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视频都你的更多

      “哈哈哈哈哈”

      就在众人埠看戏之际,三股气息自后方升起,伴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进入众人的感知中。

      “真是热闹啊!来迟了一步,没错过什么吧?”

      为首一白衣男子,模样俊郎,五官深邃,第一眼就给人极深的印象。

      因为他太过突出,众人下意识就忽略了씖后ۏ面还枯跟着两个人。

      其中一位身着火红衣裳,模样清秀温婉,娇羞怯人。另外一位中年男子,五官平平无奇,身板羸弱,弱不禁风。

      这样的组合썟在场的众人从来没有见过,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哪一位不是实力超群,没点自信谁敢来搅这一趟浑水。

      这样的三位人物,不说见过,在场的甚至都没听说过。从他们三个的衣着打扮,外貌风格,言语谈杜吐来看,根本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信息。

      ꈝ不知道又是哪几个老朋友假扮的。

      不然什么时候出了这三位顶级的强者,而在场的怎么会一滶无所知。

      众人瞬间变得警ヂ惕了起来,关注的重心从对峙的两人身上转移到了新出现的三人组之中。

      塓 而众人中一个孩童模样的䢨人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李碧天那边,又看了看新到来的三人组,思索了一番。

      再看了一眼在场的八位天尊,三位天君,几位神圣。

      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带起了几分嘲笑的意味。在场的众人心有所感,齐齐皱眉望向他。

      “有趣,有趣啊...”

      他轻笑了几声,似乎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案썷,摇了摇瓮头,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身形变得虚幻起来,融入到了空间之中,瞬间退去离开㋛了这里。

      틐 注视着他突兀的离开,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摸不清头脑,大家同时陷入了沉默,思索着这他一行为下所蕴藏着的深意。

      “这老头搞什么鬼啊?”

      十方天之下,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永远掌握着这个世界第一手情报的人所做出的任何滨举动,都值得深思。

      他的退去是否说明了什么,碧落天海中的机缘呢?究竟产生了怎么样的变化才使得他果断离开。

      困ꐞ扰在众人心头的一个个问题都无从解答顆。

      只有儂沉默,是他们此刻共同的语言。

      独处众人包围之下的李碧天在发现有人离开之后,也是一脸茫然。

      可他刚刚似乎注意到了靺那位在离开之前有往自己这边扫了几眼。

      他也陷入了튤思考。

      “这老家伙,不会知道些什么了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一直没有成为“十方天”的欲望,而是一直行走在大地之上,身影遍布每一个地方。

      发现些什么也不足为奇。

      吵“就算被他猜到了也不会怎样。”李碧䣧天想了想,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可惜事不关己,在蕴养残魂结束之前,犕自己都不会离髿开这里,要小心的只是那三个人而鷇已。

      李碧天摇了摇头,淡定地向岛中走去,时间也差不多了,看样子今天是打不起来了。

      在一片诡异的沉默中,李碧天的行动打破了当前的局势。

      众人见状,也顾不得去思考那些问题了,总而言之,不能便宜了李碧天。今日这么多人都来了,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区区的李碧天?

      正当众人动身之际,只听见背后传来一声:“且慢!”。

      是新来的一行糹三人中,那个白衣男子开的口。

      “还请给在下一个薄面,想要对李碧天出手,先跟我们三人切磋一番,如何?”

      白衣男子送出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看起来倒是胸有成竹。 ᩀ

      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无理要求显然是要想要搅乱局面,帮李碧天摆脱困局。

      “你是李碧天的人?”

      一道带有金㩄属质感的机械声响起。

      “他算哪ᳫ根葱?”

      不远处,一名白发黑衣,面容威严的男子忍不住出口呛他一句。

      不知为何,自从见到这三人之后,他的内心总有一股躁动与歄淡淡的排斥感。

      和每次见到李碧天一样,那么令人厌恶。

      特别是眼前这领头的白衣男子,给他一种莫名亲近又厌恶的感受。以至于在白衣男子开口说话之后,他忍不住争锋相对。

      听到这一句充满讽刺意味的话之后,白衣男子不禁愣了一下,他陡然看向那边开口说话的人,沉默咡良久。

      흄在众人的感知中,他的气息突然发生了变化,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有怒意浮现。

       ???

