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希?あやvs黑人

      挂断电话折身返回事务熇所内,女人和小女孩仍䠮保持先᫇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엒在椅子上,空气相当沉闷,两人都一言不发。

      “曲医生,情况怎么样?”察觉到曲竹回来,女人扭头询问道。

      “我朋友说能帮忙查查,但不能保证一定能查得到。”曲竹重新落座于二人对面,“陈女士你也不要太着急,等待的这段时间我正好能满足您刚才的提议。” 㤓

      “也只有这样了……”女人暜低声嘟鹡囔了一句,曲竹能냯感觉到她情绪繀的竵极度焦虑,不过产生这样的反应倒也䶫无可厚非,将心比心一下,硰假如是自己女儿出了这种事情,很难有人能做得比她好。 瞞

      整了整衣襟,曲竹将目光移向了一旁的女䐫孩。

      “小妹妹,你名字叫作‘琦琦’对吧?”

      女孩望着他,眼神空洞,嘴巴볒连条缝都没打开。

      此种状况完全符合曲竹的心理预䧪期,女孩现在表现出的人格很可재能是除主人格外的那섁个受害者人格,对外界过于强大的阻隔意识会使她很难开口对询问做出回应,说好听点叫高冷,说不好听点这种状态就是典型的뎼自闭。

      得想办法把主퐄人格诱导出来。

      曲竹舔了舔嘴唇,接㲜着开口问道:“今年几꘭年级了?”

      ⛁ 女孩依涽然呆呆地望着他,只字不提。

      ⷨ “行吧,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曲竹摊了摊手,“但我说的话你应该能听明白,接下来我会帮你做一个情景还쳊原,如果你想ᕓ抒发什么感受,欢迎随时打断我。”

      “5月7日,也就是三天前,你和往常一样与小伙伴们邀约着一起放学回땖家,其中一个朋友因为要做保洁所以滞留在了学校,虽说是让人有些扫兴,不过也并没有太影响到你们的心情。”

      섇 “你与其他几个小伙伴蹦蹦跳跳跑出了校门,一路上还看见了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心撹情愉快的你给他打了个招呼,他当然也笑着回应了你,你感觉心情变得更好了。”螅

      “出校门后你与小伙伴们在路上嬉戏打闹,回家的途中充满了欢声笑语,直岈到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你知道分别的时间到了。与大家依依不舍地道别后,你踏上了最后那段略显孤单的路程。”

      “而悲剧,也于此刻开始蓄力。”

      ͧ “在这段路程簨里你将经过四个地点픫,分别是设计院、医院、餐馆街以及一家个体经营的小超市,这本来并没什么异常,毕竟你以前已经走过这条路许多次了,但不幸的䔿是这一天发生了件不同以往的糟糕事情,而你,喜欢在回家途中到处东张西望的你,恰恰成丑为了这件事情的直接目击者!”

      쫄“事发的地点是个僻静且狭窄并且还不怎么纳光的小胡同,这种偏僻得一般只用来堆봽放垃圾的地方完全符合犯罪需要的一﶑切条件,只要用手或其他东西死㲎死捂住被害者的嘴巴,让其无法发出声音,来去匆匆莈的行人几乎不瀨太可能将羆目光聚焦到这ᠠ种又黑又窄的肮脏巷子里。”

      “当然,即便如此这种地方也不是犯罪㠝的最佳ከ场所,所以你目击的其实是勞一起激情犯罪,一方手持金属刀具,而另一方则如同你之前在储藏间里表现出的那样,被捆绑成蜷缩状任其施暴。”

      “啊—뗿—”

      䴋曲竹话说到这儿,女孩是突然一声尖叫将誱他打断,而后其眼眶迅速红润了起来,泪水是一缕接着一缕向外溢出,女人伸手将女孩的脑袋揽入怀中,接ፗ着轻轻开始抚摸。

      “曲医㤯生,您刚才檨说的……”

      ᒵ “都是我࡬的禭推测。”曲竹与女人四目相对,眼神不躲也不闪,“不过从您女儿的反应来看,真实状况应该ⶺ和我的推测八ﶋ九不离十儠。”

      콥“可您是怎么……”

      “您女儿的精神异常状况是三天前急性发作的,所以她在近段时间内的一些举动很可能玩都是罂对当时‘刺激꺋事件’的映射,찑就比如她害怕金属餐具,我就假设她是不是因为看见有其他人使用过类似的物品,再结合实际地形ꖚ以及她的其他异常表现综合考虑,就构成了刚才我讲的那个故事。”

      ╹תּ曲欣竹话音刚落突然感觉裤兜震了震,摸出放在其中的手机一看,是先前那短号发来的讯息。

      “陈女士㡦,稍等我一下。”

      起身走出屋子,曲竹回到了之㴓前打电话那地儿。

      伦 【052:*点击下载文档*】

      【052:大権侦探,资料我给你发过来了,刘队说如果你௦真觉着有情况就汇报一下】

      点击下载,这个占存极小的文档没几秒就下载好了,曲竹打开一看,发盈现还真有3个案子。

      前两个案子都是失窃,其类型与他刚才的推㔌测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但第三个案子是失踪,这就让人感늨觉有点问题了。

      ꍭ 报告里注明的报案时间是晚上11点过,报案人是名女性,她声称她在设计院上班的丈夫失踪镁了,按照正常情况,她丈夫一般5衛点就獺下班了,走路回家也不过只需要一小时的时间,但那天直到晚上11点,她丈夫都还没回来,女人没办法,只能去最近的安管局(该世界执䈭法部门)报案。

      ش报告下方还注明了뷿失踪者的톏情况,男,28岁,XX设计院文员,手机关机且未同㗏任何亲朋好友在一起,至今未归,妥妥῟的人间蒸发。

      曲竹摸了摸鼻尖,这名失踪者任职的设彺计院正巧就是小女孩鵮回家途中所需要经过的那一幢蒧。

      呵,욭还真就联系ﻒ上了ꘞ。

      点选短鼋号拨打过去,曲竹心⬵里已经大致勾勒出了整个事情的原委,不过还有部分情况他暂时还无法确定,必须得通过安管局的⦃特殊手段才能全슫部落实。

      对方这次接电话比上次还邡要迅速。

      “喂,曲大侦探,我就知道你肯定还苏要打电话过来。”

      掲“季川,你把电మ话给刘庑叔。”

      듅“怎么?你想越级上报薶?綢”

      “别废话,赶紧。”

      “嘁,喜⼸新厌旧。”对颤方没夥好气地将脑袋偏离话筒,然后扯着嗓子喊道,“刘队——大侦探找你——”

      紧接着就是一阵响动声传来,几秒钟后,电话交接到了另一人手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