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生收美录

      ′ 尼堪在路上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根特木尔见到自己后可能的态度,虽然预设龬了各种可能以及自己的应对措施,不过最终一想到如今赤塔以东、克鲁钦那河以西的索伦五部加起来近千户,超过了赤塔的阿拉尔、杜拉尔、多尔托尔三部,攅根特木尔无论如何是不会翻脸的。

      故此一路上虽略有些忐忑,不过终究还是释然了。

      想到这里,尼堪站起来恭恭敬敬向他行了一礼,“尼堪知罪”

      긳 “何罪?”

      “擅启边衅,陷索伦人于不义”

      “你还是知道啊”,上边捭的根特木尔冷哼一声,“那你说本汗应该给你什么处罚?”

      盭“这……⶛”,尼硷堪一直以为被根特木尔责骂,甚䵏至被打都是可以接受的,“大汗要打要骂,尼堪毫无怨言”

      “打骂?哈哈哈”,尼堪此时将뎉头抬了起来,只见根特데木尔双眼冒火,䴴指着他骂道:“若是打骂能将此事遮掩过去本汗自然不会心软,原本以为将䨓各部聚在一起就能消弭灾祸,可惜……”

      尼堪见他话里有话,知道今日恐怕不会轻易走脱了,也豁出去了,“大汗,难道东边的茂明安部已经推出了新的大台吉?”

      根特木᪏尔摇摇头,“如今茂明安部乱成了一锅粥,不过靠近东喀尔喀的达尔汉却将消息报给了车臣汗,我等一向是车臣汗的隶属,硕垒大汗已经放出话来了,只要交出元凶给茂明安部他便既往不咎,否则……”

      “否则如何?”,这话却是乌力吉说的。

      휰根特木尔看向乌力舙吉的眼神却颇有不同,温言道:“自是出动大军前来讨伐,唉!我索伦人居住在这林中河谷一带已经几百年,虽然艰难,不过一直相安无事,没想到……”

      筕又狠狠뉹瞪了尼堪一眼,继续向着乌力吉说道:“前几日,诔我已经跟硕垒大汗的使鸻者分说了,此事概由吧乌扎部年轻无知的新哈拉达冲动所为,柯尔特伊尔部也是无意中卷进来的,使者宽宏大量,让我交出始作俑者给车根的家属,任其处置,让后解散乌扎部,全部划给蟠茂明安部车根的遗属为奴,此事便就此了结了”

      “啊?!”,乌力吉闻言大惊,他鄂伦春人虽然确請实是被尼堪那小子忽悠卷进来了,不过在阿克墩的刀下,可是有车根上百亲卫的性命,这无论如何都是遮掩不过去的,就算车臣汗宽宏大量,茂明安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怎能将所有罪责全部推给尼堪这个半大小子?

      “不可!”,乌力吉站了起来,面向根特木尔单膝跪下道:“大汗,我部杀伤车根部也不少,愿与尼堪共进退!”

      뵍根特木尔也有些恼火,一直以来他都想将兵强马壮的乌力吉部纳入到他阿拉尔部的直辖部落,不过݉乌力吉最终投靠了蒙古人,如今好不容易将他的罪责遮掩过去,怎地还如ꄀ此不识好歹?

      “如何共进退?”,根特木尔冷笑道,“让我将你二位绑起来交给蒙古人,你柯尔特伊尔部全部成为蒙古人的奴人?”

      揮乌力吉沉默不语,他这一部可是几膏十年前从额尔古纳河以东的森林里迁过来的,通过繁衍生息以及接受其它部落的归附,好不容易在尼布楚大草原站稳了脚跟,旦夕而毁却不是他想要的。

      ࡔ尼堪心里异常懊悔,早知道根特木尔如此不堪,自己就不会没来由跑来一趟了,事到如今拉乌力吉下水也不是明智之举,想到这里心里一股傲气升腾起来了,他朝根特木尔拱了拱手,“大汗,此事确实由尼堪一人造成,与乌力吉阿穆齐无关”

      “尼堪!”,一旁的乌力吉还沉浸在部族存亡的矛盾心情里,一听尼堪此话,知道尼堪是想要将他柯尔特伊尔部摘掉,由他乌扎一部单独承担,一个半大小子尚能如此,他乌力吉纵横尼布楚大半辈승子,难道还不如他?赶紧出口制止。

      尼堪却摆摆手,面上也带着微笑,不过无论是根特木尔,还是乌力吉,都庶见到他的脸上蕝隐隐有些红晕,知晓他其实在强忍着内心的激荡,饶是如此,两人都有些佩服。

      “大汗,我乌扎一部单独承担此责倒没什么,不过,若是蒙古人大举进ᛂ犯,索伦其它部落能讨得了好去?”

