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妇人1~2集

      凭什么啊?来的时候坐你车,回去难道不应该坐我车嘛?老二你别太过分。

      陆霆麟,你幼不幼稚?谁让敎你来了?赶紧把你那破车开走,哪来那么多应该?滚㾰蛋——

      宋晚君站在两台车中间,看着陆霆宸和陆霆麟“抢人。”颇为无语,最后站累了,干脆坐到了马路牙子上。

      你是不是有毛病?赶紧该干嘛干嘛去,纨绔子弟的队伍里少了你支愣不起来,麻溜去扛起大旗去。

      陆霆宸,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陆霆麟一脸受伤的表情。

      什么叫我这么看你?难道不是都这么看你?君女士不在这,这里也没有二选一的选项,你就别表演了。

      陆霆宸你好意思抱怨?咱俩到底谁演戏?哪次有好东西俢到最后不都被进你碗里了?

      陆霆宸嗤笑,毫不留情道“:那没办法,那是智商与智商的较量,你怨不得我。”

      呵呵!怪不得奶奶以前总说,老大傻、老二奸。一点没说错。

      你け是说大哥傻?陆霆宸抬起手掩住嘴角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吼!老二你得亏是个男人,陆霆麟气的要死便,手指指着陆霆宸边抖边说“:你要是女人१,你绝对是个满级绿茶婊,四两拨千斤你是一把好手。”你不应该当律师,你应该做太极宗师啊。

      陆霆宸做了一个果不其然的表情,律师和太极宗师冲突么?说你弱智都是对弱智的侮辱。奶奶好像还说过“:老三老四飞上天吧?”你这断章取义也不赖。

      我飞了么?我上天了么?陆霆麟侧头看向地上的宋晚君接着道“:老四上天了么?这都掉地上了。”

      㕷宋晚君“:???”

      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加入了他俩的battle里。

      眼见赛事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宋晚君无奈的举起手建议道“:那个…我们坐一辆车?”

      ………

      蒔三人立在越野车前,来的时候你开的,回去我开,陆霆麟摊开手向陆霆宸要车钥匙。

      硘陆霆宸嗤゘笑一声,开我车干嘛?那么爱开,开你自己那轰炸机去。

      谁开车谁就能离副驾驶近一些,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battle槵。

      宋晚君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好像会很“苦逼”呢?

      我来吧,宋晚君把手伸向陆霆宸。

      上车后,宋戄晚君把自己坏掉的外套从里面掏了出来丢在副驾驶,意思不言而喻,你俩谁也别坐㖾了。

      行驶途中,无聊间透过后视镜,茑看到后座上开始眼神互杀的两个幼稚鬼,宋晚君无奈的翻了뾒个白眼。

      回到京城医院,陆霆宸和宋晚君先陆霆麟上了楼。

      陆霆麟因为要等给他送车的代驾小哥,不得不“输”自己二哥一局。

      宝贝~宋晚君刚露出个脑袋,一声╯荡气回肠的爱称便在这长廊里荡漾开来。

      紧接着,㲫君笙笙踩着高跟鞋,奔跑过来。高跟鞋砸的地面咚咚做响。

      宋晚君藏在兜里的手下뇛意识一紧。

      뒂 宝贝啊!快看,报告出来喽,君笙笙边跑边挥舞着手里的纸张。

      看君笙笙的状态,宋晚君不用看也知道结果了,一直绷着的神经也悄悄放松了下来。

      宝贝你看,君笙笙摊开手里的纸,开始念了起来99.999999%。这回该放心了?

      陆霆宸也探头看了一眼后,然后笑了笑,再次鯀抬手揉了揉宋晚君的发顶。

      宋晚君抿着唇角轻轻勾了勾。

      爸和大潭哥呢?陆霆宸前后环视了一圈没有见到人,这高光时刻,他俩怎么不在?

      奥,你顾伯伯父子刚刚到京城了,你爸和你大哥接人去了。

      顾伯伯?一直定居M国那老头?

      说什么呢?君笙笙冷下脸训斥道“:没规矩。”我就是这么教你说话的?

