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废材七小姐

      郝香ꏬ彤在大门口等了半天,看到楚齐光一出来就即刻迎了上去。

      她想问楚齐光怎么讯知道这么多,但张了张口,又觉得直接这么问齾别人的隐秘好像不太好。

      而楚齐光看到㲞走䕛过来的郝香彤,还以为对方是来催更的,便直接开口说道:“接下来有些忙,故事要断更几天了。”

      “哈?!”郝香彤愣了愣,看着鋽楚齐光一副匆匆忙忙离去的模样,心中一叹,本来她觉똓得自己和楚公子勉强也算是个朋友,现在看到对方似乎并没有太将她放在心上。

      ‘恐怕说故事给ữ我听,䋗也只是为了拉关系,利用我和我爹说上话吧。’

      一想到这里,郝香彤看着楚齐光的背影就有些讨厌,类似被抛弃的小狗那样的感觉。

      她捏了捏秀拳:‘真想打他一顿!’

      就在这时,楚齐光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转翸过身来看着郝香彤:“这几天就算是我请假吧,过几天我过㨣来给你加更,一口气讲一个时辰。”

      郝香彤闻言立刻忍不住笑了出来:“真的?”

      楚齐光正色道:“这个人从来就是有一说一,长这么大还没撒过谎来。”

      郝香彤想想楚齐光不爱银子、不近女色的正直䆬模样,认同地点点头:“那我等你。”

      楚齐光招了招手,离去的路上想到:⣾‘差点就忘记和郝香彤维珞持关系了ᔠ,毕竟是未来的入道种子,还是要保持好关系。’

      ……

      接下来楚齐光先回了一趟院子,脑海中重Ǫ新盘算一下接下来的局势。

      然后看着正开始给猫妖们铲屎的陈刚,便将陈刚叫了过来,让他一会抽空去找流浪狗们盯一盯郝Ħ家的那位憪管家郝䱕福来。

      ¦ 陈刚闻言,眼中精光一闪,问道:“这郝福来有问题?狗哥,要不要我们把他给做了?” ᦵ 䡀 楚齐光没好气道:“刚子,别整天就老想着给我打打杀杀的,遇事了要学会多动动脑子。”

      陈刚点了点头,目光又是一闪:“那我们把他绑过来?”

      楚齐䑌光揉盉了揉眉心,接着突然一巴掌拍在陈刚的脑袋上:“我什么时候叫你绑人了?叫你干ᬹ嘛就干嘛,别给我乱动小聪明。”

      陈刚摸着有些肿的脑袋,心里꧹弱弱地想到:‘刚刚才叫我多动脑子。’

      嘱咐了一謜番陈刚别做多余的事情,就让狗妖盯紧那郝福来。

      看着不断点头的陈刚,楚齐光心툉中᠕想到:“陈刚这띎小子,这ފ辈子大概只能做个打嵟手了。不过这样一根筋的人,有时候用起来也放心。”

      楚齐哶光又问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陈刚立刻说道惁:“狗哥,我现在每天要给十几只猫妖铲屎,还要给狗妖、猫妖准备吃쑑食,要搞鰶猫酒,晚上还要跟着你迎싈来送往,接着还得修炼武功,这实在是有点做不过来了。”

      楚齐光闻탒言歿点了﬏点头,这么多事情让陈刚一个人做,的确是有些为难他了。

      “这样,我晚上给你十两银넀子,你明天回一趟王家庄,把你那两个弟弟都带过来,一起帮我干活吧。”

      陈刚闻言欣喜地点点头,他一直就觉得两个弟弟在村里种田能有씔什么禮出息?还是跟着狗哥一起出来干大事才有奔头。

      後陈刚走了以后,楚齐光叫来乔治问道:“乔大师,上次你和我说的吴阁老的故事,最后结局是什么?”

      乔治转动着眼珠想到:“吴思齐谥吴阁老啊?他接下来还有十年大运,改革了很多朝政。不过最后的结局就是十年后被抄家灭门,身死族灭了。”

      “为什么?那自然是皇帝要他死了,因为他改革改到皇室宗亲身上了,要削除皇室的日常用度,这也就算了,他甚至还想削一削当今皇帝的修道之资。”

      说到这里,乔治下意识地看了楚齐光一样,这才接着说道:“有个厉害人物曾经说过᯸,吴阁老不过是皇帝用来改革的一把刀,刀用完了自然就得丢。而且当今皇上改革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国富民强,只不过是借改革来聚敛财富,用作뷔自己的修道资粮。”

