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两根凶猛挺进

      艾欧尼亚中部省份巴鲁鄂,在离海岸不远处的一座山中隐藏着一座小村,봆小村名为无极村。

      无윋极村崇尚武力,且世代习剑,村子依山而建,山上挺立着一个ٙ隐世数百年的神秘门派——无极派。

      无极派专修剑法,他们将自己的剑术称为无极剑道。

      无极剑道迅猛且夺命䮸,他们׏通过冥想颂念一种古老的咒文来感知天地,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天地间。

      无极之道修炼至极致,甚至可以超越人体的极限出剑,然而无极派有一教条,无极之道孤傲圣哲,不现浊世,不沾脏血,因睆此他们从不下山。

      衈 直到剑横的出现,人们才知道无极之道的厉害。

      剑横本是一名孤儿,自从三十年前他被无极派宗主剑心,捡回无极村开始,无极村就是他的家,而无极村的无极之道就是他的一切。

      剑横从小在父亲剑心嗈的影响下,整日练剑,在他十八那年,他的ᫎ剑泠法终于鳛大成。

      一手快剑法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登峰总造极之境,令他的父亲剑ꔵ心也是自叹不如,正有传位宗主的念头。

      可是平凡的生活被一ዔ场硝烟打破。

      这一日剑横如往常一样修行,突然他看到远处的城镇升起了一片片烟羽빽,他看到了一个个士兵,这是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

      剑横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下山保护众生

      ໧ 볯在被诺克萨斯占领的地方,人们只看到一到残影在军队中鿫掠过,精妙绝伦的剑法和恐怖如斯的速度,一个呼吸便蘨有一群士兵倒下。

      剑横以一敌万,万夫莫开之勇,阻止了诺克萨斯侵略艾欧尼︿亚的步伐,也因为剑横的缘故而不得不后退。

      剑㿵横以一人敌一军的턉消息传回门派,在剑横的鼓舞下,越뺈来越多的无极派的人奀下山。

      他们前往战争前线,这个恐怖的小队让诺﬒克萨斯䢢的人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因此诺克萨斯派出了战争石匠前往调查。

      在巴鲁鄂发≆现了无极剑派,他们找曈到了祖安的炼金狂人辛吉德,辛箱吉德发动了一场可怕的生化袭击,令他的父亲和无辜村民相继变身成了恐怖的丧尸......

      诺克萨斯入侵失败,到最后就剑横一个人幸存了下䣟来。

      他回到了家乡,蚰当他看到眼前的一䪇幕,他无比的痛苦。

      这位㶭曾经满腔正义的青年,此刻却不得不亲手杀死这些昔日的父亲、村民珊……

      如果不能刀斩肉身뇂,就用心斩灵魂。

      剑横的心中只留下一个信念籝“复仇”廮,他的欲望驱使着他去惩罚那些摧毁他家园的人。

      枯叶飘摇林瑟瑟,残风呼号山萧萧。 Ꮱ

      剑横飘浮于地面之上几寸,双眼紧竭闭,双手合十,聆听巴鲁鄂鸟啼咏的晨曲蟾,凉爽的风拂过他裸露在外的面庞,撩拨瀼他的眉毛。

      他静静叹出一口气,缓缓下降,直到靴子碰到泥土,他才睁开双眼露出微笑,万里晴᳚空是少见的怡人美景。

      剑横轻拍衣袍上的灰尘,发现了几缕掉落的头发,多数都是黑色的,也有几缕白色,一如野生蚕丝。

      ”圗已经有々多久了?十二年了......”他暗自औ好奇。

      他把一个斜纹布఻包挎在肩头,继续上路쫑,留在身后的是一片充满生机、静止不动的树林。

      剑横向山下望去,回看自己走过的路ᨭ。

      下面的大地柔软、脆弱——是要龠保护的珍宝。

      漥 ꑹ他看向前方,继续向上爬。在前方的路上,百合花纷纷凋零,他们컶多왵彩的花ꣁ瓣都变为病恹的棕色。

      “没想到在山上还能看到乩人,真是不怕死。”一个声音喊道。

      剑横一双眼睛静静的注视着百米外那年㗎纪七十有余的老者,目光凌厉之极,仿佛有刀剑般的犀利,眼中更是不时的闪过一道寒芒。

      剑横一只手握紧了腰间穿环的剑,指向前方,道:“辛吉德,你杀我父亲,毁我无极村傲,今日我要你尸横五步!”

      “原来如此,我说是谁䄜呢,坹没想到无极村还有你这个余孽活着,正好缺一个你这样的生化剑士!”

      辛吉德面容狰狞,那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一份嘲㗔讽的意味。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来挑战他的人了,有一点肯定的是,挑战他的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回መ去,据说都是变成了丧尸……

      如果要描写一个人的坏,辛吉德就是一殂个很好的列子。殑

      他的炼金毒剂非常恶毒,所到之处只会留下苦难与恐惧的剧毒踪迹,至少已经有几十万人惨死在他的手中。

      剑横面쇰色平静无比,双眼淡淡的注视着辛吉德,身上的一袭绿色长袍在迎风飘扬,而那一头齐腰的长发,更是被狂贚风吹得胡乱飞舞,看上去好不潇洒。

      “替天行道,纳命来!”

      说着,剑横一挥手中的穿环长剑,ꪷ顿时,一道强大无比的剑气脱剑而出,带着凌厉的剑气以快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百米外的ử辛⤌吉德射去。

      敿 “咔嚓!”“咔嚓!”

      并没有想象中的碰⹯撞声。

      欓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只见믱剑横站在辛吉德的身后,两人的脸色都显得无比苍白

      而辛吉慅德的胸口上,破了一个大莘洞,黑色的血液快速的流淌而出染遍了他的衣袍

      就在刚刚那闪电般的交错而过时,剑横已经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蠟。

      “怎么会…..你的剑好,꫿快!”

      他吞吞吐吐的说道,话还没有说完,可能是因为心脏洞穿的缘故,就带着满脸的鷃不甘和惊骇,缓缓的倒了下去。

      “结束了!”

      剑横嘴中慢慢的流出了一丝黑气뭝,他的脸色,也k变得越来越苍白了起来,短훜短片刻功夫,就已经霋苍白如纸了。

      剑横⽮一剑枕刺穿辛吉德的心脏,不过自己也陷入必死无凝的绝境中。

      辛吉德是厄难毒体㟻,威力强大但难蓟以控制,当持有毒体者死亡时,便会爆体而出,造成턿范围毒液扩散,扩散之处生灵涂炭。

      感駗受到自己那正࿊在不断流逝的生䫹命力,剑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他显得很平静,啓生死对于他来说,或许并不是如何的看重。

      毕竟这些年剑横也杀过不少人,早已看淡了生死,心스中那唯一的遗憾就是从此以后无极之道不能延续㵆了。 谦

      ﳄ旜 就在剑横陷入一片无悲无喜之境时,突然,一股奇异的ᓁ感觉出现在剑横的脑海中。

      在这关键的时刻,剑横的灵魂쀤仿佛与手中的无极剑融为了一体,他即使剑,剑即使⌵他,他和剑之间,不再分彼此,仿佛手中的这把剑已经成为了他灵魂。

      即将死亡之时,剑横,居然突破了,达到了无极之쏆道最高境界”以神御剑”!

      于是,他的灵魂脱离了身体,带着无极剑,飞向四周那无尽的虚空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