      模样威严的男子脑中不禁产生许多疑问。

      脾气这么暴躁的吗?这好像只是正常的交流话术而已,没必要突然生气吧?

      感觉自己的话应该没毛病啊,对面的人下一句不是应该顺势报出自己的大名吗?他在心底暗暗的想着。

      “杰哈·艾伦·卡赛尔,以后有机会我们会交手的,今天就算了,时间看起来也差不多了,打也打的不痛剣快。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像今天一样有胆量。”

      最平常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众人却感觉到了满满的嘲讽。 즹

      “我一直这么有胆量,你怕了就直说,还找那么埞多借口,我不会笑你的。”

      卡赛尔冷笑一束声,回答道。

      白衣男子脸上缳的笑意一点点退散。

      “区区一只变形虫,偷学了点元素变换法门,就敢这么叫嚣了。”

      卡赛尔瞬间就被激怒了。

      轰!!!

      ⼮ 天地忽然变色!杰哈的体内涌现出一股暴躁且威严的力量,虽然还未释放,却已影响了周围的天地。

      此刻众人所处天地之中坳,半边黑云密布,银蛇于漆黑的云下舞动,不时地照亮天空。另外半边一片平静,白云依旧于空中缓缓飘动,一堵水墙挡住了无形的力量。

      双方分庭抗礼。

      白衣男子的话一出펗口,就늖让杰哈感到愤怒,他原本平滑柔顺的长发于空中炸开,化作扭曲的银白色电光,不时扭动着。 왹

      要动真格的了。

      围观众人纷纷退飙开,杰哈是出了名的性格多变,暴躁易怒,往往因为一件小事就会大打出手,而且大家都不知道他动怒的点在哪里。上一刻⬇还轻松地聊着,下一刻就突然给你来一下。

      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吃过这个亏。也正因如此,愿意和卡赛尔做盟友的人几乎没有。

      就在这边的气氛剑拔弩张时,李碧天已经淡定地走到了小岛的中心,外面的情况怎样了他也不去管。

      反正千百年来,大抵都是这样的结果,各方心怀鬼胎,力量从来团结不起来,最终还不是会自己先斗起来。

      可是留给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

      他摇了摇头感叹道:“人心啊...”

      正说话间湹,他已经走到了一个倒放的小塔前。

      塔高三丈,倒悬,比他略高。其上刻有单一的线条状花纹,围绕着塔身自上而脋下。塔尖充满삸着破坏感,似乎有着无穷的毁灭欲望在其中。塔基却与之截然相反,充斥着创造与生机。

      小塔悬浮空中,滴溜溜地转动着。

      李碧天站在塔前,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动他。只好뮸站在塔前干看着。໛

      ......

      而另一边,杰哈在变幻出法相后,脚底一个发力瞐,疾射而出,化身闪电,向着白衣男子冲去。

      空气鼓动膨胀,爆发出阵阵音浪,并散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

      而对面的三人却依旧于原地站立,似乎没能对杰哈的动作做出反应。

      电光火石之中,围观的众人敏锐地发现站在最前面的白㊡衣男子突然神秘地消失了。

      众人心中一惊,面面相觑,都从别人的眼中察觉到了一丝同样的惊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甚至都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说时迟那时快,卡赛尔于空中突然艰难ⷽ地扭转身躯,右手化拳为掌,左手并起两指,并随手刺向背后的空气,那里空无一人。

      在他做出反应的那一刻,卡鉷赛尔的余光看到了原本空无一物的背后凭空生出一抹残影,随后一个拳头浮现在他后腰的位置上,即将೘打出。

      看着突如其来的变횹化,卡赛尔的瞳孔难自觉地放大,他甚至ȱ能清楚地看到,自己扭动的长发在那人脸上⣼映射出变换的明暗,照耀着对方冷漠的神情。

      “大意了!”卡赛尔只来得及在心底闪过这么ᄸ一句话。

      目之所及,对方迅速送出那一拳,自己的腰部ꑖ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力量,而反击已经来不及了,在黖碰到他之前自己就会被伤到。

      轰隆ᛦ!

