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夫经历

      清晨的一缕微光透过窗帘照入房间,这一定是一个小公主的房间,雪白的床铺,粉色蓝色的装饰。

      星野南撑开双臂,伸着懒腰彮。

      볠 对于一个已经23岁的人来说,这样的房间有些孩子气了。

      但正如他所说的,有些孩子气不好吗?

      最近看网上的消息,他好想要结婚了诶,跟麦麦……

      嘛,这种事情,她们也早就料想到了。听说一群人都在打赌什么时候有孩子的事情了。

      星野南呆呆着窗外的还没有融化的积雪,自己好像除了事务都很少出去了。以前望月星还会让她多锻炼锻炼来着,还会带着她出去玩。

      现在怕不是要她叮嘱他的孩子多锻炼咯。

      走到自己化妆桌边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变化不大,一直都是这个样炣子,能看出来长眨大了,但是没变化。

      即使有了变化又能怎样呢?似乎也没有用处啊,说不定还会边残,这么想想,没有变化挺好的。

      晃了晃脑袋,开始了化妆。

      一般的时候她还没有起来,更别提化妆了。

      컨 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是她的生日,一年只有一次。

      作为乃木坂的团宠,她过生日可是大事!即使已经从经纪人脱退的望月星,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专门往这里跑一趟。

      轻轻的在可爱的面庞上留下一丝粉迹,取出一支口红,在自己的嘴唇上抹上。砸了砸嘴,让口红更为的均匀一些,霎时间嘴唇鲜艳了起来,整个人都绽放了开来。

      本人大抵是没有感觉的吧,毕竟天天看,不知不觉,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孩子也长大了,有了成熟的气息了。

      星野南轻轻的冲着镜子笑着,可一会笑容就凝固了起来。自己也满意的妆容在他的眼里,也还是小孩子吧。

      那个笨蛋,一直都是,只会吧我当뮽成小孩子。现在这个小孩长大了啊,长大了。

      可长大了,又能怎样呢?什么都改变不了。

      ‘碰碰’

      “米娜米!在家吗?”熟悉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星野南愣了愣,从椅子上弹起,没顾的上穿鞋子,赤着脚,小跑着。

      只有房间里有暖气,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感受到的只有炙热。

      “咔’门开了。

      星野南打量着门口的这个男人,老了,胡子䅘没刮,有点大叔的味道了,但是味道还是一样的,多了一份成熟,不讨厌。

      望月星看着这个大姑娘,也是感慨万千,当初那个一只手可以抱起来的小姑娘,终究是回不来홀了啊!

      就在望月星还想感慨的时候,突然一愣。

      穿的很单薄,现在才2月份,不冷是不可能的。最碍眼的还是光溜溜的小脚。俬

      玉指玲珑,肌肤白皙。站在木板上,就像是一件打磨过的艺术品一样。

      但是,冷!

      望月星将自己的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从星野南的头上挥过,披在了她的身上。

      动作很自然,都可以说是肌肉记忆了。

      “穿好衣服在下来啊!”望月星说着,眉头轻轻的皱着,即使是个大姑娘了不能好好的照顾自己,也还是不省心!

      “不想让望月桑在外面等。”声音变了吗?望月星也说不清,但还是一样的可爱,治愈,依然是一个小天使。

      “我等就等了,下次不许不穿鞋子到处跑,赶紧进去。地暖在哪?我去给开开。”望月星走进来,将门关上。

      顿时冷风少了许多,这妮子是真的不怕冷啊!

      当然,冷肯定是冷的,即使在望月星面前,冰̧冷的ᥢ感觉会大大的折扣,但两只玉足还是下意识的交叉放在了一起ꀸ,搓揉着。

      望月星皱了皱眉头,“冷还不进去?”

      星野南撅着嘴唇,不满的把双臂张开。对着望月星,望月星也是有些愣住了。

      “你都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还要我抱?自己走!”

      但是这样的话,根本没有用。

      星野南最不怕的就是望月星,望月星只会宠着她!

      这点望月㊖星也清楚,都是宠出来的毛病,但是,又怎么可以不宠呢?

