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韩国

      Ἤ黑山。

      “这山,确有些不同了毜。”

      퍛钟神秀放缓⎇马速,一一查看。

      说起来,苏道之륬与这黑山布也算有缘,巡查多年,一石一沙都历历在目,牢记在心。

      둄此山通体ử荒芜,植被少有,怪石嶙峋,苏道之曾经拿着弓箭守了数天,连只兔子都打不到。

      但一个多月过去,居然就有些变化。

      ⟼从山石夹缝之间,突然就生出一棵又一棵黑色的野草。

      屝这草皮坚韧,表面又带着一些纹路,扭曲杂乱,看不出什么东西来鸝。

      퇔但钟神秀望之良久,感觉就似乎看到了一只只不断开合的眼睛。

      他也没做什么,只是将事情上ᘟ报了,凤曦儿果然大獈为重视,说是此山地气萌发,将有大变,将每日巡逻又加了不少。

      䞰 “这山……越发邪异了。” 떇

      泘有着这个䨲变化,钟神秀连大峡谷都不敢再似去썚,直接回了军营,修炼青龙探云手。

      毕竟他灵龟吐息功已经修炼到了顶尖,凤曦儿也不是他䕺家养的,没有立功,就没有新的功法传下。

      톹“这几日我虽然ख़功力没有寸进,却感觉灵龟真气越发活泼,看来是补回来了……”

      一套武功打完,钟神㳬秀负手而立,暗自想道。

      䡽每半月一次的满月之夜,那头怨灵果然又出来闹事,吞噬了大量灵龟真气,差点就让钟神秀油尽灯枯。

      好在他仗着第二层的玄阴御魂道术,硬生生撑了下来,只是越来越有力不从心之感。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麻烦事,也让他心烦。

      他眼光一扫,暗道一声来了。

      只见一名玄甲卒长,身高八尺,篋威风凛凛,身后跟着王伦与马景׮,喝道:“苏道之,为何不出去巡逻?在这偷懒?酥”

      这人是玄甲骑兵的统领,名为唐秀真,一刀一枪从底下爬上来的,对ⱟ世家子弟从无半点好感。

       特别是,꩟钟ᓗ神秀冷眼旁观,察觉此人对폪凤曦儿似乎也有几分心思。

      当然,这种事儿,根本不可能。

      䭷此人也有自知之明,每日能䄁得凤曦儿一瓀句夸赞,就潶欢喜不尽。

      偏偏这段时间,他看凤曦儿似乎对ꘔ苏道之青眼有加,麻烦就来了。

      甚至,因为凤曦儿的脸面ﰌ,钟神찎秀都没得法子揭破这件事,就更没得解释了,哪怕解释了,唐秀真铁定也是不认账的。毎

      忓“属下已经巡逻完今日地域,在此练武。”

      ꔵ钟册神秀解释了一句。

      唐秀真望着钟神秀的脸庞,这小子ᔳ之前也就一般,最近䎏这段时间脸变白了,颇有些钟灵神秀观小白脸的味道,却是越看越不顺眼。

      愂禓他想了想,突然笑了:“一个人练武,怎么能有㬼进益?我来跟你陪练。”

      唐秀真也不管钟神秀有没有准备∏好,说了这一句,就飘然下场。

      此人身为玄甲铁骑卒长,率领五十精骑,实际地位比营正徐文岭还要高一点,此时已经将十方兽诀修炼了五门,分别为:踀白虎七杀拳、莽덤牛硬皮功、虎豹雷音吼、天蛤吞日诀,猿魔斗胜法。

      省这时一步踏出,先是一吼,宛若虎豹雷音,直灌晑钟神秀ኖ双耳。

      若是普通武者,这一下就要头昏脑涨,不战先败。

      钟神秀后退数步,脸色似乎一白。

      ㆙唐秀真深吸口气,一股天蛤真气自丹田激发,五指并拢,化为一拳,凶狠无比,乃是白虎七杀拳法!

      “得罪了。”尚

      钟神秀见到旁边←又来了不少观众,心里一喜,叫了一声,左手探出,是为云龙探爪,一道道真气从指尖冒出。

      뿤啪!

      宛若重锤击打牛皮,闷响过后,钟神秀只感觉自己抓在了一张极为坚韧、又极为结实的牛皮之上,爪力一松,竟然给滑了过去。

      邟唐秀真见此,又是怒吼一声,猱身而上,双拳砸向钟神欷秀䁩太阳穴。 ᕁ

      ‘不愧是军中一路杀出来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啊。’

      ‘不仅如此,此人精通多门十方兽诀的武功,但运使之间毫无阻碍,应当是其中有一门类似总纲的法门居中协调,将所有武功一一串联,起毟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퀓果。’

      钟神秀脚下轻轻一点,宛若一尾灵活的鱼儿,跳开了凶残老虎的扑杀綶范围,心里电光一闪:“此빏必是猿魔斗胜法的功劳!可惜……我不会!” 콬

      “好,再来!”

      唐秀真见到钟神嫥秀逃开,也暗自赞了一句,继续追击。

      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小白脸只修炼了两门十方兽诀,虽然都到了炉᭘火纯青的地步,但的确比不过自己댉。 㬓 㚄 ᄦ 小姐ﳚ她……还是没有太过偏洉心,不对,是῾没有被这个小白脸骗了。

      ‘青龙䈜出ᑥ水的身法使得不错,但老子可不怕……’

      想到这툭里,唐秀真连连大吼,身上气息更加暴烈,喉咙位置似乎有着一个ᙢ巨大的肉球,滚滚直下丹田,₦整体真气顿时又提升了数成。

      这是天蛤吞日诀中的一个窍门,可以短暂刺激身躯,爆发更强的真气。

      得了这一⢼道真气相助,他顿时将钟神秀逼到绝境,高高一拳就要砸落。

      这是要逼对方硬拼。

      毕竟对方真气不如他,也不如他修炼了一门莽牛硬皮功的护身武功,只要逼得硬拼,他就赢了!

      此时,钟神秀似乎⹷也被逼得避无可避,直接一招龙蛇狂舞,跟唐秀真硬拼。

      砰砰!

      下一刻,战圈之中,一道人影飞出,狼狈落在地上,居然是唐秀真!

      “怎么可能?”

      他脸上血色尽去,惊呼出声ꈔ。

      “承让了。”

      駓 钟神秀负手碰而立,一派高手风范,暗自想道:‘我可没有说,不用道术啊……’ ㈝

      单纯以武功而论,他虽然差一些,但靠着经验见识,或许恶斗数百ఘ招之后也能拿下此人,但远远不如这几招硬拼就胜利来得震撼。

      刚才决斗的最后,他只是嬵略略引动了体内那个东西的气息㔅,就轻松压制了对方的真气,轻松赢得胜局,还믦收軳割了一波솩天秀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