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欧美做真爱

      嘟,嘟,嘟嘟嘟……

      低音非常抓⣗耳膜。

      叶盈玉专注摁着大哥大上的按键,䌟眼睛里流光溢彩。

      铃铃铃。

      家里座机响了。

      杜和珍起身过去要接电话,叶淑娴笑着说母亲,“妈,那是小玉打的,不用接。”

      “这丫头,也不说一声,差点白白浪费电话费。”杜和珍坐回沙发上,挨着大女儿땊叶淑娴。

      ↞ 只要是杜和珍不做家务闲下来,叶淑娴总是要和母亲在一起,有时候还要黏人,杜和珍知道这是女儿对生的留恋,有叶淑娴在身边,杜和珍总是装出轻松笑颜,但是,在不面对叶淑娴时钦,杜和珍不止一次地跟丈夫叶见朝为大女儿抹眼泪。

      叶见朝和秦뗵著泽坐在沙发上首,笑着看叶盈玉像摆弄玩具一样摆嚊弄大哥大。

      叶盈然今天没莆回来,不然她也会和姐姐一起研究大砖头。

      “爸,有了这玩意,出门打电话可就方便多了,通话费不便宜쮯吧?”

      叶盈玉把手中的大哥大放过去,和茶几上的那个并排摆在一起,两台崭新的大哥大威武雄壮。

      两万八一台,两台就是五万六,밗加上每台入网费六千,总共六万八。

      家庭煮妇杜和珍接受不了丈夫这种烧包行为,买一个就算了,竟然一下买回两个,这还过不过믧了?

      简直是完美败家呀!

      但是,杜和珍在花钱上没有发言权,叶见朝是大家主,一切事务由叶见朝说了算,杜和덐珍只管掌握家庭吃Ẳ喝上的开销。

      “著泽记得清楚,著泽諲来说说。”叶见朝手里把玩着麻梨疙瘩烟斗,笑吟吟地道。

      “月租50,市话每分钟六毛,长途㋅翻倍,每分钟一块二,都是双向收费。”秦著泽微笑㠸着详细说了大哥大资费政策。

      他知道手机㳨行业发展迅速,过些年,数字信号手机在华囯普及,ㄵ价格大幅下降,因联通公司和电信公司成立,和移动公司形成竞争,加上国家民生政策倾斜,使移动电话资费政策也뇃会大幅下调,移动通信不再少数化和富人化。

      㞄但是,他能头头是道地说吗?

      说出来,家里人会信吗?

      只能用推测的口吻显示氅一下自己的前瞻眼光,“因为移动电话非常便捷,特别受市场欢迎,将来屍国内可能会有很多家公司研究手提电话,研发ꖁ新产品开发新功能,

      如果条件具备,可以考虑在这方面搞研究,或许研制成功一小块集成电路板,开发出一项新功能和一个新软件,就会垄断整个市场。”

      没有提及芯片和因特网,更不会科普ai,说多了怕一家人脑洞跟不上。틫

      ⶁ 有了昨天那几箱子书,不会再有人过多质疑秦著泽肚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千奇百怪。

      秦著泽说完,叶淑娴接过话题,“要是开一家这样的工厂,岂不大有前途。”

      叶盈玉眼睛晶亮,“对呀,这种大哥大一部就能卖两万八,如果按对半赚ṿ来算,一部能赚背一万四,一年卖出一千台,可以赚一千四百万,刨去税收项,收入依然过千万┯,如果能卖一万台,收入过亿,可观到简直可怕,建一家生❮产大哥大的工厂,真的是赚쓱到了。”叶盈玉小算盘扒ꎡ拉的甯噼里啪啦。

      ᥕ 搞商业的家庭,在谈到䕁做什么行业赚钱,总是津津乐道。

      欑不过叶盈玉有她理性的一面,“这东西赚钱没错,可是要搞漄起来,恐怕屒客观条件限制应该会很多。”

      “像小玉分析的,既然如此大赚特赚,却只有美国摩托罗拉公司一家搞,那其他发达国家呢?比如英法,这说明这䅇种产品对技术要求非常高,涉及到的领域不仅仅是一部电话。国内的人,谁来搞,恐怕要假以时日。”叶淑娴慢声慢气地分析。

      今天,叶淑娴精力还好,Ƒ坐在Ԃ客厅和家人一起好久,未见她现出过多疲态,而且能参与谈论。

      最有셮发言权的当然秦著泽,“前途肯定是非常大,但关键问题是研发资金和研发团队,另外涉及国家支持,凡是通讯痔系统寬,都会和国家安全挂钩,没얽有国家特批特许,民营想都甭想䰅, 俿

      创新电子产品特别烧钱,要想搞出新东西,财力必须雄厚,一般企业真的砸不起, 觡

      再者,科研人才这一块也是国内短板,要从国外引进人才,涉及烧钱和外交,

      ⵥ当然,办法肯定有,比如培养一批优秀的年轻涏人去国外学习取经,可是周期呢?ꀥ太长了。”

      话题到了讨论经济上,兜兜转转回到叶家眼下最该做啥来赚钱。

      秦著泽瞅了一垓眼茶几上吃钱的两部大哥大,“小玉从市糖酒公司▮拿到了三十箱,相当不错,但,茅台酒的收购,还要加大力度,有᤽必要去趟帝都,那里城大存量多,既然指定挣钱的买卖,能多收一定要多收,量上去了,赚得才可䂬观。”

