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小说无弹窗

      秋去冬⢞来,草木逢春,时间如水流逝,转眼之间,㫙大明天启四年的春天来了。

      万物重生、冰雪消融,在遥远倭国的平户岛蝠上,同样也是一副欣欣向荣的蓬勃景象。

      田间地头,农户们在仟佰间忙碌,一年的收成就看뼚春㐽耕的播种效果。日本以水稻为主要农作物,稻田在岛上见缝插针一般遍布着,绿油油的秧苗从堳勤快的农人手中一株株的插入泥水间,蝅冬季里一片荒芜的良田变ĩ成绿色的毯子。

       在这样忙ꟓ碌鶞的春耕中,那片山坳中的乌香地就显得很异样了。

      他们不播种,他们在忙着收割。

      聂尘手持镰刀,站在头前,身后郑芝龙ꏈ、郑芝豹、颜思齐等人端着瑔簸箕、拿着工具,黑压压的站在身后。

      双手合十,按照农人规矩拜了农神后稷,焚香三道,遥敬土地山神。

      聂尘起身,走趨到地里,掀开了笼罩在苗株上面的一层布。

      끟他的手稍微有些颤抖,不过当苫布被掀开,露出下面果实饱满的颗颗乌香时,ⱎ颤抖变成了喜悦的叫喊。

      “熟了!成熟了!”

      无数颗脑袋一拥而上,堆在他身边围观,颜思齐惊奇的说道:“这法子当真能行啊!没想到冬天的植物罩上펲一卡层布,就能如春夏的天气一样成长,这可真是长见识了!⊠”

      郑芝龙傲然و道:“我大哥可是读书人,自然见识广了。”

      颜思齐不㋭认可这句话:“那怎么旁的读书人没这本事㖠?”

      郑芝龙解释:“我大哥不是一般的读书人,他读的书比鵳一般人多得多。”

      颜思齐不置可否,心想我和聂尘꼝在一起呆了小半年靺了,朝夕相处,也没见他看过骕什么书啊,非但没看书,连字都很少写,除了在面馆每天记账,连笔都不摸,不像个读书人,倒像个商人。

      不过说起记账,颜思齐又觉得聂尘有异于常人之处,他居然用的一种怪怪的符号도来脉记账,当颜思齐奇怪的偶然问鄉起,聂尘答道这是阿拉伯数字。

      大明朝什么时候有这种数字的?阿拉伯又是什么鬼东西?

      算了算了,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读书人的事,一个船夫海盗能想通么?当然不能了。

      于是颜思齐也不去纠结这些问题ዺ,只是问:“聂老弟,其他的苫布,都揭开吗?”

      聂尘用镰刀割下一颗乌香果实,放뺺到鼻尖下细细的嗅了嗅,咧开嘴笑起来。

      볳“都揭开,赚钱的时候到了!”

      듍众人欢呼一声ぜ,虽然不知道怎么用这些黑乎乎的玩意儿赚钱,不过聂尘这么说了,就指定能赚钱。

      大家一起涌入地里,七手八脚的去揭苫布,漫山遍野的苫布用竹条撑起,把这片地됩罩成了一块块密实的温室,当苫布靬一揭开,满地的乌香就在春风里绽放出浓浓的香气。

      簸箕和背篼̷一起上阵,镰刀飞舞,㮱人声呼喝。

      大颗大颗的乌香䢟被收割下来,装入竹编的背篼簸箕中,送到面ᕗ馆后面的小仓库里,一层层的码着。

      仓库中装了一个巨大的灶台,一口硕大的锅架在上头,劈好的柴火层层叠叠的堆在一边,数十个坛坛罐罐放在一旁,聂尘独自呆在这里。

      他深深的呼吸一口ꩵ空气,在褼脑海里重新回忆了一下后世大学里上药剂课时学到的知识,开始点火。

      熬制福寿膏的流程其实很简单,关键是工艺火候的掌握,第沼一锅熬制出来的东西黑糊糊的宛如米粥,自然是失败的。

      聂尘掂起一点,闻了闻,气味如同烧焦的⟼木Ữ头槐,这种东西当然没法吸食。

      “失败是成功他妈,再来就是。”

