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边吃边连在一起

      宋青书指桑骂槐,明面上说的是富家公子,但暗地里骂张无忌借着自䋠己死去老爹张翠山的名䱶号,在武当山上享福,否则以他身中玄冥神掌的废物资质,早就被宋青书踩在脚下了。

      张无忌双拳攥紧,牙齿咬紧,表面上却挤出笑来:“是啊,宋师兄。”

      “芷若师妹,别管那个废物了,那种ᬒ富家公子最受不了累的,再有一两个月就会下山去,就꽼算现在勉强碰面,之后神我们和他也是两个世界的人쐊。” 쟅

      周芷若点点头,她在武当山居住这两天早也发现,山上值ꞃ得他留意的人有三个,首当其冲是张无忌。 弙

      ꂼ他是张五侠遗孤,而且她饩能感受得到张三丰黛真人对张无驿忌的宠爱,甚至张三丰隐隐有撮合她与张无忌的意思。

      在周芷若了解到张无忌砷是个不能练武的废物,每天晚上还要疗伤之后,便髴已经将其从自己的名单中划去。

      只是为〶了完善人设,还要吊着张无忌,不能直接甩冷脸子,就算不能练习武功,但张三丰,乃至宋远桥等人最疼爱他总쭹不是假的。

      第二个便是神秘出现的柳航,此人神神秘秘,却能叫整个武当上下所有人客客气气,就是宋远桥也会每天抽出时间亲自指点他武功。녒

      原以为这是武当派的宝贝弟子,资质极佳,

      不﮽过在得知这是拿钱砸出来的后왕,周芷若心思便淡了。

      最后一个才是宋青书,宋青书为三代首徒,江湖上也有名号,未来接任掌门似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周芷䀖若每次看见像一只雄孔雀一样抖着自己翎羽的宋青书,心中都暗暗讥笑。

      紟 他太过于柏像셚个少年郎,太过不成熟,什么都想争,唯恐别人不知道他的厉害翼,而周遭的师兄弟们也都阿谀奉承他,导致宋青书看人都拿鼻孔。

      횛接触几天后,周芷若又发现,宋青书的武功不高,有个张三丰指点,还有宋远桥做老爹,武功竟然也只是压ᜃ普通弟子一闿线罢了,也就宋青书自己还对此沾沾自喜,放在江湖上,最多算个二流末的高手。

      “芷若师妹,你看那张无忌每天盯着你,我们不如……”宋青书对着周芷若微微一笑。

      ꦤ周芷若目光闪动뼅:挴“哦?你打算?”

      “要让他永㎀远都不敢骚扰你!今天晚上我爹也要去为师公护法,三个月的时间,整个武当派我最大!”

      轙 柳航回到自己房中,

      因为张三丰需要闭关修炼太极ᅙ拳,且需要宋远桥等五个徒弟护法,柳航的一对一辅导也不得不暂停。

      为了避免将柳航搁掱置一旁从쾹而惹恼了他这位金主,宋远桥为柳航体内输送了不少的内力。

      “宋远桥自损十几天的修为,将内力输送到我体内,现在我也算有内力了붬”柳航五心朝㻧天盘坐在床上。

      他能感受到一股蚢很微弱的内力在体内流转,运起内力,双掌按床用力一撑,他凌空翻转,最后稳稳펪的落在床上。

      “这就是内力,不过损耗也很大。”

      宋远桥给的内力只是引子먀,主要是引导柳航修炼用的。

      “好久没回去了,再不回去,不知道基地那群人撑不撑得住。”

      换金条的生意,柳航实在舍不得放弃。

      十几分钟后,柳航퇚依旧坐在쟡床上,表情却变了。

      逆 “回不去!”

      “游戏才有存档,电影不能存档,难杔道要我等到电影结束才出去?”

      入夜,

      打坐中的柳航被隔壁乖的呼喝声惊醒,他跳下床来,穿上ꮔ鞋走出房间,只郸见一道澄黄色的剑气飞出,将院子里的老树劈成툖两半。

      “剑气,倚天剑!”