      솴秦著泽心中有底数,他想拿出十万至二十万收购茅台,两个月后,不但驒能把两部大哥大赚出来,买一ꦓ辆桑塔纳的钱也有了。

      面包车没空调,太特么热了,必须换车。

      不过,他没说出来底数,他怕家里人受不了,花三万五万的买酒,还能勉强接受,花十万二十万买酒,是有些胡闹。

      秦著泽߂不想解释为何,因为现û在他无法解释,躁到了帝都才好解释。

      同样,叶见朝望着茶几上每天都吃钱的两部大哥大,“咱们必须抓紧餵上马厂子的新设备,生产新产品,因为我去国外考察过,所以设备这一块由我来负责,研制新配方这一块,我看由著泽具体负责好了,厂子的配方师随着家属去了国外,搞配方的专业团队要尽快聘到,争取早日把新设备用上,不能让一堆钱在那里放着生了锈。”

      知道叶见朝还没有把话说完,所以,他端起茶杯滋喽喝茶时,没人插话进来,叶见朝咽下茶水,盖上茶杯,“我来说一下分工,玉玉还是负责奶粉厂的财务和业务,身份是玉然奶粉厂经理,

      奶制品新产品开发和销售这一块由著泽负责,我有一个新想法,把新品这一置块独立出来,打造新品牌,开辟全国市场,新品牌名字我还没想好,

      既然著泽负责新品这一块,著泽的身份就是负责⪨新品牌的经理,

      玉玉这一块和著泽这꘻一块要互相带动ፀ,将来把市场完全打开,我们要在上谷城里设立公司总部,方便接待我们的业务客户和合作伙伴,今天我和著泽过去看了房子,著泽这房子买得好啊,以后要陆续把周围民居买下来,先占下地皮。”

      褨 重 瞅了眼叶盈玉,见叶盈玉脸上没沀露出不满意的神色来,叶见朝继续说他作୮为大家主的想法,“我来主抓跑运输这一块和奶牛场的管理,新设备上马后,扩大了生产,最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奶源量不够充足,奶牛场要尽快扩容,至少要再买二十头奶牛,

      如果市场份额增加得多,供货激增,奶源仍不充足,就要考虑从外地散户收集奶源,所以,天我虽然是个老将,可是我主动承揽的活可不益少也不轻哈,你们年轻人要受到我的鼓舞哈。”

      原本做事有板有眼不苟言笑,这两天,叶见朝偶尔要开个小玩笑,足见他心情之好兴致之高。

      打了一个哈哈,家里人跟着笑笑,叶盈玉接过来说道,“爸,奶牛场有刘慕凯,运输队有叶强,你就是动动嘴指挥就行,以前你受累那么多,能少操心尽量少操心,要多注意身䙪体。”

      뢁 上次因为黄鹤卷款跑路,叶见朝急晕过去,着实吓了家里人一跳。

      大家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全家皆慌得不行。

      叶淑娴随着叶盈玉也劝着父亲多注意身体,并且说有困难就让秦著泽往前顶,说的她的著泽好像无所不能似的。

      听姐姐又在抬姐夫,㕛叶盈玉笑着开玩笑,“我说为什么我这几天总感觉我在家里的地位减一,原来是我大姐总是把姐夫往上推。”然后,对着叶劉淑娴继续道,“姐,你可别忘了咱俩是一奶同胞,一笔写不出俩叶字,你这么做,胳膊肘可是往外姓人的身上拐哈。”

      说秦著泽是外姓人,也是잌在开玩笑촚,秦著泽不会往心里去,潋但是,岳母杜和珍担心女婿在意叶盈玉说的话,赶紧轻轻给了叶盈玉一巴掌,“玉玉,别瞎说话。”

      ꊕ叶淑娴微微笑着,“小玉,别说我心眼往你姐夫身上偏,以后呀,你管볌的那两块事,遇到为难着窄的时候,说不定还要你姐夫出面帮忙解决ዖ呢,你还不趁早多巴结巴儮结,别到时候用到了再临时抱佛脚。” 魿

      说爇得륢叶盈玉站起来,把母亲杜和珍扶着肩膀一动,她坐在母亲和大姐之间,对叶淑娴又搂又抱又亲,“姐,我得先从你身上下手,把我姐为好了,何愁到时候姐夫不帮忙?姐,你说你⫢想吃啥好的,我给你买去。”

       说完,又軲在叶淑娴脸上亲了一口,亲完后,抱着叶淑娴肩膀晃悠,又挨母亲杜和珍又怨又爱地数说两句,一家人乐乐呵呵。

      刚才提了叶见朝身体,叶见朝继续他要说的,榝“哈哈,没事儿,有你们在,我如虎添翼,贷款已经有了眉目,具体额度现在不好说,如果能拿到六十万,或者少一点能到五十万,我们就要着手考察新厂的选址,

      外出这一块,考虑安全因素,我看还是我和著泽去쇒,等考察到了合适位置,要和当地ZF洽谈合作,以及后续很多事项,需要玉꟡玉出面,玉玉要多抓住机会多历练。” ث

      叶见朝的言外之意뗳还是秦著泽뮙能力强쐚大,叶盈玉ꅼ要虚心学习。

      钶 “爸,我会努力的,干嘛非要说出来,嗯。”叶盈玉故意撒娇地长嗯一声,撅了一下嘴巴。

      叶ꈟ见朝哈哈一笑,“我ꌥ们叶家个个是好样的,玉玉将来最出色。”

      “爸。”뚓叶盈玉把爸字拉出长音,叶见朝哈哈爽朗大笑,大家一起笑了。

      “玉黸玉,晚上要ㅀ参加家族大会的人都通知脒到了吗牢?”叶见朝把榮笑容收了尾,瞅着叶盈玉问。

      “通知到了。”

      “和珍,晚宴订好了吧?”叶见朝移动目光,瞅向夫人。

      “订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