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快

      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花园,刘虾斜倚在池ቓ塘边的柳树上看着水里的倒影,长发垂髫,面目清秀,好一副萝莉观水图!

      萝莉?你管这뜓麻杆一样的身材叫萝莉?刘虾再次鳿拉开裤子瞅了一眼,呼,还好,这是伪萝莉。

      刘虾现在很蛋疼!如果当初没有那么老实,就不会选择建筑学,如果不是选择建筑学,就不会找不ﲰ到女朋友了。

      如果不是没有女朋友,就不会为打发无聊时间,去实地考察做毕业论文,然后不小心一步踏空,然后……就来到了这个磠世界,雷来自单身男狗的无限怨念……黑心的地产商,连楼板都不愿意做结实一点!

      现在想来,在那座烂尾楼下,粗制滥造的水泥地上,那糊的一滩,大概抠都抠不起来了吧,真血腥!?_?`

      如果有幸上了新闻,标题大Є概是这样的:惊!某在校研究生,为报复黑心开发商,在烂尾楼盘跳楼自杀!

      倚在灭柳树边,看着水里的倒影,那麻杆슪粗的小胳膊小腿,时刻都在提醒刘虾,你会早夭턶,你会早夭,你会早夭!

      池塘不远处是一栋小楼,刘虾瞄了一眼,小有빛三层,雕楼画栋,精致非常,看上去造价不菲的样子。

      “虾儿,虾儿,你穟在哪?别吓着爷爷,快出来啊!……”细细一听,楼那边传来了一声苍老的悲呼。

      这是在喊我吧,大概。毕竟我沸是从一间明显是病人待遇的病房里走出来的。

      嗯,赌一下,“我在这!”刘虾弱弱的喊了一声,没办法,这具身体的前任是个抠门货,啥记忆都没留下,回答的太理直气壮了,有可能会被打。第十次叹ί息这麻杆小身板!

      小븧楼拐角处不出所料的出现一个老头儿的身影。一身长衫打扮,身体稍ᕹ显瘦削,还没谢顶,嗯,基因不错,希望能쉇继承到自己这具身体上。

      这老者一脸焦急惶恐的快步走来,一把抓住刘虾的小身板,“虾儿,你这孩子怎么到这来了,怎么醒了也不知道叫人,你都昏迷半个月了你知道吗?饿不饿啊?”

      “我倒是想叫来着,可是记忆不允许啊。”刘虾看着老人肩膀上的天空,心里默默吐槽道,眼神里凸显的是惆挒怅。

      覩“虾儿,你咋不说话,你ꡍ别吓爷爷呀,你是不是哑了ൎ?”老人更㦍急了。

      “咳,咳,爷爷……”刘虾艰涩的抣叫了一声,算了,身份是确认了,就先安抚安抚老人家吧,年龄大了,櫷可别急出个好歹来。

      “好好,还能鍄说话,好啊,咱老刘家就剩你一根独苗了,你要是没了,爷爷我咋跟你地下的父母交代啊。”老人说着说梼着眼ˁ泪就下来了。

      刘虾听完顿时激动了,“这还是叫刘虾吗?!”唉,这破名字,都跑这世界竕来还摔不掉,魔咒啊!

      “爷爷,咱回去吧悻,虾儿饿了。”感谢,庆幸!这个世界还是以华夏为蓝本細的,起码汉语还在。

      “好,好,뗠走,咱们回去。你昏迷了这么久,全靠一点儿参疠汤米粥吊着命,早该饿了。”夕阳下,这位爷爷的白发在风中微微拂动。

      …………

      还是那个房间,刘虾坐在桌子边,往嘴里塞着吃食,眼珠子四下打量着周围的摆设。房子里的东ᆎ西还是原样,可能身体没好利索,所Დ以老爷子还没因为要除ῂ晦气,把它们都扔掉。

      “乖乖孙儿,慢点吃,别࿷噎着,这些都是你的。多吃一点儿,快好起来,咱们少爷还等着你给他做伴读书童呢。”爷爷站在刘虾ϸ身后,弯着腰开心道。

      “……”刘虾感觉ཬ手里头,诱人的口水鸡立马就不香了。

      啥玩意?我住在这么大的楼뢍,这么大房子,好吃好喝供着,居然⦋还不是个少爷?

      ‷ 䃹刘虾震惊了。

      刘爷爷看自家孙子动作一顿,不疑有他,继续高兴的说,“开心吧,能给ꁰ尚书家的少爷当伴读书童,一般人几辈子也休不来这福份啊,起码你这一믨辈子都不用我担心了!”

      ……很好,开端家丁局,起码吃饭是有着落了,不好不坏。刘虾喝了口大米粥,默默分析着仅有脦的线索。

      ೐ “怪不得都没有丫头在这儿侯着,我这通房丫头的美梦也算是幻灭了。”

      “爷爷,我吃饱了,就是有点困,我想再睡会儿。”刘虾杍斟酌着说出符合自己身份的话语。

      “好好,能吃能睡是好事。慨你先睡会儿,爷爷去请大夫再给你诊治一下。”老人剤高兴的说着走了。

      刘虾看着前任爷爷的背影,眼神幽幽軘,含着一些复杂。“如果他知道他孙子真的没了,他会怎样崩溃啊!”刘虾低下头,脸上有些阴郁,老人那发自内心的欣喜刘虾又怎么会感受不到?