      这次,星野南也就趁着深川麻衣,桥本奈奈未不在,才敢这么做了。即使有其他的成员在,都不会是这样。

      不管长不长大,这都是自己祖宗啊!

      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直接横抱而起,大步的向楼上走去。 籍

      将星野南安置在床上,自己又走了下去。

      小女孩的房间还是不要久留的好,而且,今天这生日有猫腻。

      星野南跟成员们说,不办。跟望月星说,办。

      即使深川麻衣有事务,也是抽空问了问,结果也是不办。

      都到了这个份上,望月星怎么能不明白呢?摆明了对他有所谋。

      굁但是这个谋划,就有点不明白了,在他的推测里,应该是有所求,所以他来了。

      虽然有图人这一个选项在里面,但望月星觉得不太可能。

      这妮子腻自己,这么多年了,感觉就跟爸爸一样,她是要图他这个人,他不就是鬼父了?而且年年深川麻衣都能给星野南治的服服帖帖的。抱不了,拉不了,导致星野南都有些抑郁了。

      望月星走了出去,转身走向厨房,不出意外全是速食食品。

      打开一看,高估了,不止速食食品,还有外卖!跟桥本奈奈未一个样子,一点粮食都不储备的。不对,连桥本奈奈未都不如,奈奈未那边还有能吃的蔬菜果蔬。

      身为一个老父亲顿时就发出了忧愁的声音,这要怎么办嘛,总不能天天陪着她吧?这也是不可能的啊!

      翻着翻着居然翻出一袋汤圆一带饺子,让望月星不禁翻匫出一个白眼,除了速食的还有解冻的。

      不过聊胜于无,给星野南垫垫肚子,看她是怎么安排的。

      望月星下饺子很快,星野南选衣服也很快。

      本来打算穿好看一点的,那样话,肯定又要被望月星训斥了。

      所以只好穿的保守了一点,但是可爱的程度是一点都没有变。怯生生的站在厨房的边上,看着正在忙碌的望月星。

      望月星瞄了一眼一旁的小可爱,还是相当治愈的。可爱本爱不是吹的。‘

      鷎 “有什么安排吗?”望月星冲着星野问道。

      星野南就站在不远处看着,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有计划就湫行,今天你过生日,你最大。”

      “你说的”

      “我知道,不反悔。”

      年年都是这样,没啥差别,但星野南就是喜欢这样。

      望月星搞不懂,活的越来越久㖃,反而越来越不知道现在的年轻的人的想法了。

      速冻食品还是非常方便的,很快就煮好了饺子。

      望月星给星野南盛了一大碗,看到一大碗饺子星野南眼睛都在放光。

      有一次望月星亲手包过饺子,还做了辣的调料,那一次可把星野南吃坏了,吃不了太辣吧,又想吃。

      结果还吃坏了肚子,望月星照顾她也费了不少的精力。

      虽然这次不是望月星自己亲手弄的,但饺子这东西本身就好吃。吃了这么久的外卖,换成一檄餐饺子也是很不错的。

      星野南食指大动,迫不及待的做了一个礼,就开动了。一旁的望月星看着,Ẑ笑眯眯的。

      看着星野南能吃的这么开心,望月星打心里也开心。

      콆㑺就这么看着星野南,星野南吃了小半碗之后,速度慢了下፯来,也是看⣸着望月星,有些不解。

      “望月桑不吃吗?”

      “你吃,我吃过了。”

      吃肯定是没吃过的,这个时候只是找个借口接着看罢了。

      本来没多大点的事情,结果星野南反而皱既起了眉头。

      “望月桑在骗人,你根本琽没吃过!”星野南说道。

      望月星有些惊愕,为什么她这么肯定啊?