      对不起母亲,是我失言了,下次不会了。陆霆宸一本正经的弯了弯腰。

      宋晚君嘴角压了压,现在她好像明白了陆霆麟说的那些话并非空穴来风。 ۵

      走,宝贝!咱们回家。君笙笙搂着女儿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些的肩头,一脸笑意。

      陆霆麟刚和代驾交接完,就见自己老妈抱着妹妹一脸傻笑的从医院出来。

      当然了,还有那个道貌岸然的太极宗师。

      妈!离得有些距离,陆霆麟扯着嗓子喊了两声。随后急步追赶过去。

      ᆯ 君笙笙闻声驻足,看着大呼小叫的陆霆麟,眉头一皱神情颇显不悦,免不了训斥一番。

      冒冒失失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多大人了?素养都让狗吃了?还有,挺大个小伙子,你那是什么发型?

      陆霆麟眨了眨眼,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竖起的“啾啾”一脸迷惑,不是一直都这个♒发型嘛?今天才发现?我是多没有存在感?

      少ၨ交些狐朋狗友,干点正事,多和你大哥学学。

      我和他学?整天拉着一张老脸,不知道的还以为陆家快破产了荾呢,我学什么?学唱包公啊?

      陆霆麟你是要气死我啊?君笙笙松开一喊直桎梏在女儿肩膀上的手,指向陆霆麟。

      宋晚君算是明白了,陆霆麟一点都不冤븈,相比较下来,自己二哥确实还“挺奸的。”

      不是我怎么就气您了?䯜陆霆麟觉得自己就挺冤的,不就是想问问她们要去哪嘛?干嘛呀这是?

      好了好了,妈您消消气。陆霆宸走了过来,把君笙笙拦进怀里,老三还小不懂事,无意冲撞您,您别和他一般见识,回头我和大哥一定好䱩好调教便是,您宽心。

      哇!陆霆麟崇拜的拍起手掌,连连摇头,啧啧称赞,我们陆家涉及各行各业,唯缺个影帝,我看二哥你很合适,你要不要去试试?

      行了。君笙笙抬手揉了揉太阳팂穴,혒疲惫开口“:过几天盀痛快滚去公司帮你大哥。”别让我说第二遍。

      妈累了,君贈君我们回家。

      陆霆宸一脸幸灾乐祸,似笑非笑的低着头跟在身后。

      ᾠ 想笑就大大方方笑,别憋坏了,再把你那一肚子坏水炸出来溅别人身上。陆霆麟鄙视的瞪着陆霆宸。

      陆霆宸“盒盒盒”的乐了,谁先炸还不一Ⲹ定呢。

      回到家,陆霆麟自然又是最后一个进门的,代驾小哥就很疑惑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又没喝酒,满京城找人替他开车,开就开吧,他还断断续续的。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我不配懂,代驾小哥摇摇头,反正有钱挣,这样的“人才”多来些才好呢。

      晚餐君君想吃什么?君笙笙进门之后就问,没有要休ᙉ息的意思,妈妈去做给你吃?

      宋晚君下意识的吞入咽了下口水,额…我都行。

      샹从厨房取水出来的陆霆宸将宋晚君的“惧意”一丝不落的收入眼底。

      他笑了笑欖,走过去把水拧开后递给宋晚君,然后就着坐下。看来我们三个要失宠喽,刻意䄦失落的语气。

      宋晚君不解的挑了挑眉?

      你看啊,陆霆宸侧过身,手肘撑ꄴ在沙⚠发靠背上,对着宋晚君接着道“:我们三个从小到大吃过咱앮妈亲手做的饭,一个手就数过来了。”

      你这刚回来就吃到两顿君女士亲自下厨,用心烹制的“美味”,是不是很幸福?

