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邱佳卉教室门

      旭科集团发生了一件大事。

      “东榆,这事,你不该解释解释吗?”说话的是宁安晨。

      此时ዩ,宁仲殷正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面上严肃,而宁企缘坐在下方也满脸愤怒地⧹瞪着宁东榆,一众股东更是皱紧了眉头,宁东榆也皱了皱眉。

      혔“这件事情,我会调查。”

      “还用查吗?人是给你加班猝死的。”宁企缘忍不住开口馀说道。

      “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副总裁还是不要乱说。”宁东榆危险地眯了眯眼睛。

      事情的原委便是公司里的一名员工在加班的时候突然身体抽搐,片刻后䬽死亡。

      杪发生这样的事情,旭科集团难辞其咎,而作为那名员工的上司,宁东榆知道,老爷子这会儿心里的想法可多着呢屮。

      死者家属在旭科集团门口大声唾骂,拉横幅让旭科集团偿命,总之,旭科集团现在是千夫所指。

      宋덒千梨自︗然也✪知道了这事,还想着要不要去插上一脚,但想到宋绫风的事情,又忍住了,宁东榆还不能倒下。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一种直觉,宁东榆很快就能解决这件事情。

      “榆哥,法医检验的结果出来了,是......猝死。”

      宁东榆不语,之前眉宇之间ቦ一直没有松开过。死者姓李,当时确实在公司加班,还跟办公室里的同事说等忙完了这几天就要请假去放松两天...... 猈 ‽ 薬 “我去见见法医。”

      宁龬东榆直接䬣去了地下车库,车子开出车库时,只见一堆人围在公司大门口,车库㿼出口倒是不受影响,﹂但公司门口基本上已经被涂鸦得不成样子了。

      宁东榆直奔医院,出发前也让肖景重新找一名法医鉴定,再㬭去查一켼查这名法医。

      “宁鑇先瘷生,这些资料都可以表明䈒,死者确实是劳累过度儿引发的突发性死亡。”

      宁东榆蚾皱眉翻了翻眼前的资料,涉及⑵到很多医学方面的㑟知识,他看不懂。而且他也并不是委托人,这些资料他不볟能带走。

      从医院走出了,得知肖齍景那边已经让新的法医检蠘验了,但最快也要等两天后才能出结果。

      “让人盯着,不能出乱子。”

      两天的时间,存在太多变数了! ꥙

      这两天,旭科集团的股市暴跌,还存在着不少员工辞职的现象。 砽

      肖景已衉经把法ও医调查૎了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帷问题,已经在这家医院工作了十几年了,信誉还不错,但这对榆哥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떇息啊。

      “巳新的鉴定还没有出来吗?”

      “新找的法医,脾气不怎么好㴕......已经催过了。”肖景也是无可奈何,但转念一想,脾气不好才不容易被收买啊!

      当天ꪱ晚上,䫌新的鉴定终于出来了。

      ᠃“慢性中毒。”

      모 这个结果跟猝死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宁东榆还是放松不下来。

      而开头的那名法医承쪈认自己鉴定有误,因为毒药的毒性几乎很难看得出来。宁东榆却不相信,在医院已经工作了十几年,还会犯这一种错误墙吗?

      快既然是慢性中毒,就少不了警察介入,家属也表示必须查清楚,这可是一起谋杀案!

      那名法医最终是开口了,但他说骈出来的话却出乎所料。

      “我真的什么都不꾣知道,是诚羽集团的总裁找到我让我这么说的。”

      “她让你作假你就作假?”

      “她用我的老婆孩子威胁ᛤ我。”

      “她是怎么跟你联系的?”

      “她用匿名号码打电话给我,还给뚏我发了我老婆孩子的照片。”法医哆哆嗦嗦地将短信内容打开,对方确实给他发了几张照片,照片中正㜶是法医的老婆孩子,正一脸鋛惊恐地望着镜头。

      ૑ “呜呜呜我已经ꔞ一个星期没有见过燜我的老婆孩子了!”法医哭得稀里哗啦的。

      “她跟你说她是诚羽集团总裁?”

      “她没有说明身份붏,我즇听到她身边的人喊她宋总,还报备了旭科集꟱团的动向,但她抟身边的人还没说完就被制止了,估计삉是不能让我听到,我在电视上看过她啊,那个声音是她的不会错。”

      负责问话的梁警官将儇这些内容全部记录了下来,完了之后捏了捏眉心,怎么又是跟宋千梨有关?

      宋千蘹梨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把火会烧到她身上来!

      惭 “宋小姐。”梁裘面풚无表情,“你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

      ᱈他不相信这件事情会是宋千ꔕ梨做的,怎么说了,警察还是有一定的看人眼光的,当然了,只៛凭他的相信是没有用的,该有的程序,一道都不会省。

      ᓔ Რ“我也想知道。”宋千梨更是面若冰霜了,怎么什么事都要扯上她?

      死者中饗的毒药并不常见,正规渠道是无法购买的,有能力去购买这么一种毒药,又只针对死者李先生的人,দ并没有。 ๗

      如果说宋千梨㨎随机挑了旭科集团的一名员工只为陷害旭科集团,这样做有点올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秙

       她需要买通旭科集团内部的ฎ员工下毒,需要绑架法医的妻儿,威胁法医,还要保证旭科集团会叫到这一名法医,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况且,既然都能收买旭科集团뷗内部的员工了,还需要用下毒的䩈方法吗?

      “九月十八号那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在家侳里办公。”

      躊 “有人能证明吗?”

      “家门口有监控。”

      斚 宋千梨倒也配合,监控显示宋쭄千梨确实是在晚上十点多进了家门辵,隔天早上才从家里出来,期间并没有出门。

      ꪾ可还ꐜ是不排除宋千梨会破窗而出这种可能性。

      睸相对来说,旭科集团的内部袟人员的嫌疑更大,瀍不排除旭科集团内有谁跟死者硇有꿴私櫐人纠纷,凶手将其毒燉害,摕顺便想把锅甩给最大的竞争对手,诚羽集团。

       可毕竟是慢性毒药詜,那么就荢需要查到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时间范围太諾大了,根本ლ就查不到关键性的消息。

      这几个月聃以来,跟死者有口角纷争的人有几个,都是工作上的沟通不畅,这在一家公司来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事后也没有造成影响。

      憷 而且,这种毒药需要每天摄入才会产生效果,也就是说,必定有那么一个人每天都会给死者投毒,凶手很有可能是死者较砇为亲近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