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娇乳硕大律动前后

      许久,小恶魔从瑰甅丽壮观的画面中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最后回望一眼晦暗的大地,随后转身不再多看。

      狩猎的时间又到了。

      狩猎!他需要更多更强大地力量,本能驱使着他这样做,他将目光投向广阔无边的黑色荒野,这无边的荒野几乎看不到边际,里边藏了不知多少如他一般的小恶魔和其他嗜血的生物,那些都是血肉、食物和力量。

      ៯也是他狩猎的目标。

      就在他思量着狩猎计划的时候,ұ突然从天空中传来一阵难听的嘶叫声,一大片翅膀的煽动的声音由远处逼近,一群飞行㨝恶魔正在快速쥛逼近,ᷢ黑翼一个激灵,急忙一个翻身躲到岩石下,只留下一只眼睛观察外界的情况。

      k只见远处的天空中有几个黑影在肆虐,漆黑巨大镄的双翼有力的煽动,承载着强壮的躯体在空中来回游弋,时不时还得意的狞笑着俯冲而下,再回到空中的时候,手中钢叉上便穿刺着一个惨叫挣扎的小恶魔,或者一只猎犬似的噬魂犬。

      翼魔!

      ⳵ 黑冪翼羡慕得盯着那有力的双翅,强壮的身躯,狰狞的弯角,在传承的记忆中有着他们的形熍象,那是真正的翼槨魔,小恶魔的上级形态,黑翼如果积蓄足够多נּ的力量,在不远的将来也踩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一㰡样的强壮,以及残暴。

      黑翼的眼中流露出渴望的神色䴮。

      【总有一天我也会像你们那样强!】

      ḫ黑翼这样告诉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成为那样强壮的恶魔!

      难怪黑色荒野上看不到一个小恶魔,不会隐藏的估计都到了翼魔们的嘴里,成为了他们的口䟕中餐。 潖

      要想点办法了,直接出去太危险,是学那个倒霉蛋一样哄骗别的小恶魔上当?还是像蠕虫时直接抢夺别的家伙的猎物?

      黑⼔翼苦恼的抓着光秃秃的辔脑袋,才刚刚㮓冒出细微突起的长角尖锐有力,却法无法带来急需的智慧。

      脑袋摆动间,他想起丢弃的小恶魔残肢,自己是不需要那点东西,可是其他椌的家伙虍说不定需要呢,本大爷䇺吃饱了,也要想想他们是不是?

      想到精妙之处,黑翼得意地笑着,双手不自觉摩觹擦着钢叉,发出沙沙的声音。

      深渊暗红色的天空下,一个漆黑的身影勾着身子,轻手轻脚在黑色的岩石缝隙间缓慢挪动,粗糙的外皮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哪怕是离的很近,不注意的话罌也不容易被发现。

      黑翼手中抓着一块小恶魔的残骸,不断把鲜血和᜼碎肉洒在走过的岩石间,直至一处洞穴,这里不是他藏身的那个,而ﻡ是之后找拁的地方,一个特别适合伏击的地点。

      这个洞**部宽敞,足能容纳十几个小恶魔,但是入口却相当窄小,仅仅能容纳一个ው小恶魔通过,而且处于一块巨大岩石的中部,离地面二米多,易守难攻。

      要知道,即使黑翼这样小恶魔中的壮汉,也只有一米多高,普通的小恶魔则普遍읍只有一米左右,当初找到这个洞穴,黑翼也费了一番功夫,借助钢叉花了好大力气才爬上来,其他的家伙要是想上来,花的力气要比他多得多。

      【到时候,就是好戏上演的时候了,嘿嘿!】黑翼拄着钢叉,俱想到那些费劲力气爬上洞穴的倒霉蛋,在接近成닐功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つ经成了猎物,究竟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不禁发出得意的笑声。

      黑色岩石间,一个干瘦的身影在隐约晃动。

      小恶魔艾特摇了摇发晕的脑袋,抬头看翻軠滚着的暗红色天空,叹了口气,摸了摸干瘪的肚皮,自己有多久没吃东西了?已经饿得发晕的脑袋给不出㦆答案,只好继续摇摇晃晃的在岩石间游荡着,期待能发现什么能吃的东西,真想念还是蠕虫的时候啊,那个时娝候东西多得吃不完,吃一半扔一半啊!想着想着,哈喇子就顺着嘴巴留下来了。

      碰!

      摇摇晃晃鴡的小恶魔一头撞在石头上ꭢ,身体僵直,双眼失神,只有鼻子不停地抽动,使劲的嗅着。

      这是,血肉的味道!

      瞬间!小恶魔的红色眼珠变成惨绿蔲色!干瘪的肚皮打箐雷般轰鸣,鼻子抽动着深深呼吸着致命的诱惑,整个身体也随之而动,追寻着血肉的味道在岩石间绕行,循着留下的血液缓缓前行。

      就在前面了!小恶魔艾特握紧手中的钢叉,食物,就在前䕑面了!那是一块巨大的岩石,或者说,是一个小小的山丘,至少对于小恶魔来说是这样的,他맭的小翅膀基本就是摆设,高达五米的巨石怎么也算是山丘了。血迹通向山丘中룡间的洞穴,离地面二米多,但这丝毫没有使得艾特眼中的狂热有所消减,因为如果䥆再不进﮸食,它就会成为一个被饿死的小恶魔!傔

      똲뛏怎样上去呢?艾特试着跳上去,结果还没碰到洞口就掉下来了,也尝试爬上去,可是小恶魔的爪子根本抓不住光滑的岩石,艾特苦恼地揉着䈒摔得差点裂开的脑袋,正好碰到背在身后的钢叉。

      等等!钢叉!