      陆霆宸是家里心思最细腻的一个믲,这话说的既让宋晚君觉得自己是被重视的,又告知她其实我们比你惨,你是幸运的。

      哦,宋晚君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那二哥一会可以多吃点。

      自然。陆霆宸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语气,然后停留在宋晚君脸上的视线就开始寻找君女士的身影。

      巧了,一侧头就找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君女士,正怒视着自己。

      妈?陆霆宸疑惑的蹙了蹙眉头。

      怎么了?君君二哥脸上有东西么?他摸着脸问宋晚君。

      有,比城墙还厚的墙皮,宋晚君ፓ还没等回答,刚娵换完鞋进来的陆霆麟抢先替她答了。这还没完,紧着又看向厨房门口脸色ꀕ不佳的君女士“:妈,我们吃火锅吧,君君肯定会喜欢。”켍

      君笙笙努了怒嘴,默默进了厨房。

      你那点套路就别显r摆了,陆霆麟也屈膝坐进沙发里,君君啊,吃火锅绝对没毛病,我们以前就是这么对付老妈的。

      起开,没功夫和你杠,一点眼力见没有,没看见妈不高兴了么?陆霆宸摸着下ǂ巴若有所思。

      呦!心思玲珑的陆老二都不知道,我们会知道?陆霆麟“嗤声”嘲讽,我去洗澡,你自己慢慢猜吧,解决萞不了你就是这个。

      陆霆麟伸出小手指头ꉕ在陆霆宸面前晃了晃。

      啧,陆霆宸被他晃的有些心烦,伸手拍开欠掰的手指。

      君君要不要也去洗个澡?陆霆麟经过宋晚君特意问了一嘴。

      宋晚君顿了顿,而后欣然点头,她还穿着陆霆麟的外套,洗个澡换下衣服也好。

      客厅里,诺大的沙发上只剩下陆霆宸在冥思苦想ힳ,自己到底哪里惹到君女士了?

      厨房里,君笙崒笙站在洗菜池前,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委屈的不줈行。

      君君为什么都喊老二二哥了,还不叫我呢䪄?孩子是恨我么?是不是怨我当初把她弄丢了,찬还是怨我把她带回来了?

      想到这,君笙笙竟然有些害怕了,怕自己这个亲生母亲在女儿心里的地位,会不如那个姓宋的女人。

      天色不知不觉暗沉下来,火锅摆在很久没用过的圆桌上,腾腾冒着热气。

      食材一盘一盘端上桌,늱佣人被拒之门外,一大桌子菜全是君笙笙一个人忙活的。

      陆霆宸像个尾巴似的跟在君笙笙身后,想要帮忙,不料直接被视作空气。

      洗完澡出来的陆霆麟看着丣这一幕,郁结多年的气结瞬间就化了一半,屁颠屁颠走过去뗕,难得老二翻了车,他怎么可能错过这机会。

      楼上,冒着粉色泡泡的房间里。宋晚君围着浴냣巾站在衣帽柜前脑仁直突突。

      一段冗长的挣扎后,她默默的从满柜子飘着蝴蝶结的衣服里,挑了一件,也咭是唯一一件不算是卡哇伊风格的睡衣。

      祂 白色上衣,黑色裤子。蝴蝶结依然有。

      宋晚君发现自己带来的衣服没有被挂起来,也没有被扔掉,而是还规规䛷矩矩的放在她背来的双肩包里。

      亲妈ꇔ的尊重让宋晚君心头一酸,发至内心的扬了扬唇角。

      黑色的背包从柜子最下面拿了出来,里面东西并不多,也装不下太多,除了白天坏掉的外套,也就剩下贴⣥身内衣了。

      她蹲在地上,头顶暖黄的灯光打在沉默的缩影上。宋君君伸手往包底探了探,再拿出来时。手上就多了一封信件。

      ➾打开后,也不知她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出于什么目的,把那所谓的信又看了一遍。

      一张纸上爬满了好似蜈蚣般的字迹“:我的宝贝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轒的时候,妈妈应该已经走了。”峽

      妈妈这辈子没学过鄧什么书,也不会说什么好嶊听的话。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妈妈对不起你,我想你早就知道了,你并非我的亲生女儿。”

      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的亲生母亲,可是君君啊,这二十年来,我是把你当成我自己孩子一样的呀,我知道你一直想找亲生爹妈,我没脸要求你别去找他们。

      可是,妈妈还是想要求求你,能不能留下来?不要找了好不䬎好?你知道的,你哥对你有那个意思,你哥打小对你就好,妈知道你chong明,天ޤ生就和别僧人不一样。

      可君君啊,女人终Jiu是要嫁人的呀,如果…如果你能嫁给宋武,就算你找到了亲生陱爹妈媸,那咱们还是一家人的呀,我也就能安心了呀。

      算妈求你,答应妈最后的愿望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쨲了?