      只是,这具身体里已经不是原来那颗幼小的灵魂了,和这位老人之间存在䲦着巨大的割裂感!但是又想想自己还要借着这个身份,묔这具身体活下去……不论是从现实,还是从情分上讲,这声“爷爷”都是必须要叫下去的。

      毕竟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口吃的也是那位丧子丧孙的老人给的。虽然自己跟他割裂感很大,但是……慢慢来吧。

      就这么定了,前世,拜拜!

      …………

      “虾儿,虾儿,快醒醒,鲁大夫来了,让他给你诊断一下,你再睡。”迷迷糊糊的,刘虾听到一个关切的声音说道。 昇

      뼿睁开眼,看见床边来了两个人,一个果然是心里暗自认下的爷爷,另一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清矍的面容,下巴上续着一把飘逸的山羊胡,不算华丽的长袍上散发着一阵阵药香。

      噡 这位鲁大夫快步向前,一把按住正要起床的刘虾,“你这孩子ﱇ昏迷半个月,能挺过来就很不容易了,先躺下吧,不耽误我把脉。”看来是位宽厚的长者。

      鲁大夫三指轻搭刘虾右手脉门,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捋着山羊胡。“他一定很宝贝他的胡子。”刘虾看着他,心里默默脑洞着莚。

      䭻沉吟片刻,鲁大夫微笑说道:“这孩子脉相㟴平稳,神思清明。虽然有些虚弱,也只是气血亏损所致,老友不必忧心,我且开两幅药䙇膳,让他吃上一个月,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孙儿。”

      刘家爷爷明显松了口气,“有你鲁圣手打包票,我可以把心放进肚里了,多谢多谢啊!”

      “好了,好了銓!好你엫个刘亮,咱们都快一辈子的知己,닫还用得着这么生分吗!平白让小虾儿看了笑话。这孩子也是我的唍孙儿辈,他有事我能帮上忙,自然得帮。”鲁大夫腾佯怒道。 彣

      刘虾ꖣ的爷爷,也就是刘亮,听完又是一阵千谢万谢。鲁大夫指了指他,无奈的说:“你啊,就是太正经。好了,别打扰小虾儿了,咱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修养。”

      且不提那两个老友走出去关上门会怎么样,他们估计是有的聊勚了,没准儿还得喝一杯。

      刘虾这会儿有了精神,开始细细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緲

      从爷爷口里听过“尚书”一词,还有大家说的汉语,可以分析出,这里还是华夏民族的国度,从这里的楼阁还有房间摆设的风格可以看出我大清还没出世,并且也不是太遥远的朝代。

      很好,不是什么地狱开局,我也没想着改变世界,就这么平淡的活下去吧,就当弥补前世了。

      前世好不容易要熬出头了,那花花世界正向自己招手呢,结果花花世界突然破灭了螶,自己也被流放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世界,搁谁谁甘心呐!

      …………

      第二天,精神还算饱满,刘虾一大早出了二楼房间,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吐出去,活着真好。

      “爷爷,我之前是怎么了?不会是有什么怪病吧?”刘虾喝着药粥,状似不经意的问坐在桌子对面的老爷子。

      医生对患者隐瞒病情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刘虾对于那位爷爷辈的大夫팡说的话有些疑虑,于偏是想再确认一下。嗯,小心没大错,不可盲目乐观!

      “之前老爷选你做少爷街书童,允许你搬到小楼来住,也好离少爷近一些。哪知道当晚你就不㇣见了。”

      “正当大家找你的时候,就听见假山上小蛮在大叫,等我们过去时就发现你躺在树下昏迷不醒。你说你没事儿跑假山上干什么?闲的吗?”刘亮一脸的后怕,略略埋怨道。

      “……我不知道啊!”刘虾放下药膳米粥委屈道,这是前任的锅,我可不想背。

      抗 原来我是因为成了伴读书童,才搬过来的,害得我以为自己走的是纨绔恶少模式。环境误导人呀!

      “小蛮是谁?”刘虾诧异。青梅竹马吗?

      “小蛮是条狗,你还喂꠯过衯两天的,结果被你李婶儿弄块儿骨头就哄走了。哼,它还能找徢到你,还不算太白眼狼。”爷爷刘亮哼䝒道。

      “……”刘虾无语,青梅竹马也没有,箬重生好惨!

      “不说这个了,快点吃,吃完了我还得去找道士来看风水呢。”刘亮开始催了。

      “找道士?为啥?”刘虾嘴下不停,他ᄞ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黫又是大病初愈,饭큱量就是大,能吃! 翃

      “还不是因为你!你昏迷了半个月,大夫也没检查出特别严重的病ꉦ,所以老爷敾知道后就犯了嘀咕,担心府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想턠找个道士给看看。我这当管家的自檡然要张罗起来啊。”

      ᡭ“……”这不会是个ओ妖魔世界吧,刘虾䒌不淡定了。

      吃过饭,收拾一下ៗ,管家爷爷走了。走之前又嘱咐刘虾继续修养,不要乱走。

      刘虾自然满口答䨏应,可他要能老实了才怪,到了陌生环境,不得熟悉地形啊?人得居安思危,万一强盗来了咋办?

      先是上到三楼外走廊,刘虾俯瞰四휥周,嗯,这应该是个花园,面积很大。凭栏远望,目光所及,四周是一片开阔地,地上花草树木,落英缤纷,与阡┹陌小径组合在一␑起,互相成就,相得益彰。远处是假山池塘,更远处是楼阁亭台腠,一样不缺。活脱脱一个微缩型的小园林啊。

      突然,远处小路上走过来一个少年,远远看过去,䯋一副从容淡䥜定的姿态,一袭青衫罩在赖身上,凭添봔一股温润如玉的书卷气息。

      这谁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