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男医

      黑川斗一郎捂着腹部半跪在了一边,神乐则跑到黑川斗一郎的身边吲。 ⮝

      喉咙被切开︀,短时间虽然还没死,但大出血会很快要了他的命呼。

      “还好有我在呢。”神乐手上凝聚出一抹光团,因为尭是背对着黑川斗一郎他们的,所以他们也没看见,只能看到神乐怀中隐约的光亮而已。

      在极东打架打多了,就算没有专门去学恢复伤势的阴阳术恑也会一些,应付眼下的小场뷼面낔还是游刃有余的。

      战斗仍在继续,但因为丧失了三井大佑这个刀尖,加上神乐被拖住,浪ꔛ人武士们明显势头降低了不少,不过꣓还好对面的黑川斗一郎也已经失去战斗能力。

      쌱被同样的一招废了两次,想必他心中也是很憋屈的吧,况且这次他可没有穿戴太过笨重的盔囙甲,只有基本的防护而已。

      浪人武士这边已经出现了伤亡,要说承诺着的一个都不能少的话,神乐已经失稍约了,不过想必也没人会责怪她ꯩ。

      餲 将三曪井大佑交给两个武士看护,本就人数不多的战场上又开始相形见肘。

      鴚神乐加入了战局,一个人如猛虎入林般冲了上去,一把净尘挥舞맫的看不见影子。

      身边的尸体倒下的越来越多,场面十分血腥,被神乐伤到了쩲人几乎都要少点什么,净尘哪怕被封印,它最基本的锋利还是存在렅的,加上神乐的技法,这就是冷兵器时代最顶级的刽子手!

      “二式·流断。”

      神乐袰一记横扫,面前的三名士兵被拦腰斩断,剑技过后神乐感觉땣手臂在微微的发抖,时间不多了。

      还好这충时对方已经溃败了下去,神乐带人迅速封锁了议会厅,避免族老们逃跑,那样他们来这里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混乱之中,黑川斗一郎倒是不睲知道跑哪去了,可能趁机跟着溃散的士兵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吧。

      뵳 햫这里的士兵给人的⸘感觉体质和技法上面确实比伊户山城的士兵要强,但是少了一点㬹很重要的东西,㍡血性!

      一旦是逆风局쐽势,他们只会越打越弱,几乎不用想着能够翻盘,京都安稳的生活已찆经让他们丧䒻失了拼死一搏的勇气了。

      神乐觉得这还不如把伊户山城的士兵调回来互换一下,她要拿下议事厅还要废些力气,可能又要用阴阳术开路了也说不准,毕竟她不是神,遇到乌压压一大片人也感觉力不从心。潾

      “三井,둷你还活着吧?”神乐来到三井大佑諤的身边没好气的问㴠道。

      一上来就被黑川斗졝一郎给秒了ݎ,弄得她感觉自己非常没有面子。

      䄪“啊,多媁谢关心,大小姐。”三井大佑爬起身来,脸色略显苦涩。

       ꢋ神乐撇了撇嘴,你是从哪个字里听出↾她是在关心你的?

      “我没有时间了,剩下的交给你处理了。”

      说完,神乐就解除了转灵之术,将惠的⤩灵放了出来。

      惠懵懂的看了看四周,她好像记得被神乐转灵之后发生了什么,又觉得这部分记忆很模糊,一仔细想就会橨更加混乱。

      “好困。”

      留下这么一句话,惠㱠直ꔩ接昏迷了过푧去㚍,神乐在使用她的身体时有些用力过猛了。

      留下人照顾惠以后,三井大佑径直走进了议事厅中,他现在靠人格魅力说服家族的㳔族老们了。

      此时神乐意识转回到本体,依旧在三井家外围,唯一不同的꾒就是周ﵫ围的士兵少了一部分,而三井家的大门已经打开,有少量士兵守护在那里。

      松浦隆信派兵支援三井家已经十几分钟了,差不多马上就要短兵相接,在此之前三井大佑要是不能说服族老的话,很有可疧能是两边一Ӷ起完蛋。 ᄚ

      不过这样也能够营造出一种大势所趋,让族老不得不妥协,要么一起活命,要么一起完蛋。

      虽然松浦隆信没有明确表ཧ明这一点,但作为上位者怎么可能不防着一手,做出最坏打算的局面?

      Ḇ 神乐打了个哈欠,反正该⳺做的能做的她都做了,接下来会怎么样就看三井大佑的本事了。

      䘉 大不了쯕到ﴟ时候她来一手偷天换日鱼目混珠把人救出来不就好了。

      Ꞃ反倒是剑鬼三人组,竟然到现在都没有离开,也没有被发现몫,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䲳。

      他们在这趨里就得防着刺杀的一手,还是蜮有些耗费心力的。

      黑川斗一郎突然被人扶着从大门出现焾走了出来,神乐先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随即立马收敛了笑容。

      松浦隆信被这一幕惊讶到了,在他看䛽来꿂不就收拾三井大佑一行人吗,在剑巫被软禁的情况下至于黑川斗一郎变成这样吗?

      黑川斗一郎䨅先是神色蟂复崍杂的看了神乐一眼,随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是一个少女,她一脚踢中了我。”

      神乐这时才又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感觉现在她不说话才说沸明有鬼。

      “是我的弟子吧,真是的,下手没个轻重,之后我会说⹷说她的,黑川大恈人莫怪甹。”

      ꗵ黑川斗一郎神色复杂,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愧是剑巫小姐的弟子。三井大佑已经被我击杀,三井睅胜可能已秇经身亡,松뵌浦大人早做决断吧。”

      鄚前面一句话无所谓,后面这句话才是松浦隆信真正关心的,诱三井家嫡系血脉都已经嵽断绝,那么三井家这么大块蛋糕就可以瓜分了。 

      不过现在是战时,뺈肯定不能让三井家直接消失藧,会寒了前线三井家将士的心,三井家存在会继续存在,只不过会变成一䌌具傀儡罢了。

      神乐神色再次变得复杂,看⸵样子黑川斗一郎对于自己的那一刀很有信心,事实上要ㅨ不是她的存在,那一刀命中后确实足以要了任何人的性命。

      ᶒ Ԝ 剩下的就是一场大渻戏了,松浦隆信以为三井大佑死了,而厙事实⢺上三井大佑却没死,而碍于局势松浦隆信又不可能和三井家真正闹掰,最起码明面上不行。

      “剑巫ꡐ小姐,接下来你陪黑川一起如何?”松浦隆信问道。

      这ҝ是在试探忠心了,在确定三井家完蛋以后,神乐是选择彻底投诚他们,还是打算一起完蛋。

       “当然可ꭠ以,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剑士可不会优柔寡断的。”神乐点点头,看上去并没有丝毫的不正常,就算听到三井家完蛋了以后也是如此。

      这ꙷ就不禁让松浦隆信心中䵗嘀咕,神乐这是真的太淡定了还是那种城府᧬太深,所以看上去才无动于衷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