      原谅妈最后自私一回,就把你和你哥的亲事定了好不好?你嫁给宋武,妈也就不用担心你被别人欺负了,我死也瞑目了,好孩子听妈的话好不好?

      呵呵!宋晚君看完就如同她第一次看一样,笑흻了麈。

      心낡里荒芜一片,寸草不生。

      咚、

      一个轻轻的音节,君笙笙连敲门都是这般小心翼翼。君君?

      诶!宋晚君吸了吸鼻子鄇先应了声,手里的信纸连着包匆忙的扔回柜子。

      开了门,见君笙笙拿着一个盒子站在门口。

      妈可以进来么?君笙笙柔声询问。

      奥,当然可以。宋晚君侧到一边。

      君笙笙端着盒子,深深看了一眼宋晚君,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情感。

      君君乖!她笑了笑移步走进门。

      打开看看?君笙笙拉着宋晚君在床边坐下,头鞼歪向静置的盒子。

      好啊!宋晚君应声,仔细听声音里还是有一丝拘谨。

      君笙笙微微俯身把盒子打开,盖子摊在一边,里面还有一层红布包裹着。

      感谢老天爷,还有机会让我亲手把这些东西给我们君君,君笙笙一边笑着一边打开红布。

      옂 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宋晚君猝不及防的红了眼眶,她把头往下埋了埋,试图用额前的碎发遮掉自己即将崩塌的倔强。

      这个金锁是我刚知道怀了你的时候,你爸爸就买回来的,因为这个金锁我和你爸爸还吵了一架呢。

      君笙笙提着金锁突然“盒盒”笑了两声,太小了是不是?她问宋晚君。

      见宋晚君不说话,她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当初你爸爸说要是生个女孩,打个金山也行啊,可要还是男孩,就这㓁…他还嫌大呢。

      “盒盒…”你爸是不是还挺幼稚的?

      君笙笙把金锁轻轻放到一边,又拿出一个红本本来。鍡

      这个是你一岁生日䖭,你꿛爸爸买的大房子,他说“:我们陆家的公主当然要住在城堡里喽炎。”

      这回这个房子倒是挺大的,妈有亲自监督哦,其实你爸爸还是挺大方的。

      这个是你两岁生日,你爸爸问我君君该学会跑了吧?买个游乐园怎么样?

      这个是你三岁生日,妈妈想着,원我们君君该读幼稚园了吧?别人家的幼稚园我们可不放心,所以啊,我和你爸爸就建了一个幼稚园。

      䟹………

      这个是你十八岁生日,我们君君的成人礼,说到这…君笙笙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那一年我和你爸青丝里多了白发,我们在想,不在我们身边的君君会收到什么样的成人礼?会不会比我们的好?

      君笙笙轻轻抚摸着一፷条硕大的钻石项链,眼泪一滴一滴压下钻石迸射出的光芒。 菡

      对不起,君君。妈妈把你弄丢了。

      宋晚君低垂着头,肩괝膀颤抖,眼泪早已决堤,溃不成军。

      扑通一声,君笙笙突然跪了下来,就跪在宋晚君面前。

      紧接着又是扑通一声,砸在地毯上。宋晚君也跟着跪下。

      妈妈!一声迟来的妈妈经由宋晚君弯下去的嘴,呜咽呜咽的终于喊了出来。

      君笙笙震惊、欣喜、欣慰各种情绪在脸上轮番上演,心口破악了二十几年的残洞,终于被这一声“妈妈”给填补满了。

      诶!䶡好孩子。君笙笙又何尝不委屈?抱着宋晚君撒欢的大哭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