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1080P下载

      此时兰城的中心地带。

      㤟 在场的众人齐齐跪下。

      不时有路过的车辆满쌇是疑问,但在看到众人中间站着的人时。

      他们也停下来车。

      所以此刻的城中心是异常的堵塞。 ຅

      웁……

      而在这时众人的下跪是毋庸置疑的。

      这不仅是出于夏国法令规定,更是对沈阔天的尊重。

      孤身一人率领大夏军队开拓国土三千万里。

      京都一人以一敌百保护秦皇。 ⧰

      ……

      这些让人看起来都是难如登天,甚至是不可能的事。

      ᐢ但,他们眼前的年轻人做到了。

      也因此在四境十二军区中,成为了夏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十帅之一。

      且,前几廴天又被秦皇授予了一字并肩王的称号,并赠予夏国仅次于秦皇金龙袍的青龙袍。

      这是何等的荣誉? 总

      沈阔天也成为了筽开国四大王族后,唯一一个被封王之人。

      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都起来吧。”

      沈歩阔微微一道。

      怄 “谢王爷。”

      众人道。

      迈开步子,沈阔悠哉悠哉的走到杜三爷的面前,他没有很在意杜三湩爷表齠情,倒是开始仔细的打量其身后的“建宏集团”四个大字。 僓

      “䁄都说建宏集团在兰城借你之手,遮天蔽日,为所欲为,使得兰城之人敢怒不敢言。”

      沈阔活动了几下手腕,过了片刻,言语慢条斯理道:뉡“沈某不信,因此前来试试,看看能不能将其推倒。”

      杜三爷:“……”

      众人:“……䢍”

      这还用랼说?

      潎 杜三爷顿时感到自己头皮一阵킫发麻。

      本以为一个总兵在就已춐经使得他寸步难行了,可,原来是᎓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不过,想想也是,总兵跟随其人,爠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沈王爷帜,您开玩笑的吧?您这样做不怕被人笑话吗ⶢ?”㇖

      睆 杜三爷面色极㾹为忌惮的微微笑ᒣ道。㓟

      简言欋之就是沈阔身为军部的领头人物,公然对一个城市的小企业出手,这要传出去,不怕会被人耻笑?

      要知道越是身居高位越是在乎自己的名声。

      毕竟,谁也不想自己死后被ࢥ人唾弃。

      所以,如果不是生死之仇,尽量能大事化小事,小事化了最好。

      杜三爷ཛྷ的语气中感觉带着提醒之意,但仔细品味略微能体会到丝ᴦ丝的威胁。

      然,沈阔接下来緯的一句,令他如遭雷홫击,“御天之变,本王坑杀降兵十万余人,难道没被人唾弃吗?”

      跣言外之意,都被人戳了那么多次脊梁骨,不差这一次。

      溚 杜三爷,“……”

      这他妈是一个层次的事?掅

      也䛈难怪恖沈阔在被决瀘定授予并肩王时,引得朝堂上的一片争论。

      纵观沈阔的从军生涯,从其开始在战场上崭露头角,到成为一方元帅。

      ꇎ无不是在朝堂之上褒贬不一。 

      凶残?丢失人性?

      倒也不是。

      据传,在沈阔坑杀之前,他曾请示过秦皇,秦皇当机传下十道金⁚令不准。

      可,沈阔就回了九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柠

      槰然而,在违抗䬊秦皇的金令后,朝堂之上可谓是风起云涌。

      在众大臣争论之时,甚至有人提出派人直接将其抓捕,换将的主意集。

      但,都被当时一个在朝堂上举重若轻的人压下。

      ᢯之膚后Ⳁ,沈阔㋆的这个决策也在ၨ五예月的战役中逐渐显现,实在是正确之极。

      没有这批降兵来分摊军粮,沈阔所率领的四卫如同虎狼之师,直接打到武国京城之外。

      无奈。

       正因嬖如此,武国国君才道଑出那句忌惮之语。

      这튓才保的各国不敢侵犯。

      才迎来了这几年的和平。

      在赢得了这不易的战争后。

      先前那说要关押,扣除沈阔官职的声遚音顿时烟消云散。

      如同是走个形Ⱁ式,弄得的一场笑话。

      他沈阔是军人,军人的目标是≂什么?

      ᠸ 并只为保家卫国,寻求举国太平。

      什么有失人论,什么道德沦丧,这些都是他妈的狗屁。

      敌人胆敢侵略,入了这个战场,便是胜䗷者为⠑王,败者为寇。

      不论男女老少,输了便为鱼肉,任人宰割,战场上哪里来的慈悲?

      再进一步说,只要是敌人,脑袋就是用来砍的。

      哪里有什么道德?

      帞 ឈ都是扯淡。

       “过来。”

      沈阔朝着周齐挥了挥手示意前来。

      见沈阔挥手,周齐缩了缩自己的脖子,不敢迈步。

      “唉~”

      沈阔叹了口气,又指了指周齐。

      程建领会,大步上前,将周齐揪来。

      撇了一眼周齐嘴角的一丝鲜血,沈阔不禁ᧇ摇了摇头。

      不用想,这肯定是挨了巴掌才过来的堛。

      ⁥ 沈阔看了一眼程建。

      “王,抱歉,下次不会了。” 痨 㡭 程建一脸歉意。

      刚刚周齐咋说t都不过来,给了他一巴掌才安盛。

      䞡欠揍。

      不过,沈阔也没太在意,上前拉了拉周齐的衣领。

      问道:“就是你们쳣公司在开发城中心的地区?”

      “嗯?”

      周齐不敢看沈阔的眼䬇睛,低头战战兢兢道:“是,是的。”

      沈阔又指了指旁边一춹名士兵递过来的报纸。

      “让户主徒手将房供出,算是为社﹭会做贡献傟?”

      “好说法啊!!”

      看着报纸上深明大义,慷慨激昂的话语沈阔略微赞许道。

      “是,是。”

       周齐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将自己叫来就是为了赞扬自己几句。

      㐆“嗯。”밗

      沈阔点了点头,“那你觉得建宏集团춧怎么样?”

      “好,绝对是兰城最有钱的集团之一,地段什么的都是一流獻的……”

      쵑 见沈阔问起自己的集团,周齐面色激动,一副你问对人的模样。

      不过,他不剖明白,沈阔为何对建宏集团这么感兴趣?

      “㗲兰城不是在大力发展嘛?要不把建宏集团捐了吧?”

      沈阔突然建议道。

      ɻ“凭什么?这是我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我为什么要将集团捐了为兰城作服务?”

      周齐语言激愤凹的说소道。

      这建宏集团建起来时戆,他ꑉ花了多少心思,废了多少功夫,才成就如此,怎쭴会说捐就捐?

      只是,当他说完之后,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双腿一摊,直接跪地。

      口中不断喃쑽道:“我错了,我错了……”

      “你也知道心疼,你不捐掉你的集团来支持社会的发展。”

      “那你哪里来的勇气来替别人做决定?”

      “我,我错了,我错了……”

      周齐心头发颤秢,语言都有些不利索。

      “嘭。뮀”

      %“说我父亲没有늖个大ꆏ气量,你算老几?”

      沈阔一脚将周齐踹出。

      ᕝ周齐如同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内脏受损,狂吐鲜血。

      一时膟间,腥味弥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