      “不管怎么样,饿肚子都是不好的,望月桑吃点吧。”星野南接着说着,似乎是怕望月星不吃,还是认为吃的不够。㍑

      总是星野南轻轻的将碗,统推到了望月星的面前。

      这一举措反而让望月星有些苦笑不得,吃的怎么样都是可以弄到的,不嫌弃他,他也挺开心的。就是感觉怪怪的,而且她还是个偶像。

      望月星蚀将碗筷推了回去,䆮“我吃,锅里还有。”

      说着望月星走进了厨房,处理起了自己的早餐。星野南也是红着脸,一声不吭的吃起来。

      给你吃你就吃啊,꫿间接KISS什么的,米娜米都没有试过……

      望月星当然不会想那么多,话说哪有人会把间接KISS当目标的啊!

      吃完之后,就进入了短暂的沉默的时间。说实话,以前其实都是中午之后再来的。这次来这么早,一方面是要照顾这个小祖宗,另一方面也是来看看虚实的,看看这个只邀请了他一个人的小祖宗到底想干嘛。

      来之前,他甚至想过她是不是想毕业了,找她商谈来着,看这个样子,还制定了计划,八成应该不是毕业商谈了。决定毕业还能做出计划的话,那就根本商谈了。

      不过,星野南是能做出计划的类型吗?那看来是真的改变了缆不少啊!

      既然饭后,没有事情做,那就肯定得做一些运动。

      这个时候就肯定得……玩一会紧张刺激的动物之森啊!

      퓐……

      说白了也是打发时间,一打发就是一上午,望月星可捐了不少的物资给星野南,星野南的小岛经过一上午也是精美了不少。

      对此,小祖宗表示非常的满意。

      刚结束了动森,星野南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望月星出门了。

      中午饭也是在路上买的可丽饼解决的,比早餐都要随意。

      为了多玩一会,星野南⎑也是打的到了东京海洋馆。

      刚到门口,望月星的眉头就稍微皱了ᦥ起嗼来。一般过生日就往海洋馆跑?这种地方是约会圣地!他现在是真的有些怀疑星野南是不是图他这个人了。

      但是我可是比他大了8岁有余,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目的呢。

      ꢅ 眯着眼睛想了半天,数种可能性。知道星野南轻轻的拉住了望月星手。

      望月星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没有变,即使长大了,感觉依旧是13岁14岁的时候,柔软。

      当触碰到的一瞬间,望月星就明白了,这妮子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她也就是个普通的女孩罢了。 臏

      那么来这里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要么是真想来,要么就是看上他了。

      虽然有点扯,但他感觉后面那种可能性更大。他认识的小祖宗可不是会往外跑的类型,估䱵摸着,没有人叫她,她在想去,应该都不会去。

      不过,可能也真的只是想来,星野南会看的上一个比她大八岁的人?

      想想都不可能啊!

      望月星放宽心,任由星野南拉着他到处跑。

      阍 他就举着个摄影机,认出来就认出来呗,我在拍靿MV,就算是假的,你又能怎样。

      星野南到处惊叹着,她确实应该惊叹,因为她没怎么来过海洋馆,老家里蹲了。明明平时打不起来干劲的一个人,现在却在带着望月星到处跑。

      ⢣ 欢快的笑着,放纵着自己。

      路过企鹅,星野南就模ß仿模仿企鹅,看见遏海豹摆手,也是一阵拍手高呼好厉害。

      望月星쏥让她试着学一下,她还真的拍了两下,随即羞耻的想要打死望月星。

      细汗顺着星野南的额头流出,望月星瑁自然是发现了,其实他不应该管繙,可是她玩的这么开心,放纵一下也没有关系嘛。 

      拿出纸巾擦了擦星野南额头的汗,星野南愣了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脸色也是瞬间边的通红了起来。

      望月星就当没有看见就好了,这次킀能玩的这么开心,下次就不一定了,这次放纵点就放纵点。谉。

      在海洋馆还坐了一次简易的飞车,听说是4D的还会喷水,去试了试,人都差点给颠飞了,水也是用水管喷水,一次喷一点。

      可以说快乐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比如一旁的星野南,࣎偷偷的靠过来之类的,抓着他的手。

      望月星默默的叹出了一口气,这下八成可以确定是冲着我来的了。这要我怎么面对着妮子啊!

      ۋ然而这并不是结束,之后望月星被带到풇了电影院。

      如果单独做或者只做着一个活动的话,那么问题也不大。可她们是刚从ూ海洋馆里出来的,直接奔向了这个电影院。

      这赤裸裸的约会路线啊!