      艾劵特拍了拍后脑,可以用这个嘛!怎么想不到呢!干瘪的肚皮௡在催促着,鼻尖的美食味道仿佛更加浓郁,艾特用尽全身力气将钢叉刺进岩靽石中,直末近半,超常发挥啊!即使吃饱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么大力气啊!小恶魔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随后便一脚踏在钢叉上,扒住洞口往上爬,努力向自己的幸福生活靠近着。

      嘿!双臂用力弯曲,双腿用力一蹬,努力探出一个脑袋,终于可以看清山洞里了!

      小恶魔艾特满怀希望的探出脑袋,然而出现在괈他眼前的,不裊是美味的食物,而是绝望。

      邘弯角,红眸,咧开大嘴中突出的獠牙,无不显示着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的同类,因此才越发绝望。

      ᜸“这家伙真强壮!”

      鋈这是他脑中最后的想法,因为一把闪亮的钢叉已经从他的嘴中穿过,带着红红白白的脑浆从后脑冒出。

      第一个猎物!黑翼很兴奋,办法有效啊!

      为此,他高兴的吃光了这只小恶魔,不像第넷一个只吃脑子和心脏,为表现自己的兴奋和感激,他把这个家伙完全吞进了肚子,连一片碎肉渣都没有剩下。

      有一个就有二个,有二个就有很多个,黑翼丝毫没有节省口秴粮的念头,他继续着计划,将第一个小恶魔剩下的血肉顺着另一条路线播撒出去,仍旧是洒在那些岩石边、岩缝里,既不是太显眼ꀤ,又绝不会被饥饿的小恶魔们错过,只要小恶魔们挡不住诱ស惑,他就有源源不断的食物来源。

      这些将成为他进化的源泉。

      办法行之有效,每天都有一峠二个小恶魔上当,成了他的的口粮和能量,只有一次出了小小的意外,那是一个噬魂魔,长得像猎犬,有⏟着锋利的獠牙和矫笕健的身躯,黑翼像对付小恶魔一样去对付它,却没料到对方有区别于厡小恶魔的天赋能力,万中无一的灵魂天赋。

      他被噬魂魔的軧天赋能力冲击得精神恍惚,虽然仗着强壮的身訔躯硬撑了下来,最后还成功刺穿了对方⇚,但是他也受创不小៹,胳膊上和腿上被咬了好几口,整块整块的肉被咬了下来,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壮,换成另一个小恶魔,不一定可以撑得下来。

      这튎让他出离愤怒了,一直以来都䨽是顺风顺ﮁ水,他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齗

      黑翼决定报复这个让他险些丧ч命的家伙,䱘他没有直接杀掉猎犬般的噬魂魔,而是打断了他的四肢,他决定好好折磨这个家伙!

      对于恶魔来说,最大的折磨就是沦为同类的食物ğ,黑翼决定当着他的面,吃掉他的躯体!

      是的!ⷓ黑翼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他从四肢开始啃,然后是躯干,最后才是灵魂所在头颅,细嚼慢咽,慢丝条例,进食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昼夜,在这期间,他成功的让噬魂魔的生命存쌳活到了最后一刻ﲼ。

      折磨和痛苦,这只可怜的噬魂魔凄惨的嚎叫让黑翼的全身的毛孔都快活的颤抖,他爱死这种感觉了!

      那之后再没出现意外情况,每天的生活就是等待、狩猎、食用,偶尔还抽时间打磨着那因为刺穿了过多脑壳,而略有磨损的钢叉。

      暗红色的云层中不时有电蛇窜过,褐色的♙原野间,一块块黑色岩石交错纵横,一块大如山丘的岩石顶端,小恶魔黑翼倚着身边的岩峰,用自己的钢叉剔着他那尖尖的獠牙。

      最近肉吃的有点多!黑翼也有烦恼。

      天天啃ឫ大骨头,纵使以恶魔的好牙口也有点吃不消了,还是那只噬魂魔的ࠐ味道好啊,那绷紧的肌肉,那悦耳的高歌,那凄惨的哀嚎,每一样都让黑翼留恋不已髉。

      想起那个家伙,黑翼不仅仅是怀念那美味的质感,还因为他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处,也许恶魔天生的吞噬天赋,又或许是他吞吃的噬魂魔有某种特殊ర,他在吞噬囲了那个家긵伙之后的数十个昼夜,慢慢获得了一项天赋能力。

      鈔 【灵魂镜像】:能够分出一丝灵魂,化为虚䯞幻的镜像,持续时间ꎷ视灵魂넨强度,以及分化出的量而定。

      以他现在的灵魂强度,还做不到在体外的长时间显化,持续时间仅仅只有几分钟,为了充分运用这个能力,他尝试了很多种方式,发现最好的做쏤法就是用这一个灵魂镜像操纵尸体。

      类뙊似死灵法师的尸体操纵,缺点是时间短痔,而优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足够的灵活,因为这턖不是提线木偶,而是真的有灵魂入驻,联系紧密。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做很多事,玩ᐹ出更多的花样熲,比如,假冒顶替、诱饵勾引、背后袭杀!

      加装成同伴,然后再狠狠的背叛他们!

      背叛!背叛!背叛!

      쯖单单想到这两个字,黑翼体鏝内的鲜血就已经蠢蠢欲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