      “我索伦诸部在林中也就十一部,加起来堪堪五六千人丁,精壮不到两千,还有三部远在乌德柏兴,若是茂明安部以少量兵力进犯,我乌扎一部就可抵挡住,不消璜大汗增援”

      “若是彼等以大军进犯,比如彼等十部出动三千骑,别说乌扎部了,就算阿拉尔、杜拉尔、多뭅而特尔、乌扎、布拉姆、玛尔吉、墨尔迪勒、柯尔特伊尔加起ꔬ来恐怕也不是敌手,届时遭殃的恐怕不会只是乌扎一部了”

      “胡扯!”,根特木尔大喝道,“茂明安部再强也要听车臣汗的,怎会乱杀无辜?”

      “小侄的意见却恰恰相反!车根是茂明安十部之首,其余几部就算争权夺利一时顾不上我等,等他们缓过劲儿还是会拿我等开刀的,在彼等眼里,我等不过是林中野人而已,竟敢杀了他们的大台吉,若是不能螆为车根报仇,彼等如何能在大草原上立足?”

      첢 “故此,无论何人上位,ⶂ都不会퇎听车臣汗的,那是他茂明安部自家的事,一定会尽起大军前来复仇,到时候蒙古人暴怒之下恐怕东到额尔古纳河,西到乌德柏兴都是一片血腥” ḇ

      ᪂ “那以你的意思就只能以武力对抗喽?难道你有信心对付蒙古人的大军?”

      “大汗惾”,尼堪此时已经完全卸下了心里的紧张和不安,“쵔小侄听闻除,不久前女真人刚刚压服内喀尔喀的巴林部,疆域已经皞与东喀尔喀接壤姤了,南边的林丹汗对喀尔喀三部一直虎视眈眈,更不用说西边的卫拉特一直以俰来都是喀尔喀三部的生死大敌”

      楧 “以前在唐努山大湖一带抵挡卫拉特诸部的和托辉特部已经衰落了,卫拉特诸部随时可以再次侵入喀尔喀一带,在此情形下,车臣汗是不会为了一区区林中小部大动干戈的,故此,蒙古人若是出兵的话,就只能是茂明安部”

      “如今是冬季,无论是大山还是河谷,都是厚厚的积雪,因果达河两岸积雪稍᳃浅,不过也不是出兵的好时机,他蒙古人毕竟没有驯鹿和狗爬叀,就算他一意孤行,也只能沿着因果达河北岸进军”

      鱋“大汗,那里一带可是有达斡尔三部两千帐,几百年来,达斡谔尔、茂明安、索伦三大部族可是在尼布楚、赤塔一带勉强保持着微弱的平衡,茂明安人多,索伦骁勇,达斡尔居中,都有自保之道”

      “一旦茂明安部灭了索伦诸部,达斡尔三部便要独自面临他们,三部首领只要稍稍有点脑子就⑃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干……”

      “慢着!”,根特木尔越听越心惊,乌力吉完全돎是一头雾水,尼布楚大草原的事也就罢了,喀尔喀三部、卫拉特、和托辉特、内外喀尔喀、女真人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事情他一个索伦小部的半大小子是啁如何知晓的?

      根特木尔平素虽也有琢磨,不过겫却没有想到那么远。

      “这些事情你都是听谁说的?”

      尼堪一愣,随即便明白了,此时的索伦人绝大多数目不识丁,偏隅于草原、林中,除了外出交换物资,很少直接与外部发生关系,如何能知道这些事情?何况还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年?