      望月星撇了一眼星野南,她还在姠兴奋的状态中,牵着望月星的手,走在前面。

      电影是什么其实都可以说是次要的了,因为内容本身不是重点。正的想看电影的话,肯定会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而不是在海洋馆的后面。

      既然海洋馆的本身不是目的,那么电影也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了,这小妮子真的要是对他有什么想法,那肯定看电影的时候要做些什么。

      要是没有,一切安好,皆大欢喜。

      电影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部爱情的电影,他都怀疑这个电影▁星野南会不会都看过了,随便选的吧。

      上来两个人之间的把手就直接给星野南抬了上去瀌,然后毫不避讳的靠着望月星。

      ꧡ 下午看电影的人罇不多,望月星他们这一场,根本一个人都没翳有,有点离谱。

      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好说。但是这没人,不是包场就是真的太妖了吧。 ⣠

      甚至有可能电影星野南都看过휛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随着电影的开场,星野南靠的也是越来衣进,明明小脸也是通红,明明自己靼也慌的很,心跳也在加速,偏偏还要往这里靠。

      终于靠了极限,这个小祖宗就这么趴在他的胸口。

      呼之可触,一股子的甜腻的气息,在他的胸口,明明知道是一个毒药,偏偏还想着靠近。

      望月星的心跳也不可避免的加速了起来,眼睛也是缓缓的瞪大。

      她在试探着,将身꺾体抬起,鲜艳水润的嘴唇在向着她靠近。

      在他的嘴角,轻轻的留下了一个吻。

      很甜美,也很致命……

      望月星抬手将星野南压了下去,自己大口的呼吸着,没控制住。

      小祖宗也是很有诱惑的,越可爱越是这样。

      一击得逞的小祖宗也没有怎么样,就仿佛ڕ不是自己。

      直到结束,星野南也没有过多的行动,就这样平静的结束了。

      刚结束的电影,星野南就离开了,连报幕词都没有瞟一眼。看着这个样子的星野南,望月星愣了愣,也是抬脚跟了上去。

      回到星野南的家中,望月星呆滞大看着大桌子上的这个生日蛋糕,很简陋的一个单层的蛋糕,上面插着蜡烛,摇曳着点点星火。

      星野南给自己带上生日的寿星礼帽,走到望月星身前一把抱住了他。

      “陪我吹蜡烛好吗?”

      望月星内心也是一阵触动,咬着自己的牙齿,长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看到望月星同意,星野南也是笑了出来,拉着望月星走到了桌子面前。

      一쾑起低下头,一起对着蜡烛,一起轻呼出气流。

      交汇在一起,吹灭火光。

      顿时,漆黑一片,没有声音댳。

      望଩月星起身准备去开灯,然而星野南抓住了他,不放手。

      并不是看不清,只是不敢看清,星野南的眼眸很明亮,哪怕是在黑夜中,望月星也能看到其中的光芒。

      “呵。”

      星野南轻笑出声庬,一把抓住了望月星的衣暲领,踮脚用力。

      两唇相交……

      星野南是不会亲吻的,只是单纯的嘴唇贴的嘴唇。圯

      望月星有点懵,这不是我认识的小祖宗!

      嘴唇的感觉是不一样,起码星野南的嘴唇触感是最弹的,说不舒服是假的。

      望月星瞳孔猛的一张,反瑑应了过来,用力挣脱了星野南的手臂。

      还不等他说话,星野南就抱住了他。

      “原谅我……ሤ”

      “啊?”

      星野南对着他又是一推,望月星下意识往后一推,碰一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了在地上。

      小祖宗也是趴在她的身上,再次送上自己的双唇。

      吻谁都听过,多亲亲总会的。

      望月星彻底的凌乱了,眼神一横,心一狠。用力分开自己和星野南。

      清凉的感觉随着水花的炸裂在望月星的脸上绽开,望月星的眼神在颤抖着。

      是泪……

      ᵕ 她哭了……

      “米……米娜㩞米?”