      抖擞精神,他덆换了一点原料,烧火再熬。

      外面的面馆中,颜思齐和郑ᇍ芝龙守在柜台边,一面招呼人来人往的顾客,一㝻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跑船的日子如何?很刺激吧?”颜思齐作掌柜打扮,站在柜台边上打着算盘,裁缝出身的他做起面食㑡生意ᣃ也如鱼得水,很快的适应了新的身份,把面馆经祴营得紧紧有条。

      郑芝龙皮肤被晒ᘇ得黝黑,面孔被海风吹得好似老槐树的皮,布满䛕沟堑,越发的显得老成,他闻声兴奋的说道:“确实刺激辛苦,不过多亏颜大哥你调给我的泋几个໼老水手,帮了大忙,没有他们,碰上大风大浪就靠我们几个新手还真应浘付瘊不过来。”

      祯颜思齐⨩笑道:“海上行舟无非熟能生巧,多跑几次就好了。”

      “问颜大哥摱,你说我大哥在后㌃头븂熬的东西,真的能卖大钱?”郑芝龙手里叮里当啷的耍着几个铜板,向颜思齐询问道:“我在海上的时候㥏,你和他Ӑ一天天的就种乌香?”

      “聂老弟做的事,我怎么懂?”颜思齐咧嘴一笑:“你和郮他是兄弟都不知道,我怎么懂?”

      ㎵ 顿一顿,他又说道:“不过我觉得,他这么̩做一定有道理。”

      “道理?”郑芝龙困惑的挠挠头:“我倒是觉得有神灵护体,你看,我们从澳门过来,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铺子有了,田地有了,还有了一只船。一只船啊,Ԛ颜大哥喋,你以前当船老大的时候,用了多长时间?”

      “差不多五年吧。”줖颜思齐倚在柜台上,露出职业笑容,从一个倭人手里㷮接过十几文面钱,用倭话道一句“쒬慢走”,然后继续对郑芝龙说道:“先说清楚,那船ꖞ不是我的,是李旦李慤老爷的,我只是个船老大。”

      “是吧?你五年卖ﱹ命,还换不来一只船,为何我大哥一来李旦就给他一只船,这不对齢啊。”郑芝龙揣测道:“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딼 “人各有命,聂老弟骨骼清奇,一看就是命贵之人,哪里杚是我这样的糙汉能比㔴的。”빜颜思齐颳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道:“不过你若要我说둦,聂老弟讲义䨕气、胆⛖子大、有头脑,天生怴就是干大事的人,他的那些想法思路,我一个也想不出来,李旦器重他也属平常。”

      “换做是我,这样的ṷ人才,别说一只船,就算把我女儿嫁给他,我都愿意。”

      郑芝龙眨眨眼,问:“颜大哥你有女儿?”

      “没有。”颜思齐理直气뗩壮:“我连老婆都没有。莧”

      “.…..”郑芝龙无语的看着他,手里抛来抛去的铜板乒乒乓乓的掉到了桌上。

      㳱两个倭人进店来,大声招呼要吃面,颜먬思齐熟Ἕ练的把抹布搭在肩上过去,将抹布在桌子上먜象征性的擦了两下,朝后厨大吼道:“两碗面!”

      郑芝豹在厨房窗口熎里答应了一声,起锅煮面,伸手在橱柜里的一个布袋中用篴两根手ꩉ指捻出了几抹粉末来,放到加了高汤的面碗中,随手又将布袋掂了掂,不安的自语道:“没多少了,得给大哥提提,要再弄点乌香粉了。”

      ᠧ而在后面的仓拏库里,聂尘顶着被烟熏黑的脸,拿起搅拌了许久的木勺,从烟雾⻘缭绕的大锅里舀起一坨仿佛果冻一样的黑色东西。

      这坨东西一起锅ꖞ,就窜起一股香甜的味道,令人愉悦൛,聂尘闻了一下,䩪心中就乐了。

      “这就是福寿膏了。”他脄小心翼翼的把它装进一只瓦罐里,动作轻柔仔细:“小日本啊,别怪我,⛚不踩着你们,我心中不安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