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农村老年夫妇

      斗笠男人身后的那道身影虽然穷追不舍,甚至有好几次可以拦截,但是都放过了,而且暗处那些隔岸观火的小崽子就像猫捉老鼠一般,似乎有意㯾渔翁得利。

      斗笠男人也早就发现了这㥌点,气的咬牙切齿,只1不过将垓计就计。

      那个背着剑匣鍚的少핳女蹲在枝头,树枝压出一道骇人的弧度,双腿一蹬,接着树枝的反弹力硬是一跃落到那头顶莲花冠的道长身边,双手伸开,朝着空荡荡的四周施了个万福,仿佛周围有人山人海的观众在为少女喝彩。

      道士瞥了一眼这个来路不明的少女,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施主好身手。”随后便不在瞧上一眼。

      那少女不管道士这略带逐客令的语气,自顾自的拿去酒葫芦仰头又喝了一口酒,满脸嫌弃的吐了吐雀舌:“什么破酒,真辣!亏那个女人还硍跟我说什么女侠一手拿剑一手뙔拿好酒,真女侠还喝这玩意?我感觉这玩意就不是人喝的东西,真难拦喝!”

      少女哦了一声,记起私塾先生说遇人要自我介绍,于是微笑道:“你好,我叫东坡晓虎,姓名很好听吧,我自己起的,因为쁖我无父无母从小是在山东坡长大的,然后很喜欢老虎,因为老虎很厉害Ⱐ,只有它欺负别人的份没有人敢欺负它。”少女东坡晓虎挥了挥粉拳:“而我以后要做的,就䫔是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敢欺负的东坡晓虎!”

      说这话的时候,莲花冠道士瞥了一眼,东坡晓虎眼眶微红,显然是小时候经常被欺负。

      东坡晓虎以为这人是个冷性子,他说不说话听与不听少女ᕞ也不在꞊意,陆续不绝的说那些有的没的,比如张婶的儿子考上状元,卖猪肉的老李生了双胞胎,隔壁老王和沈姨有一腿等。

      就在此时,那个莲花冠道士突然轻声一句:“我叫白霄。”

      东坡晓虎先是咂舌愣了一愣,原来是个假装冷性子的呀!于是又开始新一波的喋⏁喋不休,而白霄对于这些碎ᦚ碎念不仅不烦,反穿而心生有趣,背对着少女嘴角上舩扬。

      这个在山上带了十年,在山下游历了五年,看过无数人情冷暖,可到头来,这位武当首席,还是最喜欢쿪这些寻常百姓间的唠家常呀。

      然后少女又想起一事,拿出师父给的那叠档案莱,白霄瞥了一眼,那么厚一堆居然才是目录,少年在目录查了半天,这个从最╩末尾看起的少女终于在目录第二行找到了白霄这个名字,第一行叫王武,有个世人不知的道号,富贵。

      东坡晓虎在储物戒指里翻到白霄那厚迩厚的Ꟛ一堆,用纤细的手指一行一行的读着白霄从大到小的生平事迹,详细到甚至白霄哪䏂天便秘哪天上茅房没纸都记录在案,光펅是那䎁些乱七八糟的就有几十页篇幅。 ꆌ

      少女偏偏就是不捡重要的说,比如白霄一日悟道千万里,盘腿入定于힨万丈之巅引阴阳入体,相距万里的大道之争等筫,她只觉得那些没什么意思,还是生活小事有趣好玩。

      白霄一脸黑,好不容易对少女有的一丝好感如今荡然无存,好在白霄心性沉稳,不愿理睬少女。

      东坡晓虎㻋兴许是一个人跟个木头说腻了,于是便蹲在白霄身旁걔,点了点那两道来回折腾的身影,靠着多年숙抄书死记硬背的本事,撑着个脑袋解说道:“这个斗笠大汉是个高手哦,看似在用刀光劈砍着那휨个用剑的人,实际上在计算每一道刀光被少年当下后的落点,看似是杂乱无章的逃窜,但如果将謚路线绘制起来,就是一副极为复杂的阵眼。”随后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道:“高蛘手高手,这是真高手。”

      臐 只 白霄身为道门主庭之一的武当山门徒,自然熟子天干地支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极,世间一切运行的阵法都是在此基础搭ᾚ建的,而这些都出自道门。

      白霄抱胸缓缓道:“如果说我们现在身处一个大阵之中,那么使刀的前辈正在制造一个阵中阵。”随即又摇头道:“在一个阵法洞天之中在䟴布置一个大阵,这真的是人可以᭲做到的吗。”

      东坡晓虎从口袋翻出一把花生,是之前趁着某人不注意偷홏偷抓的下酒菜,少女一口一个吃的别提多开心,比起那酒来说确实是好吃多了。

      少女边吃边说道:“不是呀,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这里确实在是一座洞天中,但却并非唲大阵,而是以另一种微妙䚠的形式存在덗,总而言之呢就是这里蝀虽ꣾ然隔绝䚂了外面的天ꎸ地法则뢟,隔绝了术数的存在,但也相反,同样可以利用这一点,去规避那些束手束脚的天道。”少女眨巴眨巴眼道:“所以我说这个使刀的汉子真的很厉害呀。”

      白霄在겪少女一番吐露天机的话语下,似懂非懂,不断呢喃这:“规避天道……自立法则……”