      眼泪停不下来,在葺望月星脖子上,下巴上,两颊上⾸,不断㈥的滑落,不断的绽开。

      “最初……一开始……就不要对我那么好啊!”胸前的衣襟被两只小手猛然的抓住。

      “为什么要保护我?”

      “为什么要那么照顾我?”

      “为닍什꼤么什么都听我的?”

      ……

      “选了麦麦之后,就不要对我那么好啊!”随着女孩的声音,望月星的硼手也无力的倒向两边。

      “为什么……我是个小孩啊!”

      她讨厌,她讨厌望月星把她当一个小孩子来看待,可无论自己怎么样,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个小孩。

      ⵼ 一个可以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小孩。

      既然一开始没有机会,就不要让她肆意妄为啊!

      会贪恋的,会想占有的。

      “米娜米也想……也想……一直被……望月桑,被鬧你宠爱啊!”

      望月星抬起颤抖的手,轻轻的在胸口前的小脑袋上抚摸着。

      㧥“你还年轻,米娜米……”

      “那我就算早一点出生,大个几岁,你就会选择我吗?”叫声在客厅里回响着。

      望月星的嘴角抽搐着,内心也在咆哮着。

      悍这么꥝多可能性,我狈怎么知道啊!

      “一直都ʇ在说,很鎞可爱,之类的。”

      “反正只要我一直顶着这样的样貌,왽我在你们眼里一直都是小孩吧!”

      她不想这样,起码在望月星认知里,她不希望星野南只ꩰ是个小孩,她不甘心,明明怀抱是那么的温暖,手掌那么的宽厚,那么的可靠。

      可是,只要她被当成小孩的话,回馈出来的感情总会኷变质。

      她才不需要那些变质的感情,她只想要一份属于她跟望月星之间的纯粹的喜欢罢了。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记不得了,但回忆起来,都是对我的好。

      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我舍不得你,好蹪到我不甘心,好到我也想占有你……

      “我真的,好喜欢望月星啊……”

      “最喜欢你了。”

      “哪怕一次也好,看看米娜米啊,米娜米长大了啊!”

      望月星胸口一阵绞痛,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当初的小姑娘长大了,但是依然这样对她,是想给她一个可以撒娇任性的地方罢了。

      你除了吃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缓解压力,每个人都给了你那么大的压力,可你也只是个普通的可爱的女孩罢了,如果我这样做能缓解你的压力的话,我自然是愿意去试试的。

      可是……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小孩来看啊!”

      骲 “那,把我变成一个大人啊!“

      望月星瞪着双眼,“这事能这么随便吗?”

      “你看,不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吗?说什么漂亮话呢。”

      “你别激将我!”

      “呵。”星野南并不理会已经生气了的望月星。

      轻轻的举起望月星的一只手,和自己的手叠在一起,放在自己的胸口。

      “能感觉的到吗?好疼啊!撕心裂肺的疼哦。”

      轻轻的笑了,在泪雨中,看上去很暖,藏着数不尽的苦涩。

      “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所谓的照顾哦。”

      䨘“哥哥对妹妹喜欢,原来是这样的啊。”

      望月星的脾气是很大的,从当初看到有人抓着星野南的手就可以看的出来了。平时他可以很和蔼,怎么弄都没有关系,但是一旦涉及到他在乎的人,在意的事情,就会产生另一种极端。要么极端的愤怒,要么极端的理智。

      看着星野南这幅样子,望月星感觉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星野南缓缓的起身,准备离开。

      一只大手猛的抓住星野南胸口的衣服,在星野南惊愕颤抖的眼神中,被猛的拉了下去。

      已经不用管那么多了……

      榠“出了事,我可不管!”猻

      ‘撕拉’

      衣服被撕碎的声音,这件事也已经尘埃落定。

      没人知道,星野南在望月星怀里醒过来的时候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两个人之后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望月星一个人在窗台抽完一整包烟都没得出结果的问题是什么。

      괥 星野南很喜欢望月星……

      望月星回应了星野南……

      或许只是爱人답,但未来一定很美好。

      小祖宗可是很甜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