      “当今天子,是想要聚敛天下财富,让自己突破入道之上的境界。”

      “但入道之上的境界濩太难了,整个天下ᄡ已经两百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人了。”

      乔智又忍믠不住看了楚齐光一眼:“那个评业价天子的厉害人物说……这皇⍘帝是把国运赌在了自己身上。如果䐼真的突破到入道之上,那自然天下无敌,四海升平。但뺁如果失败了,那大汉也就完了。” 늖

      楚齐光点点头:“看样子他䈹是失败了关。袧不过我要是他,做了皇帝,还能有砜修道的机会,可能也会赌一把ළ。”

      ᖶ接下来楚ﵑ齐光想着⃫反正郝永泰已经帮他请了假,便干脆待在家里修炼了一个白天劐。

      驷 修炼武道的间隙,他看着还在军训中的猫妖们,就发现经过这些天的连续喂食、严格训练˖还有一起杀人之后,这些猫妖们已经有些习惯如今的生活씬,对楚齐光和乔智也逐渐产生了认同感。

      伴随着乔治的命令,他们还算整齐地站쐒成两排,轮流坐下、握手、躺下、装死……看上去倒也䖶有模有样。

      楚齐光在心中朝乔智问道:“如果你不在的话,这批猫妖깯会不会乱跑?”

      乔智打着包票说道:“放心,都被我训练得服服帖帖的,绝不会乱跑跕!”

      㖜楚齐盉光点了点头继续修炼武道,因为昨天发病后杀了顾纬的事情,他感觉自己今天的修炼效果텸特别好,便抓紧时间演练夜叉王拳。 祹

      直到晚上的时候郝管家找上了门来,看着他冷淡道:“跟我来吧。”

      楚齐光也不以为意,跟着他来到了县衙的后ፅ门位置,早有人留了个门缝等在那里。

      郝福쓇来冷冷道:“里面蘱已经安排了人,会带你去县衙的库房里找县志和会典。”

      “记住了,只能看不能抄。还有不要让人发现,如果被人发现,那我们都不认识你。”㳞

      说完,他嘴角微微翘起,歪嘴说道:壠“就看看你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吧。”

      楚齐光点䙾了点头,没有对郝福来的敌意作콄出反应,只是跟着里面的带路人走向了库房的方向。 칂

      那带路人没有和楚齐光说话,更没有介藔绍自己的樒意思,。

      乔智跳到了屋檐上,好奇道:“你今天怎么想着把我一起叫来?”

      楚齐光在心里说道:᧝“这郝福来我总觉得有些奇怪,还是请乔大师跟着以防万一吧,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带路人拿着钥匙打开库房,将楚齐光领过来以后便守在了门外,只让楚齐光自己坔进去看。

      楚齐光看着眼前的库房,微微吐出一口气来:“青阳县自开国以来的发展轨迹,就隐藏在这十多排书架之中了。”

      “从我看的钱粮账册中的数据熶来看,青阳县有诸多的烂账、漏洞……”

      楚齐光翻阅钱粮账册鐥的时候ἃ,不但了解到了青阳县的贫富差距、土地兼并有多严重,也发现了一些一代代뭫留下的税赋上的顽疾。

      “我记得我要找的那一年是……永安2年。”

      楚齐光按照书架上记录的年份寻找着了一会,便将一本会典翻了出来。

      “就是这本了,툲应该是重新抄录过的,不知道记载了没有……”

      凭借着修道第三境带来的记忆力、理解力、悟性的加成澕,他阅览的速度极快,慑几乎是一目十行,还能过目不忘。

      很快,楚齐光䠊目光一凝:“果然有问题。”

      他微微一笑:“这一招用出来,恐怕何知县没个一两年功夫是再也管不了吴家、郝家的事情了。” ⏇ 䄣 突然楚齐光抬起头来,听着库房外传来的响动。

      ……

      툪 库房门外,带楚齐光进来的汉子正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突然就听到有大量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៵ 只见何知阩县一脸阴冷地大步走来,后面还跟着二十多名差役手持棍棒,一脸萧杀。

      “将銰库房给我围起来。垟”何知县一声令下,差役们立刻将库房团团围住。

      带楚齐光进来的汉子此刻已经吓得一背冷汗,哆哆嗦嗦地说道:“县……县尊……”

      何知县瞪了他一眼,直接踹开了库房半掩着的门:“搜!把人给我找出来!到底是谁敢擅入县衙重地쪵,又是谁吃里扒外,本官今日便要好好审一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