      뵋 白衣男子收回拳头,注视着地里被砸开的大洞。

      在那一瞬间,对方放弃了攻击,变换了形态,主动收手做出婔了有效的防御。刚刚那一击看似威力十足,实际上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

      地底被砸开的巨大黑洞中,炸起一片银光,照亮了内部,白衣男子视线一扫,一道平淡无奇的身影映入眼帘,随之是那崆张充斥着愤怒的扭曲脸庞。

      那张脸庞忽然放大,迅速出现在眼뭧前。

      白衣男子一惊,没有料到对方动作有这么快。

      下一刻,他的身影倒飞出去,伴뼾随着地底黑洞中传来的一阵音爆。

      卡赛尔得势不饶人,飞速地出现在白衣男湇子的身旁,准备再给他几拳。

      二人在空中激斗起来,用最纯粹的肉体进行碰撞,拳脚碰撞之下,传来一声又一声쇫的闷雷,惊得方圆百里内的动物匍匐在地,战战兢兢。

      围观的众人脸上没有丝毫轻松,虽然今天的要对付的人应该是李碧天,可这一位能在正面交锋中和杰哈·艾伦·卡赛尔打得难分难解的人物,以前却从未脃见过。

      十方天之下,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人物隐藏着?

      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剩下陌生的两人,在场的诸位都不禁这么想。

      ...

      正当二人打得难分难解时。

      岛中的小塔停止了转动,落在了地面之上...

      李碧天不由地后退了几步,显得有些紧张。

      谱 咔嚓一声!

      落入了耳中,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空中ꎶ缠斗的二陡人也迅速分开,落下地面。

      自遥远的地方,与碧㡁落天海相对的另一边,一道金光从一点开始绽开,自第一重天之上落下到㈴十重天中,穿透过每一个人的身躯,迅速蔓延在天地之间。

      当!当!当!...몞...... 特

      十声钟响,穿透了时间与空间,落入每一个生灵的脑海中。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ᙈ了手中的动作,眼中被金光吞没,脑海中回荡着威严又令人兴奋的三个字:

      十方开!

      数百年一次的天地盛会,所有生햟灵向上攀登的路径,又一次开启了。

      ...

      金光如同潮水般迅速退去,天썩地间突然展开十重形形色色的地域,于空쎎中连结而成,仿佛十重台阶自下而上直通沧溟。

      十重天地遮天蔽日,一重又一重,其中人影幢幢,与寻常无异。

      在这十重天地浮现的一瞬间,它们的主人被穿透时空的规则之力拉了回来,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天地中,各有一尊法相坐镇其中,遥遥望去,八尊面相模糊的身影첾充斥着各讛自的天地间,各自显露出气息,分庭抗礼。

      第一重天,第十重天中没有䣛法相出现。

      其中第五重的法相不怒自威,威势之重,使得第五重天地中的居民颤뜒抖不已。

      “䒄天尊大人怎么了?是샭不是刚刚又出门打架了?怎么抋感觉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啊?”街头巷尾,酒楼茶馆里,三三两两的闲人在窃窃私语。

      今天的威压之大,使得普通人都快站不直身子了,只有在打输了架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看样子天尊又不知道在谁的手上吃了亏,回来生闷气옏了。

      陪 ...

      而碧落天海旁,原本聚集的十多人,只剩下两三个,与那三人隔空相望。

      嘣!

      白衣男子最后一拳收力不及,落了个空,隔空打在了大地上,他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紧接着脚底下裂开一条巨大的地缝,海水拼命地灌入其中。

      “切,算你好运!”

      白衣男子撇了撇嘴,对这样的结果有些不满。

      剩下的几人相互对视了㉛几眼,觉得事已不可为了,就算几人联手,但有怒辰的馕前车之鉴,已是破不开李碧天的天水幕。更何况又有这三个神秘的家伙在这捣乱,倒不如退去。

      只是没料到,十方开,登仙路重启竟然会汾是在今日。

      几人眼中尽是无奈,随即身影渐渐淡去,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