      “半年前族里来了一位汉商,此人倒不是正式前来行商的,不过是前来大草原一探究竟,看能不能来此行商,阿玛与他交谈过,当时小侄也在座,都是听那汉商说的”

      굄“有汉商前来行商?”,自从十五年前发生汉商孙传廓被杀之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汉商敢到尼布楚、赤塔一带来了,林中之褆人想要交换物资,都要不顾辛劳,千痝里迢迢到东喀尔喀的乌尔赫特去,实在是不方便。

      听尼堪这么说,根特木尔的脸色倒是变了几下,不过此时尼堪正習在侃侃而谈,而乌力吉也盯着尼堪,都没有注意到他。

      “大汗,茂明安各部加起来也就三千余帐,除了护卫大잨草原本部,能出动的也就两千骑礎,呵呵,两千骑,看起来不少,不过如今迁到克鲁钦那河流域的џ索伦ɥ五部就有近千户,大汗这里也有七八百户,加起来出动一千精骑完全没有问题,都说索伦骁勇冠绝林中,以千骑对敌,就算打不过蒙古人,彼等也不可能轻易获胜,蒙古人前来之时难道不会细细盘算一下得失?”

      “住口!”,根特木尔一拍高几군站了起来,此人年纪轻嘣轻便有此见识,刚才又说什么“千户、八百户”,隐隐有要挟之意,任其发展下去岂不是会影响到⥢他根特木尔家族在索伦人在中的威信?

      根特木尔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若尼堪就是一个普通的索伦小子也揉就罢了,根特木尔没准会放他一马,不过眼前此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识,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实在是太过ᄅ危险,必须扼杀怠在萌芽之中!

      “乌力吉”,根特木尔强忍着内心的恐惧⇤,面上挤出了一丝微笑,“你部鿞今后就是我根特木尔的直属部落,克农湖以西、以南的因果达河流域、以北的赤塔河流域面积广阔,可只有两㏲部驻扎,我已经下令南边的多尔托尔部全族迁到ᦴ赤塔河流域,今后克农湖以西的广阔河谷地带就是你部的驻地……”

      这也是他的如意算盘,赤塔河流域与克鲁钦那河只隔着一片宽约百里的山林,若是将柯尔特伊尔部迁到赤塔河流域,乌扎等部还是能与他们接䒈上头,不过安排到克农湖西边的因果达河流域就不同了,他们与乌扎部之间还隔뽴着根特木尔的阿拉尔部! 먎

      同时将条件好得多的因果达河流域让给乌力吉,不鰼但能收Ꜧ服他的心,让自己直属几部的实力켕大增,还能阻挡住西边不时骚扰的布里亚特蒙古人,同时削弱以乌扎部为核心的乌扎、布拉姆、玛尔吉三部联盟,简直是一举多得。

      至于小小的墨尔迪勒部,区区百余户的实力,根特࿅木尔略使手段便会让他们紧紧站在他这位索伦大汗的麾下。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让乌力吉无法拒绝的安排,乌力吉听到后也是双目放光。

      ᡳ克农湖以西的因果达河流域,长达三百多里,除了以前的多尔特尔部区区一百多户实力最强,占᳥据了最䬟好的地方,还零散分布着众多的布里亚特蒙古人、索伦人、艾文基人的小部落,以柯尔特䣽伊尔部的实力,软硬兼施、招降ꐺ纳叛,几年下来没准能成为一个像阿窢拉尔那样的大部!

      这可是乌力吉一生的梦想。

      看着乌力吉嘴角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喜悦,根特木尔内心也是大喜。

      收服了乌力吉,不仅能抵挡住西边不断骚扰的诸多小部落,还能大大提高阿拉尔部的实力,自己这大汗的身份也能名副其实,否则阿拉尔部五百余户晉虽在索伦诸部中最大,不过与人多势众的蒙古人相比就不够看了。

      有了乌力吉的加盟,一千多户的大部就出现了(阿拉尔、杜拉尔、多而特尔、柯尔特伊尔四部加起来),独霸因果达河上游、赤塔河流域便磈顺理成章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战战兢兢、左右逢源ᙦ侥幸生存。

      看来,尼堪将乌力吉卷进来倒不一定全是坏事。

      “大汗,您的好意我感激不尽,不过如此大事还是要回去与族中老人商议一番,大כֿ汗您放心,我会尽快弸回复您的”

      这也是呼应舼有之意,如此大的事情,至少需要族中萨满占卜一ư番才是。

      “也好,那你就赶紧回去商议吧”

      Ҧ “那尼堪……”

      “哼,来人,将尼堪押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