势,守寨的官军多少开始吃不혦消,望着不远处多如牛毛的黄巾大军,朱儁只得暗暗叫瑹苦,自己实在过于小看了这些乌合之众,此等对手虽不比梁龙等众训练有素,但怎奈何数量过于庞大,若是平原摊开,怕是要以一敌百。

      “将军!刘字旗!”

      듻黄巾军不容朱儁所统帅军阵休息,便又连派三队人슭扛梯朝大营袭来,放眼望去,恐有三千之众。

      㥐 朱儁捏紧手中环刀欲浴血死战,但手下忽然有人高呼。

      这才见战场东侧烟尘四起,一队骠骑高举刘汉大旗从侧面横杀入战阵之众。

      “于禁!传令下去我等只뱮袭杀喽啰,训练有素之敌,只管绕开!”

      手中铁戟横扫,刘坚只觉手感一顿,随即便有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无头尸骸普通一声倒在地上。

      坐下铁甲战马嘶鸣,正上迎面两个来不及躲闪的黄巾兵,若不是刘坚踩紧马镫,非要被这冲力掀下马来뀏。

      见刘坚停马,护其左右的于禁立即拍马敢来,手中卜誋字戟劈砍横扫,眨眼间便斩翻了数人。

      “领命!”

      于文则又斩数人,顺势戟杆一抽刘坚战马侧腹,原本停在原地的战马一声嘶鸣,便载着刘坚向前突去。 

      “全军听令!随我䤩来!”

      軯 救刘坚出了险境,于禁一夹马腹,紧跟其后,手中铁戟化作一道寒光上下翻飞,百八十骑从东侧入阵从西侧杀出,顿时杀得黄巾军四散奔逃,丢下百具尸体败回本阵。

      “再冲一轮!回阵换马!”

      蘆察觉坐下战马开始ᗛ喘粗䌥气,于禁一咬牙,甩掉手中铁戟上的血迹,掉头又⸮朝下一阵冲去。

      百八十骑紧随其后,五十铁骑开路,百名骠刀轻骑紧獖随,阵中三十马弓手左右开弓,兖这一支劲旅在于禁率领下如入无人之镅境貭,在黄巾军阵中쬽左右横ﺕ冲,所到之놿处皆披靡。

      “헖换马休整。”檧

      再一轮冲熵出,刘坚翻身下马,将笧战马上的马甲一纙点点熪解ၗ下,留守士兵忙上茖前帮琗忙将马甲换至备쟨用马匹上。

      “都尉!敌军骑兵。”

      待刘坚等人上䎜马准备再⍝冲时,黄巾本阵派出数十骑兵朝刘坚方向迎击,不过对方这骑兵实在有些不知如何评价为好,大多是些耕地的驮马,只有前方少几个骑着战马。

      ㉪ 两队骑爩兵碰头,刘坚这才看清对手全貌,别说是战马了,就连马鞍都譥佩戴不齐,相比刘坚铁骑个个手持长兵利器,这些临时拼凑出的黄巾军骑兵长刀短斧,甚至有些还뵐是自知的铁枪,枪头晃晃荡荡,总有种弱不觉禁风之感。

      ᾳ“你这萜厮好生的放肆!”

      在感叹对手竟ሳ装备低劣到如此境地之时,骑战马聺身홥着一裰身都尉甲胄的骑兵催马出阵,刘坚手下数名铁骑蠢蠢欲肴动,欲上前生擒活捉此人쪔,但却被于禁横戟拦住。

      “就凭此等老弱,也敢拦我铁骑,你也是好生的勇猛。”

      既然对方想谈谈,那刘坚自然乐뾃意,逞口舌之快那可是相当有成就感㒅的一件事䯥,怪不得诸葛亮舌战群儒还豩洋洋得意不ᕎ怕人说他如䘎妇人䥋般喳喳。

      “或뒳者说,你不过愚笨至ຄ极ಢ,竟羊入虎口。”

      见刘坚如此说,那持繒短枪的黄巾将领不屑以哼,看来是千百个看不上刘坚的观点。

      “我自知不敌,但也不能放任⸔你等践踏我军势如无物,如此之多忠勇仁义之士,岂能任由尔等屠戮!”

      好生的光쵟明正大,仿佛刘坚这才是恶人所为먺,不过,也确是如此,官逼民反,其责在官,岂有颠倒ﻪ黑白之⥮理,但只可惜,黄巾军到处烧杀抢掠,以从弱者化作施暴者,大ꊄ众劳苦褝,闻黄巾则ྚ色变,俱其更甚于官,实沲在令人心生惋惜。

      “尔等为᧫忠义勇猛之士?自诩正义之军,这等쳹说法可真令我耳目一新,可是让我笑掉了大牙。”

      鵀 为了有效果,刘坚特意极为做作的仰天大笑起来,不过也쳞不愧是于禁,也察微觉刘坚用扴意,⃜跟着大笑起来,见都尉和教뎅练官都哈哈大笑,身后众多骑兵也一同笑起来,␀虽不明所以,但跟着笑就对了。

      “你这厮笑什么!不过是鱼肉百姓的狗官!䛨也配取笑我等天军!?”

      “我配,我当然陪。”

      笑罢嬦,刘坚凝神盯着对手。

      “尔等为贪官污吏所残害,ఖ民不聊生故高举反旗铥,팇此乃我大汉辜负于天下,自렟甘橸愿受尔等鞭挞,但试问尔等揭竿而起攻蝒城略地,占我州郡衙门之后又何等作为?”

      “你……”

      版刘坚如此嚣张,口无遮拦,顿时잒说的大汉把想好的词噎在嗓子里䨼半天说不出话。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昔日同为苦难大众却不愿䋒随尔等反叛之人刀剑相向ℊ,尔等如今不是天军!反是妖魔贼寇!我刘坚奉圣旨征讨贼寇!我讨伐尔等有何不对!”

      举起铁戟,刘坚一催马上前,大汉被一阵㠯劈头盖脸骂的身心震颤,见他刘坚拍马而来,一时竟未有半点反应。

      刘坚微皱眉头,手中卜戟一横,一戟扫在大汉胸甲上,这一击虽将其从马背上扫翻在地,却因甲胄坚固,未能伤及其内在。

      㐙 ᰐ “空口说为民之言却不行半点利民之策,反加害昔日同僚,尔数十倍吾等又如何,纵百倍于吾等,也休想令吾等倒戈相向,那必为天下人所耻,为万世所唾!”

      见刘㍔坚骂完了,于禁也将㊿想好的词一口气说完,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如今刘坚不光要夺其帅,更要灭其志,实乃攻心之良策。

      黄巾军自认乃是反抗暴政的正义之师,却怎奈一个个皆成了暴徒,如今被刘坚点破,心生动摇自然会士气大跌,若一个统帅士气都跌′了,那还打什么仗,直接散伙得了。

      “若阁下尚有良知,回首尔等所做之事,不过是怒火中烧所行之暴虐罢了,今日我主留尔等一命,望尔等三思而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