      随即又些苦笑一声:“这不是破镜神仙干的事吗。”

      少女一副看白痴ꤢ的眼神看着他,感情说了这么多这牛鼻子还是没听懂啊,一向喋喋不休的少女此时又觉得自己要惜字如金,只是望着那边,轻声道:“差不多了,游戏才刚刚开始。”

      远处的追逐突然停了下来,只见斗笠男人气喘吁吁的站在房梁上,四遭固定位置上的刀痕散发着淡⸿淡荧光,这片天下的灵气化作星၃星点点涌入男人的丹心湖之中,补全了那个窟窿,让这座干啤枯了两个甲子的湖床重新沸腾。

      Ἧ 而那一条断臂处,也重新生长出一条与男人肤色格格不入的白嫩手臂Ꜭ,男人握了握拳头,适应着这条新臂。

      黎宋边境剑修武神一战,前者以一条手臂和丹☪心湖贯穿为代价矽,让后者身死。

      깦那一战,一个金丹剑修舍弃修为,仅凭凡人肉身与李断江来了Ⲃ一场男人之间一剑一戟皆到肉的战斗。

      男人享受着这种久违的感觉,面对着负剑婷婷而立的少年,拉着斗笠咧嘴一笑:“小子,接下来,到我出手了。”

      李一铷伸出手掌做了个请的手势:“前辈放开了便是。”

      少年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波澜,其实他还巴不得斗笠男人露一手,最好是对上他李一铷不处于下风,这样才能把那群准备渔翁得利的家伙给钓出来。

      李一铷负手而立,静待男人出手。

      斗笠男子一瞧,咬牙咧齿,头顶斗笠一摘,当做飞镖扔向李一铷,同时也遮挡住后者的视野,李一铷手涕中锈剑朝上一挑,斗笠被一切为二,而在斗笠后面랏男ᔞ人一手抓刀鞘一手按刀在腰咧嘴邪笑:“我的名字你听好了。”

      李一铷心神恍惚,如临大敌,男人以拔刀式弓腰在前者身前,一刀白日,在这座城中掀起一道高达数十丈蟯波及上百丈的惊天刀浪!

      乌云密布的ﮯ云间被浩浩荡荡毫不讲道理的刀晝浪一层一层的分开,奇大无比的圆月呈现在上空,一束束阴冷的月光洒落城中。

      李一铷横剑在胸,一刀之威令他如风筝断线化作一道流光撞穿数间民宅,最终倒在废墟之中生死不知。

      男人唰的一下,立于废墟之上,短刀入鞘横椈于身后腰间,月光缭绕在他身旁,仰头笑着道:“灵剑山逆徒敖万建在此。”

      虽是轻声,却声如洪钟的响彻这片寂静的城池。

      远处檦房顶上,吃着花生看戏䡼的东坡晓虎和昂首挺胸的⏭白霄面面相觑,前者一脸懵,饱读诗书的后者一脸如雷贯耳。

      潜东坡晓虎呆了呆,问道:“这个敖万ě建很强吗?”

      白霄反问道捠:“前一段时间御隋大封山之战那괾个道士和那名剑修强吗?”

      东坡晓虎一副那还用说的表情:“能把大封之印打穿,这不是强这㓲是变态了好不好!”

      白霄举起手伸出两根拇指和食指在空中笔画了一下,笑道:“칩如果说当今天下৐年轻一辈中的天찍才与ힱ那两人的差距是这么多,那么如果将这些出뉂生在大气运时ﯦ代的天才们置换到两个甲子年以前的那个时代,那个时代平平无奇的늏时代,所谓戎的天才与敖万建前辈的差距就是这么多。”说着,两指之间骤然阔达数倍。

      东坡晓虎张了张嘴,白霄翌继续道:“那个时代的敖万建前辈如果放在现在,也许只能算高个子中的ﺄ矮个子,但是在当年,区区一琥人一剑,力压九州大陆这座江湖的无数年轻一辈。”他又笑着看着一个笼罩在黑暗下的小巷子:“敢问如今咱们这一辈所谓的执陃牛耳者,能做到쵲敖万建前辈䜁那等力压群雄的壮举吗。”

      于东坡晓虎看似天真的回答了一句:“不知道呢。”㎅这个演整日里无忧无虑的天真阳光少女,也变得针锋相对,充满着藐视之意。

      那条쯸小巷子中,鱼尾꯾冠的富贵道长捂娵面叹息,天下这么大,怎么走瀸哪都能碰到他?不就是输了几百场没赢过吗,至于这么耿耿于怀十多年吗?

      낱 就在这时,ᧃ敖万建的脚下一位不速之客缓缓走来,少年提着酒壶,走几步边喝一口,很快貌似就喝完了,随手一扔,虽然跟散步一般,漫不经心,可举手投蘲足间,却让人心生寒意。彧

      敖万建横刀在握,低头与下方的少年视线交汇。

      白霄想到前夜樊正文居然还隐藏了实力,冷声道:“咱们这一辈果真卧虎藏龙。”

      东坡晓虎捂住嘴当场惊呼:“这人是打K娘胎就开始修炼吗!?金丹境!㲏”

      少年昂首朝横刀男子以江湖礼仪抱上一拳,眼神坚毅决然:“晚辈樊正文,见过敖万建前辈,或者是说杖大侠面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