      而与剑气对峙中的,乃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裳的女孩儿,她武坬功偏诡异,步伐灵巧,在面对拿່着倚天剑的周芷若,和宋青书两人的夹攻之鎯下,竟然还有还手的力气。

      柳航看着宋青书与周芷若二人逼得红裳少女步步后鿤退。

      他פֿ们由周芷若的院子里退出,呼喝声越来越远。

      “看来张无忌要一步登天了”柳航Զ摇摇头,他倒是也想跟自着张无忌一起跳下去,但是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能抓住那眮些藤蔓,到时手一滑,死的憋屈。

      就在一个时辰后,有武当弟子敲响了柳航的房门,告知他,武当弟子张无忌勾结魔教妖女,两人于周芷若所居住的客房院子里大鴡打出ጛ手。뎁

      此弟懂子前来,就是道歉的。

      삯 “我知道了,不知道他们跳到哪里去了?”柳航问道。

      “在后山,断崖”弟子奇怪的看着柳航,不懂他为什么要问这么一句。

      “好,我知道了”

      飬 张无忌与魔教妖女跳崖,宋青书带人大义灭亲,一时间成了话题,横扫整个武当山。

      “真有这么多二傻子?”

      柳航一路走来,听闻沿路武当왶弟子的小声交谈,感觉他们更像故意说뤑给自己这个外来人听䍄的。

      在断崖处,地上能看见剑气划过之后,留下的清晰沟壑。

      廼此地土质疏松,剑气横扫过后㠦,切面竟쏶然平滑整齐。

      “这道剑气至少飞出了十丈远,三十多米啊,周芷若肯定没这个本ʄ事,䣬倚天剑还真不同凡响。”

      柳航站在崖边往下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如果张无忌没死,这个时候应该在学九६阳神功캷,现在跳⿿下去,也许能跟着学一学。”

      “不䴿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듌去,如果当时来的时候带无人机,应该撆方便探索。”

      只怪自己来时没想到可能会出不去,只带了钱来。

      现在跳下去,没檭有主角那么好运的话,直接摔死的襩可能性更쵏大,一切还是稳中求胜的好찿。

      Ԭ 柳航鬏离开武当派,在山下找了四个人,为自己准备一条云梯,一条足够长髥的云梯。

      为此还有铁匠铺打造的铁镐用来攀岩。

      而这些动作,花了钱也要等待一裩阵子,所以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中,柳航自己一人时,改练蜀山剑法,终于能将招式记牢,练熟。

      쁉 一个Ꜳ月后,柳航准备的云梯等装备,总算运上武当派来。

      两百米长的粗麻绳,浸水,浸油,保证结实捂的ꔙ云梯,要八个大汉才抗的上山。

      不过武当派并非只有ю一道门走,有靠近断崖的小门庛,平时只有外出买菜的弟子才走,柳航送上了三两银子叫弟子买酒菜来吃,看守的弟ㇵ子喜滋滋的去了,坤柳航也就有机会将云梯送上平日无眻人来的断崖。

      主要还是宋青书帮了大忙,张三丰为了研究太极拳쵂闭关,武当五侠不得不为其护法,偌大的家业交由宋青书来帮忙,这位骄傲的雄孔雀,柧自然每天只想着行侠仗义,扩大自己玉面孟尝的美名,哪有心思去管山上的事?

      想着等张三丰与自己爹出关后,知晓他这段时间做出的大事,好好称裧赞他吧。

      铁钉将云梯钉在崖壁上,领了赏钱的几人欢快的下山去。

      柳航自然是等到看켅守的弟子回来,与他随便喝了一两杯,吃了口鸡肉,便接口离去。

      䟂 看守弟子更是高兴,瘥剩下的酒肉佳肴,可都是〢他一个人的,自己躲在这个角죣落里,有酒有肉。

      詻柳航腰间绑好了麻绳,带着准备好的干粮,拿着⃫铁镐,顺着云梯爬下山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